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41 暧昧之夜遇敌袭

朱雀满腹的怒火最终还是没发泄出来,因为今天的杨帆好像困的特别快,刚吃完几块烤肉就钻进帐篷不理大家了。

左磐玉还想和流火多聊一会,但发现流火好像心不在焉,没办法也只能提前钻帐篷里睡了。

篝火边就剩下流火和朱雀二人了。

“要不,你睡吧。我晚上给你们守夜”流火压低声音跟朱雀说道。

朱雀满眼的幽怨,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用你假好心,你睡你的,我守夜…”

“那怎么行,这么冷的天气你不怕冻坏了啊?”

“我才冻不坏呢?我的修为不比你差,你可别忘了,我是专修火系的…”

“那也不行啊,靠法术支撑一宿,多累啊?明天你怎么巡山啊?”

“咦,你把我当苦力啊?原来是怕我明天不干活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怕你…”

“怕什么怕,你就是这个意思,你见我吃你的、住你的,你心里不平衡了,你就把我当苦力使唤…”

女人的眼泪真是说来就来,没说几句话呢,她就把自己定位成全天下最委屈的人。

既然是全天下最委屈的人,自然是哭起来没完了。虽然没有嚎啕大哭,估计也是怕杨帆他们听见,但这种无声低泣更麻烦,真是越哭越让人可怜啊。

流火一下子麻爪了,劝也不知道怎么劝,呵斥又不敢。憋了半天,猛的窜出一句话来。

“要不,一起睡…”

这句话一出,可真管用。朱雀就如同中了一个石化术一样,马上就神情呆滞了,哆嗦着嘴唇,什么也说不出来。

流火见朱雀傻愣愣的看着他,嘴还一个劲的哆嗦。心中暗道不好,这丫头肯定是积攒怒气值呢,这是要发飙的前兆啊。

正当流火手足无措的时候,正当朱雀将要攒满怒气之时,帐篷里的杨帆突然说话了。

“诶呀,今天水喝多了,我得赶紧出去撒尿…”

杨帆的这句话好像触动了什么机关一样。朱雀噌的一声从地上窜起来,一把就把流火推进帐篷里,随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不仅如此,她还反手把帐篷口的皮风门死死的关紧了。

这下两人算是真正睡到一起了。

帐篷里面很挤,但是很暖和。不知道半两金出产的这种帐篷是用什么材料做的,仿佛自己会散热一样。

这不,两个人的脸全红了。

两个人在黑暗中,并排的躺在一起。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动,只是睁着眼睛仰面向天,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不一会,朱雀用比蚂蚁说话还低的声音说道。

“你别乱动啊…千万别动…要不然…要不然…”

“我不动…我绝对不动…”

不仅嘴上说,而且两人还拼命的把身体往帐篷外侧使劲,好像生怕侧面的肌肤发生碰撞一样。

痛苦的姿势维持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流火实在是吃不住劲了,低声说。

“我能不能,稍微动一动,这样太难受了…”

说完,流火想侧侧身子让自己轻松一下。

正当朱雀想要回答之时,突然流火猛的支起了身子,好像要坐起来一样。不仅如此,流火还伸出一只手,死死的捂住了朱雀的嘴。

朱雀被突入其来的变动吓傻了,刚才脑子里幻想了无数种的自卫方法,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

“他要干嘛…他真的要这么干…他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还没等朱雀想明白呢。流火居然把嘴给凑了上来。

“这个禽兽…他怎么能如此禽兽…”

朱雀要反击,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打消掉流火的非分之想,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登徒子。

可是还没等她动手呢,流火说话了。

“别动,外面情况有异常…”

外面的情况确实异常,由于流火的神识比一般觉醒者都强大,所以他的感知力非常敏锐。

当他躺在帐篷里一动不动的时候,为了缓解压力分散注意力,就铺展开神识,义务提大家警戒了。

结果这一警戒,还真发现异常了。

落草坡的丛林里,居然有几个微弱的神识正在向他们靠近。

很明显这些神识是经过收敛过的,偷袭的目的非常明显。

流火话说完,朱雀也醒悟过来了。朱雀毕竟是搞情报出身,经验非常丰富。

“来人很多,应该都是觉醒者…”

“从神识上判断,应该有十多个人…”

“不好,他们突然加速了,看来要攻击了,方向西北…”

朱雀话音未落,流火已经率先冲出帐篷,随手甩出的火流星照亮了西北方的天际,嘴里高喊。

“敌袭…有敌袭…”

