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98 风大人的决断

密林中的军帐突然安静了下来,平放在桌子上的情报让三人异常沉默。这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大雪山的半夜时分,正是寒风最盛之时,帐外呼啸的寒风吹的大家心里都凉凉的。

风大人脑子转的很快,抬头问木婆婆。

“大姐,你刚才说流火在沼泽里修建高炉?”

“是啊,都建成好几天了,要不是黑烟熏到了我养的鸟,我也发现不了呢。你儿子选的地方够隐蔽,差点连我这个老住户都错过了…”

九老爷越想越不对劲“建高炉,只能是炼铁用。如果他打算造点兵器,干嘛跑沼泽里面去啊,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工作…”

风大人看着九老爷“你研究死木精时间最久,你能把高炉和死木精这两个东西联系在一起吗?能猜出来他想干什么吗?”

九老爷思索了一会“死木精虽然在打造兵器时候能有一些作用,但高炉都是直接炼铁水啊,用不上死木精啊?”

三人的疑问不是没有道理的,觉醒者里面就属黑暗者对死木精华最有研究,甚至黑暗者这个名词也跟死木精有关系。

在长时间的钻研下,黑暗者们掌握了一种独特的用死木精华打铁的技巧。在锻造兵器时,如果添加一些死木精的粉末,确实能让武器更坚固,更锋利。

但这种兵器也不过就是凡人兵器中的极品罢了。对世俗世界吸引力巨大,但觉醒者们都很无视这种武器。

再锋利,难道还能砍破我的元气盾吗?笑话。

三人想了半天,也弄不明白流火要干什么。但他们都感觉到了,流火肯定有一个非常大的计划,而且这个计划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木婆婆很紧张,她可不希望孩子出生就没了父亲。

“太危险了,如果让内门知道了,流火再无活路啊…”

九老爷也紧张的看着疯子,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这时候的风大人比任何人都要紧张,使用违禁品是造化门的大忌。这么多年造化门对黑暗者们的追杀已经证明了一切。

现在自己的儿子居然也在玩火。

不行,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焦虑的风大人在帐篷里走来走去,一夜无话。

时间过了很久,当东面的山脊上透露出一丝光华之时,风大人终于下定决心了。

“从今天开始,咱们的计划要修改了。先从苍茫山开始,咱们主动派人支援巨人部落…从现在开始,咱们主动参战…”

还没等他说完,帐篷里突然啪的一声传来脆响。原来是九老爷激动下,把茶杯捏碎了。

“你疯了?你居然要主动出击?你要把咱们摆在明面…”

九老爷怎么能不激动。黑暗者几十年的蛰伏,暗中积攒力量,储备物资、培养人才。面对造化门的挑衅,向来都是能躲就躲,能藏就藏。

事实证明,这个战略是正确的。这几十年来,造化门已经有些松懈了,他们觉得黑暗者们不过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趁着造化门大意的空档,黑暗者的势力急速扩张。今年甚至暗中吞下了永宁州的控制权。

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永宁州就为黑暗者们输送了十多名好苗子,和几十件法宝材料。

如此大好的局面,只要再坚持个十年八年的,黑暗者的势力将会异常庞大。反正觉醒者的寿命绵长,根本就不在乎这十几年的时间。

可是今天,这个疯子居然要主动出击,主动挑拨造化门的怒火。

是,黑暗者一直在和苍茫巨人们联合,暗中给他们提供兵器、铠甲还要各种法宝材料。但黑暗者从来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

造化门也仅仅是猜测咱们和兽人有联系。

可是今天,这个疯子居然让咱们参战了,让黑暗者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疯子啊,你就是个疯子…”

风大人确实要疯了,他狂怒的拍打着桌子。

“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要看着我儿子去死…”

“百花会上,云遮月为什么对流火下杀手…“

“落草坡里,毒刀刘为什么暗杀我儿子…”

“楚国官道上的那几波伏兵又是谁派来的…”

“野人岭里,你们难道猜不出什么来?流火送给朱雀的那两块极品法宝从哪里来的?”

“你们是真没看出古怪吗?蓝姬为什么死守在野人岭?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自从流火来到中州山,他面对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阴谋和欺骗,一场又一场的伏击和暗杀…”

“我这个当父亲的做过什么?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发泄过后的风大人,瘫软在椅子上,无力的说道。

“你们总要让我这个当父亲的,尽到点责任啊…我欠流火太多太多了…”

九老爷的眼眶也湿润了,他真没想到疯子心里居然藏着这么多的苦水。

“好,既然你决定了,咱们就干。我就不信,几十年的积攒,咱们还怕那帮被富贵泡软了骨头的废物…”

“既然咱们要干,就干把大的…杀了玉麒麟和李飞扬,给咱们祭旗…”

