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85 哀怨的朱雀

训练新军看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把一个个散沙一样的百姓,训练成令行禁止的军人,本身就是一次性格再造。

站军姿,行队列是让这些士兵心中有纪律这个概念,选拔先进不仅仅是刺激那些后进者,也是为将来底层军官选拔人才。毕竟一只军队是靠一套军官系统来维持运转的,这可不是觉醒者们单打独斗。

说实话,成军还真瞧不上觉醒者之间的战斗,纯粹就是一群高级混混在打群架。一点章法都没有,无法就是看谁的法力更强点罢了。

流火听见了成军的吐槽,心里很感兴趣,结果就安排同济会的手下们在沼泽里操练了一场。

左磐玉和杨帆力挺成军的观点,那就他俩挑选了四五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其他十几名不信邪的组成了一队。

成军和左磐玉他们一起操练了三天。三天后两队人马分别从不同方向潜入沼泽,来了一场遭遇战。

不出成军所料,两队一见面,高下立判。左磐玉他们组成一个小小的三角阵型,肩靠肩背靠背,严防死守、协同进攻,不过几个回合就把对手轻松拿下。

散漫的觉醒者那里见过这种打法,一说防御,几个人同时施法,满天都是冰盾、木盾、土盾,什么法术都打不进去。

一说进攻,几个人都是集中攻击一点,六七道进攻法术肯定能干掉一个,连躲都没处躲。

这下所有人都服气了。

最后开总结会的时候,流火说道。

“其实这些年,造化门里已经有聪明人开始虚心学习凡人的兵法了,比如侯家的暴雪内卫,还有石家的狩猎者,都借鉴了大量凡人军队的战法。至于蓝姬长老的红粉,我不太熟悉,但我想也一定有他们自己的战法。”

“内门弟子都已经虚心学习了,咱们外门弟子就更不应该高傲了,凡人世界有无数的智慧都是值得我们借鉴的,比如白日梦的治世术,成军的练兵术,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从明天开始,白天成军训练新兵,晚上训练觉醒者,咱们必须钻研出适合咱们自己的战法,就咱们这二十多个人,如果不拧成一股绳,恐怕反手就会被别人灭掉了…”

流火的话说的很沉重,大伙也很服气,没有人有异议,剩下的只有执行。

所有人都没有闲着,同济会的成员们白天巡视矿场、维持领地的治安,轮流还要去无尽沼泽寻宝。

白日梦整天跑在乡间,指导那些文案,也就是未来文官底子们,帮助百姓恢复生产。

成军就是练兵,白天练凡人,晚上练觉醒者,一天累的只睡两个时辰。

王瞎子更忙,找流火支了一万多金币,又把杨帆要到身边,两人居然天南海北的在楚国溜达开了,说是要帮流火组建情报网。

所有人都在忙,唯一流火是个闲人,想了又想,流火决定回中州山一趟,回家看看,另外也想验证一件事情。

流火赶路赶的很急,不过十来天的功夫就从沛水跑到了中州山里,当流火出现在家门口时,满院的侍女都忙乎开了。

“朱雀小姐,朱雀小姐,流火大人回来了…”

才喊了两句,朱雀已经从屋子里冲出来了,看着眼前消瘦的流火,眼圈红红的,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朱雀想凑过去,可是又有些不甘,最后咬了咬牙,转身回房间了,而且还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流火吃了一个闭门羹,有点不好意思。身边的侍女们想笑也不敢,一个个低着头耸肩膀。

不一会门又开了,流火还以为是朱雀出来了呢,结果仔细一看还是白鸟。

白鸟笑眯眯的看着流火,嘴里阴阳怪气的说道。

“哎呦,这不是流火大人吗?还知道这有个家啊?干脆在矿场常住不就得了…”

流火挠了挠头,这是跟侯稳学的。心里想,怎么白鸟也学会笑话人了,看来她跟朱雀待时间太长了,近墨者黑啊。

不过流火虽然腹诽,但绝不敢说出来,赶紧大声辩解道。

“矿场出了点乱子,好容易才平息下来,这才回来晚的…”

白鸟越看流火越想笑,嘴里还不饶人。

“大人这话可别跟我说,还是上屋里说去吧,跟我您也解释不着啊…”

说完一侧身让出一道门来。

流火心想坏了,绝对坏了。好好的白鸟、温柔的白鸟生生让朱雀给教坏了,嘴变厉害了,连穿的衣服也都一样了。

她俩什么时候成好姐们了?

