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03 老友重逢

城墙上的战役已经进入白热化了,这时候的玉麒麟和李飞扬更不轻松。虽然他们钻到了兽人战线后面,但一路上零散的兽人巡逻队也遇到了不少。

八名内卫现在仅剩下四名了,那四条生命换来了两位少爷的四次逃生。

谁都不知道前面还会遇到几波敌人。

谁都不知道最终能有几人活下来。

所有人都以为觉醒者是神仙,那是在他们法力充足的时候才是神仙呢,当法宝储存的元气被耗尽之后。

高贵的玉麒麟和李飞扬居然学起了流火。

居然硬抗元气反噬进行施法。

可惜啊,他们真没有流火的毅力,痛苦的反噬折磨的他俩快要自杀了。两名少爷那里受过这么大的罪啊。

“玉哥…我…我实在是挺不住了,你自己走吧…别管我了…”

玉麒麟拉起瘫软在地的李飞扬。

“走…必须走…要么一起逃,要么一起死…”

四名内卫想上来搀扶少爷,结果被玉麒麟甩到一边去了。

“不用扶我们,你们已经尽力了…自己逃生去吧…”

也是啊,连修为最高的少爷都忍受不了反噬的痛苦,更何况修为不如他俩的内卫了。四名手下,现在连喘气的力气都不多了。

正当他们几个瘫软在地上休息之时,突然从南面的林中传来了一阵沙沙声,不一会几名巡逻的兽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少爷,快逃,往北面跑…”

四名内卫榨干了全身的力量扑向敌人,而玉麒麟象拽死狗一样拽着李飞扬,往北面遁去。

突然出现的兽人没想到自己运气居然这么好,巡逻都能遇到大鱼,兴奋的哇哇乱叫。留下两个收拾着四名爬虫,剩下的全往北追去了。

李飞扬也拼了,从地上爬起来,跟随着玉麒麟向北逃窜。一路上两人不知道被多少树根绊倒,又不知道被多少树杈划破了脸。

头发已经全散乱了,披散着如同两个疯子。

他俩知道,现在只有靠自己了,刚刚身后传来的低沉爆破声已经证明了一切。

从现在开始,他们俩不再是少爷,只是两只丧家犬。

他俩知道,往北面跑是没有出路的,如此漫长的战线,他们终将会遇到兽人的主力。但蝼蚁尚且贪生,能活一时算一时吧。

身后追来的几名兽人越来越近了,如果不是玉麒麟还能施展几个简单的泥沼术,他俩恐怕早就死在树林中了。

奔跑,不停的奔跑。

当前方透露出大片的光亮之时,他们知道前面已经是平地了,那里肯定有兽人的主力。可是他们别无选择,只有一头扎进去了。

当刺眼的阳光照在他们脸上的时候,面前的场景让他俩呆滞了,没出息的李飞扬居然哭了出来。

东面不远处是谁?那些闪亮的重甲骑兵又是什么?

那不是石猛吗?那不是狩猎者的重骑兵吗?

石猛终于来救我们了。

狂喜的二人忘记了疲惫,迅速向东面跑去。

这时候的石猛正带领骑兵向西方突击,一路上冲散了无数小部落的堵截,一路寻找却一路失望。

石猛心里非常着急,他知道如果这两个少爷死在这里,造化门肯定会动乱。就连分裂都是有可能的。

我虽然不喜欢你俩,但你俩可千万别死在我的辖区啊。老子不想背黑锅。

狩猎者的重甲骑兵是精锐中的精锐,每名骑兵都是觉醒者,而且接受了剑师训练。不光能施法,而且能贴身肉搏。

最重要的是,石中行借鉴了无数凡人的战法。最提倡集体的力量,单打独斗在这里是行不通的。

披着重甲的战马都是草原上最优秀的赤鳞马,每个马头上都有如尖刀一样的撞角面甲。不仅是撞角,每颗马头前面都悬浮着一块晶莹剔透的冰盾。

无数巨人被冰盾撞倒,又有无数巨人被撞角刺穿、顶飞。

整齐划一的马队如同一块巨石一样从兽人群中碾压过去,留下一地狼藉的尸体。

不过兽人们的战斗力绝对是超高的,这一路行来,也有一百多名骑兵命丧疆场了。

石猛心里在滴血,这里每名战士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没有十年以上的培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妈的,为了那两个混账,居然死了这么多人…”

正当他心里暗骂之时,突然在他的视线里,钻出来两个疯子。

绝对是疯子,披头散发、满脸污垢,其中一个还嚎啕大哭,泪水在脸上冲出两条白道。

“这是神马情况?看样子不像兽人啊?兽人那有这么矮的个子啊…”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疯子居然能潜伏过大雪山,跑到苍茫山里来了?”

“靠,侯家的哨兵也太不给力了…”

可是当石猛离这两个疯子更近一点的时候,突然大叫了一声。

“我靠,这不是玉麒麟和李飞扬吗?”

