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38 水玉谜案

侍者抱着票箱依次走过学员们的课桌,走到谁身边谁就从中抽出一张任务单。当流火抽出自己的那张任务单后,赶紧打开仔细观瞧。

“二线任务:调查水玉失踪案…”

原来是一个调查任务,流火心里稍稍平稳。

任务介绍很简单,原来在大雪山东麓,无尽沼泽边缘有一条小溪叫做沛水。这条沛水可不简单,盛产水系矿石‘水玉’造化门专门在那里设立了一座采玉场。

采玉场常年有造化门派出的管理者进行管理,大量征集周边的百姓去沛水采玉。

本来是个很简单的工作,几十年都没有出过什么纰漏,就今年出问题了。

入秋之时,三车准备送往造化门的水玉,居然在半路失踪了,连押运的人也不见了踪影,就这样水玉失踪事件也被造化门列为任务之一了。

任务是个二级任务,说难不难说轻松也算不上,毕竟在楚国腹地调查,危险性不大。但也不轻松,毕竟这是个失踪案,很考研调查者的大脑的。

任务奖励也不出奇,一百两黄金和三块极品水玉。

当流火看完自己任务之时,内门弟子们也都完成了抽签。

当抽签完成后,课堂里彻底炸了锅。

“哎呀,完了,居然让我探查黑矿洞?玉师兄他们不是查过了吗?”

“你那还算好的呢,我这是去无尽之海寻宝啊…”

“天哪,去苍茫山,解救被俘的同门…这不是让我跟兽人拼命吗?”

……

混乱,课堂上一片混乱。

通玄大师看着这些活宝们,有的抽到好签面露微笑,有的满脸黑线,有的干脆破口大骂。

“好了,抽签已经结束,你们都回家准备吧。一级任务为期半年,二级任务为期二月,过期完成任务的,奖励减半。要是根本就没完成…那就得跟老夫接着学了…”

说完通玄大师,也不理这些活宝,自顾自的离去了。

侯稳见通玄大师离开了,赶紧凑到流火身边问道。

“让我看看你的任务…不错啊,是二级任务,还是调查任务…”

“你的任务是什么?”流火问道。

“没什么,熔岩城那边出了个反叛者,抢劫仓库,逃进深山,我去干掉他…”

流火看到侯稳那一脸的轻松样,有些不解。

“任务很轻松吗?看你一点都不紧张?”

“嗨,傻兄弟啊,你非要自己一个人去啊,带几个手下不就完了。人多打人少,你担心什么…”

侯稳的回答让流火很无语,这些内门子弟果然是家底丰厚啊。

不一会,朱雀也凑了过来,流火看着她空空的双手有些不解。

“我是不记名弟子,从外面调过来的,自然不用和你们一起抽签了”

“还有啊,我看了你这个任务。你可别看任务表面轻松,能在楚国腹地弄丢三车水玉,这后面的黑手绝对不弱…”

流火闻言赶紧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办法现在还没有,不过我提醒你,你最好带几个帮手…”

“帮手多了太显眼,明显就是作弊,太少了又不管用,怎么你也得带三四个…”

朱雀的话,流火非常认同。一个好汉三个帮,自己孤身一人肯定是不行的,但到底找谁帮忙呢?

去麻烦侯稳?不行,不能总用他们家的人。可是不找侯稳还能找谁呢?

正当流火苦苦思考之时,旁边的朱雀生气了。

“这个呆瓜,我都暗示了半天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当我是空气?”

朱雀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当流火腰间再次被拧后,终于意识到了朱雀的重要性。

“哎呀,师妹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朱雀看流火求他,心中舒畅。

“其实,能帮你的人可不少,那些外门弟子不都是你的朋友吗?依我看,左磐玉和杨帆就很不错啊…”

“而且看在你管我吃住的情分上,我也可以…”

还没等朱雀说完,流火赶紧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还说。

“师妹说的对,我这就去找他俩帮忙…”

话只说了一半的朱雀,真是火冒三丈,气鼓鼓的追了出去,准备再次施展拧腰神功。

当流火邀请杨帆和左磐玉的时候,他俩根本没犹豫,满口应承了下来。

当流火他们四人一起下山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热烈讨论任务的内容了。

兴高采烈的四人中,只有流火揉着后腰上的软肉,心中有些愤愤不平。

当天晚上,流火在家里摆了一桌酒菜,四人围坐在一起商讨出行的种种注意事项。

而与此同时,李飞扬也没有闲着,正在房里和那个强哥一同商议。

“你打听清楚了吗?”

