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400 华夏国的秘密

流火和罗莉已经听傻了,而糊涂大师痛心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段秘闻我曾经听我师父讲过,每听一次都分外的让人痛心啊…”

“阿弥陀佛…”大和尚口诵佛号沉默不语。{[ 八一中?((〈文 <( 〕.

清平道人苦笑着对大和尚说道“这也是我最佩服你们佛家的原因了,纵观佛家的传教历史,你们从来没有挑起过任何一次战争,也不会用血腥的手段去传教,这真的是太不简单了…”

“咦?白莲教不是说也是佛家里的分支吗?”流火下意识的问道“他们可没少造反啊?”

“胡说!白莲邪魔怎么会是佛门正统呢?释迦摩尼在世之时说过无数次,佛法是圆满法,是不能用任何邪恶手段去获得的,就算是佛法在这个世界灭绝了,佛门弟子也不可以挑起战争等人间浩劫,佛门弟子除了自卫之外是根本就不允许使用武力的…”

这时候清平道人也帮大和尚说话了“不要误解佛教,佛教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古怪的一种宗教,可以说世上所有的宗教都会对信徒们说‘永恒’啊‘唯一’啊什么的。唯独佛教,在释迦摩尼传道之时,他居然在佛经中明文记载了佛法由兴至衰的全过程,而且明确预言了佛法最终会在这个世界消亡的,而且把灭亡的过程都开示了出来…”

“对对对,《楞严经》整部书里,关于预言的篇章非常的多,其中明确记载了佛法最终灭亡的形式,这是佛陀亲口开示的,这可错不了”糊涂大和尚抢着说道。

清平拍了拍大和尚的手背,柔声说道“这就是我最佩服佛教的一点了,一个真字就已经代表了佛家的所有思想”

流火看着一僧一道相互惺惺相惜很是无语,但是对于清平道长所举的例子却很感兴趣,仔细回想一下记忆中的种种宗教,从地球上的各大知名宗教开始算起,一直想到中州大6上的那些宗教,无一不是宣扬自己的教义是宇宙真理,自己供奉的神灵是唯一真神,而且异口同声都说自己的教派是永恒的。

唯独佛教,这个以温和、柔顺著称的宗教派别从来没有挑起过任何战火,也从不宣称自己是唯一的、绝对的,甚至释迦摩尼在世之时还预言了佛法的末世。

这种心态不由得你不佩服。

“好了,好了,算我说错了,我向你道歉…”流火冲糊涂大师点了点头算是承认错误了,紧接着他又问清平道人。

“刚刚你说了五胡乱华时期是华夏国第一次失去龙脉之井,那么以后的岁月里还有过这样的事情吗?”

“当然有了,而且不止一次…”清平道人清清嗓子说道“第二次天下大乱,那就是安禄山反唐了,那时候长安城周边化作战场,千年名城至此毁于一旦,长安城周围的龙脉之井就是毁于那场战火,这是第二口被摧毁的龙脉之井…”

“再往后推,就到北宋了。北宋时期太关键了,就是在这个时期,咱们华夏国丧失了两口灵脉之井…”

这时候罗莉突然抢着言了“我知道,我知道,第一口井的位置一定在东京汴梁了,就是现在的开封对不对?”

“哈哈…”清平当时就笑了,摇了摇头说道“我就知道你会乱猜的,一张嘴就是北宋的都城,其实不是,当时被毁掉的龙脉之井是在太原…”

“太原?”这下连糊涂大师都不淡定了“怎么会是太原呢?”

“怎么不能是太原呢?北宋失去了燕云十六州这个屏障,而太原又是太行山脉的核心城市,哪里是除了十六州之外北方最重要的军事要地了,北宋的灭亡跟太原的沦陷可有直接的关系啊…”

“啊!”这时候,三人才恍然大悟了。

“那后来呢?第二口井在什么地方被毁的呢?”这回罗莉不敢乱猜了。

清平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要猜临安呢,你倒是机灵啊…“

“第二口被毁的龙脉之井,其实就在襄阳,南宋攻防战的最要害部位…”

“啊,就是死了一个蒙古皇帝的那个襄阳之战吗?”流火显然有点激动,看样子这具身体的上一个灵魂很是有点小愤青啊。

当话题转到襄阳之战后,清平突然有点激动,双手紧紧攥拳,身体止不住的抖动。

“就是在北宋灭亡的那段时期,华夏国的修行者们开始反思了,总共才九口龙脉,自从汉末一直到北宋末年,就被异族摧毁了三口,长此以往华夏国的国运还能保吗?也就是在哪一年,佛道儒三家精英开了一个很简单的碰头会,至此一个名叫龙脉门的秘密组织成立了…”

“龙脉门里的所有成员,不对任何世俗王者效忠,也抛弃了所有的门户之见,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保护剩余的龙脉之井…”

