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14 世人都在想流火

司马晨真的是大意了,也许他有一点卖弄的成分在里面,在躲避抓锁的过程中,他刻意把躲避距离弄的非常非常的近,近的皮肤都能感觉到抓锁上的冰冷了。[  八〔(?一中文(  〕〉].]8〉1)Z}

他绝对是在臭美,在玩帅,他想显示自己高的控场能力,可是他完全忘记了抓锁的古怪特性。

妈的,没有倒刺那还叫什么抓锁啊。

就在矛尖贴着他脖颈的皮肤而过之时,六个隐藏的倒刺一下子翻了出来,尖锐的黑铁倒刺狠狠的刺入司马晨的皮肤,瞬间就扯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脖子两侧是动脉好不好,那可是主动脉啊,一寸深的倒刺一下子就划破了他的血管,殷红的鲜血象箭一样喷到了天空中。

“嗯…”司马晨闷哼一声,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左手一把元气幻化的飞刀直扑那个小小的身影,瞬间就把那个大胆之徒给刺了一个对穿。

司马晨右手光芒大盛,一个强效治愈术加持在了伤口上,足足三分钟的时间,鲜血才算止住了,但这时候的他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异常的虚弱。

觉醒者虽然法力强大,但肉身并不强悍,受伤之后的恢复其实比剑师要弱很多,甚至连一些凡人士兵都不如。司马晨虽然用法术治愈了伤口,但他知道哪里的皮肤肌肉非常的脆弱,三天之内是不能剧烈活动的。

这时候一股寒意涌了上来,他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正常表现。司马晨凑到燃烧的粮食堆旁边,一边烤火一边吃着美味的肉条,顺便把白狐披风给裹的更严一点。

他需要休息,需要体力,看样子没有三四个时辰他是不会离开的。

在这段时间里,司马晨整理了一下这段时间里生的事情。他和十名大精通是受老祖宗的委托,在二十天前潜入大王城的,但是大王城里的情报实在是太乱了,关于流火不露面的版本有好多种,谁都没法证明真伪。

不过有一条情报却很真实,文墨带着流火手下的那些兽人居然出去苍茫城了,并且目的不明,而且柳老和木婆婆也都各奔东西了。

思前想后,司马晨决定亲自去一趟苍茫城,希望能从侧面得到一些情报。结果他居然用了十八天的时间在大雪山里跑了一个来回。

司马晨得到的消息是惊人的,苍茫兽人没有太强的保密意识,他只是稍稍施展神通就知道文墨是为了草药而来的,而那些草药居然是为了炼制清心丹。

流火居然真的昏迷了,而且人事不知、生死不明。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重要了,这已经出了司马晨的权限,这个消息必须用最快的度传递回中州幻境。

而就在他返回的路上,他遇到了这支运粮队伍。就算司马晨想破头他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伤在这些普通的士兵手里。

当然,司马晨承认空行者也应该算觉醒者的一员,不应该归类到卑贱的凡人里面去。但是空行者这种怪胎只能算觉醒者之耻。

他们虽然觉醒了,但连小精通的境界都达不到,所有人的修炼重心全放在空行术上了,目的只有一个,让这些初级觉醒者能穿上空行者装备,用度和灵巧来提高自身的战斗力。

怪胎啊,真是一群怪胎,流火已经颠覆了造化门里太多的传统了,他居然让高贵的觉醒者学习凡人作战的方式。是的,我们当然承认流火这么搞确实提高了这些士兵的战斗力,在藏书斋山顶的战斗就已经让人大开眼界了。

一个小队的空行者居然拖出在场所有的大精通,直到全部战死,这些大精通没有一个能摆脱纠缠。

而今天,同样是一名空行者,居然在垂死挣扎下割破了司马晨的脖子,甚至伤到了动脉。太恐怖了,长此以往如果流火的空行者真的变成一只军队,那该怎么办?

恍惚间司马晨好像看见了上万的空行者如同苍蝇一样在天空中组队飞行,他们用机动性耗尽觉醒者的元气,甚至象凡人士兵那样一**的用人海战术、用生命换来能杀死觉醒者的珍贵战机。

如果真有那一天,也许象司马晨这种水平的大精通觉醒者,空行者小队牺牲个一二百条性命,就能成功的把他斩杀。

想到这里,司马晨居然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连面前的火光都不那么温暖了。

“不能养虎为患啊,老祖宗这么做是错误的,绝对是错误的…”

