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29 柳老在发飙

这一年的百花会注定要载入造化门的史册,因为这一年造化门里来了一位牛人。

牛人很牛,不仅仅是他能空手力拼手持法宝的觉醒者,更牛的是他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冰雪女神’

那一刻,无尽的八卦之火在所有人的心中燃烧。

那一刻,无数的观者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有奸情…绝对有奸情…”

从那时候起,流火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大家心目中的神。是所有草根觉醒者心目中的神。

流火被无数人口口相传,在传言中。流火被塑造成一名绝对的‘纯男人’一个面对云遮月‘淫威’不屈不挠的铁血硬汉。

哎,可怜的云大小姐,人缘实在是太差了,在这一幕八卦味道很弄的闹剧里,注定化身为一名手持皮鞭滥施淫威的邪恶女王。

参加了这届百花会的人兴高采烈、喜气洋洋,仿佛流火那一抓,是代替自己抓的一样。面对内门弟子的高傲,草根觉醒者们已经积攒了巨大的怨气。

而这些怨气在流火的一抓当中,被集体释放了出来。

那一刻的觉醒者们,如同凡人一样瞪大了眼珠,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画面。

那一刻的觉醒者们,如同赶集的凡人一样混乱、拥挤。

那一刻,无数的唏嘘声从人群中传出。

那一刻,猥琐的口哨声居然连成了一片。

那一刻,云遮月的左胸上印着一个清楚明显的手印,那是流火手心里的汗水。

那一刻,所有内门弟子全都傻眼了。

就连通玄长老,也目瞪口呆,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了。

云遮月依然尖叫着,凄惨的叫声惊动了百花园内无数红粉女兵,一道道残影从四面八方向擂台云集。

侯稳率先感受到了危险,站在凉风殿里高呼。

“保护流火…”

人群中,侯家下属闪身上台,准备保护少爷的朋友。

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云遮月的长发无风自飘。手中冰剑迅速幻化成型,没有任何犹豫,直直的向流火的后心刺去。

那一剑,义无反顾,不死不休。

来不及了,通玄大师已经来不及了。

侯稳的下属也来不及了。

就连台上的玉麒麟和李飞扬也来不及了。

所有人都已经无法阻止云遮月这一剑了。

实在是太快了,也实在是太近了。

通玄大师闭上双眼不忍观看,心中默念。

“完了,彻底完了,老柳绝对要发飙了,造化门又要乱了…”

没有人再唏嘘了,也没有人再吹口哨了,所有人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

谁都不明白,仅仅是切磋为主的百花会怎么会演变成一次血腥暴力的杀人事件。

流火一死,恐怕百花会也要跟着一起死了。

这一刻,所有的觉醒者们心中只有一个声音。

“奇迹,再来一次奇迹吧…”

“流火你已经创造了两场奇迹,这一次千万别让我们失望…”

可惜,奇迹终究没有出现,云遮月的冰剑最终还是无声无息的插入流火的后心,直至没柄。

所有人都喧哗了,甚至有无数的声音高喊了起来。

“毒妇…毒妇…”

正在百花园一片混乱中,人群中突然窜出一名面带黑巾,头顶斗笠的老者。

老者冲到擂台上,左手轻轻一抄,便把流火夹在腋下,随后毫不犹豫,带着流火就向百花园外冲去。

只不过在他将要冲出擂台之时,老者身形微侧,右手手指轻弹,一枚火球直奔凉风殿里射去。

救人、射火球、冲出百花园,这三步几乎是同时完成,很多人根本没看清楚老者的动作,只感觉眼前一花,台上的流火就已经消失了。

当老者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之后,一道声音才从空中传来。

“通玄你个老不死的,敢拉偏架…你等着我…”

当凉风殿众人把目光投向通玄长老之时,才发现通玄大师正在玩命的扑灭自己胡须上的火焰。

原来那枚火球的威力,居然连通玄长老都无法抵挡。

当天的百花会最终不欢而散。

红粉的女兵们簇拥着不停哭泣的云遮月离开了擂台。

通玄长老扑灭胡须上的火焰,满面黢黑的对大家说。

“都赶紧各回各家,汇报此事,马上请各长老内殿议事…”

玉麒麟赶紧发问“不知准备讨论什么议题?”

“还能有什么议题,老柳回来了,救走了他的徒弟。现在流火生死不明,不想个法子能行吗?”

