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359 席卷中州的暴雪

?.?8]1?Z}无数间民房被压塌,无数苦难的民众在冻饿中死去,整个大地一片洁白,千里万里都是冰封的场景,不光是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就连时间都好像被这漫天的冰雪所冻结了。

就在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拉着昏迷流火的军队悄悄的开进了大王城。

黄昏的大王城被风雪笼盖的一片惨白,大街上并没有几个行人,打着卷的旋风在街角肆虐,寻找房屋的缝隙拼命的往里灌。

这种鬼天气里,百姓都猫在家里了,守着火盆喝两杯小酒,反正家里米粮是足够了,过冬的干菜、咸肉什么的也有不少,反正沛水人富庶,就算是再穷的人家混个温饱也是没有问题的。

衣食无忧的沛水人性格都是非常开朗大气的,按说一场暴雪不应该让人们这么消沉啊?现在这个天气,要是去酒楼支起一架火锅,热腾腾的浓汤、片肉再配上几杯暖酒,抬头看看窗外的风雪,这种享受给个神仙都不换啊。

可是最近就邪性了,这段时间整个大王城里被一片诡异的气氛所笼罩,酒楼茶馆的生意锐减,就算有客人光顾,也都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了,一个个都跟雪打的茄子一样,全蔫了。

这种诡异的气氛是在两天前开始出现的,在今天这种诡异的气氛达到了顶点。原因很简单,黑铁军团的主力,就在今天回城了。

没有盛大的欢迎仪式,也没有流火带领将军们的跨马游街,甚至没有白日梦丞相组织的欢庆活动,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只有那些得到亲人死难消息的家庭,才会压抑不住悲痛,在风雪中放生痛哭。

整整十年来,大王城从来没有遇到过现在这样的危机,一场付出惨痛代价的战争居然没有胜利,仅仅换来一个平局的协议。更可怕的是,一个动摇民心的流言在沛水两岸开始悄悄流传。流火大人出事了,流火大人居然人事不省了。

简直就是天塌地陷啊,沛水人心中的主心骨居然毫无预兆的倒下了?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们纷纷指责这是敌人的毒计,是专门来扰乱人心的。可是今天,当黑铁军团的主力返回大王城后,流火大人居然没有露面,这个反常举动一下子让所有人都傻了。

既然大军出征要有阅兵式,那么大军回师也不能默默无闻、偃旗息鼓啊,这可不是咱们沛水人的风格。

就在今天,谣言的传播度已经到了顶点。

这时候的沛水官邸,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沛水军政、民政中的核心人物都已经集中到花园里的小楼了。而流火就静静的躺在二楼的床上,毫无知觉的接受白日梦他们的探望。

在白日梦、成军还有王瞎子他们的眼里,流火大人就是安安静静的睡着了,一切都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在铁算盘他们这些觉醒者的眼里,流火大人的情况非常严峻,因为他们已经感觉不到流火身上的神识波动了。

沉默了半天后,朱雀终于开口了“流火的情况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了,而且一路上柳老和文师叔也一直陪伴左右,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流火的性命是没有危险的,他各项身体机能都非常的健康…”

朱雀话没说完,文武大臣们全都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庆幸,只要生命无碍就好。但是朱雀后面的话又把大家的心给提起来了。

“但是…文师叔怀疑…他怀疑流火可能还要昏迷很长一段时间…”

“啊?”人群立刻大哗“很长是多长?有没有具体的时间…”

很长是多长?永远是多远?这种模糊不清的词汇是大家现在最不愿意听的的。而这时候美娇娘也开口了。

“具体时间谁都说不清楚,毕竟这种神识消失的情况谁都没见过,现在柳老已经返回永阳山去了,木婆婆也去了沼泽深处,而巨木陪同文师叔带着那一队巨人也赶往苍茫山了,他们准备去搜集几种珍惜的草药,但愿能重新炼制出早已失传的清心丸出来,或者这是让流火醒来的希望…”

清心丸?哎呀,流火不是有吗?侯稳第一个就跳起来了“清心丸流火有啊?我父亲送给流火的见面礼就是三粒清心丸啊,那是修复神识的无上妙品,唤醒沉睡的流火应该没问题啊…”

可惜侯稳的话换来的是,包括云遮月在内的三名女人的集体摇头“没有了,三粒丹药全都消失了…”

云遮月说道“在战神迷宫里,流火告诉我,在和四神将交手的过程中,流火曾经吃过其中的一枚…”

紧接着朱雀也开口了“在温港城,为了救治即将要疯的太子林风,流火使用了第二枚清心丸…”

这时候美娇娘也接过话头了“而最后一枚清心丸,已经失踪了,在流火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的里里外外包括他随身的所有物品里我们都搜查了不下十遍,根本就没有清心丸的踪影…”

“现在,流火的身上,有疑点的东西,也就是这两样了…”

