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25 侯稳很受伤

这时候的流火也不好受,这么强大的控场法术一旦施展,仅靠无泪和晶核戒指里的存货是远远不够的。

脸上惨白的流火已经调动了不少元气,而火之元气的反噬,也已经出现了。

“烫啊,真他妈的烫啊。虽然明知道这仅仅是感觉而已,但这感觉也太真实了…”

侯稳看着流火的脸色一会白,一会红,知道他现在很不好受,赶忙跑过去扶住了他。

玉麒麟盯着战场好一阵子发呆。

“五十多名伏击者,居然有三分之二都是流火一个人干掉的…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强悍了…”

当所有人都发呆之时,蓝姬长老也赶来了。

“侯稳,你带流火下去休息…玉麒麟赶紧扶遮月会营…李飞扬留下打扫战场…”

“天色已经快亮了,天亮之后咱们准备进攻…来而不往非礼也..”

说完打马回营去了。

流火看来是无法参加今天的进攻了,现在的他正在帐篷里闭目养神呢。而侯稳就在他身边陪着。

“流火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私藏绝招啊。你跟我说说,那些金线到底是什么招式…”

侯稳的问题还真不好回答,因为流火这招根本就是自己胡乱悟出来的。

当年在落草坡,流火受到毒刀刘的偷袭时,他就曾经用过这一招,不过那时候他仅仅是灵机一动而已。

组成金线的肯定是火系元气无疑,每一个细微的火星,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火球。无数细小的火星组合在一起,也就形成了这些金线,其实道理和他那两条火焰长鞭是一样的。

为什么流火要费力的弄出这么一种法术呢?其实这还是和他独特的修行方式有关系。

流火非常清楚元气反噬的痛苦,所以当他拥有法宝之后,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能让施法更加有效率。

同样的元气释放量,怎样才能提高威力呢?

一道火墙术,确实很威猛,凡是企图穿过火墙的敌人都会化为灰烬。可是一个敌人穿过火墙,他所能接触到的燃烧面,就是那么一点点。其余燃烧的火焰都是在白白的浪费元气。

同理,凡是大面积的攻击法术,都有这样的缺点。

一个冰环术,冻住了两名敌人。这两名敌人不过就是接触到了法术圆环的两个点,而其他部位的元气,都被浪费了。

可能别的觉醒者根本就不会考虑元气浪费的问题,他们会想,法术就是法术,千百年来都是这么施展的。你要是怕浪费,你就拼命炼化法宝呗,多储存点元气,你不就不怕浪费了吗。

可是流火偏偏不这么想,他就是一个守财奴,他幻想一点浪费都不要有,他要把所有元气都利用上。

“你们家大业大法宝多,我就是个小草根…”

“你们靠着法宝轻松的施法,你们谁知道反噬的痛苦啊,反正我是尝试够了…”

从这点来看,流火还确实是个偏执狂。不过往往成功者都有一些偏执的情绪,在流火无数次尝试后,他还真的摸索出一条路来。

那就是法术的小型化。

一个拳头大的火球太浪费了,我把他凝结成鸡蛋大,甚至火星那么大,这样多省元气啊。

什么?你说这样威力不够?我增加数量总行了吧。

什么?你说火星太小了不容易击中目标?那我把他拉成一条火线不就行了。

什么?你说你没法同时控制那么多的火星?靠,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反正流火从来没想过控制的问题,因为他的神识要比一般人强大的多的多。

流火神识的强大,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这种强大到逆天的感悟力,曾经给很多人留下过深刻的印象。

沼泽追击中,流火神识的探查能力是最强大的。

地下溶洞里,精巧异常的冰碗曾经让云遮月欣喜异常。

对了,还有流火抵抗反噬的能力,如果不是神经大条的人,怎么可能硬抗反噬呢?而且还是各系反噬都尝试一遍。

应该说,强大的神识,是这种新型法术的基础。

操纵亿万火星组成无数条金线,然后让高温的金线如同刀片一样去攻击敌人,而且还要分出敌我来。

靠,除了流火这个变态能做到之外,估计造化门是找不到第二个了。

当流火介绍完自己这个法术的特点之后,侯稳的嘴早就合不拢了。目光呆滞的他,就象一个傻子一样,嘴角都流出口水了。

“你…你…你丫就是个变态啊…”

“这种法子,你都能想出来?”

