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05 刀叶风暴

连绵的丘陵让流火二人看见了希望,山上稀稀拉拉的灌木证明了这里不会像沙漠里那么干涸了。

这时刻的流火已经疲惫不堪了,丧失了元气的滋养,流火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凡人。虽然永阳山中的修炼,让流火身体比大多数的人都强壮。但是和久经战阵的钟离将军比可就差远了。

探寻了半天的钟离寻找到一个小小的泉眼,水流虽然很少但也够二人喝了,营地就扎在这里吧。

钟离怀里的火石终于起作用了,一堆小小的篝火被点燃了,随后帐篷也被支了起来。

流火看着忙碌的钟离说道“幸亏有你,我这个觉醒者现在可真成废人了”

钟离听完呵呵一乐说道“多亏这里没有元气,你成了普通人。要不我还真在你面前找不到自信了…”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这片大漠呢。只有在这里我才真正感觉到了你是我兄弟…”忙碌的钟离一边烤肉,一边调侃着流火。

简单的晚饭后,钟离抽出了身边的大剑,用一块厚厚的棉布开始擦拭。

“我感觉,这个地方很古怪,我总有一种身入战场的感觉…”一边擦,钟离一边说道。

“这个地方天地元气,异常缺少,但却总有一种淡淡的死气萦绕其间。也许这些死气让你有身处战场的感觉吧…”

钟离一边感觉着身边的异样,一面对流火说“我们先在这休息一天,你养足精神,后天我们出发去找黑矿洞”

流火很快就睡熟了,多日的旅程让他十分疲惫。钟离擦拭完大剑后,也进账休息了。

夜越来越深了,当黎明前最黑暗之时,几道模糊的黑影迅速向营地靠近了过来。就在黑影即将靠近帐篷时,钟离猛然惊醒,随手抄起身边大剑冲到了帐外。

一片漆黑中,篝火释放着将要熄灭时的光亮,在隐隐的火光中,钟离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流火也被惊醒了,当他钻出帐篷时,黑衣人的进攻已经开始了。

黑衣人手中的刀剑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每一名都拥有剑师的实力,而且他们攻守配合默契,招式十分老辣、狠毒。

钟离没想到敌人是如此棘手,居然自己大剑师的实力都被压制住了。

流火看到大哥危机,急忙强行展开神识,调动着天地间微乎其微的元气力量。

“元气太少了,太少了…”流火一边心中默念,一边给钟离套上了一层微薄的风行术。只可惜就这么一点点元气调动,就已经让流火的神识大为受损。

流火有一种从废油渣里努力榨油的感觉。

流火的异动引起了黑衣人的注意,两名黑衣人放弃钟离,迅速向流火冲来。流火毕竟在永阳山接受过严格的训练,身手也是很敏捷的,侧身躲过一名黑衣人的进攻,随手就在他的背上拍了一掌。

这一掌效果明显,流火手心里薄薄的聚集了一层火元素,拍到黑衣人背上就如同烧红的烙铁拍到后背一样,黑衣人疼的一个踉跄跪倒在地。

另一名黑衣人毫不手软,手中长剑直奔流火刺来。而这时流火已经在另一只手里凝聚出一根小小的冰针,迅速向敌人投去。

刹那间,黑衣人捂着流血不止的双眼,满地打滚。

而这时的流火已经气喘吁吁,实在难以调动元气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灌木从中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流火。藏在里面的正是多日不见的苍耳。

“这小子,难道受伤了?怎么法术变得如此之弱…”

“他的法宝呢,如此紧要关头为什么不用…”

“难道它已经察觉到我了,示敌以弱引我上钩…”

很快苍耳就不嘀咕了,他发现流火满头的大汗和苍白的脸色不像是装出来的。心中考虑一下,左手虚抬,顷刻间一根元气木刺出现在了空中。

“我先试探试探你…”苍耳一边想,一边把木刺向流火抛去。

元气木刺速度极快,觉醒者的手段不是剑师能够媲美的。当流火意识到木刺飞来已经无法躲避了。闷声一响,流火栽倒在地。

苍耳一击得手,乐的跳出灌木从大叫“看你小子还嚣张,还敢用火烧我…”一边说一边向营地跑了过来。

当钟离发现流火生死不明时,怒火中烧,长剑剑芒猛然光芒大盛,挥手间两颗好大头颅被割了下来,周围的黑衣人大惊之下纷纷后撤。

苍耳看着逞威风的钟离,撇了撇嘴抬手给了钟离一记蚀骨之毒。淡淡的绿气瞬间包裹住了大剑。

当绿气一沾剑身,剑芒迅速暗淡,整个剑身都被一层绿油油的光华笼罩,这绿光又迅速缠绕到钟离的身上。

仅仅一刹那,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传遍了钟离全身,那痛苦就如同从内心深处爆发出来一样,双手再也握不住长剑。当啷一声长剑掉在地上。

