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42 流火的责任

左磐玉和杨帆知道,朱雀也知道,其实流火心里也隐隐的有一个目标。

“大人在内门时间不长,对造化门的势力分布还不是很清楚,但大人应该明白一点,目前造化门里的所有资源已经被大大小小的势力所瓜分了…”

“大人的好友侯稳家,牢牢霸占着千里大雪山,造化门里半数以上的风系、冰系法宝都产出于此…”

“李笑李长老家,占据着中州大陆西北方的熔岩城,八成以上的火系法宝都出产在那里,而且熔岩城的黄金产量一直是中州大陆最高的…”

“云遮月的师傅,蓝姬长老。手下红粉军团,承担着造化门七成以上的情报工作,而且在中州各地都有零散的势力范围,我们这次来的水玉矿场,其实就是蓝姬长老名下的…”

“石猛师兄家更了不得,造化门唯一的一支军事力量‘狩猎者’就在他们父子的手里,目前同苍茫山中兽人之间的战斗就是狩猎者主持的…”

流火这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精确的分析造化门里的势力分布,不禁问道。

“那玉麒麟家呢?通玄大师呢?”

“玉麒麟家最神秘,和楚国皇室关系最为密切,大家都暗地里称他父亲是楚国的影子皇帝。玉家虽然没有很明显的势力区域,但你也可以说他家无处不在…”

“至于通玄大师,那是和柳老一样的角色。他们都是纯粹的觉醒者,严格按照百年前觉醒者的规则办事…”

“也正因为如此,各大势力才放心的,把元气大阵和看管神门的工作托付给他们二位”

“至于其他的供奉、管事们,他们也都有一些零散的资源,更多的是依附于那些大家族”

朱雀听了半天,开口说道。

“你的师傅柳老和通玄大师,正是这种中立、散淡的性格才能在如此错综复杂的势力中独善其身…”

“一方面他俩的本事大,很多事情离不了二人,更关键的是都没有野心,各势力反而极力的拉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

“大家不知道柳老让你进入内门的真实意图,他们怀疑你是柳老将要建立势力的试探信号…”

势力?流火有些木然,在他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这个名词的存在,更不会想到自己会去建立什么狗屁的势力。

杨帆看见了流火的迷惑,劝解道。

“事情发展的关键并不是你想干什么,别人只会看你能干什么…”

“你有这个能力,那么你就有这个威胁。对于威胁,他们是绝不会姑息的…”

“你不用和任何人去解释,解释你没有那个野心,这没有用的。没人会听你的解释,也没人去信,他们只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既然你有,那就一定要铲除…”

大家的话对流火的冲击很大,嘴里一个劲的喃喃自语。

“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什么逻辑…”

左磐玉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喊道。

“强盗的道理…强盗的逻辑…”

“你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只要这种强盗逻辑存在一天,这种恩怨仇杀就永远不会停止,造化门就会继续堕落…”

左磐玉指着营地外散落的尸体,喊叫着。

“看看这些尸体,这些死人,他们有的是剑师,有的是觉醒者,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外门弟子…”

“他们到底死在谁的手里?是我们吗?不是,他们是死在阴谋中…”

“仅仅是几件稀罕的法宝,就能左右他们的命运…”

“如果他们不死,他们也许有一天能步入大精通的境地…”

“如果他们不死,他们也许会迈过神门…”

“如果他们不死,他们会找到相爱的人共度一生…”

“如果他们不死,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和弟子们继续前行…”

“他们的人生有种种的如果,种种的希望。但是,就在这一晚,这一瞬间,他们死了…”

“他们的所有希望和梦想从此破裂了,人生终止了…”

“而这一切,不过就是那些大势力随便扔出来的几块肉骨头罢了…”

“两根千年檀木芯,就换来了这么多的生命…”

左磐玉说道激动处,突然跪倒在流火面前。

“大人…带领我们吧…带着我们走出这片苦难丛林吧…”

“造化门已经没有了未来,已经没有了希望,现在只有您…只有您能给我们未来和希望…”

杨帆也站不住了,并排跪在流火面前。

“大人,这是同济会两百多名兄弟的共同心声,这是我们一致的决议…”

“请大人带领我们走出这百年来的苦难轮回,恢复造化门应有的荣光…”

左磐玉和杨帆的呼声让流火震惊不已,他万万没有想到,面前二人居然有如此大的雄心壮志,甚至已经付诸行动了。

在造化门的眼皮底下,居然秘密结社。而结社的口号居然是要推翻统治势力,恢复造化门的荣光。

“这怎么行…这怎么可以…造化门面临的是生死难题,眼下的格局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而出现的吗?”流火解释道。

左磐玉已经按耐不住内心的激愤了,大声喊道。

“大人所指,不过就是造化门里的元气大阵罢了,这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早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大人你想过没有,元气大阵一旦建成,这些大家族会不会自动解散自己的势力呢?他们难道不会霸占住元气大阵来为自己的家族谋私?”

