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44 法宝无泪的秘密

时间过去了很久,毒刀刘的情绪才渐渐稳定,喘息着收起了法术。

刀光都是奔着流火而去的,左磐玉和杨帆两人并没有受到攻击,暂时还算安全。

但流火却很惨,这时候他面前的冰盾已经没有一块是完整的了。密密麻麻的裂纹布满盾面,一个个的缺口锯齿一样爬满边缘。

当刀光停歇之时,一阵清脆的噼啪声中,盾牌化为一地的碎冰块。

流火满身是血,大大小小的刀口遍布全身,虽然没有一处致命,但凄惨的摸样让左磐玉和杨帆两人一个劲的心悸。

流火慢慢放平朱雀,艰难的站起身来,望着毒刀刘。

不仅望着毒刀刘,流火还一个劲的打量他的那些手下,甚至还仔细的观察杨帆、朱雀,还有左磐玉。

流火没有任何进攻的意图,反而脸上透露出一丝惊异。

毒刀刘这时候的心绪已经平复了,看着面前怪异的流火,心中不停的嘀咕。

“这家伙被打傻了?”

“还是直接干掉吧,免得夜长梦多…”

正当毒刀刘想要痛下杀手之时,流火突然动了,不仅动了而且下手就是大手笔。

流火双手合十,口中低语,不到一息的功夫,大地已经逐渐震颤了起来。

这时候的毒刀刘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寒意,常年作战让他拥有一般人所没有的强直觉,他下意识的感觉到,要坏菜。

毒刀刘的直觉是对的,当他刚刚施展了三道刀光后,流火的法术已经施展成型了。

这是一个大面积的土系法术‘土牢术’。

当毒刀刘玩命的施展他的刀光时,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自己和手下们的脚下,淡淡黄芒正在闪烁。

震颤中,一根又一根的石笋猛然拔地而起,如同从地狱里伸出的骷髅鬼爪,如同牢笼上的密集栏杆,把他们死死的困在原地。

一瞬间,一个又一个的石笋牢笼平地而起,把流火面前的敌人一个个的封死。

毒刀刘彻底傻眼了,眼前擦着鼻尖生长的石笋足足有两人多高,而且尖锐的笋尖向内弯曲,堵住了向上攀爬的可能。

不仅如此,流火双目微闭,十指如同流水一般在空中舞动,一条条的金丝被他的手指划了出来。

流火如同孤独的舞者一般,在大地上翩翩起舞,但在周围人的眼里,流火的动作完全就是凡人常用的武术。

金丝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轻柔的飘荡在一个又一个的牢房之间,温柔的如同姑娘的秀。

毒刀刘已经抓狂了,手中长刀拼命向石笋砍去,虽然砍的石笋伤痕累累,但却没有一根石笋被他砍断。

“这个臭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麻痹术为什么突然消失了?那么多的刀伤下,他怎么还能施法?刀光中的木毒,为什么失效了?”

“大精通才能施展的土牢术,怎么会出现在这?难道有埋伏?”

毒刀刘,越想越古怪,越想越窝火,战局怎么就一下子被扭转了?

他再也顾不了多少了,右手持刀狠狠的向流火劈去,一道刀光直扑面前这个可恶的少年。

一切都是徒劳的,当毒刀刘的手臂刚刚挥舞出石笋缝隙之时,漫天温柔的金线突然剧烈的抽动,一时间火光大盛,整条手臂被金线狠狠的抽断。

不是砍断,是抽断,如同皮鞭抽断流水一样,将毒刀刘的右臂齐齐抽断。

不仅如此,其余金线也在舞动,把跌落尘埃的断臂抽成万千碎肉。

毒刀刘痛苦的哀嚎,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甚至惊醒了昏迷中的朱雀。

朱雀感悟着金线的元气波动,她惊讶的现那些金线居然是万千密集的火星。

“流火果然到了入微的境界,能把火系元气施展的如此精致。这不像是一个小精通觉醒者能做到的啊?”

“流火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他怎么处处都透露出古怪?”

