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330 应运之人

流火和玉家老祖宗之间到底谈了什么?大家都能猜个**不离十,但谁也猜不出全部,不过看那两个人轻松的表情,大家估计这次谈判应该很顺利。〔 八一(?网 ??>.}8〉1>Z?>.?C]O}M?

玉家的那些后备军们,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别打了,千万别打了,俺们好好的在幻境里面种田、打猎、操持杂务,虽然都是家主的奴才,但胜在生活富足、安逸啊,现在这个狗屁的仗打到这个程度,连我们都给逼上战场了,就算打胜了又能怎么样?到时候玉家也就剩不下几个人了。

持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这些刚刚上战场的后备军,就在仙人岭的北麓,战场的后方无数血狮、烈焰的伤兵也是这么想的。三天惨烈的战斗早就把刚开战那时候的飞扬跋扈给磨的一点都不剩了。

这些训练多年的精锐士兵们,从刚开始的高傲,展到战争打响后的震惊,最后一直演变到士气低落,这一切不过就是三天时间。

现在,当大家都看见和平的曙光之时,每个人眼中的期望是根本就抹不掉的,千万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密谈中的一老一少,他们真心希望下一刻就能从老祖宗的嘴里喊出停战这两个字来。

玉飞站在山坡上,看着周边士兵们期待的表情,他知道,这场战争必须停止了,这场豪赌玉家已经赌输了,现在祭出老祖宗这个作弊器出来,无非就是想在赌输之后多少赖点账罢了。

“老祖宗啊,现在玉家就靠您帮着撑场面了…”

这时候的仙人岭山脊上,侯稳、石猛、朱雀他们也都冲上来了,在这个关键点上,他们不亲眼看一看实在是放心不下。

当老祖宗和流火的身影浮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之时,文墨师叔突然长叹一声。

“哎…玉家老祖宗不死,恐怕咱们谁都制不住他们…”

没等文墨师叔说完,石猛站起来了“怕他个鸟…他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人罢了,战争拼的就是综合实力,我就不信了,如果我们三家铁了心要战到底,多了不用说再集结十五万士兵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候侯稳也说话了“没错,苍茫城和大雪山还有后备军呢,我们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全拿出来…”

“何止十五万…”这时候美娇娘也话了“我不知道流火是怎么想的,如果他开口苍茫巨人至少能给他提供2o万的援军,这还是不用动员的基础下。如果给我充足的时间,凑齐百万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美娇娘的豪言壮语先激了巨木的同感,铁塔一样的巨人瓮声瓮气的说道。

“那个老头再强大,也强不过战神去,流火大人是战神之子,有他的带领这个天下何处不能去?何人不能战胜?”

巨木对流火的信心已经接近于宗教性的狂热了,在他的眼里就没有战神之子办不成的事情。

木婆婆慈祥的盯着朱雀,眼睛里闪烁出异样的光芒,她突然开口问道“朱雀,你是怎么想的…”

朱雀看了看把自己养大的木婆婆,又望了望远处大阵处的那个冤家,咬紧银牙轻声哼道。

“无论流火谈出个什么结果出来,我这个当妻子的还能不随着吗?”

朱雀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一愣,觉醒者之间能够承认婚姻的可还真没几对,尤其是女性觉醒者,很少会在公开场合承认自己妻子的身份。今天朱雀的表态,虽然不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但也够让人震惊的了。

木婆婆看着朱雀,脸上流露出古怪的笑容。

“既然你下定决心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又怎么能不帮你呢?”说到这里,木婆婆幽深的目光盯着文墨问道“你觉得呢?”

文墨还能说什么,通玄大师已经死了,现在他们这些散沙、浮萍一样的隐士除了投靠到柳老的身后,还能怎么选择呢?而选择柳老,就是选择流火,现在流火已经能当柳老的家了,流火的问题就是大家的问题。

“没什么好琢磨的,反正通玄师兄不能白死,这个仇已经是死仇了,跟着老柳咱们还有报仇的希望…妈的,干了…”

玉家老祖宗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次出手,并没有震慑住这些年轻人,相反的在渡过最开始的震惊之后,这些年轻人居然更加的团结,更加的顽强。

老祖宗还是太老了,虽然他实力强悍,但他这上百年时间里都封闭在幻境中当老大,他根本无法想象战争带来的仇恨到底有多强。

如果老祖宗知道这次和平协议,仅仅是一份短暂的停战宣言,如果他知道这些年轻人心中居然藏有这么多的仇恨,如果他知道这些人居然把仇恨藏的那么深,恐怕他绝对不会考虑和流火谈判。

老祖宗太自负了,他一直认为自己逆天的实力已经震慑住了所有人,在他的无上神通下,任何人也不可能有反抗之心。另外,老祖宗实在是太痴迷于幻境了,流火手里的秘密已经勾的他心痒难忍了。

