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53 群山中的追杀

宝三和滚刀肉为什么会施法?这个说来话长了,要说这个故事的凄惨程度,比流火这一路拼杀可惨多了。? 八一中

凶煞是第一次看见所谓的龙脉之井,强烈的好奇心操纵下,他指使宝三和滚刀肉潜入甬道,偷走了两大塑料桶的井水。就在他俩疯狂的在森林中逃命之时,凶煞的本体悄悄的接近了这些井水。

就在凶煞的神识接触到井水的能量之后,这个元素生物居然奇妙的觉醒了。无数植根于他潜意识里的知识包括法术运用的窍门,如同泉水一样喷涌而出。

元素生物的觉醒和人类不一样,人类里面只有极少部分人能感悟到元气的存在,而且就算感悟到了,他也需要师父的言传身教才能学会使用元气的技巧。

但是元素生物不一样,他们生下来就能感悟的元气的存在,而且一旦接触到元气就自然能领悟到使用的技巧。元素生物是纯粹的能量体,他们没有**的羁绊,能量和元气之间的亲和性非常强,说他们是天生的施法者一点也不为过。

当凶煞接触到井水后,他的计划马上进行了调整,一个大胆的计划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既然我手里有充满能量的井水,而且我还有使用法门,那我为什么不创作出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觉醒战士呢?

想到了就去做,凶煞安排伏兵在森林外绑架了宝三和滚刀肉,而且在帝都边缘的一个贫民窟的地下室里,开始了他的改造计划。

被稀释了百倍的井水,冲刷着宝三和滚刀肉的身体,霸道的元素能量从每一寸皮肤里面渗入,强悍的修改着他俩的身体。

这估计是世界上最残忍的酷刑了,剧烈的疼痛感几乎要把神经线给烧断了,要不是急救台上塞满了全球顶尖的急救药品,再加上黑市医生手艺精湛,他俩恐怕连半小时都坚持不下来,早就一命呜呼了。

没有嘶喊,因为他俩的嘴巴和牙床已经被不锈钢架给锁死了。没有眼泪,因为眼泪早就流干了。没有昏迷,就算他俩的大脑企图用昏迷来抵御这种疼痛感,也会第一时间被名贵的药品所刺激醒来。

地狱,这里就是地狱,你无法选择死,也无法选择活,足足5o个小时,两人体会了5o个小时的地狱生活。

最终,当原浆井水喷洒在他俩的皮肤上,而没有一点疼痛感之时,凶煞知道自己的试验已经成功了。

完美的觉醒战士终于创作成功了。

可惜的是,地狱一样的经历带来了地狱恶鬼一样的性格。当急救台上的钢圈被打开后,两只野兽迅袭击了整个地下室。

什么是人形的野兽,这就是两个人形野兽。赤裸的他俩用手指,用牙齿,用拳头用膝盖,用身体上的任何部位去进攻屋子里的活人。

手指聚拢如刀,闪电一般刺入医生的心脏,当手刀从他的后背透体刺出之时,那颗依然跳动的心脏就串在手上。

迅的身形扑倒了哪些狂妄的黑道分子,尖利的牙齿扯断了他们脖颈上的大动脉,血箭喷射在墙体上,幻化出一幅现代感十足的图画。

人形野兽的进攻换来一屋子人的恐慌,密集的枪声响起来了,可是没有任何一颗子弹能打中这两个迅捷的野兽。

在凶煞特意的纵容下,一场密室杀戮开始了。

寒冷的冰箭击打在唯一出入的铁门上,化成了一堵厚厚的冰墙,堵住了所有人的逃生之路。

炙热的法术火球根本就用不着消耗任何氧气和引燃物,直接在地下室里形成一片炼狱。焦臭的人肉味道迅布满了地下室,让人恶心欲吐。

三分钟。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地下室里2o多条生命全死了,而遍地的死尸换来的居然是宝三和滚刀肉幸福的微笑,他俩心中的那点戾气终于散出出了不少。

水有源树有根,宝三和滚刀肉心中的仇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流火。虽然神秘人凶煞也算是个仇人,但是凶煞的分身一直控制着他俩,而且海量的金钱砸的他俩晕头转向的,早就原谅了这个神秘人。

凶煞的承诺太诱人了,只要诛杀掉流火,马上太平洋上一座海岛的归属权就放在他俩的名下,一亿美元仅仅是见面礼,随后还有给他俩一生的用不尽的金钱。

至于什么名望和美女之类的就更别说了,仅仅在帝都这几天,他俩就已经疯狂的享受了好几次。

他俩心情太好了,好的都有闲心玩猫抓老鼠的游戏,在树林中穿梭的流火忽左忽右跑出了一条曲折的曲线。而在他的身后,是沉闷的枪响加上嗖嗖激射的子弹,甚至偶尔还有一两道火球和冰箭飞来。

