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11 风雪中的演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大王城的百姓和商家的矛盾从这场雪开始下起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累积了。

说实话,沛水虽然富庶但也养不起百万民众,想要维持百万民众的生活还必须借助商人的力量。衣食住行种种物资如果没有商人调配,光靠流火的手下解决根本是不可能的。

有时候商人很可爱,但有时候商人也很可恶。尤其是现在,当暴风雪开始席卷楚国之时,商人的面容在沛水人的眼里算是彻底变味了。

涨价,涨价,还是涨价。下雪了要涨价,来难民了要涨价,就连要过年了也是涨价的理由。沛水人小道消息都很牛的,都知道现在沛水处在经济危机之中,官仓里也没余粮了,就连钱都没多少了。

这本来应该是大家万众一心共度难关的时刻啊,你们这些商人多亏了繁荣的沛水才赚了这么多钱,现在总应该奉献一点吧。可惜白丞相挨家挨户做工作,也只有3oo家商号答应开仓平抑物价。

这够干什么的,这么一点物资除了每天掏出一点来限量供应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除了给百姓一个心理安慰之外什么作用都没有。

沛水百姓虽然有钱,但是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中州大战之前流火大人行了几千万的借票,几乎把百姓手里的现金都掏干了。本来大家手里就紧巴巴的,哪里还架得住商人这么涨价啊,粮食已经翻倍了,布匹甚至翻了三倍,其他日杂产品也翻了一两倍。最要命的是柴碳,价格比往年足足涨了四倍。

这还让不让百姓活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小矛盾了,这压根就是不让百姓活啊。

遍地的干柴就差一颗火星,而小宁顺悲惨的遭遇就成了点燃这遍地干柴的那颗火种。

“杀了他们,杀了这些奸商…”

“打倒奸商,抄家,抄家救难民…”

整个水玉街一片混乱,上千人的呼喊惊动了更多百姓向这里涌来,不一会的功夫水玉街已经挤满了三四千的百姓。

这时候的气氛更古怪了,本来是包围暴民的士兵突然现自己被包围了,后来的百姓涌上来居然把士兵方阵给夹在了当中。

呼喊声惊天动地,这让朱雀身后的美娇娘和云遮月吃惊不已,她们真没想到大王城的百姓还真是胆子大,根本就不怕当兵的。

吃惊的不仅是她们,在那些数不清的店铺门板后面,已经瘫软了无数的老板。这些猪油蒙住心窍的商人们,第一次看见人民的力量,这力量是如此的狂暴,根本就无法抗衡。

他们知道,一旦事态失控,这些木头门板根本就阻挡不住这些疯狂的百姓。到时候别说保住财产了,恐怕连命都要丢了。

“光明之神啊,求求您救我们脱离苦难吧,求求您了…”

无数愚蠢的商人之妇居然跪在光明神的雕像前开始祈祷了,她完全忘记了,光明神就是流火,而他们的贪婪损害的就是流火的根基沛水。

“大人,场面即将失控,您还是回官邸吧,百姓绝对不会对您不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左磐玉居然凑到朱雀的耳边轻声说道。

朱雀当时眼睛就立起来了,她盯着左磐玉低声说道“你敢…”

朱雀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明白里面的意思,左磐玉这是要借刀杀人啊,他要借百姓的手镇压商人的贪欲,他这是要变相的抢劫啊。

可是左磐玉坚毅的目光让朱雀不知道说什么好左磐玉是最早追随流火的觉醒者,虽然他平日里话不多,但谁也无法撼动他军方第一将的地位。他今天能做出这样的选择,难道这是军方整体的意思?

朱雀还真没猜错,在这一个月里,军方的各级将领可没少给左磐玉吹风,军方一致的态度都是要给这些商人一个教训,一定要杀下去这股歪风邪气。

左磐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给了朱雀一个承认的眼神,这一个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朱雀现在很犹豫,也很纠结。她知道自己下面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到沛水的未来格局,这个责任实在是太大了,已经大到她没法承担了。

“流火啊,我真的不知道做决定居然这么难,这十年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可是现在局势已经是千钧一了,根本就没有时间让朱雀犹豫,现在除了相信自己的知觉之外,没有任何的办法。

想到这里,朱雀突然翻身上马,火红色的赤磷马异常的高大,这让朱雀的身影在长街上非常醒目。

朱雀并没有开口说话,她只是右手虚抬,一道火红色的光芒映照在风雪之中,在阴沉沉的天空中是那么的显眼。不一会的功夫,一只双翅展开足足有百米的巨大火鸟冲天而起在空中画出明亮的轨迹。

“火鸟!朱雀大人的火鸟啊…”

“没错,我记得呢,当年朱雀大人就是凭借这只火鸟才把李飞扬的火龙给扯碎的…”

“对,没错就是沛水惨案的那天晚上…”

