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62 云遮月的灾星

这时候的云遮月很可怜,一个被师傅娇惯出来的小女孩脾气在这里显现无遗。

造化门里,她是高贵的内门弟子,是堂堂蓝姬长老的唯一亲传弟子,所有男弟子眼中的冰雪女神。

所有人都捧着她,都不敢违逆他,就连内门弟子之首玉麒麟,也是她裙边的一条哈巴狗罢了。

可是命运之神好像对她已经厌倦了,自从遇到了流火,她就霉运连连。

百花会上,流火赤红双眼、肩头飙血,扑向她要同归于尽的狠戾劲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她实在想不明白,天下居然有这样粗俗、低劣的男人,居然要和她同归于尽。居然想杀死她。

可怜的云遮月那里见过那么惨烈的场面,她最喜欢的还是用她的冰系魔法把敌人冻死,当她看见一尊尊的冰晶雕像,她就会为自己自豪,只有真正的冰雪女神才能雕塑出如此完美的雕像。

云遮月从来没有感到过杀人是一件恶心的事情,法术的光芒能够掩盖所有的血腥气。

可惜的是,云遮月遇到了流火,一个把她恶心到吐的男人。

赤红的眼神里没有迷恋,没有欣赏,只有冷漠中夹杂的残忍。

肩头飞溅的鲜血,带来浓烈的血腥气,冲的她大脑发晕。

无数次的梦里,云遮月都被当时的场景吓醒,她第一次知道,想要杀死一个人居然也是很恐怖的事情。

从那一天起,云遮月就一直有意识的的躲着流火,在藏书斋里她从来不会搭理流火透露出的善意。

时间慢慢抚平了云遮月心里的阴影,当她以为自己已经成熟,能够面对更残酷战争的时候,她被师傅派往永宁州调查线人死亡事件。

当云遮月和冷月在永宁州汇合后,她心里只想随便走走过场,然后好歹交个差就完了。她可没兴趣管凡人的死活。

冷月陪同云遮月深入田间,追查线人死亡的情况。刚开始几天云遮月还有点兴趣,经常传唤一些在场的人证,过过堂什么的。但时间一长,兴趣也就没有了。

比如说那个王大户,明明就是被饥民给杀死的,有什么好查的?上千饥民把他家抢了,把十几名士兵也杀了,难道你还指望那个死胖子能逃跑吗?

难道你们指望我把那上千饥民都杀了?给王大户报仇?

拜托,我是冰雪女神,可不是嗜血女神。云遮月满肚子怨气。

平心而论,云遮月虽然有些高傲,但并不是个坏人,反而很有一些善心。

云遮月看见那些凄惨的饥民,心中有些不忍,便自掏腰包让冷月组织了一批粮食,挨村挨镇的往下分发。

渐渐的云遮月喜欢上了赈灾这种很有意义的活动。看着饥民们欢天喜地的笑脸,她突然感觉很有成就感。

什么?你说有人敢抢粮?云大小姐正无聊呢,随便冻几个雕像就全解决了。

云遮月玩的挺开心,全然不顾冷月越来越苦的脸色,她那里知道就她带来的那几十两黄金,能买几车粮食啊。现在冷月已经搭进去半年的活动经费了。

可是大小姐玩的开心,谁敢扫兴啊。

云遮月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其实早就落入黑暗者的掌控之中了。而这时候,主持永宁州工作的黑暗者头目,就是风大人的弟子玄武大人。

玄武是风大人早年间收的弟子,跟随风大人时间最久,是风大人手下四战将之首。

玄武不是中原人,他其实是苍茫山里的一个兽人,一个部落被毁后的幸存者。年幼的玄武被风大人收养,自小就显露出过人的修行天赋,成年后更是黑暗者里的佼佼者,大家都把他当做少主看待。

当云遮月在永宁州里救济灾民的情报传到野人岭的时候,风大人和九老爷正好不在。玄武亲自指挥了对云遮月的伏击计划。

一切都太顺利了,云遮月根本没想到面前的上千饥民里,居然埋伏有几十名剑师。更没有想到当她把剑师杀的差不多时,身后的楚国士兵会突然暴起袭击他们,而且袭击者里还隐藏着几名觉醒者。

想不到的还在后面,正当云遮月和这两波偷袭者激战之时。一辆运粮大车居然突然爆炸,一个巨人从里面飞了出来。

出手就是一个高级石化术,云遮月想逃都没地方逃。

本来玄武的实力就远远高于云遮月,再加上这个可恶的兽人居然学会了计谋,这才让她吃了个大亏。

当冷月她们带着云遮月逃窜之时。云遮月才真正体会到了,玄武的可怕。

不仅仅是实力强悍,居然心思缜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云遮月她们象一群羊一样被赶到了西北,而且一路上的埋伏层出不穷,一看就是提前计划好的。