风雪中算计沛水的人不仅仅是司马晨,在大王城的西北角,在那片华丽的富人区里,龙脉皇子居住的小院中,几个人正在分析今天所生的一切。

正中坐着的那个八岁的孩子就是龙行空的儿子,龙脉皇子。在他身边坐着的就是他的叔伯哥哥龙勇,和几名铁杆属下。

“流火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今天这么大的混乱他都没有出面呢?只派朱雀大人出来是什么意思?这么危急的时刻他还有心情闭关?”龙脉自言自语的说道,看他那表情真的不像一个八岁的孩子。

龙勇仔细回忆着上午生的一幕,思考了半天说道“我更关心的是朱雀大人的那一番话,什么叫理想不能建立在牺牲上啊?没有牺牲怎么会有胜利呢?现在沛水面临的问题根本就不算什么难题,只要强迫商人开仓不就解决了吗?那么多军队难道白养了?”

龙勇的疑问也是龙脉皇子的疑问,他突然现这是一个全新的理念,这好像就是沛水走到今天的秘密之一。朱雀的那些话能听懂一半,但是还有一半就不明白了。

“这样也太妇人之仁了,长此以往执政者的权威也就不在了,任何人的贪欲都能凌驾在集体的利益之上,这不就是一盘散沙的局面吗?”龙脉皇子低声的说道。

“当然了,这种执政理念也有他的优势,那就是能让所有百姓都有安全感,可能这种安全感就是流火尽收民心的秘诀吧?”

这时候龙勇一拍桌子说道“什么狗屁的安全感,百姓都有安全感了,那国家去哪里找安全感?外敌进攻过来百姓都各顾各了,谁来抵抗侵略?而且这样执政地盘越大越难掌握,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贪欲,一万个人呢?十万百万呢?”

“甭说打仗了,就算现在这场暴风雪怎样?沛水不也是彻底没辙了吗?居然让最精锐的士兵去顶风冒雪运粮?那可都是百战老兵啊…”

龙勇死活就是理解不了,而龙脉皇子虽说有点感悟,但也没傻到跟自己这个哥哥解释的地步。

龙脉皇子在心里低声说道“一盘散沙?咱们楚国管理可没有这么温情,但是结果呢?这么一场风雪里,到底有多少百姓会冻饿而死呢?要知道边境上那些难民可都是我们龙家的子民啊…“

“至于什么扩大地盘的话,万一流火的理想压根就不在地盘上呢?要知道,年初征战野马城,流火可一寸土地都没有要啊。他好像就想守着沛水这一县之地过日子…”

龙脉皇子不说话了,他仔细的回忆着父亲对流火的分析。在他来之前,龙行空曾经说过。

“我注意流火十年了,当年他强抢沛水县的时候我也很愤怒,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现流火根本就没有什么野心,他好像就是要在中州大地上制造出一个人间天堂…”

“这十年时间,他有无数次机会扩张领地,可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小动作,他就是保护着沛水,让他富庶、富庶再富庶…”

“你知道通玄大师是怎么形容流火的吗?他说流火因为从小当过孤儿,所以他自幼缺少一个童话般的童年,所以他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在沛水创造出一个童话出来…”

“流火在做梦,在制作一个美梦,咱们还是多多配合配合他吧…”

龙脉皇子已经在大王城居住快一年了,他待得时间越长,就越能体会到父亲所说的那种感觉。

贵为觉醒者的流火,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去开疆扩土,他虽然喜欢和世俗世界打交道,但觉醒者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神秘莫测的修行世界已经够吸引人的了,流火治理沛水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个人爱好。

只不过流火万万没有想到,当年的一个无意的善念居然能开创出偌大的事业,现在的沛水虽然还是他的一个梦,但这个梦已经大到可以左右流火人生的地步了。

谁说觉醒者不需要世俗势力?觉醒者只不过是不想要弱小的世俗势力,一旦遇到真正的肥肉他们怎么可能松口。世俗世界庞大的人口基数带来了无尽的潜力种子,而那些能够觉醒的种子,是所有家族兴盛的核心竞争力。

更别说各种天材地宝了,还是因为凡人人口众多覆盖面积太大,或许在农夫锄地,猎人打猎的过程中就会搜集到稀有的宝物,所以说真正出宝贝的不是什么各种矿场,而是无穷尽的民间。

当然了,金币也是很重要的,虽然以前觉醒者们不太重视金币的作用,但流火和他的黑铁军团横空出世,已经让所有觉醒者醒悟过来了。

黄金加上一项神秘的技术,就等同于挑战神灵的利器。

龙脉皇子越想越痴迷,他现流火就是一本越读越深的书籍,你感觉自己已经了解了他,但是他永远会蹦出新的惊喜。

“流火大人啊,您已经是我的皇叔了,闭关的你到底在干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