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28 危机升级

罗莉和刘秃子,哦不对,现在应该叫尊敬的刘叔叔了。八一中文  〕〉.他们三人的会谈足足持续了两个小时,作为一个长辈,当罗莉开始掏心置腹的将局面分析清楚之后,刘秃子也就不藏私了。

“侄女啊,你现在工作的重点除了拜访我们这些有一定影响力的股东之外,还要考虑你现在最棘手的问题…”

“你刚刚告诉我,宋铁云有了一个神秘的靠山,而由于种种原因你无法透露这个靠山的身份。那么好了,你这句话到我这里也就算结束了,你对其他的股东是不能这么说的?平白让他们知道一个你都无法解决掉的敌人,难道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现在,在我们这些中小股东的眼里,宋铁云的靠山就是魏家,包括他手里多出的那么多授权,我们也只能认为是魏家给他提供的。既然这是我们共同的观点,那么打击魏家的气焰就是你工作的重中之重了…”

“不能干翻魏家,你就甭想让这些股东再次信任你…”

说完,刘秃子喝了一口冷掉的茶水,继续说道“干掉魏家只是基础中的基础,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对这场股灾有个交代,其实就是一个解决的方案,你不能任由这种不安全的因素存在,你必须要向世人展示你有保护罗氏集团的能力…”

“与其你挨家挨户的拜访我们这些老家伙,你还不如想办法解决掉这两个难题,我相信只要在股东会之前解决掉这两个难题,不用你开口,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会站到你的身边的…”

说到这里,刘秃子突然苦笑了一下“有些事情你不能怪我,虽然我很想帮助侄女你,但是如果你没法子解决掉这两块隐患的话,到那一天我的票也是不能投给你的…”

刘秃子说的全是大实话,虽然不太好听,但都是罗莉现在最急需的真相。当二人离开刘秃子的别墅之后,都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问题的关键点已经找到了但是找到并不代表着能解决。先说魏家,魏善行本身就是帝都市长,其势力已经相当庞大了,而且他所依附的家族其实力并不弱于许家。

罗莉想要对付魏家,就必须要依靠许老的力量。问题是许老现在可能出手吗?魏家已经躺在地上装死了,在大风事件里,魏家已经吐出了足够多的政治利益,和许老派系的谈判也接近了尾声。这种情况下,许老不可能斩尽杀绝。

但是罗氏集团的股东们并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他们就是以为宋铁云攀上了魏家才有了造反的底气,在这些中小股东的眼里,魏家的影响力依然很强大。

至于说股灾事件,那就更别提了。这场针对罗氏集团股价的绞杀战,完全是凶煞一手组织起来的,你就看那里面五花八门的资金吧,有的来自贩毒集团,有的来自军火商,有的来自博彩集团,有的甚至来自国际上最大的卖淫组织。

更牛逼的是,其中有几个基金会,居然在历史上带有很浓重的纳粹渊源,说白了就是希特勒的遗产。

怪不得金融时报的主编酒后和朋友们感慨的说“这是一次全球黑色势力的大聚会,他们已经厌烦了躲在金融圈的角落里闷声大财了,他们现在想要向世界证明自己的力量…当然了,他们的肌肉展示是很成功的,这次突然的奇袭让全球金融界看到了一股新兴的力量,一股让人恐惧的力量…”

“但是,他们为什么会盯住罗氏集团不放呢?在这次攻击中,他们的资金对其他公司连看的兴趣都没有,难道罗烨先生一夜之间得罪了全球黑暗势力?”

主编的问题没人能回答,而且他的分析也很片面,在这次金融袭击中,居然有不少很正规的基金、财团配合这些黑暗势力。说实话,这次袭击就是一个谜,金融界的未解之谜。

“实在不行只能争取国家资金的救市了,可是那样罗氏集团的股权恐怕要出现大调整了,一旦国家大量持股,那些中小股东可更要哭鼻子了…”

流火和罗莉坐在车里陷入了苦思,眼前的困局越来越棘手了,问题就在台面上摆着,可是你就是没法下手。

就在罗莉艰难的拜访股东之时,帝都一个政府大院的小楼里,魏家父子正在书房里商量着眼前的对策。

魏宝是昨天才从局子里给捞出来的,不过看他那白胖的样子应该是没受什么罪,但是他的情绪非常的不好,毕竟让人把丑态给曝光到媒体上,让全国人民观赏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情。

魏宝蜷缩在沙里,手里捏着一瓶红酒时不时就往嘴里灌一口。而他的父亲魏善行,坐在书桌后面头疼的直揉太阳穴。

魏善行很生气,但是也很无奈,毕竟儿子的今天和他的溺爱也有关系。看着魏宝因喝酒而通红的脸,他也只能长叹一声了。

“你既然出来了,就好好休息几天吧,回头等风声小了,我送你去国外。国内已经没有你展的空间了…”

魏宝瞪着死鱼眼说道“就这么算了?罗家呢?流火那个小畜生呢?包括宋铁云那个背叛者呢?就让他们逍遥下去…不行,这帮混蛋必须死…”

看着唠唠叨叨跟祥林嫂一样的儿子,魏善行的心火再也压不住了,他猛地一拍桌子狂吼道。

“放屁…你还想报复谁?罗家是你能动的吗?许老的力量是咱们能动的吗?至于流火你就别想了,现在他已经是罗家的准女婿了,而且他和许疯子也建立了关系,军方都出手了你还想干什么?”