逃跑时候带的八十多名属下,等见到流火时,仅仅剩下四五个了。

直到最后,这四五个属下也自爆法术身亡了。

当云遮月昏倒在流火面前的时候,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怪不得我这么倒霉,原来你也在永宁州啊…”

云遮月想的也没错,自从她遇到流火后,就没碰到什么好事。百花会上被人咒骂,然后又被流火袭胸,满天都城都是恶心的传言,连水玉矿场也被这个男人给抢走了。

今天我又遇到他了,怪不得我这么倒霉啊。

你就是颗灾星啊。

但是就是这颗灾星,把她给救了,而且现在依然在保护着她。

蝙蝠是种很讨厌的动物,小而且很丑陋,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数量庞大。这些会飞的老鼠刚刚在云遮月面前出现时,就已经让她发疯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虽然贵为觉醒者,但她的天性是不会变的。

云遮月再也不敢高傲了,再也不觉得流火讨厌了。当这个男人扑过来,用后背帮他抵挡蝙蝠的时候,她很配合。

眼泪再加上一个拥抱,呼吸着男人身上的汗臭味道,那一刻她居然有到了天堂的感觉。

这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尤其是寒冷的小窝形成后,狭小的空间逼迫她把流火抱的更紧。法宝无泪散发出的淡淡光芒,居然让小窝里有了一种温馨的气氛。

厚厚的冰盾外面是无尽的蝙蝠攻击,是黑暗,是危险。

而冰盾之内,是男人的怀抱,是汗臭味,是安全,是温馨。

如果这时候的流火知道云遮月的感觉的话,估计他会先疯掉。但现在的他可没什么心情,因为他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追逐苍耳加上野人岭逃亡,这几天已经把他的精力和元气耗干了。

虽然在洞穴里睡了一夜,但依然没有完全恢复。

一个火龙术,再加上几十面冰盾,流火已经被榨干了。晶核戒指和无泪里面的元气已经调不出很多了,而且无泪依然是老样子,根本就不管反噬这件事情。

流火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冰系法术的反噬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寒冷,在不自觉中,他把云遮月越抱越紧,到最后居然连脸都贴在了一起。

流火还是没有坚持住,当无泪的光芒逐渐暗淡之时,他很没有出息的昏过去了。寒冰小窝里陷入一片黑暗。

只有晶核戒指还在淡淡的散发着蓝光。

正当流火抱着云遮月睡大觉的时候,中州山上已经反了天了。

永宁州红粉部队全军覆没,云遮月生死不知的情报终于送到蓝姬长老的面前。元老院紧急会议迅速召开。

席间各大长老纷纷对黑暗者的无耻偷袭行为表示深深的谴责,并对所有遇难的红粉成员表示深深的哀悼。并对云遮月的失踪,表示了极大的关切和同情。

不过在蓝姬长老摔碎了三个茶杯,砸垮了两张石桌之后,元老院终于达成一致,调集大量精锐力量,杀向了野人岭。

营救云遮月行动正式实施。

玉麒麟、侯稳、李飞扬全都被征召到了特别行动小组里,在蓝姬长老的带领下,还有一千多名红粉部队的簇拥下,向野人岭冲杀了过去。

侯稳临行前,专门去看了朱雀一眼,想问问她如何能联系上流火。不过最终他还是失望的离开了,临走前还专门嘱咐朱雀最近少外出。

朱雀现在成了热锅里的麻雀了,强打精神送走了侯稳。

朱雀是影子部队的首领,如何不知玄武的计划,她比蓝姬长老的情报还要详细。

蓝姬长老只知道云遮月失踪,那里能想到其实是流火陪同她一起失踪的。可是这些事情还不能跟造化门的人说,说不清啊。

而且朱雀很清楚玄武的脾气,其心如铁、杀伐果断,一旦惹急了他,流火和云遮月肯定是死啊。

“不行,现在只有风大人能救流火,必须马上联系…”

这时候的玄武,早就暴怒了,兽人心里那点狠劲全撒了出来。

“所有人进溶洞,必须给我搜出来…”

“露天给我堆两座柴堆,老子活活烤熟了他俩…”

苍耳在玄武身边怯怯的说道。

“要不要通知风大人啊?估计那两人肯定是钻进蝙蝠洞里去了…”

“那里可是咱们根本就没探明的区域啊…”

玄武冲苍耳一瞪眼。

“你小子怕了,蝙蝠洞怎么了?没地图你就不敢进了?”

“告诉你,今天我不光要抓人,我还要顺便把蝙蝠洞里的地形摸清楚了…”

“老子早就感觉那片区域有古怪,今天正好探探路”

在玄武的严令下,无数黑暗者打着火把,身上栓着长绳,开始探索蝙蝠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