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32 敲诈长老院

柳老师徒二人,离开半两金的藏宝洞后,并没有直接回天都。柳老见徒弟精神还很旺盛,知道徒弟身体没什么大妨碍。

“走,跟师傅去内门…咱们去打劫…”

说完,对着流火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冰霜术。

“把脸冻白点…对,赶紧哆嗦啊…你可真笨,装病都不会啊…”

“待会什么都不说,也别跟他们行礼什么的,就在那装病…”

师傅带着流火穿山越岭,走的都是隐蔽的小路、近路。一面走一面教他装病的窍门。

不一会,师徒二人就钻出了丛林,来到造化门正殿前的台阶旁。

柳老让流火坐在一块石头上装病,自己喊过来几个侍者。

“赶紧把藤椅抬过来,没看我徒弟正病着呢吗…”

几名侍者都认识柳老,赶紧按照吩咐去准备藤椅,其中一名侍者连滚带爬的向内殿跑去传信了。

流火就躺在藤椅上装病,被侍者们抬着进了内殿。

当柳老走进内殿之时,几位长老都站了起来。看着藤椅上脸色惨白的流火,都长出了一口气,暗叹道。

“万幸啊,万幸。流火没死,这事情就好商量了…”

柳老大大咧咧的找了个座位坐下,开口说道。

“百花会上觉醒者比武较量,本意是切磋法术,希望大家取长补短,而不是争锋斗狠,生死相搏…”

“所以说这些年来,百花会上还真没出现过一次死亡事件。当然了,切磋较量免不了磕磕碰碰,受点小伤,这也没什么…”

“但是,如果有人不守规矩、恃强凌弱,故意下杀手,这可就违背百花会的初衷了…”

“我徒弟技不如人,较量的时候伤了、残了这些都无所谓…但是,我徒弟明明已经昏倒在地,居然还敢痛下杀手?”

“你可曾当他是你的同门师弟?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恨化解不开?”

柳老看着蓝姬冷冷的说道。

“外人的几句挑拨就怒火中烧、失去理智?愚蠢…何等的愚蠢…”

“还有你们…你们的好儿子…玉麒麟、李飞扬和通玄你,偏架拉的居然这么明显…”

“云遮月下杀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阻拦?”

柳老的指责让所有人都哑口无言。沉默了片刻,蓝姬颤抖着身躯说道。

“师兄的指责,师妹不敢不领。但你的徒弟呢?下流、无耻的登徒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辱我徒弟,这个帐怎么算…”

柳老显然做好了一切准备,听见意料之中的指责后,也不着急反而乐了。笑眯眯的说道。

“我徒弟怎么辱你徒弟了?你说说,我听听…”

就这一句话,塞的蓝姬哑口无言,满脸涨红。心中的千言万语,就象石头一样堵在心口,一句也说不出来。

“你也太无耻了,老不正经教出个小不正经。居然还让我复述那么丢人的场景,你问的出来,我又怎么说的出口。

柳老看蓝姬吃瘪,反而步步紧逼,看着通玄大师说道。

“师兄就在凉风殿里,您说说。流火的行为到底是有意识的呢?还是已经昏迷后无意识的的呢?“

柳老的问题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有意识和无意识,是两种思想状态。两种状态决定了流火的行为是否合理。

如果是有意识的,那么流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流氓。但仔细想想也不对啊?这小子再流氓也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啊。

如果是无意识的,那就只能说明云遮月有些过分了。毕竟是无心所为,怎么能这么狠呢?

问题一下子显然了胶着。因为谁也不能证明,流火在摸的时候,到底是清醒,还是昏迷。

通玄大师在那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玉飞和李笑他们也都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整个内殿里一片死寂。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默的石中行开口了。

“师兄的道理,我已经知道了。而云遮月毕竟是个女孩,突然受辱下,反应过度也是可以原谅的。当然了,流火师侄受到的伤害更大…”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纠缠于谁对谁错,应该放弃抱怨和指责,相互原谅才是办法…”

石中行话还没说完,大伙赶紧表示认同。

“对啊,流火师侄大难不死,云遮月也被禁足了。双方各有惩处,都化干戈为玉帛吧…”

柳老说完笑了。

“当然原谅了,我最大度了。云遮月毕竟是个孩子,我怎么会和一个孩子较劲呢?”

“至于流火,我也敢保证,他是不会记恨师姐的…”

“不过,我徒弟毕竟从鬼门关走了一趟,总不能让他的血白流吧?”

