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332 疲惫的流火

中州山的战事终于停止了,但各方势力都没有感觉出多轻松,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场战争并没有分出明确的胜负出来。

仗都打到这个份上了,这已经是化解不开的死仇了,现在撤兵不仅仅是没法给死伤者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敌我双方根本就没法安心,谁都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拿出十成的精力来防备对手。

天下只有千日做贼的,那里有千日防贼的呢?天天提防仇人暗杀可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

流火的联军从八万人锐减到四万人,而玉、李两家联军也从六万直接掉到三万人,这种烈度的战争已经是战争史上少有的血战了,更可怕的是减员一半以上双方居然都没有崩溃掉。

这时候的龙行空早已经被这场惨烈的战斗给震住了,他和他手下那一千多名打酱油者,畏畏缩缩的在流火营地里面,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着忙里忙外的士兵自己又插不上手去,除了紧急从天都城调拨一些食物、伤药之外,他们什么也干不了。

流火的大帐不是谁都能进的,就算龙行空贵为楚国皇帝,在这里也要守规矩,流火没有召见,他就只能在外面等候。

而这时候,大帐里面的争吵已经闹翻天了。

“打?咱们拿什么打?难道咱们要跟玉家同归于尽吗?就算咱们流干最后一滴血,把玉家的生力军都杀光,咱能能奈何得了玉家那个老祖宗吗?”这是流火在大帐里面高喊。

“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的,咱们战死的和终生残废的士兵已经接近一半了,那可是足足四万人啊,都是咱们一手训练出来的精兵、老兵,难道他们就白死了?”石猛这个火爆脾气算是全点着了,跟流火完全是针锋相对啊。

这时候侯稳也不和流火一条心了,他也在里面嚷嚷开了。

“玉家老祖宗也没什么可怕的,文墨师叔能制住他一次,也就能制住他第二次,现在的血狮和烈焰,早就成强弩之末了,只要给咱们一个时辰的时间,咱们绝对能全歼他们…”

“全歼?你这是做梦…”伴随流火暴怒的声音,大帐里面传来了木头碎裂的声音,看样子不是桌子就是椅子碎了。

“你以为玉飞他们还会那么傻的跟你打?你知道幻境里面是什么样子吗?我实话告诉你们,幻境就是上古时期的秘密屯兵之所。那里面藏十万兵都绰绰有余…”

“玉家控制的丘陵猎场还有魔田,那里面提供的食物足够几十万人消耗,玉家一旦龟缩在里面,咱们还怎么打?更别说那里面还有十方灵池这种宝地了…”

流火稍稍停顿一下,好像平复了一下心情“最关键的就是老祖宗了,如果玉家放弃和咱们阵地战,就依托幻境为后盾,天天跟咱们游击战,再加上老祖宗的带领,你们说…咱们还有什么胜算?那可就是钝刀子割肉,小口子放血啊…”

流火的话换来大帐里面一片寂静,而帐外的龙行空已经听傻了,他突然戳了戳身旁一个卫兵样的年轻人,轻声问道。

“流火大人一直都是这么暴躁的脾气吗?”

站在龙行空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早早被传唤过来但一直在帐外罚站的瘸六哥。现在的六哥早没了之前转战千里的豪气了,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一样,老老实实的在帐外站着。

也难怪龙行空看错了,瘸六哥穿着黑铁甲胄,站着帐外一动不敢动,换谁也会把他看成卫兵。

瘸六哥抬头望了望龙行空,仔细看了看他甲胄上金黄色的盘龙花纹,怎么猜也猜不出对面男人的身份,不过这个人身份高贵是没的说了。

“不是,流火大人很和气的,这次脾气纯粹是战局不顺给气的…”

瘸六哥话还没说完呢,突然流火的暴喝声从帐内传了出来。

“闭嘴,小六子我让你说话了吗?你违抗军令私自出兵,你以为你能躲过这一劫去?”流火的训斥吓的瘸六哥一身的白毛汗啊,他本来就是这些民团们给生拉硬拽出来的代表,本来就不敢来见流火,纯粹是赶鸭子上架啊。

“大人,小六子代表十万私自支援前线的民团士兵,前来向大人请罪”说完,小六子单膝跪倒在地,头一低干脆不说话了,整个人当起了鸵鸟。

不一会的功夫,气呼呼的流火就从军帐里面出来了,可是当他刚刚露面,眼前的一幕就让他一愣。就在流火眼前,在瘸六哥的身后居然跪倒了一片民团士兵,而且都是教头、团长这一级别的,足足有小三百人。

“沛水民团,向大人请罪,请治我们擅自出兵之罪…”

流火看着满地的人头,又看着站在人群中尴尬无比的龙行空,流火已经到嘴边的怒骂又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龙行空毕竟是世俗世界里的帝王,而且自己还刚刚接受了人家的封王,怎么也不能太冷落了对方,刚才没有立刻接见龙行空已经是失礼了,现在面对面看见了,流火可不能假装没见到啊。

