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77 草原人的命运

混乱只持续了片刻,金狼王留下的守卫都是精锐骑兵,他们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不一会,上千的骑兵从大营里涌了出来,准备给流火他们来一次反冲锋。

草原人是天生的骑手,而且他们还占了人数的便宜。面前这一千多人,仅仅是开始时候吓了一跳,等看清楚人数后,都放心了。

这么一点人,居然敢来偷袭我们的补给营?当我们一万精锐是吃素的?

营地里涌出来的骑兵越来越多了,黑压压的如同泼洒在大地上的墨汁,缓缓的向流火他们压过去。

片刻后,两股人潮在草地上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当双方一交手,草原人全傻眼了。

跑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怎么那么奇怪,马头前怎么悬浮着一块亮晶晶的东西?还有他手里的光芒是怎么回事?

没人回答他们的疑问,扑面而来的火龙回答了他们。

这是流火第一次参加万人以上的战争,那种千万人带来的压迫感,居然让他这名内门弟子产生了渺小的感觉。

太多了,人太多了,马也太多了。奔驰的骏马,嘶喊的骑兵,当万千凡人的力量汇集在一起时,居然让流火有了无力抵挡的感觉。

火龙盘旋飞舞着冲进人群,凄厉的惨叫混成一片,剧烈的高温让草原人的皮肤迅速碳化,空气中一股浓烈的烤肉味道让人恶心欲吐。

流火在赤鳞马头施法一道冰甲,当赤鳞马冲入敌潮之时,冰甲迅速化为闪亮的冰晶撞角,狠狠的刺入敌阵。

冰晶撞角非常光滑,呈现一个钝钝的三角型。无数赤鳞骑兵被碰死在这个巨大撞角上,无数赤鳞马被撞倒在地,而后被踩成肉泥。

流火的出现确实改变了山阴士兵的命运,这一千多死士都是和草原人有深仇大恨的。参与这个偷袭计划,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不过人有必死心,那是勇气。人要是有找死心,那就是愚蠢。

流火如同长刀的刀尖,已经刺入敌阵,剩下的士兵自然顺势跟进,不断的将这个突破点撕扯开,逐渐变成一个突破面。

冲在最前面的士兵是幸运的,他们有幸被流火施法。当嗜血狂暴术施展在他们身上时,他们突然勇气倍增,而且听觉、视觉都敏感了许多,而且由于身体潜能被激发了出来,短时间战斗力居然成倍增加。

当一丈多长的长矛,刺穿草原人的胸膛时,持矛者居然能把尸体甩到天上,然后再砸到敌阵里去。

当手中长剑,划出一道白芒后,人体里最坚硬的头盖骨居然如同豆腐一样被削开。

甚至有的士兵被草原人的弯刀砍中,都不知道疼痛,反而跃身扑倒敌人,一起化为草原上的一堆碎肉。

就这么短短一瞬间,三千多草原人组成的骑兵潮,居然被这一千楚国士兵给刺穿了。

那一刻,所有草原人心中只有两个字“疯狂”

时间虽然短暂,但流火感觉自己就是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盘旋的火龙消耗了他太多的法力,每烧死一名敌人,就要消耗一份法力,更何况他面对的是数千骑兵。

每撞倒一名敌人,冰晶撞角就会衰弱一点,碰撞的次数多了,撞角居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等到流火透阵而出后,撞角砰然碎裂,火龙也无力支撑了,同时消失在空气中。

万幸,现在他们面前已经没有成群的敌人了,只有从营地里不停涌出的骑兵,而这些骑兵根本没有时间结阵冲击,只是三三两两的向他们跑来。

毒刀刘发觉了流火的异常,感觉催马跑到流火前面,挡住了流火面前的敌人。

楚国士兵看着天神一样的流火,心中不由的想起了天都城里的流言。

“他难道就是将军的那个觉醒者兄弟…”

“不行,不能让大人再冒险了,保护大人…”

无数骑兵超过流火,把他紧紧的保护在人流中,向补给营冲去。

这时候的战场出现了一个很奇妙的局面。上千的山阴骑兵结阵向补给营冲去,屁股后面跟着三千多草原骑兵,黑压压的如同一群苍蝇。

楚国骑兵面前虽然还有六七千敌人,但这些敌人都是未来的及组阵的零散敌骑,他们三五成群的扑过来,成了战法里最忌讳的‘添油战术’