直到此时,大家才明白,救走流火的居然就是柳留供奉。

看明白了目前的形势,凉风殿的众人纷纷散去,急速赶回家中汇报情况。

就连擂台外面的外门弟子也都如鸟兽散,各找各的门路,去打听小道消息了。

不一会,整个百花园已经死寂一片,只有二三名侍者在夕阳的余晖下,打扫着遍地的狼藉。

这一晚的天都城,全炸了锅。

觉醒者们没兴趣饮酒作乐,没兴趣眠花宿柳,就连为数不多的修炼狂们也都放下修行,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见过今天擂台赛的,一个个聊的口沫纷飞,不停的给今天的战斗场景加上一些猛料。

没参加擂台赛的,一个个顿足捶胸,后悔不已。不知道他是后悔没看到精妙的角斗呢?还是后悔没看到热血贲张的场景?

混乱的一夜很快过去了,当天色渐明之时,又有无数条新留言在天都城里上下乱窜。

不少一夜未睡的觉醒者,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在一起低声轻语。

“你们听说了吗?李笑李长老家,昨晚出事了?”

“什么事,你快说…”

“李长老最珍爱的数百棵腊梅,被人一夜砍光了…”

“不光是李笑家,连玉飞玉长老家也出事了…”

“玉家的内库被洗劫一空,不少疗伤圣药都被抢了,连名贵的九龙盘旋玉杯都给抢走了…”

“诶呀,这是谁干的?”

“还能是谁啊,柳供奉呗…”

“人家那是亮明身份干的,李家和玉家就没一个人敢出头,眼睁睁的看着柳老打砸抢啊…”

“临走柳老还发话了,现在他徒弟生死不明,这点东西就算提前收个利息,如果流火真的有三长两短,他还要上门呢…”

“那蓝姬长老那里怎么样了?”

“蓝姬长老那倒是没少什么东西,柳老就是在蓝长老那骂了半宿,说什么好男不跟女斗,他徒弟如果好了这事就算了,如果徒弟没了,就要云遮月抵命啊…”

“霸气,真霸气啊…”

“那是自然,当年柳老孤身一人平定苍茫山的时候,李笑、玉飞他们还都没出师呢。这几个长老里,除了通玄大师之外,谁不得喊柳老一句师兄啊…”

“其他几位长老家没出事吗?”

“这个倒是没听说,好像通玄大师被抢走了几包极品云雾茶,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嘶….”

人群中全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天都城里议论纷纷,造化门内却是愁云惨淡。

李飞扬跪在李笑的面前,已经半宿了。李笑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苦茶。

直到最后管家都看着心疼了,急忙劝解。

“老爷啊,少爷都跪半宿了,您要训就训吧,别跪坏了少爷啊…”

李笑闻言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喊道。

“愚不可及的东西,跪半年都不够我解恨的…“

“让你试探、试探,你可倒好直接给我捅这么个大篓子…”

“云遮月的火是你能点的吗?那个丫头是个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飞扬苦着脸说。

“爹,您消消气。我犯浑了,我是真没想到那丫头手这么狠啊?”

“你没想到?你看她师傅就应该能想到了,想当年她…她…”

李笑哆嗦了半天也没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长叹一口气把儿子拽了起来。

“也怪我没跟你说明白,你蓝师叔那脾气根本就不可理喻,收的徒弟还能好到哪里去?”

“咱们现在为什么只有六名长老啊?第七名长老就是让她给逼走的…”

李飞扬显然是不知道这些陈年隐瞒,感觉用期盼的眼光看着李笑。

“你也别看我,这些事情以后再告诉你吧,反正我就把话说明了,天下女子你随便挑,就是不许选这个云遮月…”

“想想她师傅当年啊…”

话没说完,李笑一股寒意从腰间传出,不禁打了一股寒战。好像还是对当年的事情心有岌岌。

正当李笑教训儿子的时候,云遮月也跪在师傅的面前等待挨训呢。

不过云遮月显然比李飞扬硬气,死活就是不承认自己错了。

“师傅,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我没做错,大不了给他赔命…”

云遮月面前的女人正是她的师傅蓝姬长老。

蓝姬其实并不老,大精通觉醒者本来就拥有抵御岁月侵蚀的能力,尤其是爱护相貌的女子,更是把自己的容貌定格在最美丽的那一瞬间。

不明底细的人如果看了,还以为蓝姬是云遮月的姐姐呢。

蓝姬看着面前的女孩,心中感慨万分。

“象,太象了。怎么这么象年轻时候的我啊,可是你这种性格可是要吃苦头的…”

蓝姬心里暗自沉思,嘴上却少不了教训一番。

“台下有人侮辱你,跟流火又有什么关系,何苦迁怒与他呢?”

“不,你错了,师傅。如果不是他师徒二人,我们怎么会受辱,我因为他受辱,他当然要受到教训…”

“更何况,他居然敢在万人面前侮辱我…”

说完,云遮月再也忍受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