“劳烦陛下亲自支援,实在是不敢当啊,不敢当…”说完流火深深一躬,向龙行空施礼。

龙行空不是傻子,强弱之势这是明摆着的,自己怎么敢在流火面前托大,感觉回礼。

“不敢,不敢,流火大人救我楚国于危难,乃是我楚国的大恩人啊…”

流火没等龙行空说完,赶紧上前一步抄起龙行空的手,向大帐里面请,顺便还不忘用眼睛死死的瞪了小六子他们一眼。

流火的军帐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套间,既有会议室,也有休息间,更有密谈的小巧客厅。当两人在客厅落座之后,流火也没和龙行空啰嗦,直接把话挑明了。

“我和玉家老祖宗已经达成一致,共同承认你龙家对楚国的统治权,改朝换代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不过我很了解玉飞和玉麒麟的脾气,那两个人不敢明着对付你,也会暗中报复的,你个人的安危可有点让人担心啊…”

龙行空听完上半截刚刚有些欣喜,可是下半截话一出来,就立刻愁眉不展了。

“哎…您所说的我怎么能不明白呢,可是眼下这个局面能保住我龙家的血脉和楚国皇朝的延续,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至于我个人的生死,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流火看了看落寞的龙行空,手指下意识的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击,过了一会突然开口说道。

“说一句僭越的话,现在凭你龙家的力量确实无法保护你,就算你那个隐龙会里面有一些觉醒者和剑师,也是实力太弱了。如果你放心的话,我可以在天都城驻兵,由我的黑铁军团来保护你,这三天来你已经看见我手下儿郎的战斗力了,我想,关键时刻救你一命还是没有问题的…”

流火这句话一开口,龙行空就是一愣,他先想到的是害怕,他害怕流火也象玉家一样将魔手伸向自己,但转念又一想,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有玉家李家这两个共同的敌人,我想流火不会对我下手的,至少在玉家消亡之前,是不会对我下手的,这样一来我们龙家可就又多了一份保险了。

“流火大人厚恩,龙行空怎敢不报,但有用着我龙家的地方,请大人开口,在下万死不辞…”说完,龙行空居然站起来,给流火跪下了。

流火那里用他下跪,他轻轻抄起龙行空,摁到椅子上“就是刚才跟你聊天的那个小六子,我把他给你留下,顺便再留下五千的民团…”

“你可不要小看这五千民团士兵,这些人其实是准黑铁军团,各项标准都达标了,就是因为我压着没扩军,这才委屈他们当了这个民团。回头我再派几十名空行者,有这些人驻扎在皇城边上,你的安全也就保住了…”

流火摇了摇手,止住了龙行空的千恩万谢,又说道“我也不是白帮你,明年我要在沛水开一场科举,反正我也是王爵了,开科举也有这个权利,你到时候要帮我下圣旨,用你的名义帮我造势啊。我手里的文臣实在是太少了…”

龙行空有点意外,他实在想不出流火干嘛要开科举,觉醒者的势力里面放那么多凡人文臣干嘛?流火有钱没地方花了?可是他根本就不敢问太多了,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流火现在事情太多了,也没时间和龙行空闲聊,正经事情说完了,也就不废话了,起身送客,当流火领着龙行空走到大帐口之时,流火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你儿子龙脉我很看好,隐隐感觉他有突破的潜力,如果你放心的话,就让他在大王城多住一段时间吧…”

一句话,龙行空差点哭出来,这么大的幸福砸在他头上他能不兴奋吗?通玄大师一直和龙家亲密,以前家族好苗子都交给通玄大师,现在大师不在了,自己正愁呢,结果流火就伸出援手了。

龙行空话里都带哭腔了“多谢,多谢了…”

送走了龙行空,流火依然没有搭理跪在帐外的那些民团军官们,他还是要煞煞他们的性子。

流火独自坐在大帐里面思考,他不光要回顾这场战争的点点滴滴,他还要仔细考虑民团的这次私自出兵的问题。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可是今天沛水的民团却给流火提了个醒,自己是不是对军队太好了,扶持力量太大了,这种苗头如果不杀下去,长此以往怎么是好啊。

就在流火皱眉叹息之时,一个轻柔的脚步从流火身后走了过来,柔软的双手搭在流火的肩膀上轻轻的揉着。

不用猜,肯定是朱雀了,都老夫老妻了朱雀的脚步声和手法流火早就熟悉了。

“是不是为小六子他们的事情犯愁啊?你也别想太深了,这些民团也是立功心切,而且这些人都是你带出来的兵,你还能不相信他们吗?”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把他们派到天都城里,给他们点任务,他们自然不会天天无所事事闷的生火了,而且你不是准备在沛水开科举吗?你做得对,慢慢把文官力量变强大一点,让咱们沛水文风兴盛一些,这样也能冲淡一些杀气…”

“嘶…”也不知道是朱雀的手重了点,还是朱雀的眼光吓住了流火。反正朱雀这一番话全说道流火心里去了,这还真是老夫老妻啊,默契程度简直逆天。契合度估计达到99%了。

流火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长叹一声把头靠在了那饱满的山峰之间,疲惫不堪的流火才一眨眼功夫就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流火实在是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