杨帆和左磐玉反应很迅速,当流火冲出帐篷之时,二人紧随其后也冲了出来。

火流星照亮了天际,十几个偷袭者的身影无所遁形。

敌人见偷袭失败,并不惊慌,手中法宝光芒大盛,各系攻击法术迅速向营地扑去。

冰锥术、火球术、鬼雾术、飞沙术,各种低级法术漫天辉映。

不仅如此,几名身材高大的剑师手持各种光芒四射的武器冲在最前面,眼瞅就要同流火他们纠缠在了一起。

左磐玉精修土系法术,身上地龙鳞甲散发出暗黄的光芒,一两个呼吸间,无数地陷深坑在营地外形成,几名剑师一脚蹬空跌落在陷坑里。

杨帆抽出一柄百香木折扇,暗自施展法术,在陷坑里召唤出无数的木刺,凡是跌落陷坑的剑师都被木刺扎的体无完肤。

流火见形势稍缓,左手晶核戒指突然有规律的闪烁着亮光,就在这点点微光的闪烁下,满地的积雪似乎得到了召唤。

无数落在地上的雪花似乎又有了活力,不停的震颤着,不停的跳跃着。

震颤的频率越来越高,跳跃的雪花也越来越多,不一会一片雪雾平地形成,把所有的敌人都覆盖其中。

当雪雾消散之时,一个个活灵活现的雪人在空地上形成了,这些就是被冻结的那些袭击者。

朱雀一见敌人全军覆没,感觉喊道。

“仔细检查,看看有没有活的,连夜审讯…”

三个男人闻言,赶紧扑进雪人群里,一个一个仔细的检查起来。

正当流火他们搜寻幸存者之时,落草坡深处,几间木屋里,两个人正在密谈。

一个人全身裹着黑色的斗篷,就连脸都隐藏在黑暗里。

另一个人,身高马大、满脸狰狞,不停的用一块兽皮擦拭手里的一把长刀,火光映照下刀身有淡淡的绿光显现。

“刘兄看来一点都不紧张啊?”开口的正是那名斗篷客。

“呵呵,我毒刀刘的名头不是白叫的,十几个弟兄偷袭四个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小菜?刘兄看来是没把我的话放进耳朵里啊?那里面可有一个内门弟子啊…”

“狗屁的内门,你少提内门这俩字,要不是内门弟子,我也到不了今天,非得杀个内门弟子解解气不可…”

“哈哈,刘兄有志气,我也是气不忿那个内门弟子的嚣张劲才找老哥帮忙的…”

说完斗篷客把头偏了偏,红红的火光映出了他的半张脸来。

如果流火他们看到这张脸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人就是擂台赛上的赤龙。

毒刀刘满不在乎的还刀入鞘。

“赤龙老弟,你也够背运的,怎么让个毛孩子给打败了,居然还被他赤手空拳打败的?”

毒刀刘的话刺激的赤龙一个劲的哆嗦,怒火攻的他脸都快变形了。

“不过赤龙老弟,你出手也确实够大方。千年檀木芯你一掏就是一对啊,事成之后你可千万别耍赖,另一根一定要给我啊…”

“放心,只要你干掉这四个人,这对檀木芯肯定是你的。不仅如此,后面我再给你弄上千两黄金当添头,让你的弟兄们去天都好好玩几天…”

“哈哈,那就不客气了…”

正当二人谈性正浓之时,突然从门外闯进一名满身雪花的下属,噗通一声瘫倒在地,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坏了…全完了…都死了…就我一个逃出来了…”

毒刀刘一听马上跳起来,抓住来人的衣领,喊道。

“妈的,你再说一遍…十五个人就跑出你一个来?”

看着下属惊恐的目光,毒刀刘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真让你说着了,这小子真是棘手啊…”

赤龙看他有些气馁,赶紧挑拨道“难道刘兄怕了?要真是怕了,我也就不麻烦了,那根檀木芯还请归还…”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会怕,再说我的弟兄也不能白死。我这就带人去,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说完急匆匆夺门而出。

流火他们忙了一宿,终于找到一个还喘气的敌人,在严刑逼供下,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水玉还真是毒刀刘劫的,不仅如此,前几天还有一个陌生男子找到了毒刀刘,用两根千年檀木芯做酬劳,雇佣毒刀刘截杀流火。

正因如此,才会有今晚的偷营。

流火望着远方发白的天空,心里一个劲的思量。

“到底是谁呢?到底谁要置我于死地呢?好像我只得罪过云遮月吧?”

这时候,朱雀走到他的身边,轻声说。

“在想幕后黑手吗?其实你不必费心想了,你死谁最得利,谁就是幕后黑手啊”

“我死,谁能得利呢?”流火自言自语道。

这时候左磐玉和杨帆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我们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