说完,美娇娘从流火的枕头底下,掏出了早已合成一体的阴阳双鱼玉佩,而另一个就是流火意外得到的那个银色小瓶了,就是那个小手指粗细的银色水银瓶。

“玉佩很漂亮,但我们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开始以为是法宝,但根本就没有元气波动。而这个银色的小瓶里面,装着一些清香的液体,我们谁都猜不透这里的液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屋子的人,看着桌子上的物件,都面面相觑谁都不认识。也是啊,连柳老和文师叔都看不明白的东西,他们就更别提了。

情报只有这么多,无论大家再怎么回忆,也都想不出什么了。就这点可怜巴巴的情报,换个神仙过来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啊。

最后还是白日梦帮大家总结了一下现在的局面。

“流火大人昏迷前的古怪,大家已经都知道了。我想雷劈这一点应该是能否定的,而敌人偷袭也不靠谱,就算是你们说的老祖宗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就把大人给打一个昏迷吧?”

“那么现在一切的古怪就集中在这两件物品上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但我想绝对和大人昏迷这件事有很大的关联。朱雀大人您还是要好好的保管,千万不要丢失…”

“对于大人的昏迷,咱们都束手无策,现在除了把希望放在柳老他们配制的清心丹之外,还真是没别的路可走了…不知道,柳老他们给没给过一个期限啊…”

这时候石猛和侯稳开口了“柳老出是我俩去送行的,临行前柳老曾说过,无论清心丸能不能配制成功,元旦那天柳老和其他人肯定是要回来的…”

“元旦那天啊,这么说来再有一个半月,这件事就能有个结果了?”白日梦焦急的问道。这时候的白日梦突然低头自言自语起来。

“一个半月啊,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必须封锁住消息,稳定住人心。现在整个大王城里没有一名大精通坐镇,而且黑铁军团正处在最衰弱的时刻,民心和士气也都很低迷。如果这时候有人偷袭我们咱们怎么抵挡?”

白日梦的警惕提醒了在座所有的人,还真是的,现在的沛水处于最脆弱的时期,如果这时候玉家和李家派出一批大精通,不用多只要派出十多名,光无尽的暗杀就让人防不胜防了。

石中行和侯天航留在了中州山,通玄死后造化门已经彻底的乱了,他俩带了一批身份高的散修去镇镇场面,希望能把造化门最后的资源整合一下。

柳老他们本来是想在大王城过年的,可是流火出了这种事情,这些长辈就只能天南地北的帮流火想辙去了。

现在整个沛水大精通一个没有,而且黑铁军团和空行者们也都刚刚从战场上调回来,正是最需要休整的时期。如果这时候,玉家和李家动手了,沛水就是塌天大祸啊。

白日梦的小心不是多余的,现在这个时候,在中州山幻境里,一场秘密的会议正在召开,主持会议的居然是多年不理俗事的老祖宗。

“实话跟大家说,现在流火手里有咱们玉家最急需的秘密,那就是能量墙的密画。现在我才知道,这个能量墙根本就不用费劲的破坏掉,那东西本来就是一个屏障,一个保护,只要咱们能把入门密画拿到手,不同区域里的财富可就都是咱们的了…”

说到这里,老祖宗用手抚摸着面前一块巨大的水玉巨石,那平整的一面干脆成了大家摆放茶具的桌子。

“看看,你们活了这么多年,何曾见过如此巨大的水玉啊,看看这里面精纯的水系元气,这能帮助多少好苗子觉醒啊…”

老祖宗越看越爱,越想越美,最后猛的一拍桌面“我告诉你们,流火不仅是咱们的敌人,他也是咱们玉家的宝贝,在没有榨干他所有秘密之前,谁都不能暗算他,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

玉飞看着激动的老祖宗,尴尬的笑了笑“谁也没说他不重要啊,我们请老祖宗来的意思,也是想分析分析流火诡异退兵的原因,其实按照正常度流火应该在十天后把军队全撤走,可是他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居然玩失踪啊,这里面肯定有疑点…”

“我的意思是,对于流火咱们还是要把情报工作先搞清楚,到底流火生了什么情况,调查清楚了,咱们才好具体应对啊…”

玉飞的分析也没有错,周围的人们纷纷点头“就是啊,柳老怪狡猾如狐,谁知道那师徒两个有什么诡计?早一点知道就能早一点应对啊…”

老祖宗眨巴眨巴眼睛想了一会“嗯,既然你们都这么想,那就派人去调查一下,就让司马晨光带队吧,他性格沉稳不会胡来的,人手也不用多,十名大精通足矣…”

说到这里,老祖宗盯着司马晨光,低声说道“流火掌握的秘密有多重要,不用我多说了,到时候机灵点,千万别把大好局面给搞砸了…”

司马晨光,凝视这老祖宗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