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61 暧昧生

流火和云遮月的恩怨起源于百花会上,当擂台上的流火昏迷后无意触碰了她的酥胸后,这个仇就已经结上了。

百花会后云遮月没有找流火麻烦,因为云遮月一直以为自己那一剑已经重伤了流火,该出的气也出了,虽然后来流火被他师傅救活,但云遮月也没了再杀他一次的冲动。

但流火有些愧疚,因为云遮月的冰剑其实是被师傅给融化掉的,只是在场的人不知道罢了。可是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的摸了她的胸部一把,而且是众目睽睽之下摸的。

想到这里,流火下意识的往云遮月的胸口瞄了一眼。

“你看什么呢?无耻…”刚才还平静的云遮月突然暴怒起来,对着流火破口大骂。

“无耻的登徒子,下流、卑鄙…”

“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你到底干了什么?”

云遮月劈头盖脸的一顿指责让流火目瞪口呆,不过她的怒骂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她的嗓子就沙哑了起来。

看着干咳的云遮月,流火知道她是极度缺水,赶紧跑到一根石笋边用手捧着接水。

当流火好不容易才接了半捧水,来到云遮月面前时,云遮月却抬手把他的手打到一边去,水也撒了一地。

流火心里这个气啊。我好心好意救你,你骂我。我接水给你喝,你还打翻。老子懒的管你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别说流火了。

可惜流火的坚持没持续多久,听着云遮月不停的干咳,只能长叹一声继续接水去了。

这次流火没直接用手去捧,而是用水系法术在水滴下凝结出一个小小的冰碗。

当晶莹剔透的冰碗装满清水,递到云遮月面前时,漂亮的冰碗立刻吸引住了她的目光,赶紧接过碗喝了起来。

看来所有的女人都对亮闪闪的东西缺乏抵抗力啊。

流火坐在地上一个劲的暗叹。

“靠,凝结个冰碗怎么这么费事?消耗的元气比释放十个冰锥都多啊”

他那里知道,冰锥只要是尖的,能杀敌就行,没人会考虑冰锥好不好看。但冰碗可不行,你要随时计算冰晶凝结的角度,要有完美的弧形,自然浪费元气,消耗神识了。

云遮月喝完水,冰碗没舍得扔依然捧着手里。

这时候的她看流火的眼神没有太多的杀气了,但万年不变的冰冷还是依旧。

两个人在空旷的洞穴里四目相对,安静无比,只有满洞的滴水声证明时间还是在流淌的。

时间过了很久,流火实在忍受不住了,开口问道。

“你…你腿上的石化术,好点没有…”

云遮月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一会开口问道。

“我是怎么来到这的?冷月她们怎么样了?”

流火见她终于开口了,赶紧把她昏倒后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遍。

当流火说到是自己把她抱进洞穴的,云遮月突然直起腰来,双眼含泪,破口大骂。

“你无耻…你怎么如此下流…”

“你这个无赖…你怎么敢碰我…你怎么敢碰我…”

云遮月歇斯底里了发泄着自己的情绪,眼泪滚滚而下。

到最后云遮月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把手中的冰碗狠狠的向流火扔去。

流火没有躲开,因为他被云遮月突然爆发的情绪给吓住了。当冰碗迎面飞来的时候,他根本来不及躲避了。

冰碗狠狠的砸到他的额头上,左眼眉骨处顿时出现一个长长的伤口,鲜血一下子糊住了他的眼睛。

流火怒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女人怎么如此不可理喻。我把你救了,你没有感谢,居然恶语相加,甚至攻击我。

老子又不欠你的,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了。

流火扬起巴掌狠狠的向云遮月脸上扇去。

“泼妇…看掌…”

流火已经被云遮月气的语无伦次了,居然把自己小时候看戏时候记住的台词都搬出来了。

这一巴掌足足抡圆了,这要是打上去,估计能弄个毁容出来。

不过最终流火还是没有打到云遮月,巴掌在他的脸颊边停住了,掌风吹的面纱一阵飘荡,差点就露出她的面容了。

流火到底还是心软啊,那里能对女人下手呢。

云遮月眼睛已经闭上了,就等着流火巴掌落下呢,反正这时候的她也无力反抗。

迟迟未落的巴掌让云遮月又睁开了眼睛,她看着面前一脸郁闷的流火,又看看近在咫尺的手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哇的大叫起来。

“你要干嘛?你想干什么?”

