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69 继续探秘

最终二人还是把法宝带回了大厅里,当长桌上堆满了法宝后,大厅再也不需要火球照亮了,法宝的光芒就足够了。

云遮月看着流火拣选的那堆乱七八糟的法宝,心里有些诧异。

“你怎么挑了这么多种属性的法宝啊?天啊,各系都全了?”

“呵呵,我朋友多,给他们送一点…”

云遮月低头看着面前那一堆海蓝晶,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自私。

“我是不是应该给玉哥挑点礼物呢?”

云遮月嘴里的玉哥,就是玉麒麟,满造化门公认的第一才子,也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云遮月未来的伴侣。

玉麒麟和云遮月的关系,并没有挑明。双方家长也没有什么约定,但大家也都没否认这些传言。

可能玉飞感觉很自信,觉得没必要弄什么订亲拉,约定什么的,我儿子是内门里面最优秀的,云遮月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呢?

蓝姬想的也差不多,自己的徒弟不仅美貌而且天赋过人,造化门里也就玉麒麟还像个样子,两人还是很般配的。

双方家长的默认,同门师兄弟们的公认,这两人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一对了。

但是这两个恋人很有意思,说他俩是恋人吧,可是却没有过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亲亲我我。说他俩不是恋人吧,但两人还都承认。

不过平心而论,两人的感情里,还是玉麒麟投入的要多一些的。这不,在野人岭上的玉麒麟已经快发疯了。

玉麒麟面前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黑衣人,那是大家搜山是发现的幸存者。

幸存者有两名,其中一个伤势太严重已经死了,而这个稍稍好一点,在两名光系觉醒者的治愈术下,勉强能开口说话了。

这几天玉麒麟根本没合过眼,整天在溶洞群里钻来钻去去,带领着几百名红粉精英仔细的搜寻云遮月的下落。

可惜的是溶洞群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加上造化门派来的援兵,也根本无法探明。

唯一的希望就在那两个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俘虏了。

玉麒麟看着面前血葫芦一样的俘虏,尽量压制心中的怒火,轻轻的说道。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我会派人救活你,只要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仅会放了你,甚至会接纳你进入造化门,我会宽恕你以前的罪孽…”

俘虏喘着粗气,眼睛眨了眨,好像听懂了玉麒麟的话。

身边的觉醒者见俘虏有反应,加紧催动治愈术,尽量让俘虏更精神一些。

“很好,我问你,是不是玄武带领你们袭击了云遮月?”

俘虏轻轻的点了点头。

“云遮月是不是在溶洞里?”

俘虏又点了点头。这下玉麒麟看见希望了,感觉追问道。

“你知不知道她在那里,你告诉我,我会重重的酬谢你…”

这下俘虏不能光点头摇头了,他轻轻张开嘴,用微弱的声音想要说些什么。

玉麒麟没有听清,他有些急躁,赶紧把耳朵凑近一些,希望能听清楚一些。

俘虏喘息着,好像在积攒力量,这力量积攒的很痛苦,时不时从他嘴里咳出血沫来。

玉麒麟靠的更近了,他急切的要知道答案。

就在这时候,俘虏突然张口了,一口混合着鲜血的浓痰,喷到了玉麒麟的脸上。当玉麒麟满脸污浊之时,俘虏居然开口笑了。

“死…死去吧…你们…这些喝人血的…畜生…”

玉麒麟被惊呆了,他活这么大还没有人敢骂他,更别说在他脸上吐痰了。

压抑太久的邪火终于控制不住了,玉麒麟右手如刀狠狠的刺入俘虏的胸膛,满脸狰狞的说道。

“你想死,我就让你死…”

话音未落,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掏了出来,被他的手攥成了肉泥。

玉麒麟的情绪显然已经进入癫狂,他低着头满脸鲜血,手中的血水顺着胳膊向下流淌。他低声轻语。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有如此多的仇恨…”

“师妹在那…师妹在那…”

“你这个混蛋,赶紧起来说话…”

玉麒麟拽住死尸的衣领,拼命的摇晃。

旁边的侯稳已经看不下去了,赶紧抓住他的胳膊往后拽。

“师兄…师兄…你清醒一下,出来透透气…”

没定侯稳说完,玉麒麟猛然把他甩开,双手抓住死尸的脑袋,拼命往石台上磕。

“我让你不说话…说话…赶紧说话…”

不过两三下,石台上已经铺满了**。

这时候,李飞扬带着蓝姬长老过来了,当看见玉麒麟疯狂的样子时,蓝姬长老也心里一颤,赶紧喝到。

“住手…赶紧住手…”

“李飞扬,侯稳,赶紧把他架出去…”

侯稳他俩闻言赶紧扑了过去,死命的把玉麒麟往后拖。但玉麒麟就像发疯了一样,还想跟那具尸体死磕。

蓝姬实在看不下去了,双手扶着玉麒麟的头部,施展水系的宁神术。在她强大的神识下,玉麒麟终于脑袋一歪,昏睡过去了。

当侯稳他俩把玉麒麟抬走后,蓝姬长老也忍不住流泪了。

“遮月啊,你到底在那里?你别吓师傅了,你快回来吧…”