侯稳越想越不对劲,他突然在帐篷里召唤出一道翻滚的风刃出来,可能是想学流火,侯稳把这个旋转的风刃压缩的很小很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侯稳盯着那个风刃,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不一会他又召出了两个、四个、无数个。看着满帐篷旋转翻滚的风刃,侯稳兴奋的直叫。

“不错,真不错。比我以前要省好多元气啊,你还真聪明,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出来…”

兴奋的侯稳就如同一个刚得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兴奋的乱叫。

流火有点害怕了,他突然悄悄的把棉被往上拽了拽,越拽越高,到最后仅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侯稳还在那叫呢。

“爽啊,爽啊,确实有效果啊…”

风刃越来越多了,到最后居然整个大帐全是风刃在翻飞。而这时候,流火已经全藏到棉被里了。

也许是沉默许久的流火引起了侯稳的注意,他突然开口说道。

“你干嘛呢?怎么不说话了…”

哎呀,坏了。就这么一分神啊,侯稳突然失去了对这些风刃的控制力,满帐篷的风刃突然四散奔逃,就如同一枚炸弹在帐篷里爆炸一样。

整个大帐被气浪顶飞了,无数的风刃向四周激射而去。

这时候大帐周边的士兵可倒霉了。一名背对大帐的士兵正在那喝汤呢?还没等他发牢骚埋怨汤里面的肉少呢,这股气浪就已经把他掀倒在地了。

“诶呦妈呀,这是怎么了,谁咬我屁股啊…”

原来是几道风刃割破了他的屁股。

倒霉的不止他一个,数十个巡逻的士兵被气浪吹的七零八落。当风刃叮叮当当的敲打在他们的铠甲上之时,凄厉的喊叫从他们嘴里传出。

“偷袭啊,有敌人偷袭啊…保护大人,保护侯稳大人…保护流火大人啊…”

惨叫在清晨的营地里传的那么悠远,已经起身的士兵拼了命的往大帐那里赶,还没起身的士兵连铠甲都没穿就钻出了帐篷,也往同一个方向冲。

不光是侯稳的手下,就连玉麒麟和云遮月也听见喧哗了,二人急忙向混乱处奔去。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偷袭了一次吗?怎么有潜伏进来一批啊?这些家伙难道会隐身…”

人潮汹涌啊,瞬间就把那块空地给团团包围住了。

可是奇怪的是,人群在空地周围都停住了脚步,大伙都集体失声了,好像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当云遮月扒拉开人群,走到里面时,好悬鼻子没被气歪了。

这两个不要脸的男人干嘛呢?

这时候的大帐早就被顶飞了,而且被无数风刃给割成了漫天的花蝴蝶。圆形的空地上,只留下一张床摆放在那里,帐篷里其他的物品全没了。

这时候的流火正躺在床上,用被子蒙头呢,仅仅有一双眼睛在观瞧着外面的情况。被子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口子,雪白的棉絮到处乱飞。

侯稳现在惨的很,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割碎了,还好没到风吹蛋蛋凉的程度。

这是什么情况?八卦啊,大八卦啊。

也难怪大家误会,一个衣不遮体的男人,跟一个藏在被窝里的男人,突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要不是八卦,这世上可就没八卦了。

云遮月都快气哭了。好啊,原来你流火是这种男人。怪不得你和侯稳关系好呢,你们居然是这种关系。

气的云遮月脚一跺,扭头就走了。

旁边的玉麒麟也傻眼了。靠,难道我错怪流火了,他难道对师妹没有觊觎之心?难道他对侯稳有这个心思。

哦…不行了,我要吐。

玉麒麟转身也跑了。

好半天侯稳才缓过劲来“都滚蛋,我这试验新法术呢,你们凑什么热闹…”

少主发话了,手下赶紧四散奔逃。

当手下人都散开以后,侯稳郁闷的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我这是造什么孽了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这下天都城又要八卦飞了…”

嗯,看来侯稳很清楚觉醒者们的德行。他说的没错,仅仅三天,天都城就已经谣言四起了。

“你们知道吗?侯稳和流火是那个关系…”

“那个关系啊?你说清楚点…”

“嗨,就是那个关系吗?侯稳企图强奸流火,结果流火威武不屈,誓死不从。施展无上法力,把帐篷都给炸飞了…”

“真的假的啊…”

“靠,我还能骗你?我表弟的二叔家的闺女的大外甥,就在侯稳家当兵呢,亲眼看见的…”

“哇…好劲爆的消息啊…”

“还有其他消息没有,多说点…”

嗨,天都城不愧是觉醒者的八卦之都啊。

这件事情对侯稳的打击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呢?反正侯稳这辈子都没再尝试,流火说的那种施法技巧了。

侯稳很受伤,真的很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