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22 有秘密就是有折磨

当流火和左磐玉策马来到军营的时候,整个军营已经大体成型了,正东方坐落着一个宫殿般的帐篷,那是蓝姬长老的议事军帐。

造化门的骑兵们,并没有着急进攻,只是挑选了2000名精锐士兵在围着采石场绕圈子,防备黑暗者的偷袭,而在他们身后,大量的士兵正在搭建帐篷,为长期战斗做好准备。

壕沟还在延长,越来越深,越来越宽。鹿角正在生长,越来越高,越来越密。

流火和左磐玉,提早亮明身份,在一名传令兵的带领下,迅速赶往正中的军帐。还没走到大帐口呢,里面混乱的声音就已经传出来了。

“废物…废物,民夫怎么这么慢?难道要士兵们自己做饭?他们都已经强行军四天了…”一听就是李飞扬在那骂人。

这时候玉麒麟的声音也传出来了,依然是那么的沉稳。

“后续部队里,我玉家带来了十架投石机,这里遍地都是大石头,咱们就是用石头填,也能把这个大坑给填满,师弟不用这么急躁…”

“情报显示玄武就在这个采石场里,为什么刚才的进攻中没有看见他的身影,难道咱们的情报有误…”

流火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脚步立马就是一顿,原来云遮月也到了。

传令兵走到大帐外,高声喊道“流火大人前来报道…”

这一嗓子,帐篷里立刻安静了。

流火和左磐玉掀开帐帘,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大帐正中。

“流火参见蓝长老,见过各位师兄、师姐…”说完给正中的蓝姬长老行了一个平胸军礼。

流火一进账,这场面就有一些冷场。大家已经一年多没见流火了,万万没想到流火现在变化居然这么大。

这还是以前那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吗?看他那挺拔的身板,自信的表情,还有眼角流出的一种光芒,这分明就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气质啊。

而且,这小子的嘴角还上翘,居然还在那浅笑?

李飞扬看见流火就来气,脸上带着他那万年不变的皮笑肉不笑,起身说道。

“哎呀,流火兄弟可算来了,这一年多不见可是让人想念啊。听说师弟的矿场现在越来越兴旺了,手下精兵强将可不少啊。不知道,今天带了多少兵,支援咱们啊…”

流火心里这个气啊,看着李飞扬那张臭脸就想抽他。不过现在的流火早就习惯说场面话了,赶紧赔笑道。

“师兄可别笑话小弟我了,我那里有什么精兵强将啊,一群凡人组成个护矿队,也就打一打那些乱传流言、挑拨是非的小苍蝇。黑暗者这样的大老虎,我可是无能为力啊。哈哈,我来就是学习…就是学习…”

一番话说的李飞扬眼角直抽抽,好悬就要翻脸。

这时候,玉麒麟站起来了,轻轻握住流火的手“不管来多少人,师弟心意到了就好,都是造化一脉,还是要相互扶持啊…来,师弟坐这里,快请坐”

说完就把流火给请到侯稳身边的空位上了。左磐玉见状赶紧站在流火身后,这里可没他说话的份。

坐在椅子上的流火,跟侯稳对视一笑,一言不发就等长老发话了。

这时候,云遮月突然偷偷的用眼瞄了流火一下,好巧好巧,流火也在偷偷看她。二人四目相对,一下子就定在那里了。

流火面露微笑,贼贼的看着她,心里一个劲的冷笑。好啊,师姐终于出关了啊,眼中精光越来越犀利了,看来野人岭的法宝你是没少炼化啊。

云遮月脸上还是戴着面纱,当她和流火四目相对之时,突然小腹一阵热流涌过,烧的她两腮泛红。

多亏有面纱遮挡,要不还真就穿帮了。

这个坏家伙,居然坏坏的冲我笑,那眼光怎么贼兮兮的。天啊,他是不是知道我的秘密了?难道,兽人祭祀的诅咒术是真的?难道不是传说,他真的对我下诅咒了?

云遮月越想,心里越燥热,一股邪火烧的她两眼春光直冒,水汪汪的跟要哭一样。

流火心里这个气啊,心说你修为见长啊,双眼精光四射比我师傅还犀利啊。而且你还敢盯着我看,你想干嘛?你黑了老子那么多法宝,你居然还有理了?