流火讪讪的走进屋子,白鸟很善解人意的关上了房门,指挥着侍女们干活去了。

朱雀坐在床边,脸扭在里面,根本就不搭理流火。

流火搬了个凳子坐在她身边,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道。

“草原上没啥收获,我就去了一趟温港,见了见钟离大哥,耽误了点时间…本来早就想回来的,结果矿场又出事情了,结果就晚了…”

朱雀脸扭在里面,气鼓鼓的说道“跟我解释什么啊,你也解释不着啊,内门大弟子,跟我一个外门小丫头费什么话啊…”

话虽然还很硬,但口气可是软了不少。

流火又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朱雀面冲里面,心里诧异,这家伙怎么不说话了?

还没等朱雀发问呢,突然一只手伸到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原来流火把手伸到她面前了,手里还有两块硕大的熔岩之核正散发着光芒,一看就知道是顶级货色。

女人天生就喜欢亮闪闪的玩意,更别说是亮闪闪的法宝了。满腹的怨气一下子烟消云散,一把就抓过来了,嘴里还说。

“好漂亮的熔岩之核啊,你从哪弄来的啊…”

这下朱雀也不扭脸了,也不生气了。满眼都是法宝的光芒,嘴角都快翘到耳根了。

流火看他高兴赶紧说道“无意中遇到的,你不是专修火系吗?就送给你了…”

朱雀开心了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正了正面容,严肃的问道。

“你除了去草原、温港之外,就没去别的地方转转?”

朱雀的问题,一下子把流火问住了。流火下意识就要说出野人岭的经历,可是他又想起他和云遮月的约定。

“这可如何是好,我答应过师姐的,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流火心里七上八下的,想说又不敢,可是欺骗朱雀,他又有些不忍心。最后心里下了个决心。

“还是不告诉她吧,女人就爱八卦,没事还能编出事情呢,朱雀要知道我和云遮月独处了那么久,不知道她心里怎么八卦呢…”

想好了,流火笑了笑说道。

“还能去那啊,就是去了趟黑矿洞,发现那里没人了,就去找钟离大哥了…”

“对了,我还遇上钟离大哥作战了呢?金狼王带了十多万骑兵啊,被钟离大哥八万人就给打败了,我还帮忙偷袭了一个补给营呢…”

“你知道吗?钟离大哥还给我介绍了三个人才呢,真不错啊,矿场的麻烦多亏他们帮忙解决了…”

流火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出行以来的遭遇,全然没有发现朱雀脸色大变,过了好一会流火才发现了朱雀的异样。

当流火诧异的看着朱雀时,朱雀却突然笑了。

“你走了那么远的路,肯定累了。看你满身的土,赶紧换身新衣服吧,我去安排酒菜…”

说完,朱雀笑着出去了,留下流火一人在屋子里发呆。

朱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厨房的,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指挥什么。她的心里全是刚才流火的谎言。

“我这是干嘛?我干嘛要问他这些东西?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有什么资格打探他的隐私?”

“朱雀啊,朱雀。你这就是自取其辱啊。”

“他跟云遮月那个大美人钻了那么久的山洞,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他在里面乐不思蜀呢,怎么会记得我这个丑丫头呢?”

“可是…可是,他干嘛还送我礼物,臭男人还想多吃多占吗?”

“不是,不对。流火不是那样的男人,他是老实人。对,肯定是老实人…”

“可是他干嘛要跟我撒谎呢?你好好当你的老实人就不行吗?告诉我实情又怎么了?我又不会怪你…”

哀怨的朱雀在打翻了好几个醋坛子之后,被白鸟赶出了厨房。

流火也挺郁闷的,泡在澡盆里,一个劲的回忆自己哪里说错话了。身后侍女都快把他后背的皮给搓掉了,他还是不肯换姿势。

等他洗完澡,换完新衣服,坐到餐桌后,还是一头的雾水。

想不出,就不要想了,就当这事情不存在了。

流火的想法和朱雀不谋而合,朱雀现在也是这么想的,既然问不出来,那就不问了,就当那个问题不存在过。

两人有说有笑的吃了一顿晚餐,结果弄的白鸟反倒什么都看不明白了。

流火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

看样子朱雀今天心情很好,正帮他准备早餐呢。

平心而论,朱雀不是个钻牛角尖的性格,她对问题的分析还是很全面的,毕竟他是影子部队的头目,怎么可能做小女儿状呢?

一个晚上,朱雀幻想了几十种流火撒谎的理由,每个理由都非常充分。朱雀坚信,流火不告诉她真相的原因绝对就是这上面的某一种,他不说是有不说的苦衷的。

朱雀最通情达理了,既然知道流火有苦衷,就要理解呗。

想通了,心情自然就好了。

可是好心情仅仅维持了一个早上,流火的一个决定让朱雀彻底崩溃了。流火居然要去云遮月家串门?

这是什么情况?朱雀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了。

最郁闷的是,你还不能明着问,只能自己在那里憋着,乱猜。

当流火走出家门进山之后,朱雀冲进自己房间里,把门一关,空留下大眼瞪小眼的侍女们在那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