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93 一切正在进行

流火的这些手下还真是不赖,执行力绝对是一等一的。白日梦当天晚上就给所有的文官开会,传达了流火大人的铁匠招收令,根据铁匠的水平最高开出了10个金币每月的高价。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沛水百姓里面凡是论过铁锤的都来报名了,白日梦干脆摆出擂台,让铁匠们比试一下技艺。最终挑选了五十名货真价实的铁匠,把那些滥竽充数的都赶走了。

成军的工作相对要简单的多,这些新兵的情况都在他的肚子里装着呢,选了一百多名忠诚可靠的士兵,提前进入沼泽搭建营地去了。

左磐玉最终只带了九名觉醒者,乔装改扮后,拿着流火给他们的地图,前往草原。

流火也没闲着,他带着铁算盘跑到雾港,偷偷的开了一家货站,准备开始和钟离大哥做生意了。虽然流火小有积蓄,但军队可是个吞钱的怪兽,谁知道他那点家底够不够啊。

还好,在侯家的秘密帮助下,货站很快就建成了,而且也和钟离的管家接上头了。

这段时间流火很安心,因为侯稳已经给他传信了。李飞扬和玉麒麟已经被调走,去了苍茫山里的前线,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是回不来了。

这段时间是流火最安全的阶段,正是他大发展,大建设的好时机。

流火的心思一方面放在沼泽里秘密高炉的建设上,另一方面催促铁算盘建设自己的商路。而且还给朱雀送了一箱水玉过去,让朱雀转交给通玄大师。

甭管有用没用,先把关系搞好再说。

这回流火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忙碌了。矿场的事务、沼泽里的基地、商路的管理、跟造化门里面的势力交往,当然了还包括管理沛水两岸的百姓。

如果没有一大堆文官帮忙的话,流火估计早就累死了。

白日梦是所有文官的头目,而这些文官都是他从原有楚国行政体系中挖出来的,只要开出的价码够高,什么样的人才挖不到啊。

有人欢喜就有人愁,现在沛水县的县官已经愁白了头。

县城地处整个沛水县的东北角,可能是当初人们看见这里紧挨着官道,所有才把县城建设在了这里。

可惜的是,水玉矿场在沛水县的西南角,整个沛水县的行政中心和经济中心分离了,成了两个对顶的格局。

对顶就对顶吧,大不了老爷们辛苦点,收税的时候多跑点路,反正怎么着也累不着官老爷啊。

可是今年不行了,水玉矿场换主人了。一个叫流火的觉醒者,太不守规矩了,居然夺走了楚国官府的管理权,自己亲自治理百姓了。

县官是个四十多的中年人,姓阮名文。是个典型的读书人,在百姓面前官威十足,可是遇上造化门可就软趴趴了。

这一年来,阮文不知道给天都城写了多少呈文了,可惜都是石沉大海,音讯皆无。

还好,这个叫流火的年轻人,只是拿走了沛水两岸的管理权,对于北面的平原地区没多大的兴趣,这让阮县令多少还能管点百姓。

只是这一个大县,居然一下子让人抢走三分之二去,这心里也平衡不了啊。

最气人的是,水玉矿场居然出高薪从自己手里挖人,把自己的文案、师爷给挖走了不少。现在整个县衙里面死气沉沉的,能喘气的人可没几个了。

阮文坐在大厅里唉声叹气,身边那个秃顶的师爷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现在阮文手里也就这一个师爷了。

秃顶师爷倒不是对他有多忠心,只是因为他手太长了,贪钱的名声都传到矿场了,白日梦那里会要他。碰了一鼻子灰的师爷,心里忿忿不平,看矿场就越来越不顺眼了。

“大人啊,这样下去不行啊。一多半的人口土地都让那个叫流火的家伙给抢走了。可是他还不满意,又弄出种种花样…”

“这段时间,北面的穷棒子们,都跑到那边去讨生活了,咱们治下的人越来越少了…”

秃顶师爷的话,引起了共鸣。房间里坐着的一群人,纷纷表示出自己愤慨的心情。

“就是啊,大人。现在佃户们全家都往南边跑,宁可去那里跟流民挤在一起,也不在家呆着了。我家的田地都撂荒了…”

“就是,就是。别说种地的了,连铁匠他们也抢啊,前一段时间他们搞了一个什么,铁匠大比赛,把咱们县里的三户好铁匠都挖走了,现在县城都没人打铁了…”

“别说你们了,连我这个做小买卖的也活不下去了。以前还能通过关系从矿场里弄出点散碎水玉出来,随便卖卖就能赚钱,可惜现在也行不通了。大人啊,咱们这些人的买卖里面可都有大人的一份啊,您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看来,这屋里坐着的都是沛水县里方方面面的大户了,有地主,有工坊主,还有商人。

这些人一直都依托当地官府,在以前流火没来的时候,很是发了不少财。可惜现在不行了,行政权在流火手里,他们可就没甜头吃了。

按说这些鬼精鬼精的墙头草们,也不是看不出大趋势来。他们也想贴到流火大人的体系里面去。就算流火大人攀不上,他的手下还能攀不上吗?