明亮的火鸟好像要把天空烧着一样,飞扬的雪花瞬间变成了蒸汽,在那一刻整个大王城的风雪都消散了。

在这只火鸟飞舞的时候,刚才山呼海啸一样的骂声居然渐渐消失了。

“沛水的百姓们,你们还记得这只火鸟吗?它曾经在当年的大王镇里袭击过李飞扬的火龙…”

“我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一夜的场景,当我站着楼顶之上举目四望,凡是视线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火焰,到处都是凄惨的哭声。当然了也到处都是高声喊战的勇士…”

“还有侵略者逃窜的背影…”

百姓们不知道主母干嘛要提起十年前的事情,但是效果很好,在场所有的百姓都沉浸在那一次的惨案的悲伤回忆中了。

“你们也许很奇怪,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提起当年的往事。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就在当年,在流火大人从前线千里迢迢返回沛水之时,曾经有人对他献计…”

“到底是什么计策呢?”这时候朱雀突然语调非常悲伤“有人说,偷袭者是李家家的八百火修啊,咱们就算是打赢了也是惨胜啊,不如把那些百姓都放弃掉吧,您把黑铁士兵带到沼泽里去,到哪里就安全了,至于那些百姓…”

“至于那些百姓,就当做我们走向胜利的牺牲品吧…”

朱雀突然提起这么隐秘的事情让数千百姓目瞪口呆,他们真的没想到十年前还有这么一个插曲呢。

“那后来呢?”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弱弱的女声,看样子她没经历过当年的事情。

这时候的朱雀突然骄傲了起来,她用元气鼓荡着自己的声音,让声音飘荡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流火大人当然拒绝了,正是有了那次拒绝,才有清晨的那一场逆转之战…”

“流火曾经跟我说过,他有一个理想,在他的理想中,每个人都能平安、富足的生活,勤劳者能致富,富裕者能守护住自己的财产,没人是奴隶,也没有谁的生命可以随意剥夺…”

“现在你们看见了,流火心中的理想已经呈现在了你们的面前。沛水,一个奇迹之地,这就是流火实现自己梦想的土地…”

这时候朱雀的语气突然一转,用低沉的声调说“可是任何的理想都不能牺牲无辜者的利益,尤其是生命这种至高无上的利益。如果十年前,流火选择了牺牲掉你们,那你们还会如此的热爱他吗?”

“一个美好的理想,是需要牺牲的,但不需要被牺牲。如果你觉得你的理想是天下最美好的,就请你自己先奉献到实现理想的道路上,哪怕付出你的生命…”

“任何人没有权利为别人的生命利益做主…”

朱雀的话如同一把大锤子砸在了所有人的心里,也许很多人没有完全搞明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体会到流火那悲天悯人的胸怀。

朱雀沉默了一会又说道“当年流火没有选择用牺牲无辜者这种方式来度过危机,那么今天,当我们的沛水又遇到了难关之时,难道我们还想把这全城的商人当做度过危机的牺牲品吗?”

“如果我们今天开了这个例子,那么我可以预见,当沛水再一次遇到危机之时,我们还是会想到再扔一批牺牲品出来。有些事情一旦开头了就不会停止…”

朱雀看着欲言又止的百姓和士兵们,沉痛的说道“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我也知道这些商人有多么的贪婪。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商人虽然无情但是并没有犯法,你可以唾弃他们但这不是你们抢劫他们的理由…”

“假如今天我们冲进了他们的家,打开他们的库房,把他们的财产全部充公,我们当然能度过今天的危机。可是你们想过没有,今天你们能抢夺这些商人,那么有一天就会有人冲进你们的家里,打着无比正义的旗号来洗劫你们…”

“而那时候,你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资格,因为那一切你们都曾经做过…”

冷场了,大王城彻底冷场了,朱雀是用元气的力量来激荡声音,整个大王城包括城外的军营都听的清清楚楚。人们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来都没听过这么一番道理,心神激荡下所有人都失声了。

沛水百姓是整个中州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他们当然能听明白朱雀大人所说的道理。尤其是经历过十年前那血火之夜的老沛水人,这时候已经泣不成声了。

“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当年大人没有牺牲掉我们,我们也没资格牺牲别人啊…”

“是啊,商人再混蛋,那些财产也是人家的啊,我们要是真的下手抢了,不就成土匪了吗?”

“可是我就想不明白了,这群商人这么做这不是挖沛水的根吗?沛水倒下了他们到底能得到什么好处啊?”

无数人都在拷问自己的良心,包括那些门板后面躲藏的商人,这时候的他们已经被感动的泪流满面了,他们知道自己的生命财产终于安全了,这一切都拜流火和朱雀所赐啊。

这时候,天空中的火鸟更加明亮了,当火鸟即将耗尽元气,将要化成璀璨的烟花之时,突然在东方的城楼上窜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身影在屋顶上跳跃,喊声传遍全城。

“粮队…粮队回来了,救命粮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