这时候的云遮月可听不见师傅的召唤,她依然沉浸在寻宝的乐趣中。她给师傅和自己找了一大堆海蓝晶,同时又想起自己的玉哥哥还没有礼物呢,就又跑到宝库中寻宝去了。

流火没有和她一起回去寻宝,他走到右面墙壁边,准备再打开一扇石门。

右面第一扇石门被推开了,幽深的隧道出现在他的眼前,不过这条隧道要比宝库那条高很多也宽很多,而且地上也没有台阶,反而有两条象车辙一样的沟壑。

流火召唤出火球,慢慢的深入隧道,走了很久,才到达一个巨大的大厅里。

一颗火球远远不够照亮这里面的空间,流火足足点燃了十颗火球,这才看清楚这里面的情形。

原来这里居然是一个工坊。最中间的位置有一个高大的圆柱形直通房顶,圆柱好像是用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砌起来的,上面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带门的小窗口。

地面上到处都是散落的铁器,和铁块。流火随手抓起几件,发现这些铁块都有融化的迹象。

难道面前的这个巨大圆柱体,是一个熔炉吗?老天啊,那里有这么大的炉子。

可是事实不容反驳,在一些窗口上,流火居然发现了一些融化后又冷却的铁水。

圆柱体上密密麻麻的刻画着一些线条,无数凹槽分割开这些线条,看样子凹槽里曾经镶嵌过什么东西。

围绕这个巨大高炉的,是无数石槽,还有无数铁毡。工坊的角落里,流火居然发现了一些零散的铁锭。

流火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铁锭,黢黑黢黑的,而且明显比一般铁锭要重很多。

流火不是没见过铁匠铺,在他母亲死后,他曾经流浪过好几年,在那段日子里,他可没少去铁匠铺打零工,换饭吃。

正因为流火对铁匠铺熟悉,才更加感觉这里的诡异。他隐隐的有种感觉,这里一定有一种非常古怪的铸造技术。

果不其然,在流火探寻半天后,突然在高炉的一角发现了线索。

这是几张镶嵌在高炉上的铜片,薄薄的铜片上刻画了很多图形,流火可以确定,这就是高炉使用的简单说明。

流火小心的橇下这几块铜片,仔细的折叠成一个又一个的小铜块,他准备带走他。

正在这时,云遮月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脏啊…”

“这里应该是个铁匠铺,看样子规模不小,当年的产量应该很高”流火答道。

云遮月一听是个铁匠铺,马上兴趣大减。这么肮脏的地方,怎么能待人呢?赶紧说道。

“师弟你发现什么了吗?”

“没什么大发现,除了几张记载炼铁技巧的图片,就是这几条麻袋了…”

麻袋的诱惑显然比炼铁技巧更大,云遮月正愁自己的宝贝怎么装呢?总不能脱内衣装法宝吧,真那样可就便宜死流火了。

两人各拎了一条麻袋,乐呵呵的回到了大厅。看着这两个衣冠不整而且拼命往麻袋里塞东西的人,多象两个丰收的乞丐啊。

忙碌了半天,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开始兴冲冲地的打量起来右面第二扇门了。

“你猜这里有什么呢?”云遮月问道。

“打开不就知道了”流火说完推开了石门。

穿过深深的隧道,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片集体宿舍。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些排列整齐的床铺,一些床铺上还放着落满尘土的被子。

“早知道这里有床,咱们就不在桌子上睡了”云遮月走到一张床边,想坐又感觉太脏了。

“这里应该是当年工作人员的住处,看看这些瓷杯,还有碗筷…”流火观察的很仔细。

两人仔细的查探房间里的细节,不一会就发现了一闪虚掩的木门。

打开木门后,一个精致的图书馆映入眼帘。

“快看,有书啊,这是什么文字?怎么从来没见过?”云遮月胡乱的翻着手里的羊皮书,不一会突然脸红了起来。

流火凑过去一看。我靠,居然是有插图的书啊,一男一女在干吗呢?不穿衣服打架呢?

流火也红脸了,他再笨,也知道这是本什么书了。

云遮月气的把书扔到地上,嘴里还嘟囔道。

“史前遗迹,居然有这种东西,真恶心…”

“这个小图书馆,紧挨着宿舍区,一看就是当时人消遣用的,有这种书也不奇怪”流火解释道。

“这些书你不准备带一本回去吗?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个调调…”

流火挠了挠头“还是别带了,你就不怕这里的秘密被透露了?这些书籍还是让师傅他们去解决吧…”

图书馆很小,两人很快就查探完了,还真验证了流火的分析,这里零散留下的书籍都是带有插图的娱乐书。可能当时的人也觉得这些书没有用处,带走了重要资料,却放弃了这些娱乐书籍。

正当二人准备离开时,流火突然发现了角落里有一卷羊皮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