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13 粮道争夺战

走进议事厅的张狂远没有刚刚入城时候的那种威风八面的气势了,现在的他已经满脸愁容。[  八一(中文?[? [ ]]].]8〉1〕Z]].COM

“见过诸位大人…”张狂半跪在地施礼道“在下有机密情报汇报,请大人屏退左右…”

当诧异的朱雀屏退了所有的侍者,议事厅里仅留下主要官员后,张狂终于开口了。

“大人,运粮队遭到袭击,死伤惨重啊…”

“啊!”一厅人全的惊呆了“怎么回事?你说详细点…”

在张狂的介绍下,大家终于明白生什么事情了。原来张狂并不是第一批离开大王城的运粮队,在他之前,有一名姓王的百夫长提前一天带走了一支运粮队,按说第一个返回大王城的并不应该是张狂。

张狂是昨天傍晚现异常的,当他们小队快走到预定的露营地之时,异变生了。提前带队清理露营地的士兵,居然现了即将被风雪掩埋的运粮队。

当大家凑过去仔细清理积雪之后,才现在积雪之下居然遍地都是尸体。而且那些尸体大家都非常的熟悉,就是提前出的运粮队,一个足足有15o多人的小队。

这次沛水运粮虽然是朱雀临时起意,但是在筹备之时还是仔细推演过很多次的。先这些运粮队只从黑铁军团和民团里挑选自愿者,也只有久经训练的士兵才能执行如此艰巨的任务,老百姓就算热情高涨但是还是缺乏系统的训练。

另外,每一队都安排进去空行者充当传令兵,还有至少三名以上的觉醒者进行法术激励。

没有觉醒者参与这次运粮任务根本就无法完成,正是在觉醒者一个个的治愈术、光明术、风行术,还有种种增加耐力增加体力的法术支持下,才能让这些凡人士兵在十五天的时间之内走完两千里的路程。

精锐的战士,加上灵活的空行者,还有三名以上的觉醒者,最后再配上一个经验丰富的队长。按说这样的战斗小队,已经可以应对无数种意外情况了,怎么可能会全军覆灭在这里呢?

打不过也可以跑啊?难道称霸一方的黑铁军团连跑路这种基本功都忘记了吗?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那一个小队已经全部战死了,而且出手者的身份非常的明确,就是觉醒者而且是境界非常高的觉醒者。

“我们仔细的检查过每具尸体上的伤口,现都是死在各种法术的进攻之下,其中中毒而死的有45人,被活活冻死的有32人,另外还有25名死在火焰法术中的,而剩下的尸体则是死在冰锥的刺穿上。”

“整整149人,没有一个活口,看样子他们是被一个觉醒者小队所袭击,各种系列的觉醒者都有…”

“但是这些士兵里面有三分之一都穿着黑铁装备,而这些士兵也是一击致命,这样看来出手的肯定是大精通觉醒者,否则不会出现这种一击致命的效果…”

张狂分析的很对,黑铁装备本来就擅长防御法术攻击,如果是小精通境界的觉醒者根本就不可能出现一击致命的效果,那肯定就是一场苦战了。

左磐玉沉默的听张狂介绍完情况后,问道“后来呢?你是怎么处理的?”

“尸体我已经就地掩埋了,另外我当时的位置已经接近沛水边境了,我记得那里有一个无名湖,柳老的很多朋友就住在那里,我就去那里请求支援去了…”

聪明啊,张狂这小子真的很聪明,第一时间分析出事件的大体原貌,而且还知道只有大精通才能对付大精通,还懂得去找援兵。

朱雀知道,现在无名小湖边还真住着六名大精通,那都是跟随文墨师叔从蓬莱岛赶过来的。在仙人岭上,联手施展锁龙术的大精通里就有他们。

这六名大精通是柳老和文墨专门给沛水留下的,他们之地大战过后,沛水本不能离开大精通的镇守,但是为了救流火柳老他们也顾不得了,只留下六人,其他的全带走去搜寻草药去了。

其实这真是托了死去的通玄大师的光了,要不是通玄大师的死激怒了这些老怪物们,他们怎么会来照顾沛水这群凡人呢。

“大师们现什么了?”左磐玉焦急的问道。

“大师们说了,袭击者只有一个人,肯定是大精通错不了的。现在大师们已经兵分两路去保护两条运粮的生命线了…”

“大师说了,那堆粮食已经被木毒所污染,根本就不能吃了。敌人这是有意识的要扩大沛水的危机,他要饿死百万的沛水人啊…”

“嘶…”议事厅里一片倒吸之声,大家都被神秘人的残忍给惊呆了。

“好歹毒的手段?莫非是玉家和李家干的?但是咱们刚刚达成停战协议,他们真的就要破坏吗?可是除了他们还能有谁呢?”

就在大伙闷头思索之声朱雀开口了“正因为如此,你才在城门处故意撒肉条,散播物资充沛的消息吗?你想帮我们稳定人心?”