杨帆也憋不住了,高喊道。

“大人,醒醒吧。你可知这些势力以建元气阵为名,私自搜刮了多少天材地宝,没有这些资源的支撑,他们又如何培养出那么大的私人势力…”

“说句不客气的,如果现在把这些家族、势力的家产都抄一遍,两个元气大阵都已经建成了…”

“百年前的选择根本就是错误的,是急功近利思想的后遗症…”

左磐玉和杨帆的话语,让流火无所适从,甚至让朱雀都有一些激动了,她开口说道。

“流火啊,你想置身事外已经不可能了,当你进入造化门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深陷漩涡…”

“在无尽沼泽里,你亲眼看见了家族之间的倾轧…”

“百花会上,你以为赤龙和夏侯刃是谁的属下?那些挑拨云遮月的人又是谁呢?”

“你其实早就明白了,但你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你宁愿抱着你心里的那点善良独处,也不愿睁开眼睛看看外面的雨打风吹…”

“你害怕…你怕当你走进漫天风雨后,你会丢掉你心里最后的那一小块天堂…”

“但是你错了,你心里的天堂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

左磐玉坚定的望着流火。

“大人,您可以选择拒绝,您可以选择逃避,也许那些势力会放您一马。但您甘心吗?您眼睁睁的看着满天的风雨而毫无作为?看着造化门这样一步一步的堕落?”

“柳老是上古文明的狂热崇拜者。难道恢复造化门久远前的辉煌、荣光不也是对您师傅精神的一种诠释吗?”

杨帆有些激动。

“流火大人,你可以选择无动于衷。但我们不会,我们会在自己的路上继续前行…”

“你不做,我做。你们不做,我们做…”

“我只相信一点,造化门的天不会自己变颜色,当权者不会自己放弃自己的权利。如果我们都选择逃避,那么我们就永远没有未来。

流火现在的心如同被滚油煎烤一样,面前三人的言语让流火根本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一个劲的自言自语。

“我有何德何能…我那里能带领你们…”

左磐玉和杨帆一听流火的话锋有些松动,赶紧添火加柴。

“如果说大人不能,那么造化门里就没有任何人能行了…”

“大人是柳老的弟子,是神门守护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而神门永远是觉醒者心中的精神支柱,您有大义的名分,您当领导者不会有任何人不服…”

“大人天赋异禀,实力超群,仅仅跨入小精通境界两年,就已经能和云遮月、李飞扬他们比肩了,假以时日您的实力必将是内门中的翘楚…”

“有实力,有大义名分,如果您不能,天下还有何人能带领我们呢?”

流火听见二人的吹捧实在头大。

“那里有那么玄乎,我连云师姐一半的实力都不到,又怎敢有非分之想…”

杨帆一听有门,赶紧接言说道。

“大人何苦为这些烦恼,咱们又不会马上和他们硬碰硬,现在还是以暗中培养自己的实力为主啊…”

正当四人纠结在流火的犹豫时,当杨帆还没有把话说完的时候,突然异变突起,一声暴喝从树林里传出。

“四个小鬼,还我兄弟命来…”

话音未落,一名高大汉子,手持一把绿油油的长刀从树林里冲了出来,身后还跟随着不少属下。

冲出来的正是毒刀刘。

毒刀刘脾气暴躁,但并不是个莽夫。他的年龄要比流火他们大好多,作战经验异常丰富,当他带领手下潜到森林边缘的时候,发现流火四人正在为什么东西争执。

敌人的松懈,就是自己最好的战机。

毒刀刘慢慢潜入到流火四人的上风头,施展自己最擅长的毒术。小心翼翼的,缓慢的在风中释放麻痹之毒。

毒刀刘神识控制的非常小心,尽量不让对手察觉,手中绿光微微闪烁,麻痹之毒如同潺潺小溪一样,顺着微风向流火四人飘去。

不知不觉之间,流火四人已经被麻痹之毒团团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