可是这事情还就邪性了,他们还真是遇上一群呆子。

流火大人的手下,还真没有吃腥的。

万般无奈下,他们只能集合到老东家的麾下,希望楚国官府能给点力,多少争取点利益出来呗。

那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连皇室都不愿意插手了。

既然没人帮他们,他们就自己救自己。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你流火把我们爹妈都杀了,也就别怪我们歹毒了。

结果大伙就在秃头师爷的带领下,秘密和一群人接触了一下。在这些本乡的地头蛇的帮助下,沛水大乱才会变的那么严重。

当初哪些人承诺的多好啊,让大家玩命的挑动流民和原住民之间的矛盾,最好血流成河,死尸遍地。

事情不怕大,只要够大,大到流火掩盖不住,大到造化门里的长老们都看不过眼了。那时候,就能轻松把流火踢走了。

可惜啊,计划不如变化,谁也没想到啊,流火从外面赶回来才三天,局势立刻就稳定下来了。

不光稳定下来了,而且这个流火还尽收人心,所有的计划全泡汤了。

不光计划泡汤了,连那些当初和他们联系的大人物们,也都消失不见了。

现在这帮落汤鸡们,只有自己凑在一起,企盼流火别发现他们,让他们能平安度过一劫了。

最后还是阮大人最沉得住气,多年读书养气的功夫不是白练的。

“都别吵吵了,你们不就是怕事情败露吗?夹枪带棒的,想把我也扯进来?你们那点鬼心眼,我还不清楚…”

“好了,你们也别太担心了,造化门百年前就跟咱们楚国约定过,凡人世界都应该咱们官府管理,觉醒者们不能插手。那个流火违规在先,他还敢找咱们麻烦?”

“估计是这个流火用了人情了,皇上给他个面子。他要是敢胡来,皇上抬出当年约定的金册,就连造化门也得遵守…”

“咱们管理咱们的凡人,甭管是对是错,他们都没有插手的道理。就算事情败露了,咱们也有理,死几个草民自然有咱们楚国的律法管着,还能让他插了手不成?”

“都散了,散了,回家安心睡觉去。不过你们也别再动歪心眼了,先看看情况,从长计议吧…”

还别说,官老爷就是眼界不凡。一番话让大伙心情大定,纷纷告辞回家了。

当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师爷悄悄的问了一句。

“大人啊,真有把握吗?”

看着这些财主们离开后,阮大人就如同被抽掉骨头一样,瘫坐在椅子里。

“先看看吧,先看看吧,但愿这个流火大人是个守规矩的…”

师爷那里知道,自己家的阮大人其实是王丞相的门下走狗,流火的身份、底细他早就一清二楚了,那可是响当当的内门弟子,楚国皇室怎么可能得罪他呢。

什么狗屁的百年约定,管的了外门弟子,那里能管这些内门的祖宗啊。

不过,丞相大人还说过,这个流火树敌很多。也许,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对手就已经让他烟消云散了,到时候这沛水县不就又回来了吗?

想到这里,阮大人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阮大人是个聪明人,但比他聪明的人还有的是。在县城里面不起眼的一间仓库里,一个满身血污的大汉正躺在地上,看那魁梧的身材,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善茬。

可是这个大汉,怎么躺在那哭鼻子呢?

他对面坐着的两个人,到底是谁呢?

要是流火在就好了,他肯定会大吃一惊的,王瞎子居然有如此气势。

原来,坐在那里的正是王瞎子和杨帆。

这时候的王瞎子正慈祥的看着那个大汉,嘴里用最温和的语气和他沟通呢。旁边的杨帆,眼睛闪亮亮的盯着王瞎子,看样子真象一个好学生啊。

“阿荣啊,你刚才问我为什么打你?你是这么问的吗?你怎么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呢?”王瞎子的语气无比的温柔,就像一个老爷爷慈祥的跟亲孙子讲道理。

“你可是咱们沛水县鼎鼎大名的荣哥啊,所有的妓院、赌场、走私贩子不都听你的吗?都当老大的人了,怎么能问的这么幼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