当咬着后槽牙的九老爷,说完这句话后。连木婆婆都感受到帐篷内的杀气了。浓烈的杀气激的她眼中精光闪烁。

风大人喘息了一会,回身走到自己休息的床边,从枕头下掏出一个小木匣,从里面拿出一把古朴的金钥匙来。

风大人把钥匙递给木婆婆。

“把这个钥匙交给朱雀,把所有实情都告诉她。告诉她,她是我们风家的儿媳妇,这把钥匙就是信物,钥匙代表了半两金里的一个巨大宝库,这是我们风家迎娶她的彩礼…”

“记住,钥匙是关键,千万要妥善收藏,切记…切记…”

“如果她真的爱流火,她会理解咱们的苦衷的。这段时间,朱雀和孩子就拜托大姐了…也只有您那,还算一个安全的地方…”

木婆婆接过钥匙,长叹一声。

“命啊,这都是命啊…你们风家两代人都是苦命人…连带着女人孩子也一起遭罪啊…”

当天木婆婆就离开雪山返回沼泽,那里还有一个苦盼消息的可怜人在等着她呢。

风大人和九老爷送走木婆婆之后,钻进帐篷里,足足谋划了一天。当天傍晚,无数传令兵以营地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潜伏而去。

苍茫山中,分布着大大小小的部落。小的部落只有几十人,而大的部落足足有上千人。苍茫山里从来不缺乏战争,部落之间相互征伐,相互吞并,平静永远跟巨人们无关,勇敢是巨人们的座右铭。

巨人们是天生的战士,无论男女老幼,就没有不能战,不敢战的人。

苍茫山里,战神是唯一的信仰。而苍茫山深处的战神殿是他们精神的家园。

不过这几年苍茫山里的变化很大,部落之间的战争越来越少了,偶尔的冲突也会被大家压制下来。

原因很简单,造化门在这十几年间不停的袭击大伙。在一个共同的敌人威胁下,自家的矛盾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一天,战熊部落的族长铁鬃正在战神像前祈祷,而身边的祭祀正在向他汇报近几天发生的情报。

“毒蜥部落又偷咱们的猎物了,好几个陷阱里的猎物都没了,咱们派人去交涉,他们却矢口否认…”

“雷虎部落好像也面临同样的困扰,前天派人来,想联合咱们给毒蜥部落点教训…”

铁鬃摇了摇头说道“毒蜥部落在上次的战役中损失巨大,死了不少勇士。他们也是遇到困难了,所以才会偷周边部落的猎物,不要追究了。给他们送点肉干过去吧…”

祭祀低头把族长的命令写在树皮上,准备一会去安排。

正当二人密谈的时候,草屋外面传来了沉闷的声音,这是卫兵在向他汇报。

“挑战战神试炼的勇士、思维如同大海一样广阔的智者、慷慨如同亲人一样的风大人。派来了使者,而且还为部落带来了无数的礼物…”

铁鬃一听就知道风大人又有命令传来了。

要说这风大人还真是让所有巨人佩服,独闯战神殿,独自一人闯过了三次试炼,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而且风大人还拥有巨人们没有的智慧,苍茫山里的饮马河自古就是天堑,不知道有多少巨人因为过河而丧命,结果风大人只用了一年就建好了一座吊桥。苍茫山里什么时候有过桥啊。

不仅如此,风大人还非常慷慨,任何部落受灾,他都会送来食物。而且还给部落的勇士带来了特制的武器和铠甲。

北面平原上的人怎么那么聪明?居然能制作出如此漂亮和坚固的铠甲。

更何况,风大人和苍茫巨人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造化门。

铁鬃的草屋里,风大人的传令官正和族长对饮。身边的箱子是敞开的,里面放着一把把巨大的长刀,另一口箱子里摆放着沉重的铁锤。

一看这些武器的块头,就知道这是给巨人们量身定做的,也只有这帮平均身高达到两米五的苍茫巨人才有能力使用这样沉重的兵器。

相同的箱子在外面广场上还有很多,无数部落勇士正围在那里两眼放光呢。

铁鬃轻轻的抚摸着膝头的铁锤,那上面的花纹是如此精美,真让人爱不释手啊。攥着铁锤,铁鬃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有了发泄口,他突然冲出草屋跑到广场上,扬起铁锤狠狠的砸在石板地面上。

那一刻铁锤上白光流动,当锤子砸出无数碎石、火星的同时,一道冲击波急速向前突进。

铁鬃面前十几个部落巨人,被这道冲击波击倒在地,疼的直揉屁股。

族长的神威,让整个部落都欢腾了。所有人狂热的仰天长嚎,甚至有人割破自己的手掌,将鲜血涂抹在自己脸上。

铁鬃看着自己的子民们,内心无比的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