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323 阳鱼现世

小凌空的初战并没有持续多久,黑暗者们并没有携带太多的手雷,猛火药制作实在是不容易,他们又不象通玄大师一样有整个元气大阵的资源可以贪污,现在黑暗者手里总共也就五百多颗手雷。

今天这场战役,在小凌空的指挥下,黑暗者足足用光了八十多颗手雷,把这次出征带出来的配额基本上都用光了。

手雷来之不易,但威力确实不凡,当最后一枚手雷在人群中化为火光和青烟之后,血狮的三千后备队已经所剩无几了,就算勉强还有口气的也都被炸的晕头转向找不到北了。

玉飞和玉麒麟这回算傻眼了,一日之内他们见到两次猛火药之威,仙人岭被炸塌了,三千后备军几乎全军覆没。幸亏传送门里源源不断冲出来不少生力军,虽然都是一些民夫之流,但胜在人多啊,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也确实把黑暗者们都吓住了。

“好孙子啊,咱们该回家了,任务已经完成咱们就不要恋战了…”风大人冲着前方的小凌空喊道。

“知道了爷爷…咱们撤啊,军弩上弦压住阵脚,谁敢追过来就射死他们…”

“是…”数百黑暗者异口同声的回答,看那恭敬劲根本就不像面对一个十岁的孩童。

玉飞眼睛死死的盯着且战且退的疯子和那个孩童,心里疑窦丛生。那是疯子的孙子?疯子有儿子吗?不是听说疯子的女人不是早就死了吗?难道这些年疯子又找女人了?

儿子?疯子的儿子现在少说也要30多了吧,看他孙子都十多岁了,可是黑暗者中也没有哪个人符合条件啊?

玉飞越想越迷糊,最后狠狠的摇了摇头,望着逐渐退去的黑暗者们,死活就是不敢下达追击令。

玉家爷俩看着那些小心翼翼逼上去的后备军们,心里虽然生气但也没法子。这些人刚刚还是石匠、花匠、农夫、猎人之流,能够听从召唤披甲上阵已经不容易了,你指望他们跟黑暗者玩命?还是算了吧,能逼走就算烧高香了。

“父亲,怎么办?银钥匙已经被抢走了,大阵的秘密已经落在疯子的手里了,那钥匙里可有一份备用的阵图啊….”

玉飞望着那群消失在密道中的黑暗者们,长长出了一口气。

“不用管他们,还好大阵已经启动了,现在咱们的麻烦无非就是无法关闭罢了,只要咱们守住控制台,难道还怕疯子偷偷潜回来给咱们把大阵关上不成?”

“看见大阵里面这九千多士兵了吗?这都是咱们克敌制胜的关键,蓝姬长老去追他的那个老情人去了,现在这三千红粉肯定听命于咱们,趁着现在战争到了胶着的时刻,你赶紧入阵修炼,哪怕只有一个时辰呢,也是多了一分胜算啊…”

玉飞算计的很对,现在战争的关键点就在老祖宗那里,只要老祖宗能突破锁龙术的封锁,那么战场的优势肯定会回到玉家的手里。现在柳老他们已经被玉啸天他们给拖住了,文墨他们也分不出身来。至于石猛和侯稳那两个小兔崽子,刚刚老祖宗现身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跑了,肯定也翻不出花样了。

在这个敌我双方相互制衡的大好时机里,能多修炼一会就能多一分胜算啊。

想到这里,玉飞不得不佩服蓝姬和疯子,一个师妹一个师兄都是聪明人啊,这时机抓的简直无懈可击。红粉一出现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她是算准了我们没法拒绝她啊。

至于疯子,哎…什么话都别说了,他要是不叛出造化门,就凭我们这些人根本就制不住他啊。

玉麒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去吧,记得到大阵里面收敛一下自己的神识,尽量跟那些士兵们融合在一起。你的神识境界高,很容易就会让大阵以你为主的,到时候那些士兵可就吃不消了…”

“儿子啊,现在你看见了吗?这个世界需要的就是绝对的实力,你也别以为疯子他们用的是阴谋诡计,你也别不服气。没有过硬的实力当后盾,那么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笑话…”

“去吧…”

在玉飞的殷切期盼下,消沉的玉麒麟终于走上了元气大阵的台阶。那一刻,大阵中的元气光芒足足又盛了三分。

至于玉麒麟怎么修炼,咱们暂且不提,我们的视线还是回到幻境当中,回到流火的身旁。

这时候的流火正在一片奇怪的荒漠里面穿行,这里就是水玉河流旁边的区域,正是九点钟方向的那块陌生之地。

在教授的嘴里,这片区域叫做荒原祭坛,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无边无际的戈壁滩,黄沙掩埋枯骨,狂风遮蔽天地。当流火冲入这片区域之后,原本安静祥和荒漠突然狂风大作,如山一样高的沙尘暴直扑流火而来。