看我?看我?你再看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两个人就跟见鬼了一样,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最终还是蓝姬长老的发言,打断了他俩的交战。

“今晚是最关键的时刻,咱们的士兵要轮流休息,争取连夜把防御工事造好。我想这帮黑暗者是绝不会坐以待毙的,今晚必将会偷营…”

“侯稳和流火一组,玉麒麟和李飞扬一组,今天晚上轮流值夜,严防黑暗者的偷袭…”

“云遮月今晚辛苦一点,组织士兵加固鹿角、深挖战壕,最好把木墙的地基也弄好,争取明早民夫到位,就可以开工建造…”

“好了,现在传令让全军轮换休息,先吃点干粮。等明天,咱们就有热乎饭菜吃了…”

说完,蓝姬长老转身进内帐,大家伙也都离开了,直奔自己的军帐,去安排后续工作。

侯稳和流火并排在军帐里穿行,侯稳的嘴是闲不住的,一路上光听他唠叨了。

“这段时间你就跟我一个帐篷吧,左磐玉可以住我亲兵的帐篷里,你放心吧,跟着我有你享福的,我这次可没少带好东西…”

“这回咱们带出了5600名精锐,而且造化门还给咱们准备了5000多名后续援兵,只要咱们开口,汇集万人不成问题…”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采石场,连矿工都算上,也就4000出头,根本就不禁打。你就当旅游了,要不是石叔叔想锻炼锻炼你,你其实不来也没什么关系…”

侯稳和流火好久没见了,一上来就是说不完的话。今晚他俩是后半夜值夜,前半夜也睡不着,两人围着篝火堆边,一边烤肉一边聊着这段时间的趣闻。

“流火啊,你是不知道啊,李飞扬和玉麒麟在苍茫山里有多惨,据说李飞扬都给吓哭了,见到石猛救他,他抱着马腿痛哭啊…”

“还有啊,李飞扬现在越来越变态了,可能是受刺激了,从苍茫山回来后,已经有十几个侍女死在他手里了,据说死的侍女全身**,身上都是伤痕。妈的,这个畜生…”

“不光他,就连玉麒麟也有些变了,变得很爱发怒,总是克制不住自己…嗨,这两个少爷羔子,那里吃过这种苦啊…”

听着侯稳的唠叨,流火突然开口问道。

“云师姐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关啊,看样子她修为精进不少啊…”

侯稳听见流火发问,突然把头抬起来,满眼八卦光芒四射。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侯稳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四下无人贼兮兮的说道。

“你小子跟我说实话,你跟云遮月是不是有事情啊?你在中州山吃了云遮月一个闭门羹,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是谁啊?造化门的八卦天王,这事你还想瞒我?”

“还有啊,刚才在军帐里,你和云遮月四目相对看了半天,你别告诉我那是交流友谊呢,我还没老糊涂呢。”

“赶紧老实交代,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流火让侯稳挤兑的这叫一个尴尬啊,想解释也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过来个巡夜的卫兵,才算把他给救了。

“启禀二位大人,现在已经过子夜了,大人应该巡视战场去了…”

流火一听,赶紧跳了起来“快走,快走,一会就晚了…”

说完也不管侯稳,自己跑后面牵马去了。

所谓的巡夜,其实就是两个人带着几百骑兵,绕着采石场来回打转。除了西面不用转之外剩下三面都要转到,严防黑暗者趁夜反扑。

巡夜是很无聊的,沿着战壕边缘,一遍又一遍的打转。看着营地里依然忙碌的士兵们,看着四处燃烧的火把,苦苦熬着等待天明。

这一路上侯稳可没少烦流火,总是偷偷的问流火关于云遮月的问题。可是流火总是前言不搭后语,总是一问三不知,气的侯稳抓耳挠腮的。

流火让侯稳逼的不好过,而云遮月现在也不好过。傍晚的时候,她安排好士兵工作,而夜里也是需要一遍遍的四处巡查的。

鹿角要加固,战壕要加深,木墙的地基也要提前着手。这么多的工作,也够云遮月忙一阵了。

其实这些事情是不用她亲力亲为的。但今天云遮月心情很烦闷,流火挑衅的目光让她坐卧不宁,想睡可是根本就睡不着。

睡不着,就起来溜达。以监工的名义,散散心也是好的啊。

可是当她视察战壕掘进速度时,正好遇上了巡夜的流火和侯稳。

当云遮月看见流火的那一刻,一种非常强烈的倾诉欲望从心底里涌了出来。她突然想和流火说话,虽然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她就是想说。

可能这就是所有女人的通病了。女人吗,你让她心里藏着一个秘密永远不说,可比登天还难。这也就是女人为什么都有几个闺蜜的原因了,因为她们之间可以相互分享小秘密,那些永远都不能让外人知道,尤其是不能让男人知道的小秘密。

有了闺蜜,女人就有了发泄口,倾诉的欲望就得到了满足。这样一来,自然身心健康。

可悲的是,云遮月一个这样的闺蜜都没有,她就是一个可怜的冰山美人,所有的秘密都要藏在自己心里,直到把自己憋疯。

而现在,云遮月已经快要疯了,因为她已经主动张嘴了。

“流火…你停一下…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