朱雀心中的疑问,其实就是流火心中的疑问。因为流火现在的情绪完全被震惊和疑虑所控制,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异变其实刚刚生。

当流火抱着朱雀死死抵挡毒刀刘的刀光时,几条趁虚而入的刀光钻进了防御圈里。其中一道刀光直直的刺中流火的心口。

当时的流火已经把最完整的的冰盾集中到朱雀身边,这样就造成了自己身上防御的漏洞。

当刀光从冰盾缝隙钻入之时,流火只能硬抗了。

刀光刺中流火饿心口,一阵剧痛传来,当流火咬牙和痛苦做斗争之时,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胸口的法宝‘无泪’居然自己动起来了。

凝固成护心镜的无泪,突然又幻化成液态模式,在流火身上急游走。不仅如此,那些正在飙血的伤口终于止住了血,那些困扰身心的毒素也再慢慢消失。

身体失去的力量和灵活居然逐渐恢复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流火明明感觉到了自己伤口的愈合,毒素的消失。但是这些伤口和毒素带来的痛苦依然存在。

无泪到底是什么法宝啊?能治伤,能解毒,就是不止疼。

不仅不止疼痛,无泪疗伤的同时居然还会增加痛苦。无泪就象一个毫无感情的冷血医生,别说给你打麻药了,就连缝合伤口都是暴力的。

多亏了流火神经大条啊,换了旁人就这种疗伤方式就已经能把人折腾晕了。

无泪带给流火的不仅仅是能疗伤,能解毒,甚至它还能控制人的大脑。

就是现在,流火已经满脑子都是幻觉了。

流火知道这些幻觉是无泪造成的,因为这些幻觉出现前,液态无泪曾经蒙住了流火的双眼,一种酸麻肿痛的感觉从眼底透了出来。

当无泪离开流火的双眼时,突然眼前幻象丛生。

流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因为他眼前的敌人居然全变了摸样。

一个个的敌人全都幻化成了人形的色块,不同的色彩在这些色块里流动。

“这个人是个水系觉醒者,淡蓝色的水之元气在他身体上流转…”

“哦,他要施法了,左手已经形成了一个拳头大的元气球。看样子不是冰锥就是冰雹…”

“这个人一定是毒刀刘了,因为就他一个人是木系元气。绿色的元气比其他人要旺盛很多。怪不得他是老大呢…”

“咦…这是什么?毒刀刘的身侧为什么会有数字呢?”

“48…这两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再看看其他人,咦…怎么这些人也会浮现数字?”

流火惊讶的现,只要他的目光关注一个人过两息的时间,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就会在他的身边浮现。

“45…41…4o…35…21…”

当所有敌人的数值都浮现出之后,流火突然领悟道。

“难道这是敌人实力强弱的数据吗?为什么毒刀刘的数值最高,而他的下属数值都比较低呢?”

“对,一定是的,数值越大那个人身上元气就会更旺盛…”

想到这里,流火突然回头观看起了左磐玉和杨帆。

“盘膝坐地的这个是左磐玉,数值是52…”

“趴在地上的是杨帆,数值是49…”

流火又急忙仔细关注自己,当那两个数值从自己身边浮现时,流火也惊呆了。

“68啊,居然是68…难道我在这里是实力最高的?”

流火顾不得惊讶了,赶紧观察朱雀。

“老天啊,朱雀居然是72…她怎么这么强?怎么从来没现?”

流火就象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童一样,拼命的研究这些奇妙的图像和数字。

不过兴奋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很快现,毒刀刘已经准备出杀招了。

毒刀刘的长刀上木系元气正在汇集,其浓烈程度让流火异常紧张。流火知道,这次的攻击绝对是敌人的最后一击。

因为毒刀刘的全身,包括身边的所有木系元气已经被抽干了,全都汇集到他的长刀之上。

流火不敢怠慢,一边警惕毒刀刘的突然袭击,一边感悟着脚下大地的元气分布。

流火准备一招制敌,因为身后的三名同伴已经拖不起了。

流火本来想施展陷阱术来吞噬敌人,但当流火刚刚调动脚下土系元气的时候。无泪居然又活过来了。

沉静了一小会的无泪,好像已经察觉到了流火的意图,液态的无泪突然钻到流火的脚下。

当无泪接触大地之时,一股磅礴大气的土系元气被猛然抽出,汇集到流火的身体里。流火被这突然涌来的巨量元气给惊呆了,赶紧放弃陷阱术转换成了更加消耗元气的土牢术。

不仅是土牢术,甚至是土牢术的升级版,石笋土牢术。

流火心中暗暗庆幸“幸亏我变的快,这么多的元气放陷阱术,那还不把朱雀她们都给覆盖了啊”

流火知道毒刀刘实力强悍,生怕一个土牢术关不住他,挥手间又在土牢周围拉出了无数条火线。

就此,一个个土牢加上万千条火线,所有敌人都被困住,流火四人彻底安全了。

当流火见到毒刀刘困兽犹斗,结果被火线抽断的手臂时,长叹一声说道。

“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要是想杀你,又干嘛用土牢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