钟离半跪在地上,颤抖的身躯证明了他所忍受的痛苦,百战将军的荣耀又不允许他有任何的**,死死的坚持换来的是头上滚滚而落的汗珠。

“凡人…”苍耳嘲弄的声音在钟离耳边响起。

苍耳意气风发,快步向流火走去,边走边幻想流火身上的宝贝到底是何种类。

“要是只有一件宝贝呢,就只能给九老爷了…”

“要是有两件宝贝呢…我是留好的呢?还是留坏的呢…”

“也许九老爷看我有出息,把宝贝都给我也说不定啊…”

正当苍耳胡斯乱想的时候,流火突然动了。

流火不仅动了,而且展开了反击。双手不停的颤动,十指迅速的变幻姿势,口中喃喃自语,无数片元气形成的树叶在身边形成,围绕着身体迅速的旋转,强烈的风夹杂着树叶和砂砾在空中形成一个漩涡,这漩涡速度越来越快,快的几乎把流火的身影埋没。

当苍耳还没缓过精神来,当他还沉浸在搜宝的幻想中,当他刚刚有一点惊讶的时候。万千元气树叶如同万千把锋利飞刀迅速向前激射,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一片刀光中。

“刀叶风暴…木系法术…”远远的丘陵上,一个孤单的身影喃喃自语。

流火没那么容易死,当木刺向流火射来时,流火自己也以为要死了。但坚固的木刺并没有击穿他的身体,而是被挡了下来。

挡住木刺的就是师傅送给他的铁木芯甲。

百年铁木芯,又费了师傅两年时间制作的内甲,怎么会被苍耳这种小脚色击破呢?

不过虽然木刺被挡住了,但强大的冲击力也让流火吃了苦头。

流火一直爬在地上,慢慢积蓄着体力,慢慢等待时机。同时他也在慢慢的调动铁木芯里的木之元气。

流火实在是太累了,前几次施展的法术已经让流火的神识严重受伤了。而铁木芯中的木之元气又带来了巨大的反噬力量,那就是‘麻痹和迟缓’。

流火强忍住想要睡去的欲望,挣扎着让自己的肌肉动起来。几度受伤的神识,一面要抵御元气的反噬力量,一面又要组织起强大的法术。

流火痛苦的想要放弃。

但当流火看到钟离大哥跪倒在地,浑身颤抖的时候。流火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为了钟离大哥,他也要拼了。

“没有钟离大哥,我根本就找不到这里…”

“钟离大哥本可以悠闲的在温港城里享受富贵,都是因为我才把他带到了险地…”

流火最终站起来了,酸痛的肌肉不知道有多少已经拉伤,嘴里的腥甜不知道已经咽下了多少口血。

当刀叶风暴施展完后,流火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刀叶风暴的威力是明显的,激射的树叶刀片穿透了黑衣人的身体,根本无视血肉、骨骼的存在。

苍耳匆忙编织的荆棘牢笼,没有套出敌人,却把自己牢牢的套住保护起来。

无数片树叶密密麻麻的击打在牢笼上,巨大的冲击力震得苍耳叫苦不迭。

“哎呀娘啊…他还是诈死啊…”

“诶呀妈呀…待会我一定跑,不跑的是孙子…”

正当苍耳胡言乱语的时候,远处山坡上那个孤单的身影笑了起来,那笑声充满了自豪和欣慰。

“没用法宝,强行在这里凝聚元气,你就不怕他受伤?”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打断了笑声。

来的正是九老爷,而前面站的正是那名书卷气很浓的男人。

“刀叶风暴消耗元气不小,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被反噬的力量影响了。我就奇怪了,柳老头给这个小家伙的是什么法宝?难道没炼化过?”九老爷十分不解。

“老怪物教出个小怪物”中年男子微笑道“不过,怪的有个性,我喜欢”

正当两个人谈话之时,刀叶风暴最终停止了。

苍耳感觉这外面一片宁静,小心翼翼的把牢笼打开一条缝,正好发现昏迷在地的流火。

“臭小子,又想骗我?”苍耳心中猜测。

不过等了好久,流火依然没有动静,苍耳心中有点犹豫了。又等了好一会,苍耳小心的撤掉了荆棘牢笼,而流火依然没有动静。

苍耳捡起一个石子向流火扔去,流火还是没有动静。

这下苍耳放心了,环顾四周,发现整个营地里就自己是唯一能站立的人了。黑衣人的尸体散落四周,被刀片戳的千疮百孔。那个臭小子躺在地上生死不明。剩下一个半跪在地的大胡子,早就中了蚀骨之毒。

“哈哈,这下我是老大了,看看还有谁能拦我…”苍耳跳了起来。

“还有我…”一个声音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