老祖宗加上三百名隐士,足足用了百多年时间才打开了两道能量墙,而流火却能用秘法在一瞬间穿透两道能量墙,这种精妙的手段当然值得老祖宗亲自谈判了。

尤其是当流火把水玉河流还有荒原祭坛的情形简单描述一下之后,就更让老祖宗割舍不下了。水玉这种资源对一个家族来说到底有多重要,老祖宗不可能不清楚,任何一个家族想要长久展,就必须要有大量的新鲜血液补充,而那些刚刚入门的好苗子们,最急需的材料只有水玉。

一条流淌着水玉的河流啊,这就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山啊,玉家从此再也不必为培养新人愁了。

至于说荒原祭坛,虽然流火隐瞒了阴阳双鱼佩的秘密,但流火也介绍了那狂暴无比的尘暴。如果说这么大的风系法阵,里面没有宝贝的话,那才是骗鬼呢。就算是没有宝贝,仅这个狂暴的大阵就已经值得玉家好好研究研究了。一套成熟的防御阵法,对于一个家族来说,那价值也不亚于一条水玉河流了。

庞大的冰山只露出了一个小角,十二个区域现在仅仅开辟出三个来,加上流火手里控制的两个,也才有五个区域,仅仅这五个区域,就已经让老祖宗眉飞色舞了,剩下七个区域的价值,恐怕只有更高而不会更弱。

有那么一刹那,老祖宗真的想把流火抓起来,软禁在幻境之中,把他肚子里的秘密全都掏干净,但是老祖宗不敢,他通过之前种种情报,加上这三天的战局观察来分析,流火这家伙性格绝对是极其刚烈,这种人宁可自杀,也不会委曲求全的活着,更别提强迫他吐露秘密了。

老祖宗想的多,而流火琢磨的也不少,现在最困扰流火的就是仙人岭上那一万多联军的性命了,那可是活生生的一万五千条性命啊。流火可不是野心家,他没有视人命如草芥的习惯。

被石化的士兵将近有三万,老祖宗这种不分敌我的攻击本来就是给谈判埋下了伏笔,现在流火控制大阵里的九千士兵,打的当然也是谈判的主意。

战争不是简单的复仇游戏,这不是世俗间侠客除暴安良,凭着一腔血勇上头就可以杀仇家满门的游戏。这是战争,事关数万,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万人生死存亡的战争。

流火当然知道玉李两家恶贯满盈,满手都是鲜血,上至通玄大师,下至普通的黑铁士兵,数万人就因为他们的贪欲而失去了生命。

要论起报仇的心思,流火不比任何人少,但是流火是统帅啊,他先要考虑的是活人的利益,而不是一味的让仇恨蒙蔽了双眼,

玉家拥有幻境,而且还有老祖宗这样传说级别的觉醒者,想战胜玉家非常困难,说实话如果不是玉飞对元气大阵的贪欲太强的话,他根本就不会把自己拖到这么一个烂泥塘里,玉家和李家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如果从一开始,玉飞就打定主意采用游击战的话,就凭中州山幻境当后盾,他们就能一点点的把对手的血放干。不用多久,顶天一年的功夫,战略平衡肯定逆转。

别看玉飞、李笑他俩给流火联军带来那么大的伤害,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流火还要谢谢他俩,要不是他俩把实力摆在了台面上,那么流火也不会捞着一个公平交手的机会。

现在战局已经生变化了,继续战斗下去就是同归于尽,流火可舍不得让自己麾下的好小伙们,跟这些陈腐的家族们一起陪葬。

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中州山谈判,并不象史学家笔下写的那么精彩,也没有什么三天三夜的大论战,更没有有唇枪舌剑捉对厮杀的辩论团,那都是后世史学家给流火王脸上贴金呢。其实真实的谈判,就是一老一小坐在台阶边上,看着天空的火烧云,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在非常和谐的气氛中,就把未来五六年的战略格局给定下来了。

等到流火站起身来,浅笑着从大阵边缘走了出来,当元气大阵终于恢复正常的那一刻,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大家知道战争到这一刻已经结束了。

当老祖宗回到仙人岭,解除了那道石化术后,敌我双方的军官们赶忙约束这些迷茫的战士,生怕那点不合适擦出一点火星,让刚刚和平的局势又严峻了起来。

这时候的流火和老祖宗,正并肩站在山脊之上,看着仙人岭上的人潮开始有秩序的向后方撤退。

幻境的传送门又亮起来了,大战之后的生还者们,相互搀扶着走入幻境,在那里他们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舔伤口了。

流火的联军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场大战过后几乎人人带伤,多亏现在有源源不断的民团士兵来帮忙,这才让这些疲劳到极点的士兵得到了点久违的休息。

老祖宗看着身边英气逼人的流火,心中百感交集,而当他回头看看大阵里面被人抬出来的玉麒麟,心中又不禁暗叹。

流火的年龄比麒麟还小几岁呢,怎么就做出这么大的一个事业出来?而且今天流火站在我身边一同在战场上亮相,这对他的声望实在是太有帮助了,从今以后流火不敢说横行天下,但他的身份已经足可以和玉飞、李笑他们平起平坐了。

“运来天地皆同力,这就是时运啊,流火难道真的是应时运而生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