“傻子,别犹豫了,赶紧祭起无泪啊,在这里只有他能保护你…”教授的声音在流火的脑海里们回荡。

果然,当法宝无泪的光芒在流火胸前亮起来之时,那柔和的光芒迅速形成一层保护膜,居然在滚滚沙尘暴中生生撕扯出一条通路出来。

鬼哭狼嚎的狂风卷着沙尘就在流火的身边掠过,而流火就在那层光膜的保护下,走的悠然自得,走的闲庭信步。

“我真没想到无泪还有这个本领啊,居然能够止住狂风沙尘…”

“笨蛋,笨蛋,荒原祭坛这片区域没有法宝,也没有财富,他所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阴阳双鱼佩,在这里你是客人,人家无泪才是主人呢…”

教授一边辨别着方向,一边给流火介绍情况,时不时还要打击一下流火。

“你小子够幸运的了,能够提前炼化无泪,现在无泪就是你的保护神,要是没有无泪的保护,就凭你那点微末的道行,你还想闯过这片尘暴?”

教授的嘲讽让流火很不服气,他摸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也是迈入大精通门槛的觉醒者了,没有你说的那么不堪吧?我就真那么弱…”

还没等流火说完呢,突然一道紫色的闪电如同蟒蛇一样紧贴着光膜在流火的身边急速的掠过,就这一下子吓的流火身上汗毛乱炸。

“靠,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尘暴里面会有这样的闪电存在…”没等流火问完呢,紧接着又有十多道闪电贴着流火的身侧闪了过去,看那样子如果是没有光膜的保护恐怕早就劈在流火的身上了。

昏暗的沙尘暴中,到处都是灵蛇一样的电光在流转,隐隐的光芒和绵绵不绝的雷声惊的流火一个劲的心悸。

“这是什么鬼地方?这场雷暴恐怕上百名大精通联手施法也召唤不出来啊…”

教授看见流火那傻傻的样子很是不屑“法术?这是天地之威好不好,真老土啊…”

还没等教授嘲讽万呢,尘暴中突然异变突起,数不清的风刃居然翻滚着向流火冲了过来。

流火从来没见过这么高大这么密集的风刃群,最大的风刃足足有两人多高,看那样子足能把玄武的身体一分为二。如此巨大的风刃恐怕连自己的师傅柳老都无法施展出来。

流火越走越惊心,这场无边无际的沙尘暴里不仅有肆虐的狂风和砂砾,也不光有闪电和风刃,到了最后这场风暴中居然出现了数不清的炎爆术。

那一道道密集的炎爆术在流火的面前组成了一片片的火网,狂风卷起一个又一个的火旋风直扑流火而去。

这时候的流火才真正感受到了无泪的神奇,不论尘暴如何肆虐,无论那些攻击法术有多么的威猛,可是任何一道法术都无法伤害光膜分毫。那一刻的流火才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安全。

“宝贝啊,我的无泪还真是个好宝贝…”

神识里的教授懒得理流火,他正变化成一只猎犬的样子,满地乱嗅,好像正在分辨着方向。

“到了,马上就要到了…向左偏五度,再有两千米就到了…”

兴奋的流火还没有走到两千米呢,刚刚走出八九百米的样子,突然间漫天的风沙居然都不见了。

诧异的流火抬头看了看天空,他居然看见了湛蓝无比的天空和雪白的云彩,当然了太阳这东西在幻境里面是没有的。

当他下意识回头一看,当场吓了一个激灵,原来就在他的身后不到半米的距离,就是那场沙尘暴的边缘。而那场沙尘暴就好像是从地底下凭空钻出来的一样,在流火的身后和这边蓝蓝的天空是那么的泾渭分明。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啊?怎么如此暴烈而且如此的秩序?”

“傻小子啊,还看这破玩意干嘛啊?回头啊,祭坛就在你面前了…”

在教授的提醒下,流火终于回过神来了,他目视前方,当高度达到150多米的四方祭坛出现在眼帘之时,流火顿时被那古朴之气所吸引了。

这是一座纯粹由大块黑曜石堆积的祭坛,目测高度已经达到了将近150多米,四四方方的基座,每一条边都足有两百多米长。高耸的阶梯异常的陡峭,而且毫无扶手,走在上面肯定有行走于悬崖之上的感觉。

当时流火的心情根本就无法形容,他三步并作两步急速冲到祭坛的脚下,当他抚摸着光滑圆润的黑曜石块,用手指勾画着那上面繁琐的花纹之时,一种从心里钻出来的沧桑感悠然而生。

流火突然从怀里掏出无泪,他轻轻抚摸着无泪,低声说道“这里难道就是你的家吗?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呢?”

就在流火的低声轻语之中,无泪突然光芒大盛脱离开流火的手下,慢慢的向祭坛顶部飘去,水银球一样的无泪在空中变幻出各种古怪的形状,直到最后,无泪居然化身成一条活灵活现的洁白鲤鱼翻滚着冲上了祭坛。

“阳鱼啊,流火你现在知道了吧,无泪的本体就是这条阳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