一波又一波的赤鳞骑兵被碾碎,山阴骑兵离补给大营越来越近了。

山阴骑兵身后的追击者已经急眼了,摘下骑弓向偷袭者放箭,无数山阴骑兵被活活射死。

不过,就算他们死,他们的方向也是向前的,没有一个人转身。

毒刀刘看着越来越近的补给大营,心中越来越急切,拴住他脖颈处的檀木芯散发出淡淡的绿光。

不一会,无数藤蔓从补给营的地面上窜出,死死的缠绕在木栅栏上,拼命的拉扯。

临时搭建的栅栏根本禁不住藤蔓的拉扯,不一会就轰然倒地。

那一刻,山阴骑兵冲进了补给大营。

人潮迅速分散,大家掏出怀里的皮口袋,把里面的油脂、硫磺等引火物到处泼洒。

成堆的干草是重点,密密麻麻的帐篷也不放过,甚至连圈养的牛羊身上都没有落下。

不一会,补给营中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山阴骑兵根本不和敌人纠缠,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放火。哪怕是身中数刀,在临死前,他也会把火把抛向草堆。

草原大军的补给非常单一,无非就是大量的肉干和随军赶来的牛羊。这其中赶来的牛羊是大头,足足有几十万头。

虽然这些牛羊被分散成几十群散养,但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当其中一群牛羊被火光惊吓的到处逃窜后,整个牛羊群全惊了。

浑身冒着火光的牲畜到处乱撞,几十万牛羊如同海啸一样向营外涌出,瞬间就把那几千骑兵的军阵给冲的七零八落。

守卫大营的部落头目,已经举起了弯刀,不过他不是砍向敌人,而是砍向自己的脖子。丢失补给的罪太大了,他除了死已经无路可走了。

人吃的牛羊都跑了,连战马需要的大量草料也被烧了。流火见任务完成,赶紧让毒刀刘下令。

“马上集合兄弟们,咱们突围,向西面跑,那里我查看过,敌人并不多…”

很快零散的骑兵开始在流火身边汇合,想西面开始突围。

流火看着身边这二百来名带伤骑兵,心中哀叹不止。足足八百多好小伙,就这样死在战争中了。

流火心里很感慨,但这些幸存者们却兴高采烈。因为他们谁都知道这是必死的一个任务,谁都没想到居然能活下这么多人。

想到这里,大家看流火的眼光更多了几份狂热。

草原人没有兴趣追他们,所有草原人都急于追赶那些逃窜的牛羊,对于这些偷袭者只能眼睁睁看他们跑路了。

……

当金狼王听完传令兵的汇报后仰天长叹,说道“钟离啊,钟离。你果然够狠,你想一战定输赢,你想放干草原人的血,你的胃口太大了”

“现在我承认,你是一个英雄,但这片大地上不应该有两名英雄。”金狼王环顾左右,在周围人无措的目光下开口道。

“传我的命令,金狼军准备冲阵,我将亲自上阵…”

金狼王抬手阻止了手下的劝阻,轻声说道“如果我们就这么逃了,就算躲过了钟离的追击,我们草原人也将永远丢失了南下的勇气。现在的战场已经是我和钟离之间的战争了,我会冲在第一线,而你们…”

金狼王目视着其他部族的首领们说道。

“你们已经尽到了草原人的责任了,你们愿意跟随的,就跟随。不愿意的,我也不会责怪,一切就交给赤鳞马神决断吧。”

说完金狼王翻身上马,冲入了战场,身后跟随着他手下最精锐的金狼军。

当金狼军刚刚异动的时候,钟离不再沉默了。

围绕着他的五千骑兵纷纷上马,钟离骑马站在阵前高喊。

“步兵结阵防守,中军骑兵跟随我冲锋。目标金狼王…”

话音未落,钟离跃马向前,中军骑兵紧随其后。如潮的骑兵,组成锐利的三角突击阵型,目标直指金狼王。

这一刻,山阴人不再防守,英雄宿命的对决就此展开。

“钟离,你终于动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英雄是不会龟缩在外壳里的,能有你这样的对手,我死而无憾了…”金狼王双手紧握的弯刀,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金狼王,此战不仅是你我论输赢,也是两个民族宿命之战。对你我只有钦佩,你是所有南人心中的噩梦,但你绝对是草原人中的英雄…”钟离手中大剑,灿烂如夺目的日光。

弯刀淡淡的光芒开始在金狼王身上蔓延,如同皎洁的月光覆盖在他的身上。

长剑刺目的白光越来越盛,渐渐的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摸样,如同一个小小的太阳在向前飞奔。

当日月在战场中央相撞的时候,夺目光华覆盖了整片战场。

那光华有如实质,刺痛所有人的眼睛。无数战马因承受不了光芒带来的压力而跪倒在地,掀翻马上的骑士。

所有人都忘记了厮杀,一面用手遮住双眼,想要抵挡炽热刺目的强光,一面又拼命的想打量战场中的情形,尽管这有些徒劳。

两名英雄的碰撞,让所有的人都暂时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甚至有草原人和山阴人并肩站在一起想要看看,那光芒后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