“我…我告诉你啊…你要是…要是…”

“你要是敢侮辱我…我就死给你看…”

原来她以为流火要换种方式折磨她,用女人最恐惧的方式来折磨她。要不你手掌离我脸这么近干嘛。

还不是想摸我吗。

崩溃、彻底的崩溃。流火无法忍受这个疯女人跳跃性的思维了,后退几步坐在地上。后背靠在石笋上,仰天长叹。

也巧了,正当流火长叹之时,空中那两个小火球突然耗尽元气,灭了。

这下云遮月可抓狂了,她已经认定流火要行禽兽不如的事情了,尖利的叫声响彻洞穴。

“啊……..啊…….啊……“

这声音,绝对是女高音啊。

流火实在忍受不了这个疯女人了,抬手又扔出两个火球,随后向洞穴外围走去。一方面是探探路,而另一方面是让云遮月冷静一下。

这是一个两面都有通道的小洞穴,流火选择了左面的一条慢慢深入进去探查。

洞穴很深,很黑。召唤出的火球只能照亮眼前很小的一块距离。流火抚摸着两边潮湿的岩壁,一边走,一边用神识探寻着洞窟里的路径。

可惜的是,洞穴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流火的神识在内门弟子中算非常强大的,但也无法探查出这片溶洞群的面积。

岔路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没有方向感。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身后那鬼哭一样的尖叫才算停止下来,看来云遮月是喊累了。

流火的心放下还没多久,云遮月又折腾开了,凄厉的惨叫比刚才还要剧烈。流火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这个女人还没完没了的啊。

不过很快流火就感觉不对劲了,这次云遮月的尖叫怎么这么凄惨,跟刚开始的不一样啊?

而且尖叫中还夹杂着一些嘈杂。

坏了,云遮月有意外。

流火转身向回跑去,当他还没有跑回洞穴时,一个又一个的黑影迎面向他扑来。

流火根本没有防备,被黑影直扑到身上。

原来是一大群蝙蝠。

这些蝙蝠凶悍无比,撞到流火身上就拼命的撕咬,虽然蝙蝠牙齿、爪子都很小,弄不出大的伤口来。

但这些蝙蝠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流火召唤出一条火龙在身上盘旋起来,无数只蝙蝠被烧死跌落在地,流火艰难的躲避着蝙蝠,向前冲去。

当流火冲进洞穴时,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无数的蝙蝠从右面的通道里源源不断的飞来,叽叽的叫声连成一片。黑压压蝙蝠在洞窟上空盘旋,另外一批蝙蝠正向云遮月扑去。

这时候的云遮月实在是凄惨无比。玄武的石化术不仅弄瘫了她的双腿,而且封闭住她的法力。

云遮月一个法术都施展不出,只能用手徒劳的扑打这些进攻者。

火龙向云遮月扑去,迅速把那些恶心的进攻者烧成灰烬。而流火随后也冲到了云遮月的身边。

这时的云遮月已经快疯了,身上的衣服让蝙蝠扯的乱七八糟,脸上的面纱也掉了,露出了那张如花的娇颜。

可惜现在流火可看不出漂亮来,只能见到她的惊恐和狼狈。

流火用身体护住云遮月,尽量让火龙别漏掉一只蝙蝠。而云遮月也忘记了面前这个男人刚才的‘禽兽’举动了,直接扑到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流火被进攻的蝙蝠和痛哭的云遮月弄的心烦意乱,渐渐的火龙操控都不那么自如了。

冲进洞窟的蝙蝠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火龙越烧越乏力,越烧威力越小,眼看就已经无法保护他俩了。

这时候的流火咬了咬牙,召唤出几十面冰盾迅速覆盖在二人身旁。一个又一个的冰盾如同乌龟壳一样组成了个半圆形,牢牢的把二人扣在地上。

当乌龟壳成型之时,那条盘旋的火龙被无尽的蝙蝠彻底扯碎,消失不见了。

乌龟壳下的二人紧紧抱在一起,感受着外面蝙蝠的冲击。云遮月从放声大哭减缓到无声低泣了,眼泪把流火胸前的衣服全打湿了。

流火死死的支撑着冰盾,不停的把元气注入进去。无泪已经液态化了,泛着淡淡的白光漂浮在这个寒冰小窝里。

隔着一层冰盾,外面的嘈杂减弱了不少,但蝙蝠对冰盾的撞击却时刻提醒着流火,外面依然很危险。

寒冰小窝里很狭小,两人抱在一起根本就没法移动。流火的双手在云遮月的后背处不断颤抖,不断变幻姿势,那是他在不停的调动元气抵御蝙蝠的攻击。

但尴尬也产生了。云遮月的衣服早就已经破烂不堪了,在入洞前的密林追杀中,大量的荆棘枝条就已经把她的衣服扯出无数口子了,而刚才蝙蝠的袭击又增加了不少破洞。

云遮月白玉一样的肌肤就透露在空气中。

流火不停的再施法,难免手指会触碰到那些裸露的肌肤,滑腻的感觉从他的指尖传来,居然让流火心中一荡,差点连施法都忘记了。

他这一分神可不要紧,马上冰盾上就出现了一条裂缝,那是被蝙蝠撞击出的裂缝。

流火一见不好,赶紧集中精神,再也不敢分心了。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流过了,寒冰小窝里怎么透露出了一丝春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