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26 混战

正当造化门营地一片混乱之时,采石场里也正混乱着呢。

战争是残酷的,黑暗者不想让无辜的矿工受到伤害,他们把矿工集中到最安全的几条矿洞里,并且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和淡水。剩下的3000名黑暗者,已经备战了一个晚上了。

在山坡顶端,环形防御阵线已经建成,依托采石场原有的矮墙和栅栏,黑暗者组建了一道简单的防御阵线。

不光是山坡顶上,就连巨大的矿洞里也都埋伏好了无数的士兵。

这时候的风大人正紧张的商议防守事宜呢,而白虎就跪在他的面前,一动也不动。

白虎并不是被罚跪,风大人根本就没有惩罚他的意思,但白虎这个拧脾气就这样,失败了就要得到惩罚,不罚都不行。

大伙拧不过他,只能随他去了。

风大人眉头紧锁,不住的观看地形图,他不是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发愁,他是为他那个儿子发愁。

“怎么搞的,造化门怎么会把流火征调到前线来?他不是和这些人尿不到一个壶吗?蓝姬怎么会叫他来呢?”

风大人心里非常郁闷,这明显就是投鼠忌器啊。自己的儿子在里面,这仗还怎么打?战场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啊。

不过风大人还是有一点欣喜的,尤其是流火施展出那么精妙的法术之后,他就更自豪了。

“我的儿子就是优秀,绝对随我…悟性高、神识强,比那帮纨绔强太多了…”

风大人现在就是这么矛盾,一会担心战斗,一会又担心儿子,再一会又为儿子骄傲。

九老爷深知老朋友的底细,长叹一口气说道。

“看来,这次你也不能出手了。实在不行咱们就动用密道吧…”

还没等九老爷说完呢,玄武不干了。

“为什么?还没打呢,咱们怎么就想后路了?不就六千敌人吗,咱们现在有三千精锐,而且青龙和白虎也都在,我就不信我们一定要逃…”

“白虎,你给我站起来,想受罚就要到战场上去受罚,跪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玄武的大嗓门没持续太久,一名传令兵的汇报打断了他。

“报告大人,造化门突然在阵前树立十台投石机,马上就要开始进攻了…”

还没等传令兵说完呢,突然地面传来一阵颤动,原来造化门的进攻已经开始了。

采石场周边最不缺的就是石头了,大大小小的雪花石被杠杆投石机抛到天空中,狠狠的砸到人群之中。

翻滚的石块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阻挡的,那些晶莹闪亮的元气盾牌虽然能够弹开一些小的石块,可是他缓解不了巨大的冲击力。无数的黑暗者被这些冲击力砸出了内伤,大口大口的喷着鲜血。

玄武已经跑到高坡上了,看着满天的石头火冒三丈。当一块雪花石直奔他而来的时候,玄武巨大的拳头狠狠的迎了上去,只一拳就把石块打的粉碎。

可惜啊,大部分黑暗者都没有他那样逆天的实力,只能躲在矮墙后面苦苦的坚持。

针对防线的投石攻击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这时候的矮墙已经千疮百孔了,大片的木栅栏也都被砸倒。

这时候投石机突然调整了角度,石块纷纷越过防线飞到了矿坑里面。整个工地被石块雨砸的七零八落。

无数的绞盘被砸碎,大量的矿石车被砸翻。偶尔幸运的石块会飞到那些矿洞口,咕噜噜的沿着矿洞滚进去,压出一条血肉之路。

玄武知道,短兵相接的时刻到了,敌人已经开始冲锋了。

早已经在投石车前集结好的士兵,喊叫着向山坡上冲去,前面是零散的手持巨盾的剑师,后面则是成群的觉醒者进行火力支援。

玄武看着下面两千多松散的人流,满眼都轻蔑。

“垃圾士兵,一点纪律性都没有,还是过去那种单打独斗的习性在作怪,都说这几年造化门一直积极练兵,原来就练成这个德行啊”

玄武看着越来越近的人潮,突然开口说道。

“青龙稳守防线,白虎和我各带500人,来一次反冲锋,咱俩比比谁能先透阵而过…”

白虎现在满眼的是战意,一掌拍散迎面而来的一根木刺,轻蔑的说道。

“这堆垃圾,还用咱俩出马,我一个人就包圆了…”