说完柳老微笑着看着众人。

大家一看,戏肉来了,说了半天还是敲诈啊。这个老柳,可真没出息,我们要不是知道你的底细,就冲你这贪心劲我们也得相信那些破产传闻了。

不过你能开口就好,省的我们心七上八下的。

玉飞闻言赶紧说道“不知道师哥有什么要求…”

“第一,流火这次死里逃生,着实不易。费了我不少灵药和法宝,这些内门必须补给我,这是清单…”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清单递给了玉飞。

“第二,藏书斋的课程必须恢复,所有内门弟子都给我回去上课。这些年来,他们太懒散了,学了那么多凡人习气。长此以往,造化门还有修行的样子吗?都去争权夺利了,都去勾心斗角了,都学吃喝玩乐了…”

“当然了,流火也会一起上课…”

“第三,加大内门弟子的任务量。多出山去执行任务,不要总关在家门里当老大。去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多游历、游历,对他们以后的修行有好处。”

“就这三个条件,你们商议吧…”

通玄大师听完长叹一声说道“师弟啊,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管世事了呢。原来你还是忧心内门啊!这些年我多次提过这些问题,可是就是意见不统一。现在的这些内门中人啊,一个个的把自己的孩子、徒弟当成心肝宝贝了…”

通玄大师的话引起了一片共鸣。

石中行开口说道“我早就说过这样不行,觉醒者不能娇惯。我儿子一直跟着我到处作战,就连这个百花会我都不让他参加。孩子们不见见血火,那是长不大的…”

李笑也接言说道“其实道理大家都明白,只是这些年来,能够觉醒的凡人是越来越少了。这一点柳老恐怕感受最深,后代凋零,自然就宠爱多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玉飞思索了一会说道“柳老的建议,我是百分百的赞成,内殿里的这几位也不会阻拦。但是就怕下面的压力大啊…以前我们就曾有过这样的尝试,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通玄听完一个劲的点头“百花会的初衷,其实也是想让这些天之骄子们互相较量一下,都互相杀杀傲气、娇气…”

柳老听着这些议论,气不打一处来,猛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就这三个条件,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大不了,我这个供奉不干了,永阳山你们爱谁管谁就去管吧…”

柳老发了脾气,果然不同凡响。所有的长老都不再犹豫了,玉飞率先表态。

“就按柳老的主意办,谁反对也不行,就这么定下了…”

李笑也接言说道“还是师哥有力度,只要师哥发话,谁敢不听啊…”

通玄大师走近前来,抓住柳老的手一个劲的念叨“早就叫你来内门,你就是不来。你早发话,这事不就早办成了吗?”

柳老和几位老哥们们寒暄了几句,拱手告辞“我徒弟身子弱,我就先回去了。我那几间破房子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住人?”

侯天航赶紧接言“早就收拾好了,前几天我就安排人去打扫了,准备让师侄去住。正好你也回来了,晚上我去找你喝酒…”

柳老也不多说,转身离开了内殿,几名侍者抬着流火紧跟其后。

只不过当柳老刚刚离开内殿不就,就听内殿里玉飞一声惨叫。

“哎呀…这个老匹夫,居然如此贪婪…”

柳老闻言嘻嘻一笑,赶紧招呼侍者快走,急匆匆的回到自己家去了。

路上,流火不解的问师傅。

“玉长老怎么了?怎么叫的那样凄惨?”

“哈哈,还能怎么着,肯定是看到我给他的清单了。这次非得让他们吐血不可…”

流火看着奸诈的师傅,总感觉脸上一个劲的发热,很是不好意思。

“对了,师傅。你刚才说看管永阳山,您到底看管什么啊?”

“呵呵,这你就要学习了,你跟我在永阳山的十年,都是修炼、修炼,很多造化门里的历史啊,秘闻什么的都不知道。以后你跟着通玄一起学习,就会渐渐明白了…”

师傅的小院坐落在一个小小的山坡上,门前一条小溪奔流而下,无数苍松翠柏围绕着这个只有三间房子的小院落。

当流火刚刚进院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回到永阳山的感觉。

同样是三间房子,虽然这里的房子高大宽敞,但温馨的感觉是一样的。

院子里,几名侍女正在门内恭迎师徒俩,仔细一问,才知道都是侯天航派来的。

一桌简单的酒菜,流火师徒和侯稳父子围坐在一起。

长夜漫漫,正是聊天的好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