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382 奉献与牺牲

朱雀手里的六号黄金钥匙,其实就是风大人送给她的那笔巨大的财富,那还是朱雀刚刚怀孕时候的事情。[[ 八一?{<中文(网  ))〕.)8}1]Z}].COM当欣喜若狂的风大人知道朱雀怀孕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把这把钥匙送给了她,朱雀知道这是风大人希望自己留在流火身边照顾他,让他不会因金钱而忧虑。

六号黄金钥匙虽然不是很靠前的排名,但每年所能领取的红利至少也在百万金币以上,黑暗者这些年来的兴旺,跟这些金币也是密切相关的。本来朱雀想靠这每年百万金币帮助流火经营好沛水,但是还没等她使用呢,人家流火居然自己和半两金达成了合作协议。

流火有本事,朱雀当然开心了,她也没把钥匙还给风大人,她反而把每年这百万的金币都存了起来,除了风大人曾经调拨过4oo多万,现在六号股权下预存的金币已经有6oo万之巨了。

正是因为如此,朱雀对今天的摊牌非常的有信心。黄金钥匙本来就是特权的象征,我就算拿不出全部来,我至少也能把我名下的6oo万提出来吧?至于什么提前转移走金币的鬼话,老娘我可不相信。

只可惜啊,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说的就是朱雀现在的心情,她万万没有想到旺财那个老头居然铁了心跟自己作对,而且看他那义无反顾的样子,恐怕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一百万?居然只给我一百万!半两金是认准了流火不会醒来了?这是要造反啊…”

也是啊,连柳老和文墨师叔都束手无策的怪病,你让人家半两金怎么能不害怕?如果流火大人真的有什么不测了,那么沛水必定大乱,就算有柳老和文墨这批大精通坐镇,可是没有了流火这个精神领袖,沛水的萧条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么严峻的形势下,半两金当然要想自己的后路了,一千五百万金币啊,那可是一座金山啊,现金流永远是一个企业的生命线。

旺财拼着被砍头去阻止朱雀,目的就是要保护住半两金的现金流。这是一场赌博,赌的就是沛水不敢对自己动手,如果沛水人真的要用流血的方式来抢夺这千万金币的话,那么全天下的商人将从此放弃沛水,甚至这些商人会扶植一切能和流火作对的势力,让沛水永无宁日。

千百年来,商人和皇权的合作就是这么血淋淋的,半两金的人早就有了献身的觉悟。

花厅里的朱雀已经摔碎了两套茶杯了,侍女们从来没见过朱雀大人这么愤怒过,一个个吓的跪在地上瑟瑟抖。

而朱雀足足泄了半个时辰,这才算把心情平静下来,开始慢慢梳理眼下的局面,渐渐的她也体会到半两金的谋划了,也能理解半两金这种经历过千百年腥风血雨的商业怪物自身的难处。

如果设身处地的去考虑,半两金这种行为并没有错,他们只是封锁金库求一个安全罢了,他们至少比那些哄抬物价的商人要好上百倍了。

就在朱雀沉思之时,突然外面传来白日梦和武战焦急的求见声音。

“大人啊,今日沛水物价又上涨了一成,而物资供应数量却减少了两成,各地民众已经极度不满了,虽然百姓不敢指责官邸,但现在众口一词要咱们惩办奸商啊…”白日梦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说道。

“大人,目前这个物价已经是百姓承受的极限了,如果再涨恐怕就要出现抢购潮了,到时候沛水可就全乱了…”

没等朱雀开口呢,单膝跪地的武战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

“大人,主母大人…求求您救救那些难民吧,今早…今早…”武战突然哽咽难忍,满面青筋乱蹦,最后鼓足勇气喊道。

“今早已经现人吃人的事件了,三具饿殍被**,当士兵们去分粥之时,他们…他们居然已经熬开肉汤了…”

“啊!”朱雀听完一下子就站起来了,不光是她就连房里那些侍女都吓的花容失色,脆弱者突然捂住嘴之间跑了出去。

“这种惨剧不都是古书记载的吗?怎么会真的出现在眼前?”朱雀毕竟是觉醒者出身,向来都是衣食无忧,还真的想不到人间居然真的有这样的惨剧。

武战哽咽的说道“想当年,永宁州***的时候,就有过这样的事情,但那时候我只是耳闻,可是今天,我是眼睁睁的看见了,我是亲眼看见了…”

这时候的白日梦已经哭成满脸花了“大人,下令吧,沛水现在只有军管,唯一的办法就是军事管理啊,用武力控制全沛水的资源,万众一心度过危机…”

就在朱雀拿不定注意之时,成军、王瞎子、杨帆、左磐玉等等高官们,全都闻讯涌来了。

当大家了解情况之后,花厅里瞬间就是一片军管之声,唯独王瞎子沉默不语。足足过了一刻钟,当大家的喊声渐渐停息之声,王瞎子这才开口。

“大家冷静一点,军管虽然是个好办法,但是一旦军管有些事情可就盖不住了,尤其是大人昏迷的事情,根本就没法隐瞒…军管令向来是流火大人的权利,如果布军管令而大人又不露面的话,我怕人心…”

一瞬间花厅里的人都反应过来了,军管是可是震动天下的大事啊,一个地区一旦军管那就说明社会秩序已经彻底失控了,敌对势力肯定是要趁机难的,到时候流火大人没醒过来,咱们再招来一群外贼,到那时候可就真没法救了。

