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29 情报满天飞

今天采石场的夜晚显得十分的混乱,天色已经黑透了,但投石机的进攻依然没有停止。可能蓝姬长老就是想把前面这个巨大的深坑填平吧,轮番上阵的民夫们换着班的把大石头抛射到采石场里,根本没有丝毫休息的意思。

云遮月已经是第三次来查探阵地了,虽然这些巡夜的活她可以不用干,但这次出征毕竟是她师傅带队的,自己这个做徒弟的怎么也不能偷懒不是。

正当她经过玉麒麟的帐篷,准备回去休息时,一个意外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眼睛里。

这不是李飞扬手下那个最得力的侍卫吗?他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李飞扬出什么意外了不成?

今天的云遮月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她突然对这个鬼鬼祟祟的侍卫非常好奇。当他走入军帐之时,云遮月居然藏匿身形,悄悄的跟了过去。

不得不说,云遮月还真有当细作的天赋,她在帐外偷听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她。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玉家的侍卫都知道云遮月和自家少主的关系,还以为他俩正闹着玩呢。

这一听可不要紧,军帐内传来的消息居然把她惊的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李飞扬居然装病?”

“他居然带人秘密偷袭沛水的矿场?还要伪装成黑暗者?”

云遮月这才体会到,李飞扬在望月台上的那番话,根本就不是醉话。他俩就是想置流火于死地。

先铲除你的势力,甭管他有多弱小。再干掉流火本人,甭管他师傅名望有多大。

心慌意乱的云遮月返回自己的帐篷,连碰倒茶杯都感觉不出来了。

急躁的云遮月在帐篷里来回踱步,所有侍女都被赶出去了,她现在就想静一静。

我该怎么办?玉麒麟是我的男人,流火是我的恩人,我夹在中间到底应该怎么办?

没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因为她根本就不敢询问任何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玉麒麟他俩自认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其实也是有很多漏洞的,不仅仅是云遮月发现了这个计划,其他有心人也都发现了异常。

李飞扬的行军路线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既没有选择楚国的官道,也没有走流火来时候的山道。

他选择的偏偏是两条路中间的乡间小路,横穿楚国南方的大平原,然后越过落草坡,直奔水玉矿场。

路线选择还是很正确的,官道上人来人往,而且经常能遇到觉醒者,这里绝不能走。而大雪山脚下的山路,向来是侯家的势力范围,走哪里就是找死。

横穿大平原就是最后的选择了。

可是,这条线路也有他的弊病,那就是人口太稠密了,就算能绕开那些大大小小的城市,可无数的村庄他们根本就没法躲避。

八百骑兵带给人的冲击感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密集的马蹄践踏着大地,那种震动绝对能把瘫子给惊下了炕。

无数村庄还以为来山贼了呢,乱哄哄的赶紧关门闭户,缩在自家炕头瑟瑟发抖。

率先发现异常的居然是半两金的一名掌柜,一名探亲回家的普通掌柜。当他发现高速奔来的马队后,吓的赶紧钻进灌木丛里躲避,不过这个胆大的掌柜并没有忘记观察这些古怪的骑兵。

当他发现这些骑兵都是一水的草原赤鳞马后,他才知道要出大事了。

“这那里是山贼啊?山贼要是都能配备赤鳞马,估计楚国皇宫早就换主人了”

“可是这些人也不像正规军啊,浑身上下都是黑色的布衣,根本就没有任何军人的特点啊”

“至于说造化门?那就更不可能了,现在造化门正围攻采石场呢,怎么会着急往南方跑啊?”

“算了,赶紧向周围据点传递情报吧,这种大事还是交给上级处理吧…”

这名尽责的掌柜,赶紧跑回县城里的半两金分店,放飞了无数信鸽,把这个情报迅速传递出去。

看来半两金不光赚钱有两下子,就连搞情报也都是一把好手啊。无数据点接到这个情报后,迅速派出了手下最得力的伙计,开始密切关注这支奇怪的队伍。

多亏了那些鸽子了,它们传递速度就是比战马快啊,仅仅半天时间,这支队伍的目的地就已经被推测出来了。

居然是水玉矿场?这还了得,沛水两岸是半两金高度重视的地区,怎么能允许来历不明的骑兵靠近呢?

更恐怖的是,这些骑兵居然有一身黑暗者的打扮,这是怎么回事?