流火不止一次用余光偷看他俩施法,他这才现在宝三二人的身上,除了大量的弹夹之外,还有一条闪闪亮的皮带拴在腰间,而上面居然插着一溜玻璃小瓶,那里面注满的都是龙脉井水。

每当一个玻璃瓶被捏碎之后,那里面的井水能量被迅的抽出,在两人的神识操纵下,很快就变成火球和冰箭,向流火冲了过来。

直到这时候流火才明白他俩施法的秘密,好家伙这不是把法术量化了,跟枪手开枪一样了吗?用井水做弹药,用技巧当枪支,凶煞这家伙果然够聪明。

流火本身有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当年在永阳山里追猴子的时候,他就已经跑惯了山路。眼前这些山丘他跑起来轻松无比。

宝三和滚刀肉虽然山林穿行经验不如流火,但他俩的身体刚刚被井水改造过,正属于巅峰状态,追一个丧失法力的流火还是不成问题的。

显然这两人是要把流火折磨致死的,那些击中流火的子弹没有一打中致命部位,而那些火球和冰箭,也没有彻底封锁住流火的退路。

这场追逐游戏越来越有趣了,最后都把凶煞给印出来了。

“跑啊,小兔崽子,你接着跑啊……你不是觉醒者吗?你不是法力高强吗?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啊……”

“我早就说过,你早晚死在我的手里,现在正是好时候,山清水秀之地正好埋你的骨灰。哈哈,你看我对你多么的关照啊……”

凶煞终于出现了,这个只会躲在暗处放冷箭的家伙终于又跳到台面上了,他的主体居然在宝三和滚刀肉两人的神识中来回跳跃,狂妄的向流火挑衅。

凶煞这是已经掌握了流火的情报了,他知道在这些天无休止的攻击中,流火的精神力已经衰弱到了极点,根本就不可能再施展出大风外面的那种攻击手段了。面对没牙的老虎,凶煞不介意亲自上阵,好好的虐一虐他。

凶煞也许是要泄股东会上失败的怨气,他对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非常上瘾,有好几次宝三和滚刀肉因为差点打死流火,还受到了他的呵斥。

不一会的功夫,浑身是伤的流火就带着追兵跑到了一处无名的山谷。

这时候的流火身上的鲜血已经染红的外套,左臂上一处贯穿伤,伤口大的跟婴儿的嘴一样,黑色的鲜血从伤口上止不住的流。

这是他身上最严重的伤口,但不是唯一的伤口,在他的后背有三处被飞溅的火焰烧坏的皮肤,在他的两肋上,不仅仅以后子弹擦过的伤痕,还有阴寒冰箭割破后的白肉。

流火的血流的实在是多了点,当他跑到山谷后他的嘴唇已经变得惨白惨白了,这时候他的双脚就象灌了铅一样沉重,最后再一块大白石头边上,再也支撑不住了,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啊哈!怎么不跑了?是不是选好了埋骨之地了?”凶煞看着瘫软在地的流火,嘴里调侃道。

“这里还真不错,山清水秀的能埋在这里,也算我对的起你了…….”说道这里,凶煞突然有了一丝的伤感。

“没有了你,我还真有点寂寞,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唯一一个认识我,并指导我的底细的人……我是真想和你做朋友啊,那样也许我能在无尽的宇宙中找到我的家乡,或许我的家就在你穿越来的那个星球……”

“可惜,你选择做我的敌人,你放弃了荣华富贵,你这是咎由自取,就不要怪我心狠了……”

说道这里,宝三和滚刀肉同时捏碎了一枚玻璃瓶,浓郁的元气瞬间充满了山谷,在他俩的手下,法术的光芒在淡淡的闪耀。

流火喘息着看着面前的敌人,冷笑着说道“暴殄天物啊,你也就会这两招了,翻来覆去就是火球、冰箭,你可知道到,金木水火土空气光明,这七系法术到底有多么博大精深。那璀璨的法术光辉,那毁天灭地的无限威能,根本就不是你这个井底之蛙能想的到的…….”

“住嘴……”流火的话也不知道刺激到了凶煞的那根软肋,他突然暴躁了起来,神识控制着两个傀儡,同时用手指着流火骂道。

“死到临头还敢惹怒我,你就不怕我连骨灰都不给你留下吗?”

凶煞的话语中已经带出哭腔了,他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指着流火破口大骂。

“你牛什么牛,你不就是来自中州星吗?你不就是有无数的修行伙伴吗?你不就是有好师傅好朋友带着你一起玩吗?操……你以为老子我不想要朋友,你以为我不想学习新的法术……”

“我他妈的上哪找去?我已经迷失在这个世界了,我已经一无所有了……”

歇斯底里的凶煞愤怒的泄着自己的情绪,当他激动到无法自已之时,法术的光芒也到了鼎盛。

“去死吧……”火球和冰箭同时出手,直奔流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