看到张狂沉默的点头后,朱雀不怒反笑了“好,你表现的很不错…”

朱雀站起身来,环顾大厅里的文武笑着说道“有什么好愁的,咱们沛水这十多年来什么风浪没见过,不过就是几个大精通偷袭者罢了,没什么好担忧的…”

“再说了,张狂他们小队为什么平安归来了?这说明这些偷袭者人手并不多,不可能把数万人的运粮队伍全都歼灭,他们只是要给咱们找麻烦,制造恐怖气氛罢了。”

“咱们沛水难道是吓大的?”

“传我的命令,所有空行者小队包括觉醒者们组成百人战斗小组,沿途保护咱们的运粮队,我到时要看看,是你的法力高深,还是咱们沛水人多势众…”

“是…”大厅中应命声响成一片。

就在大王城安排巡逻队准备战斗之时,在大王城的西方,水玉矿场以西快要进入大雪山的丘陵地带,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风雪中逞威风。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洁白的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无论外面的风雪有多大都掀不动斗篷的一片衣角。

中年人如同鬼魅一样飘在雪层之上,一个直径三米多的电离球把他紧紧的护住。在他飘荡的一路之上,无数的士兵被剥离下来的闪电击中,无数辆木爬犁被幽蓝的电弧点燃,升腾起熊熊烈焰。

沛水的士兵们都是勇士,他们从来不会害怕那些所谓的觉醒者,包括今天他们也不会害怕这个举手就能杀死自己的恐怖人物。作为黑铁军团的一员,随时随地准备牺牲已经是他们的必修课了。

无数疲惫的身影抽出防身短剑义无反顾的冲向敌人,可是所有的勇气都不低狂暴的法术能量,那些幽蓝的电弧总能轻易的带走这些士兵的生命。

没有人选择退缩逃避,流火教育出来的士兵就是这么死心眼。明明军规上写着呢,如果意外遇袭,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士兵应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务。可是在生死关头,这些士兵们往往会选择性的忘记这条军规。

流火说过很多次,在将军没有下达玉石俱焚的命令之前,所有士兵都应该以保存自己生命为要目标。每个人都是父精母血、十月怀胎,再加上十年抚养才逐渐长大的,每一条生命都应该好好的珍惜,可惜流火越是这么说,这些傻大兵们就越不听。

今天也是一样,当带队的队长第一个战死之后,所有士兵都愤怒了,他们除了战斗的**之外什么都没有,居然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向神秘人冲去。

当死亡的士兵数量过百人之后,那股子视死如归的气势终于让神秘人害怕了。

“混蛋,老子只是来烧粮草的,你们这么拼命干嘛?还不赶紧跑…”

跑?多么陌生的字眼啊,士兵们的眼里只有鲜血,心里只有那些燃烧中的救命粮。剩下的五十多名战士,居然肩并肩组成了一个最基础的方阵,踏着三步稳,一点一点的向神秘人压了过去。

“血还血,命还命…”

“血还血,命还命…”

“血还血,命还命…”

天地间只有这一个声音,一句话,五十人也能踏出千军万马的气势,五十人也能力压成名已久的大精通。

哪怕对面站的是玉家精锐司马晨,哪怕对面是一个柳老都很欣赏的修行天才,这写士兵也不会有一点退缩。

没错,这次袭击的背后推手就是司马晨,这个玉家新秀中的佼佼者,一个从来不会正眼看待这些凡人的大精通。

他真的不知道这些凡人心中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流火是个疯子怎么这疯还能传染啊?大疯子居然带出了一群小疯子,就连这些毫无战斗力的凡人都疯了。

电离球上的能量开始汇集,这时候蓝色的闪电已经不那么轻易的剥离出去了,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到了最前面。

“恼人的凡人,我本想给你们一条生路的,这可是你们逼我的…”话没说完,一道狂暴的电弧带走了电离球上的所有能量,直扑军阵而去。

噼啪的电流在人头上弹跳,焦臭的烤肉味道浓的刺鼻,五十多个身影剧烈的抽搐,很多足足抽搐了半分钟才跌倒在地上。

司马晨伸手捂着鼻子,厌恶的看着面前的这堆黑炭。

“你们这是有多傻逼啊!都明说放你们走了,居然毫不领情…”

说完,一个火球扑向了身边载满粮食的木爬犁。而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掉黑色闪电直奔司马晨的面门刺来。

这时候正好是司马晨精神最松懈的时刻,大精通虽然厉害但也没到神的地步,刚刚结束的战斗让他心神不宁,他知道这是被这些疯狂的凡人给刺激到了。也就是在这一刻,突然的袭击出现了。

那是一条漆黑的锁链,尖锐的矛尖后面拖着细细的锁链,这不就是空行者的标准装备抓锁吗?司马晨对这东西非常熟悉,话说玉家还缴获了四五套这样的装备呢。

“哦!还有一个漏网之鱼?居然还是个空行者?你是逼我活捉你吗?”司马晨的神识强大无比,他只是轻轻的侧了侧身子,那条抓锁紧贴着脖颈飞了过去,这次偷袭看来彻底失败了。

“咦!不好…”司马晨突然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