半两金和黑暗者之间的关系可太密切了,就连风大人都是半两金里的一个股东,当然了风大人是最神秘的一个股东。

事情已经牵扯到流火和风大人这两个重要人物了,那就是十万火急啊。两批信鸽迅速飞起,一批冲向了采石场,而另一批则飞向了水玉矿场。

这是一场速度的比赛,奔驰的骏马和飞翔的信鸽,到底谁才能掌握先机呢?

最先得到这个情报的不是风大人,也不是水玉矿场的守卫们。率先得到消息的居然是流火。

就在李飞扬离开军营的那天晚上,已经过半夜了,躺在床上休息的流火突然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所惊醒。

当他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一道乌光刺穿了军帐,直奔他的咽喉而来。

流火反应足够敏捷,稍稍侧头就躲过了这道乌光。乌光扑到流火的枕头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

流火干嘛跑到帐篷口,四下观瞧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身影。流火返回枕边,仔细的搜索起来,在枕头的破口出,他居然掏出一根树枝,上面还缠绕着一条白布。

当流火打开白布看到里面的内容是,一阵冷汗浸透了他的后背。

“李飞扬装病偷袭水玉矿场”

11个字,如同11块石头一样砸在他的脑门上,半天流火都没缓过神来。

没时间发呆了,流火突然狠狠给自己一个嘴巴,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随后冲出帐外去找侯稳借兵去了。

“你说什么?李飞扬装病?”侯稳抓过布条仔细看了半天,猛的一拍桌子骂道。

“有可能,非常有可能…以他的性格决定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现在你不能犹豫了,赶紧返回矿场…”

“你还沿着原路返回,我给你一道手令,你可以征调这一路上所有哨卡里的卫兵,虽然不多但也有200多人,配合你矿上的守卫也能抵挡一阵子了…”

“我敢说,这里绝对有玉麒麟在掺和,我是没法离开这里的,这里的兵也不能给你,你现在必须拿到证据,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打赢这场官司…”

深夜的掩护下,流火和左磐玉快马向矿场奔去,而这时距离李飞扬离开军营,已经足足过去六个多时辰了。

流火到底能不能堵住李飞扬呢?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从采石场快马飞奔到沛水,最快也要三天的时间,这时候的李飞扬已经抢先了半天,而这半天时间已经足够他摧毁矿场了。

比流火稍微得到情报的是风大人,他是第二天中午才得到信鸽带来的消息的。当他看到这份情报后,怒火攻心的他踹碎了房间里的所有家具。

“操他奶奶的,这帮杂碎除了玩阴的还会什么?还会什么?”

“玄武…马上给我挑选500精锐,我要出发…”

在大伙不解的目光中,风大人把情报交给大家,迅速传阅一遍后,九老爷也怒了。

“妈的,这就是嫁祸啊,想冒充咱们偷袭矿场,除了玉家和李家之外,没人能想出这么缺德的毒计…”

玄武把字条看了半天说道“咱们现在人手本来就不够,而且造化门还在不断增兵,如果这时候分走500人的话,我恐怕采石场有危险啊…”

这时候白虎也发话了“我不同意分兵,先不说人手的问题。就算咱们分兵了,咱们也未必能赶到啊?等咱们到哪里了,估计水玉矿场已经变成一片废墟了…”

“没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干?”

这时候的风大人也冷静了下来,呆呆的站在那里,眼神迷离,嘴里喃喃自语。

“那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干看着吧…”

就在那一刻,风大人老态尽显。

这时候蓝姬长老的军帐里也异常混乱,盛怒的蓝姬长老正在拍打着桌子。

“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无组织、无纪律,居然在战场临阵脱逃?这就是老柳教出来的好徒弟?”

“侯稳,我再问你一遍,流火到底因为什么离开了军营?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这时候的侯稳无奈的站在军帐正中,低着头沉默不语。

“好啊,侯稳。你也想违抗军令了?你是不是想尝尝铁牢的滋味?你们俩这是犯罪,这是对造化门的背叛…”

也许是蓝姬长老的言语刺激到了侯稳,他突然抬起头来,环视整个大帐,嘴里轻声说道。

“犯罪的大有人在,反正不是我俩。至于说背叛?恐怕已经有人走在前面了…”

说完,侯稳转身离开大帐,嘴里还高喊着。

“既然您想军法从事,那就来吧,中州山里的铁牢,我正想尝试尝试呢…”

嚣张的侯稳彻底激怒了蓝姬。

“来人啊,马上派人把侯稳看管起来,给造化门传信,让通玄大师马上过来,我就要在阵前订他俩的罪…”

发泄完的蓝姬长老,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嘴里轻声低语。

“人心尽丧啊,这仗根本就甭想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