“绝对错不了,三车水玉是被‘毒刀刘’劫走的,这家伙一身木系法术出神入化,而且擅长用毒,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

“毒刀刘?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也不算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啊,怎么胆子这么大,敢劫造化门的货物?”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毒刀刘的手段不俗,绝对算个高手”

“我不管什么高手、低手,你赶紧安排人和他联系,多给他点好处,让他干掉流火…”

强哥听完有些犹豫“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和老爷商量一下吧。毕竟那是柳老的徒弟啊?”

“有什么可商量的,咱们又不摆明身份,谁能猜到是咱们做的,赶紧下去安排…”

说完李飞扬转身离去,只留下强哥在那里叹息。

流火他们四人的准备工作很轻松,简单收拾一下行李,又从侯稳那里弄来四匹赤鳞马。一行四人向楚国南方奔去。

一路上晓行夜住、快马加鞭,也就七八天的时间,四人就赶到无尽沼泽外的沛水边。

“咱们沿着沛水向西行进,大概过三四个村庄,就能到采玉场了,到哪再仔细打探吧”杨帆好像对周边的地理非常熟悉。

左磐玉对流火说“我和杨帆都来自熔岩城,都是矿工的孩子。父母省吃俭用让我们上学堂读书认字,原本想让我俩在楚国混个小官吏当当…”

“可是这人一读书就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俩不愿意当小官吏,却沉迷于兵法战术,总想当个威风的大将军,想当将军当然要研究天文地理了…”

“哈哈,可惜造化弄人啊,没当上将军却成了觉醒者。当初也是一位内门的师叔,出任务到熔岩城寻宝,无意中发现我俩有点天赋,这就把我俩推荐到内门学堂里了”

流火闻言有些感兴趣。

“那位师叔怎么没认你俩当徒弟呢?”

杨帆听见发问赶紧接话“师叔把我俩推荐到学堂后,就去出游了,至今渺无音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也许是师叔自己知道没时间教导我俩才给推荐到学堂的吧”

朱雀听完也来了兴趣问道“那你们两个没有师傅的学生,怎么在造化门里生活啊?”

朱雀的问话好像戳到了二人的痛处,沉默了好久左磐玉才说。

“还能怎么办,一边干活赚钱一边学啊,内门里象我们这样的学生多了去了…”

“我俩运气好,成功觉醒了,这才栖身到通玄大师门下学习。而那些天赋稍差的,没能觉醒,大部分都成了造化门里的下人了,要不这么多的侍者从哪来啊?”

话题变得沉重了,流火现在才意识到,自己那点苦和外门弟子比还真不算什么。想到这里,流火偷偷瞄了朱雀一眼,心里想到。

“朱雀也是外门弟子,以前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吧…”

四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因为他们渐渐发现了一些古怪。

沿途的村庄,怎么都这么穷啊?

当流火四人怒马鲜衣的走进村庄时,破败不堪的景象让大家震惊了。

冬天的街道一片清冷,地上的残雪早已变成泥泞的冰渣,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双双偷过门缝小心打量他们的眼睛,证明这个村庄还有活人存在。

每当流火他们企图敲门询问之时,还没等触碰到木门呢,院子里、草房中,就已经传出了一阵阵混乱的声响,仿佛在躲避杀上门来的强盗。

四人站在街道中,茫然的打量四周,实在想不到富庶的楚国南方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没听说今年楚国那里遭灾啊?怎么这里比战争过后还惨啊?”

“就是啊,楚国已经多少年没打仗了,再说这里是楚国腹部啊,应该不会有山贼吧?”

“沛水两岸,自古土地肥沃,是粮食高产区,怎么会这么穷呢?”

正当四人胡乱议论的时候,从街角颤颤巍巍的走了一名老者,正是村子里的村长。

村长走到四人面前,赶忙跪地行礼,口中还一个劲的高喊。

“大人啊,村子里是实在没有劳力了,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老人和孩子了,求您高抬贵手吧…”

村长的话好像触动了什么机关,突然从草房中传出无数的哭声,不一会又有不少老人和孩童跑了出来,跪在地上向流火四人行礼。

四个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看着满脸菜色的老人和孩童跪在地上,惊的大家赶紧出手搀扶。

等到把老人孩子都搀扶起之后,流火急忙向村长询问情况,等问明情况后,流火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还是水玉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