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07 黑牢激辩

九老爷虽然不是黑矿洞里修为最高的,但绝对是学识最高的。常年来,九老爷到处搜刮各种典籍、趣闻,如果说觉醒者里谁是万事通,那么除了内门里面管书库的那几个老头外,就只能是他了。

在九老爷的解释中,苍耳总算听明白了。

据可靠情报,那个少年叫流火,是造化门里柳大供奉的徒弟。要说柳大供奉,绝对是声名赫赫,算是大精通里比较顶尖的人物了。按说这种再进一步就能闯神坎的人,怎么也应该当个长老什么的,只可惜柳老脾气古怪爱研究上古文化,没什么兴趣管事,挂了个供奉的虚名就云游四海去了。

柳老是造化门里唯一的一个提倡复古的人,他一直认为法宝就是觉醒者的一根拐棍,过分依赖法宝的觉醒者就如同无法断奶的孩子。

觉醒者必须扔掉这些依赖,完全靠自己才能走的更远。甚至柳老将觉醒界五百多年没人跨过神坎的问题都归咎于此。

怪师傅自然教导出怪徒弟。柳老非但没有给自己的徒弟准备什么宝贝,甚至连法宝收集、炼化的一些基础知识都没有告诉,正是柳老这种有意或无意的回避,让流火吃了觉醒后的第一次大亏。

这么看来,说柳老散养徒弟,这话一点都不为过。

“那小子真的没宝贝?那他怎么能在草原施展那么多法术?”苍耳还是疑惑。

“没有法宝啊,我都搜过了。无非就是一件百年铁木芯编织的内甲,还有一条山脉之心打造的皮带…”

苍耳没等九老爷说完,急忙抢过话头“木系法宝,和金属系法宝?可他还擅长用水系、光系还有土系啊?您老肯定没搜细…”

九老爷上去又是一个大巴掌“你插什么嘴,我还没说完呢”

“那小子身上的两件法宝根本没炼化过,那根本就不是法宝,顶多算材料…”

苍耳有点发傻,也许是因为不解,也有可能是让九老爷打的发傻。

“没有法宝,就能施法…这家伙难道不怕反噬…”

苍耳的迷惑、感慨居然让九老爷也产生了同感。

“是啊,老柳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难道他真的不怕元气反噬的力量?”

九老爷和苍耳的迷惑是有道理的。但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流火成为小精通后,每一次施法,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草原上和苍耳的短暂遭遇战,让流火颤抖了一个晚上。

黑矿洞外的刀叶风暴,更让流火的神识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流火根本不知道如何获得法宝,更不知道什么叫做炼化。慢慢修行路,流火是一路苦痛挺过来的。

觉醒界有一句名言“无宝如废”说的就是没有法宝的觉醒者,跟废人没什么区别。没有法宝的觉醒者必须强忍天地元气的反噬去施法,估计用不了半天就得昏死过去。

而有法宝的就不同了。比如苍耳手中的阴柳木杖,平日里慢慢在天地间聚集木之元气,等到苍耳想要施放木系法术的时候,便能源源不断的供给主人。

所以苍耳不怕元气枯竭的大漠,因为他随身就带着一个移动的元气仓库。

更为重要的是,法宝都是经过主人炼化的,从这里面提取的元气,反噬力量非常弱小。这对觉醒者长久施法,提供了一个保证。

正是基于这样一个觉醒界公认的法则,苍耳才会认为流火身上肯定宝贝无穷。另外,小精通者一般都精通自己擅长的单系法术,很少有人修炼双系,如果有小精通者能擅长用三系以上的法术,那就已经是天才中的绝才、富翁中的富豪了。

道理很简单。法宝太难得,反噬太痛苦。

九老爷看着迷惑的苍耳说道“你别想太多了,昨天的事情我已经下了封口令,没有人会乱说的。至于报仇你就别想了,流火是你绝不能动的,包括那个大胡子。不仅如此,你以后还要千方百计的跟他们打好关系,对你有好处…”

当九老爷和苍耳聊着流火的时候,流火在牢房里有了一些发现。

流火现在的体力恢复了不少,充足的食物和水让流火又有了精神。再次用神识查探周围,终于有了大发现。

原来流火和钟离所在的牢房,居然是在整块的死木精华上掏出来的。

流火从来没想到,居然有如此巨大的死木精华。浓烈的木之元气被大量的死气纠缠着,失去了活力,静静的在死木精华内沉睡。

沉睡,流火的神识里明确的感觉到了木之元气在沉睡,而不是死亡。

浓稠的黑色死气,如同一个个催眠高手,压抑着元气的活性,让它们在死木精华里长久沉睡。

流火想要探查一下这块死木精华到底有多大,可惜流火神识并没有完全恢复,他只能感觉出这块死木精非常巨大,非常的巨大。

“怪不得这方圆千里的沙漠元气这么稀薄呢,原来有人在这里非法使用死木精华啊?这也难怪我们吃亏了...”

