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53 舌战石中行

铁算盘来的很快,流火简单嘱咐几句以后,便在几名暴雪内卫的护送下趁夜赶往矿场去了。

第二天流火和侯稳二人进山,留下左磐玉和杨帆继续在庄园里修养,朱雀显然还在生气,也没跟他俩进山,反而和白鸟打成一片。

路上侯稳一个劲的套流火的话,总想打探他和朱雀的关系,弄的流火尴尬万分。

“师弟啊,你也别骗我了,你就说实话吧。你跟朱雀那暧昧劲,绝对不是朋友关系…”

“你放心,我嘴严,保证不往外面乱说去…”

侯稳的话噎的流火直翻白眼,心说你要是嘴严了,那天下就没嘴碎的人了。

可惜侯稳白费了半天唾沫,到最后也没套出流火的话来。

二人进山后,在一条岔路分手了。

侯稳指着左面的山路说道。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直到你见到一个大兵营,你就找到石长老的家了。我去这边,帮你做通玄大师的工作…”

说完侯稳快马加鞭,向藏书斋方向奔去。

流火在路上走了很久,一边走一边组织着语言,思考着如何说服石长老。直到天色快到正午了,才见到了侯稳嘴里的军营。

这那里是军营啊,分明就是一座城堡啊。

流火面前是一座依托悬崖修筑的巨大城堡,黑色的石块是城堡的主基调,从悬崖底部一直修建到顶端,足足有十几层楼高。

城堡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窗户,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里面活动的人影。

城堡下是一片巨大的空地,不下三四千士兵在空地上操练,喊杀声震耳欲聋。

催马向前的流火还没走几步,就被值班的士兵拦住了,等流火抱上姓名和来意之后,一名士兵快速向城堡里奔去。

流火在关卡处静静的等待,不一会一名军官打扮的人快马从城堡里跑来。

“流火大人久候了,石大人在内殿等候…请…”

说完头前带路把流火接进了城堡。

在城堡门口,流火下马进城,一路之上根本就见不到什么侍女、下人之类,全都是站岗警戒的士兵。

带路军官见流火诧异,解释说。

“我家大人最喜带兵,整个城堡其实就是个大军营,只有悬崖顶的内宅里才有一些侍女和下人,这次大人就是在内宅接待您…”

流火沿着城堡里的阶梯,层层向上,走了很久才到达了悬崖顶端。

等到达悬崖顶部,流火这才感觉到了一点烟火之气。原来整个悬崖平台,都被改造成一处巨大的花园,数不清的精美房舍就隐藏在花园之中。

花园口的侍者替换下那名军官,把流火引到花园深处。

不一会,就来到一处四面透风的宫殿前,站在殿内的正是身材高大,面容严肃的石中行了。

“本以为你来内门会先来看我呢?结果还是跟那个泥猴子亲近啊…”

石中行万年冷面孔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意,这让殿内的侍女们十分惊讶,不过石家家教森严,侍女们谁都不敢表现出来。

流火已经知道石中行和师傅的关系了,赶紧跪倒在地向他施礼。

“师叔在上,受侄儿一拜…”

石中行搀扶起流火,说道。

“这事不怪你,你师傅那个脾气我知道,肯定是没怎么跟你提过去的事情。不过他不提,我不能忘啊…”

石中行让流火坐在自己身边,又让下人们去准备酒菜。

“我这里跟个军营一样,平日里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爱来,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你就凑合陪我坐会吧…”

流火看着面前一桌酒菜,感慨万分。他万万没想到,造化门长老之一居然吃的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一坛烈酒,几个小菜,小菜里居然有炒鸡蛋。

流火见石中行给他倒酒,赶紧双手举杯以示恭敬。当酒杯斟满之后,流火赶紧接过酒坛,帮师叔倒酒。一边倒,一边还说。

“师叔知道我。我是孤儿出身,师傅在我10岁那年收养我,我从小苦惯了,这样一桌酒菜,以前做梦都不敢想啊…”

流火的话让石中行很满意。

“师兄会教育孩子啊,知道富贵出骄子,不让你过太舒服,也是为你好啊。对了,听说柳老根本没给你法宝?是真的吗?”