啊!原来对面不是疯子,原来是他要救援的对象。

两名骑兵迅速脱离大队,前往接应。两个疯子跃上马背,双手紧紧抓住骑兵身上的护甲,直到这时候二人才真正算送了一口气。

终于安全了。

四百名骑兵把三名少主遮护在队伍中央,迅速回返,只有回到军阵和大部队汇合,才能算真正的安全。

奔跑中的三人沉默不语,这一路来的场景实在让人揪心。无数孤立的堡垒被攻破,守卫者被杀死留下遍地尸骸,那些多年积攒的物资被洗劫一空。

粮食、武器、钢铁、金钱,当然还包括法宝。

火焰,到处都是燃烧的火焰。兽人们的袭击是成功的,不管大本营能不能被攻破,就看这些燃烧的外围据点,也知道他们的战果肯定不小。

骑兵大队没有兴趣和那些零碎的搬运工们纠缠,现在他们的目的就是安全的把少爷们送回大本营。

这时候的大本营,战斗已经达到白热化。无数的巨人冲向缺口,越往前就越密集,到最后已经压缩成了人酱。

狩猎者的长矛阵死死的拖住了巨人们的进攻,三排长矛刺杀的此起彼伏,节奏感超强。前刺、缩矛、准备,简单的三道工序被重复执行,严酷的训练终于有了效果,军阵前的两米距离成了兽人们的地狱。

你能躲开第一波突刺,未必能躲过第二波,或者第三波。

散发着元气光芒的矛尖,如同毒蛇一样迅捷、狠辣。

被压制住的巨人们,无法发泄自己的战斗热情,有的巨人甚至把自己的武器抛向敌人,能砸死一个算一个。空手的勇士死死的拽住矛尖,拼命的往回拉扯,可是往往没等拉动长矛,就被后续的突刺给扎了个透明窟窿。

当然也有成功者,几名士兵被猛然发力的兽人拽出了军阵,狂热的兽人居然活生生把士兵撕成两片。

但是军阵依然严正,队形依然没有混乱。缺失的士兵被后排迅速补齐,突刺依然再继续,绝不停留。

不知道是那个兽人头脑灵活,突然想到用石块砸这片讨厌的军阵,当拳头大小的石块呼啸着砸到军阵中时,成百上千的兽人才醒悟过来。

那一瞬间,漫天的石块纷飞,场面何其壮观。

万幸士兵身上都有重甲,头盔也够结实,这才抵挡住石块雨的进攻。

被动挨打也不是办法,两侧城墙上突然闪现出无数狩猎者,他们用弓箭、用法术,拼命的向兽人们进攻。黑色的进攻人流迅速出现了大块的空洞,无数尸体铺陈在地上。

兽人心中的血液在燃烧,死亡激发了他们内心的凶性。当满地都找不到大块的石头后,他们居然把自己同伴的尸体抛进了军阵。

无数巨人的尸体被穿在如林的矛尖上,就那么挂着,想甩都甩不掉。

这一刻狩猎者们感受到了危机,军阵终于出现了松动。

军阵前已经铺满了兽人的尸体,层层叠叠的尸体居然堆成了一道矮墙。受到这道矮墙的影响,长矛突刺已经效果不佳了,加上兽人们的狂热进攻,长矛军阵居然在缓慢的后退。

这时候城墙上的狩猎者也不好过,无数兽人居然从断裂面攀爬上来,肉搏开始后城墙上的伤亡急速增加。

形势万分危急。

这时候的石中行也不好过,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身影。

几十年消失踪迹的疯子,居然又出现在他的面前。

“石兄弟啊,多年不见了,不知道修为有没有长进啊?”

石中行望着城墙下潇洒站立的疯子,心脏狂跳。

“你…你是疯子?”

“哈哈,这么多年没见,居然还没有忘记我,承情啊,承情…为了还你这份人情,我特意送你这份大礼,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啊?”

石中行心中的疑团终于解开了。怪不得这些年黑暗者总也绞杀不完,原来你成了他们的领袖。

罢了,也只有你和老柳,才有这个实力降服整个苍茫山的兽人。

石中行双手紧紧抓住城砖,低声对身后的传令兵说。

“传我号令,升残血旗,吹响铜号角,点燃最大的烽火…今天,所有人都上战场,无论男女老幼,无论身份地位…咱们就玉碎在这里吧…”

石中行的命令把身边人都惊呆了,他们无法相信战无不胜的石长老居然说出玉石俱焚的话。

残血旗是随便升的吗?死战不退的铜号角就从来没响起过?最大的烽火向来是传递长老死讯的啊,这怎么能随便点燃呢?

周围的人纷纷跪倒在地,恳求长老收回命令。

可是石中行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呆滞着看着远方走来的另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切希望都已经破灭了。

“懒九啊,我的九哥…你怎么和这个疯子混到一起了…你们真的想毁掉造化门吗?”

石中行压抑着心中的痛苦,低吼道。

“执行命令,马上…马上…”

看到长老要杀人一样的目光,传令兵忍着热泪向后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