说完,翻身跳过矮墙带着手下迅速向山下冲去。玄武微微一笑,紧随其后也冲向敌人。在他二人身后,各有500名精锐黑暗者在跟随。

两只部队一左一右,如同两把锐利的匕首,狠狠的刺在进攻的人潮之中。

平心而论,造化门的这些剑师和觉醒者们实力一点都不比黑暗者差,毕竟造化门才是修行者的正统,高举大义的旗号,着实笼络了一大批精英人才。

浑身重甲的剑师冲在最前面,身上闪耀着无数加持法术的光芒,手里的双手大剑都快有一人高了,舞动起来白光四溢。

剑师身后的觉醒者们也都不是菜鸟,实战经验异常丰富,低级法术骚扰敌人,高级法术趁机杀伤敌人,而且这些人相互之间也是有配合的,绝不是纯粹的单打独斗。

可惜啊,今天他们面对的就是两个怪物,两个以剑师身份晋级成觉醒者的怪物。

白虎率先带领士兵冲入人潮,他灵活的躲避着剑师的进攻,想尽一切办法和敌人贴身肉搏,虎爪挥舞之间血光四射,坚固的钢铁重甲如同纸片一般被虎爪撕碎。

在白虎的身后,有两名黑暗者如同影子一样跟随着他,那是风大人专门给他配备的侍卫。在这两名影子侍卫的保护下,白虎根本就不用考虑防守,一心只是突击、突击。

玄武的战斗就更大气了,巨人的身躯本来就高大,再加上玄武一身散发黄光的钢甲,让他不惧怕任何低级法术的进攻。

很多火球和冰箭连他护身的黄光都打不透,更别说破坏钢甲了。

拳头就是玄武的武器,戴着钢铁手套的玄武,两个拳头如同两把灵活的铁锤,根本无视对方的防御法术,仅靠冲击力就已经让对手骨断筋折、口吐鲜血了。

恐怖的不仅仅是白虎和玄武,就连他俩身后的黑暗者也都训练有素。

两只各五百的人潮,看似杂乱无章、混乱无比,但你仔细观察,这些黑暗者都是三人成一个小队,统一进攻、统一防御。

每当一名黑暗者准备冥想法术之时,总有两名队友在身边守卫。每当小队面临一次高级法术进攻的时候,三个人都会聚集在一起共同抵御。

不得不说,造化门的士兵们虽然缺乏配合,但个人的武勇还是值得肯定的。面对黑暗者疯狂的反扑,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同伴的鲜血激励着他们,身后战鼓的隆隆声鼓舞着他们,仗着人数众多,这2000多名士兵迅速把这些黑暗者给团团包围了。

现在的战场已经形成了两个混乱的圆球,被围的黑暗者奋力突击企图刺穿进攻者的军阵,而造化门人数占优,而且援兵不断赶来,短期正占上风。

不过如果你仔细观察,双方的伤亡比例绝对是不正常的,倒在血泊中的造化门士兵居然是黑暗者的三倍。

“妈的,玉麒麟他们是怎么带队的?那有这样的战损比例?咱们的人全死光了,也吃不下这一千多敌人啊…”

发牢骚的正是侯稳,现在的侯稳正和流火站在一个高台上,仔细的观察战场呢。

侯稳和流火其实是被蓝姬长老给发配出去的。早上那个乌龙事件让长老非常恼火,而且这场闹剧对士兵的士气多少是有影响的。

也难怪长老生气,大战开始之际,你给士兵脑子里灌了一大堆八卦进来,这不是影响士气吗?

一怒之下,长老把他俩发配到南线去了,给他俩的任务就是死守南线,别让黑暗者跑了。

采石场正东方就是现在的战场了,这里毗邻官道,地势最平坦,适合千人以上的混战。而北线和南线仅仅起一个守卫的作用,只要堵住黑暗者的逃窜就行了。

至于西面吗,那就没人看管了。西面几十里外就是大海,这里是绝路,黑暗者再傻也不会往那边逃窜。

现在的流火和侯稳就站在南线的一座瞭望台上,紧张的关注着战场的变化。

“废物,一群废物。玄武根本就没尽全力呢,他们现在就是想扩大战果,想大量的杀伤我们的士兵…”

“没想到啊,玄武的兵练的可真不错,这个防御圆阵摆的,真是铁桶一样啊…”

流火一边听侯稳的唠叨,一边心里仔细的盘算。

“如果是我,我应该怎么破阵呢?靠,带着这些没经过训练的菜鸟,人再多也没用啊…”

不一会流火突然想到了一点。

“侯稳?你说黑暗者会不会有第二波进攻啊…”

流火这个乌鸦嘴啊,他话还没说完呢,采石场的防线上居然又跃出无数的士兵,在一名身穿青色长袍的年轻人带领下,狠狠刺入两团人流的结合部,瞬间就和玄武还有白虎的士兵汇合到了一起。

这一刻,战场形势立刻逆转,黑暗者的兵势连成了一体,而造化门的士兵却被分割的支离破碎。

侯稳一看坏菜了,爬在栏杆处往下高喊。

“游骑兵出击,骚扰战术…绝对不要和敌人肉搏,我只要你们牵制住敌人的进攻节奏…”

在侯稳的命令下,400多名精锐的暴雪内卫,卸除了所有重甲,轻身上马迅速向战场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