流火见师叔询问,赶紧把自己修行的方式简单介绍了一下。听完流火的介绍,石中行直拍大腿。

“诶呀,师兄干嘛不早告诉我,早知道我也这么训练石猛了,现在太晚了,错过幼年那段黄金时光了…”

推杯换盏之间,一老一小聊得很是投机。

气氛最热烈之时,石中行突然问了流火一句。

“今天来,不是无缘无故的吧?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师叔问的挺突然,还好流火有准备,急忙静了静神开口介绍了这次出任务的情况。

流火说的很详细,整个经过没有任何遗漏,包括赤龙雇佣毒刀刘还有官道遇到袭击的事情都说清楚了。

唯一没提到的是流火对幕后黑手的猜测,还有左磐玉他们秘密组建同济会的事情。

石中行听的非常仔细,不时打断流火又详细的询问了一些细节。等到流火介绍完之后,石中行久久没有开口,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阵,石中行开口了。

“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领兵,内门的事情耳闻了一些,没想到问题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权利倾轧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说完石中行烦躁的站起来,在殿内来回踱步。

过了一会,石中行突然站在流火面前,冷冷的问道。

“你受委屈了,所以你想自立山头,要拉队伍了?”

冰冷的语气跟刚才的春风满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流火被这言语一激不自主的站了起来。

石中行给他的压力确实不小,丝丝冷汗都从鬓角渗了出来。

流火和石中行就这样对视着,气氛越来越凝重。

过了好一会,流火心里暗自较劲,狠了狠心,咬咬牙,从嘴里蹦出几个硬邦邦的词语来。

“对。我要自立,因为我看不惯…”

流火坚定的话语就象石块一样砸在内殿里。流火拼了,这句话刚一出口,他就已经收不在了,他要倾诉,他要吐槽,他要发泄满心的不平。

“您可知道沛水两岸百姓过的是什么生活吗?你知道他们已经经受了五十多年的苦难吗?”

“农田荒芜、妻离子散,换来的是什么呢?是肮脏的窝棚,是官吏的克扣,是监工的皮鞭…”

“他们挣扎的活在烂泥地里,他们的命如草芥。对,他们是草根,凡人中的草根…”

“你见过他们手捧一碗白米饭时,眼中的泪水吗…”

“你见过他们怀抱新棉被时,满脸的笑容吗…”

“你见过他们为了感谢这顿简单的饱饭而奋力工作吗?”

“他们不分昼夜,不论刮风下雪,点着火把也要在矿场里采玉…”

“有无数的人直到累脱了力,才回去休息…”

“他们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这么拼命…”

“我告诉你为什么。他们就为了感谢我那一点点的善行,就为了那一顿饱饭、一件棉衣而去拼命…”

“因为,我给了他们,仅仅一点点的尊严…做人的尊严…”

“水玉矿场这一个月的奇迹就是他们创造的,产量足足翻了四倍…这是草根们的奇迹…”

“觉醒者又如何?毒刀刘为什么做贼?那些刺杀我而死的觉醒者们,他们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

“是我吗?不是,他们是死在阴谋里,他们的生命仅仅是几件法宝就可以换来的…”

“他们也是草根,觉醒者里的草根,他们卑微的性命甚至不配被人记住…”

“他们匍匐在高门贵族的脚下,只是希望自己的修行之路能够走的更远一点…”

“这就是现在的造化门,这就是现在的觉醒者,这就是现在我看不惯的一切…”

“你说我要立山头,我凭什么不能立山头…”

“你说我要拉队伍,我凭什么不能拉队伍…”

“我就不信造化门的天空永远是这么阴云密布,哪怕我死,我也会刺穿这片乌云…”

“哪怕仅仅带来一线的阳光,这就足够了…”

流火的话已经变成喊叫了,直到他耗尽肺里最后一口空气。

流火的言论让全殿的侍女们都惊呆了,他们傻愣愣的看着流火,身体不自主的打起来哆嗦。

石中行也被流火的言论砸的头发晕。看着呼哧喘气的流火,心里上下翻个。

过了一会,石中行居然笑了,狠狠的拍了了流火一下。

“臭小子,不愧是柳师兄的徒弟,这脾气跟他一个德行啊…”

看着面露微笑的石中行,流火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暗叹道。

“大精通的气场真是强大啊,我都快虚脱了”

石中行把流火按到椅子上,自顾自的干了一大杯酒。

“你小子有豪情,敢担当。我也是怕你私心太大,步那些纨绔的后尘,所以才有这一问的…”

“柳老没看错你,我替我这个师哥欣慰啊”

“水玉矿场的事情我支持你,他妈的那些个纨绔们还抢地盘呢,我大侄子凭什么没有,后天元老院议事,你就选那天去交任务吧…”

石中行的承诺让流火心中大定,一顿酒足足喝到了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