花厅瞬间沉默了起来,又过了一刻钟,朱雀突然下定了决心。

“军管令我们不能下,眼下这个局面只有靠我们自己来破,在座的各位应该醒醒了,你们不能永远都依赖某个人,咱们沛水的事业总会越来越大的,到时候我们不可能指望流火件件事情都事必躬亲…”

“诸位,就把今天这场难关,当成我们蹒跚学步的必经之路吧…”

朱雀越说,神情就越严肃,口气就更坚定。而她的气势也影响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那些跪倒在地的文武们居然不自觉的站起身来,腰杆挺的笔直。

“我已经筹集了一百万的现金,明天就能送到了,这些现金是最后的依靠,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用,至于物资采购这方面的工作,就由白日梦你们文官系统负责了…”

“物资采购以赊欠为主,欠条上给商人最高的利息,如果他们不肯就用高档货物去换,咱们库房里不是还有顶级的毛皮、香料还有很多的珠宝吗?都拿出来跟商人去换,咱们让他们占这个便宜…”

“记住了,金币是万般无奈才能动用的,我知道现在这个局面,商人们肯定都要金币,这时候就需要咱们各级官吏好好做商家的工作,切记不可强迫啊…”

白日梦听完深深施礼“谨遵大人号令…”

这时候朱雀又把眼光投到左磐玉和杨帆的身上“文官系统的任务好完成,可是你们军方的任务就艰巨了…”

左磐玉和杨帆看着朱雀微微一笑说道“自从中州山追随流火大人以来,我们就从来没想过轻松这两个字,大人下令吧…”

朱雀有点不敢看他俩的眼睛低头轻声说道“这个任务可能要死很多人,也许会伤残很多人,当然了我知道咱们的士兵都不怕死,可是他们是否甘心在战场之外去死…”

没等朱雀说完呢,成军突然开口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如果咱们的黑铁军团只是一群贪图战功者,那真是辜负了流火大人十年的心血…大人就明说吧…”

“好,从今天起,黑铁军团和民团采用轮换制,分批去运粮,咱们在金州和落草坡以北的仓库不用运输,就地开仓赈济灾民而且还要派空行者去亲自监督粮食分情况,一定要杜绝贪污,我们必须从难民的源头就开始准备,尽量减少咱们边境的压力…”

“剩下的官仓就是雾港和大雪山了,这里是距离咱们最近的,也是难民最少的地区,这里的粮食必须颗粒不剩的运到沛水来,这是咱们的救命粮,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办到?”

“嘶…”朱雀的命令让在场的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大雪山里的粮仓距离大王城足足有一千里地,而雾港距离大王城也足足有八百多里,在这样的暴雪中,让士兵去运粮?恐怕粮食没运到,光冻死的就要减员一半了。

这时候铁算盘跳起来了“不可啊,大人不可啊,现在楚国官道已经彻底瘫痪,千万里都被大雪覆盖,而且这些松软的雪地根本就没法走大牲口,也没法走大车啊,除了北方草原人用的爬犁能走之外,我们毫无办法…”

“难道您要让咱们的士兵去亲自拉爬犁?这可是上千里路啊,有什么人能挺的下来呢?大人三思啊…”

铁算盘急的都要哭了,他说的句句都是实情,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没法反驳。

这时候朱雀站起来了,望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深深施礼说道“流火经常跟我说,任何一种理想,都是需要牺牲和奉献的,但是理想正义与否不在于他说的有多好,或者结果有多诱人,正义的理想是要看他实现的过程的。”

“如果你认为你的理想是正义的,是为所有人所造福的,那么就请你牺牲在实现你理想的道路上,也请你亲自奉献在你理想的道路上,用你的牺牲和奉献去鼓舞更多人来追随你。被牺牲、被奉献这种事情是注定行不通的…”

“在这十多年里,你们什么时候听流火说过大家给我上?恐怕都是大家跟我上吧!流火就是这样要求自己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品行才凝结出黑铁军团这样一只能挑战造化门的凡人军队…”

“十年前的血火之夜,前一段的仙人岭血战,从来都是身份最高者亲自冲在第一线,是他们的鲜血和牺牲,才激励着那么多的普通士兵浴血奋战,甚至胆敢挑战神一样的觉醒者”

说到这里,朱雀的话音停顿了一下,好像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一样。

“今天,在沛水面临生死关头之时,我们应该怎么选择?把那些奸商都抓起来,把他们全部财产都充公?随后再把半两金的金库也给砸开?或者说,我强行下令逼迫士兵们去千里之外运粮?”

“难道度过难关的方法就必须要牺牲掉一部分人吗?无论我们的理由有多么光明正大,那都不是我们给别人强加苦难的理由…”

“所以说,这次千里运粮的计划,一切以自愿为主,我不管有多少士兵愿意跟随我,我只能保证我自己,第一个站在运粮队的前面,是否跟随我,选择权在你们手里…”

朱雀的话让整个花厅鸦雀无声,就连刚刚走来的美娇娘和云遮月也被这斩钉截铁的声音所震慑住了,两人相对苦笑之后,义无反顾的走入花厅。

“朱雀大人的心意就是我俩的心意,运粮队里绝少不了我们的位置…”

至此让后世史学家唏嘘不已的千里大运粮事件,就在三个女人的带领下,变的毫无争议,并最终创造了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