正当流火神识展开的时候,他突然发觉远处有人正在向他们靠近。

流火谨慎的收回了神识,静静的等待这那个人的到来。不多久,钟离也听到了远处的脚步声,不仅如此,远处有光亮在向他们靠近。

黑色的甬道里,一盏盏油灯被点燃了,光亮慢慢扩散到了牢门口。

不久后,牢房外的灯光亮起来了,流火这才看清楚外面的情形。

这是一个巨大的圆厅,围绕着大厅开凿了一个又一个的牢房,只不过这些牢房都是空的,流火和钟离是这座监狱的全部犯人。

来的人正是九老爷,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人。

九老爷盘膝坐在牢门外,静静的看着牢房里面的流火和钟离。谁都没有说话,好像谁先说话,谁就丧失了主动权一样。

流火仔细的观察着面前的这个邋遢老头,毕竟是少年心性,流火忍不住开口了。

“这里就是黑矿洞吗?你为什么抓我们?”

九老爷看看流火,笑了。

“小家伙,我还要问你呢?你干嘛私闯民宅啊?干嘛攻击我的手下?”

钟离一听怒了“你们暗中偷袭,卑鄙无耻…”

九老爷抬手打断钟离的话“咦?你这大个子,说话好没有道理。你到我的领地,难道不允许主人盘查?你还主动出手袭击我的人,回头居然说我们卑鄙?”

钟离闻言一顿,回头一想还真是自己先动的手。但钟离毕竟见多识广,很快醒悟过来。

“你不要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我经历的大大小小的阵仗不下百次,你手下身上的杀气,骗不了我…”

“咦?有杀气就是要杀人?这是什么道理?杀猪匠手里有刀,也有杀气,难道他要杀人?街头混混,心里有色心,眼里有色意,裤裆里还有作案工具。难道他就是强奸犯”

“你是百战将军,我知道。大名鼎鼎的山阴之虎,温港柱石啊!你的杀气难道就小了?”

“大个子,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说完九老爷不理会,被他驳的哑口无言的钟离,继续看着流火。

“你是个觉醒者,咱俩算是同行。哈哈…咱俩肯定有共同语言,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流火死死的盯着九老爷,思考了一会说道。

“你当然没有道理,因为你是个黑暗者…”

流火的话让牢房内外陷入了一片沉寂。

沉寂了很久,九老爷开口说道“不错,我们是黑暗者,但那只是你们的叫法。我个人更喜欢称呼自己是‘探秘者’或者是‘黑暗研究者’…”

“造化门有明确门规,死木精华是违禁品,任何人不得研究、使用。你们在这黑矿洞里,我想不仅仅是喜欢这里的风景吧?”流火反唇相讥。

“你的这些想法是你师傅老柳教的吧?小流火?”

听到老者的话,流火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你们知道我是谁?你们在调查我?”

“别激动,别激动。你是柳老的弟子,而我和柳老也是老熟人了,知道你又有什么奇怪呢?可能是这里的环境太让你们压抑了,来喝点酒…”

说完,九老爷示意让身后的人摆了一地的酒菜。

九老爷看着犹豫的二人,自己先喝了一杯“觉醒者杀人还用下毒吗?看你俩那小气劲,要下毒早就下了…”

钟离听完有点讪讪,拿过一个酒壶直接对嘴灌了下去。

流火仔细的思考了一会,淡淡的说道。

“我想你们不光是在研究这些死木精华,你们肯定已经发动了里面的死气。就看这千里沙漠枯竭的元气,我猜想你们已经用了最原始的燃烧方式来使用这些元气。你们已经走上了绝路,造化门的牢房已经对你们打开了…”

“身为觉醒者,你一手创造出这千里元气绝地,你就不觉得愧疚?元气成就了觉醒者,天地不奢求觉醒者的回报,但你们也不应该如此的毁害他们…”

听到流火的言论,九老爷沉默许久,最终开口说道。

“你错了,孩子。你真的错了…”

“我们的道理也许你也应该听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