“你们真以为蒙古大汗蒙哥是死于战场?笑话,那可是蒙哥人国运最鼎盛之时,那时候长生天的神力已经把华夏国的龙脉压制的死死的…”

“你们根本想不到那时候的那场大战有多残酷,在长生天的神力压制下,成百上千的修行者如同飞蛾扑火一样冲向蒙古人的萨满,那几乎就是用人命换来的战果,最终将大汗蒙哥杀死在襄阳城下…”

罗莉眨着眼睛幻想着当时的场景,最后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是最终你们还是失败了,襄阳的那口龙脉之井也被破坏掉了…”

“不不不,你不能这样看这个问题,我们的战略目的是没有达到,但是经此一役蒙古人的萨满足足战没了三分之一,这已经打乱了蒙古人的统治根基,为什么南宋灭亡后元朝很快就分裂了啊,那些西方的金帐汗国都纷纷独立呢?”

“包括统治华夏的忽必烈一系,也不过百多年就被朱家给赶回漠北去了,这些可都跟那一次战役有关系的,而且明朝执政三百年,这里面龙脉门可是出力不少啊”

至此,流火三人才算明白龙脉门的来龙去脉,也终于知道清平道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原来他作为一名出色的龙脉守卫,能镇守一处龙脉之井是它毕生的荣耀。所以在永乐三年,伟大的清平道人入驻了北平附近的龙脉之井里,开始了足足七百年的禅定。

到现在,流火对老道的佩服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一个人为了一个信仰居然能禅定七百年,就算禅定过程中时间会变得很快,可是这种寂寞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更何况当他禅定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和所有亲友诀别的准备。当石门关闭的那一刻,他的人生将注定孤独。

流火整了整衣衫,向清平道人施了一个半跪之礼,这可是中州大6非常正式的礼节了。当清平道人满口说不敢当之时,流火却说道。

“当得,您绝对当得。一个人能忍受七百年寂寞去守候,这份毅力就值得我钦佩了,更何况,您所做的一切,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您这才叫默默无闻,深藏功与名呢”

清平神情有些落寞,看样子是想到了几百年前的久远回忆了,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

“在我刚刚离开禅定的那一刻,我探查了一下龙脉之井,我突然现在南方的一口龙脉之井居然失去了联系,对于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被人摧毁了,你们能告诉我这几百年来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吗?”

面对清平的问题,流火稍稍考虑了一下回答道“您能告诉我那口龙脉之井的位置吗?说不定我能通过位置推测出事情的大概”

“南京、金陵,也叫应天…”

“啊?”流火当时就是一愣,下意识的说道“难道是那一次?”

“哪一次?你说的是到底是什么?”清平急切的问道。

流火的心里流出的不仅仅是血和泪,更是无尽的屈辱。那是华夏国人无法忘记的惨痛记忆,1937年12月13日在中华民国的都,来自倭国的侵略者开始了震惊世界的那场大屠杀,自从明朝建立之后,六朝古都南京就没有遇到这样惨痛的经历,虽然之前曾经有太平天国事件,但那是华夏国的内战,不可能损坏到龙脉之井啊!

唯一的答案只有倭人,也只有异族才有摧毁龙脉之井的渴望。其实这还真的没冤枉这些倭人,在高丽国被他们占领之时,就曾经生过倭人用十八颗锁龙钉,刺穿高丽国脉的事件,据说至今只找到了三四根,其余的龙钉至今下落不明。

“流火分析的应该错不了,自明朝建立之后,南京受到外族的摧残,也就倭人侵占的那一次,就连清朝入关都没有破坏南京,如果说龙脉被破坏的话,那也只有倭人有嫌疑了…”说道当年的屠杀,就连糊涂大师都不淡定了,一副金刚怒目的样子。

“倭人?居然是那个小岛上的倭人?”清平道人玩玩想不到居然是倭人下的手,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出那个弱小至极的民族居然也能从华夏身体上撕下血肉。

就在清平道人即将飙之时,突然一股刺鼻的异味传来进来,浓烈的居然连流火的空气护盾都压制不住了。

“坏了,这是煤油的味道,敌人居然泼煤油了。那里面的死气是我法术的克星啊…”

流火说的没错,刚刚飘来的浓烟里面夹杂了一股刺鼻的煤油味道,这种味道根本就无法过滤。不仅无法过滤,甚至连空气盾的能量都被虚弱了,眼瞅着大家脸上的光盾变得越来越薄了。

“流火,别犹豫了,你还是直接提取龙脉之井里的元气吧,再坚持下去咱们可就全交代了”糊涂大师喊道。

“不行,绝对不行,龙脉之井仅剩下四口了,如果这口井被破坏掉,咱们华夏国可就真的没有未来了…”清平道人爬在井口上,死死的遮挡着大家,看那样子绝对是想和水井共存亡。

石室中一下子就陷入僵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