“那宋铁云呢?这混蛋当初可是摇着尾巴找到咱们的…”

“够了…”魏善行狠狠瞪了儿子一眼“虽然我不知道宋铁云到底攀上了那一路神仙,但是这尊真神绝对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就看这个神秘人对罗氏股价的进攻吧,我甚至怀疑宋铁云背后有敌对国家的支持…”

“国家?一个国家支持他?”魏宝那灌满酒精的大脑显然是想不明白了。

正在这时候,魏善行的手机突然响了,当他看到电话上的来电显示后,惊讶的眼睛都瞪圆了。

“宋铁云?这家伙居然还敢给我打电话?难道他真以为咱们魏家没落了?”

魏善行心里一个劲的骂但是这个电话不能不接,现在这个微妙的时期,他绝对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嗯…是铁云啊,怎么想起给哥哥我打电话了…”

“嗯!”也不知道宋铁云说什么了,魏善行的眼睛突然一亮。

“嗯?”他的声音更高了,这下连魏宝也坐直了。

“啊!”足足过来十多分钟,魏善行才把他心里的那口气给喘匀了。

当他挂断电话之后,父子两个足足对视了一分钟,最后魏善行摇了摇头,落寞的说道。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攀上了哪尊大神啊?不过这样也挺好,至少罗家要倒霉了,我真是太期待三天后的那场大戏了…”

三天后的罗氏集团的临时股东大会,已经汇集了全球金融人士的目光,而且这场大会也成为了各方势力角逐的竞技场。虽然大家都比较看好叛变的宋铁云,但是罗烨的女儿也不是不值得期待。

一个中欧混血美女,而且为了接班曾经在企业里潜伏三年,而且之前还遭遇到了疯狂的刺杀,这种戏剧性的情景在生活中可不多见。现在已经有不少编剧想把这个故事改编成剧本了,相信拍出来一定卖座。

陷入混乱的不仅仅是华夏国的罗氏集团,在中州大6的沛水,一场更严重的危机已经开始肆虐,大王城里已经炸锅了。

事情还是要从三天前,张狂带领第一支运粮小队回来之后。虽然张狂带来的粮食极大的鼓舞了沛水的民心,但是这种鼓舞仅仅持续了两天。

在这两天时间里,沛水的物价足足下降了一半,虽然还是比往年好贵三分之一左右,但是这已经是百姓能够接受的区间了。那时候欢度新年的好心情又回到了大家的身边。

可惜这种喜悦只维持了两天,当运粮队遭到袭击的消息开始传遍后,刚刚稳定的人心和物价又开始剧烈的波动了,恐怖的气氛开始在大王城里蔓延。

谁都想不到,在楚国的南方,在沛水的势力范围之内,居然有敌人胆敢挑战黑铁军团的尊严。毫无预兆的,那些由一两百人组成的运输队,受到了神秘人的攻击,而且下手极其狠辣,根本就不留活口。

虽然沛水官方想尽办法掩盖这件事,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在沛水边境巡逻的不仅仅是黑铁士兵,还有民团和很多的猎人小队。老百姓八卦的天性是压制不住的,不到一天这个消息已经满天飞了。

民众就是这样的,他们的信心是有限度的,虽然流火大人的沛水创造了无数个奇迹,但是这也不能阻止百姓规避风险的本能。

暴风雪后最大规模的抢购潮开始了,而那些商人们终于赶上了大财的好机会,面对滚滚而来的金币,被朱雀大人演讲所感动过的商人们最终还是选择了利益而不是道义。

朱雀和那些文武官员的努力,彻底失败。

而就在抢购潮开始的那一天,大王城外黑铁军团的禁闭室大门终于打开了,一名高大的士兵从里面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正是被关禁闭的屠烈,三天前他在布店狠狠的教训了哪些奸商,但是也换来了三天的禁闭而且也被扣掉了三个月的军饷作为赔偿。

屠烈不在乎军饷,也不怕禁闭,他甚至为自己而感到骄傲,虽然吃亏了但是教训了哪些奸商,让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涨价。能做到这一点,屠烈觉得吃点苦也是有意义的。

但是今天当迎接他的战友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之后,他的好心情彻底没有了。

“大哥,沛水已经全乱了,哪些奸商又开始涨价了,居然比三天前还狠啊…”

“妈的,这群混蛋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