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85 纠结的仙人岭

侯天航依然苦口婆心的劝解师兄,而柳老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把手猛力的在石桌上一拍,站起身来吼道。

“你也甭劝他了,既然他不弄,我们自己弄。没了张屠夫难道我们就吃带毛猪?别求他了,咱俩联手施法,就算累死,我也要把仙人岭震塌了…”

说完,柳老转身就走。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通玄居然怒了,居然暴跳如雷。

“你敢…刘老怪我看你敢….”通玄气的须发皆张,四溢的元气把他的胡须都给吹动了。

“姓柳的,你敢私自行动,就别怪我跟你绝交,两百年的交情你都不要了?我告诉你,仙人岭一线我已经早就安排好了,你要是擅自行动破坏了我的安排,老子跟你没完…”

说完,通玄转身离开石台,连话都不想跟他俩说了。

柳老和侯天航,这辈子第一次见通玄发这么大的脾气,在他们的印象中,天大的事情师兄也没骂过人啊。

看着通玄钻进藏书斋,侯天航长叹一声说道。

“算了吧,师兄是动真怒了,也许他真的在仙人岭安排好了,咱们也就不要逼他了…”

柳老也有点意外,看着一反常态的通玄说道“靠,这老小子吃错药了?火气这么大…”

这时候的通玄大师,根本没心情顾及师弟们的面子,因为他现在已经方寸大乱了。把自己一个人关在藏书斋里的通玄,跪倒在角落里的一座书架前,捧着手中的一副古卷,正在那里低声抽泣呢。

“师傅啊…你教教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

通玄一边哭,一边轻抚着打开的古卷,那上面画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人,很显然那就是通玄那早已离世的师傅了。

就在通玄老泪长流之时,突然从藏书斋后面的山洞里,闪过了一个身影。静悄悄的来到大师的背后,压低声音说道。

“大师,现在已经确定了,石砚的可疑性最大,就在十天前,石砚还反常的失踪了半天,而且咱们所有的盯梢者都断线了…好像石砚就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而且,石砚的出现也非常古怪,半天之后,没有任何的预兆,石砚又出现了。后来我询问他去干什么了,他只是说下山去天都城取茶叶了。可是我们在山门和天都的暗线,也都没有发现他的影子…”

通玄听到这里,擦了擦眼泪,把师傅的画像又卷了回去,淡淡的问道。

“说你的分析结果,不要讲太多的过程…”

“是,总的来说,石砚的消失和出现就象个鬼一样,非常的突兀,我怀疑…我甚至有些怀疑,柳老说的那个幻境传说是真实的…”

“嘶…”当场通玄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思路立刻转到了老柳给他的那封信上。中州山幻境,通玄当然听说过,但也仅仅是当一个传说来听。

那是通玄小时候,他的师傅无意间给他讲的一个传说,当时师徒俩根本就没有在意,因为在觉醒者的世界里,传说这东西数不胜数,你要是一个个都当真了,估计早晚都得疯掉。

通玄大师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有幻境这种东西,就像很多人都说蓬莱岛是一座巨龟背负的岛屿一样,听着很精彩,但实际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所以一个月前,当柳老向他咨询幻境这个东西时,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无法是让他重新缅怀一下少年时候的美好回忆罢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自己手下的情报官已经跟随自己将近百年了,而且他的忠诚度根本就不用怀疑,那可是自己世俗家族里的侄子,谁背叛自己,他也不会背叛自己。

现在,自己的侄子居然也怀疑幻境是真的,而且还揪出了一个叛徒。不由得通玄不信啊,流火说过幻境,老柳也说了幻境,现在侄子居然也怀疑有幻境。

三人成虎的故事,又开始重演了。

“难道,当年师傅对我说的并不是传说?难道真的有幻境?”通玄无意识的自言自语。

“大人,咱们不能再犹豫了,如果幻境是真的,那么很可能在元气大阵完工之时,玉家和李家就会突然出现在咱们的后背,那样的话我们就被动了…”

“那个计划不能拖了,行动吧,仙人岭是不能留了…”

侄子的催促让通玄大师烦躁不堪,他突然对着侄子狠狠的低吼了一声。

“闭嘴…”通玄气的只喘粗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计划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用的,一旦用了,咱们就是造化门的罪人…”

“轻则驱赶出造化门,重则一辈子黑牢啊…”

说到这里,通玄在屋子里面来回踱步,焦虑万分。

“你去,你亲自去,一定要把石砚给我抓回来,一定要活的…”

其实不用通玄吩咐,他手下的情报人员已经开始满中州山的搜捕石砚了,而且现在已经稳稳的揪住了他的尾巴。

“龙组包抄右侧,虎组左侧,把那个叛逃往平原地带驱赶,不要让他钻深山…”

“快快快,妈的真没想到石砚这小子也是觉醒者,隐藏的怎么这么深…”

在一片叫骂声中,那个叫做石砚的侍者,就是那个暗中给玉家通风报信的侍者,正玩命的往仙人岭一带逃窜呢。

通玄手下龙组和虎组的情报官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平日里安稳低调的侍者,一个跟随大师几十年的下人,居然会是玉家的密探,而且还是一名相当不错的觉醒者。

看看他在群山里面穿行吧,如灵猴如黑豹,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在密林和山峦间拉出一道道残影。有时候甚至出现了数十道残影,让人根本就无法分辨他的主体。

“这小子实力够强的啊,估计再给他三两年绝对能突破大精通了,能把风系法术玩的这么好,这实力已经快到突破口了…”

“别废话,赶紧追上去,要是放跑了他,咱们还有什么脸面见大人…”

二十多名情报官,在群山中铺展开一个扇形,紧紧的兜住石砚的尾巴,一点点的把他压制在一个很小的区域里。

你不是上蹿下跳,行迹不定吗?我们就用人多势众把你活活围死。

这个战术非常有效,石砚好几次想从左右两侧突围,但都被两翼的情报官给压制住了,现在他只能向前了,向着仙人岭方向,甚至向着天都平原方向突围。

石砚心里太清楚了,这是要抓活的啊,自己就一个人,依靠群山的掩护还有机会逃窜,可是一旦冲到仙人岭还有外面的平原上,那就肯定没跑了。

算了,反正前面就是仙人岭,大不了我就进幻境吧。虽然提前暴露了幻境之门的位置,但也是逼不得已啊,家主会原谅我的。

仙人岭就在前方,只要翻过面前的山脊,就能看见仙人岭了,只要到哪里老子就自由了。

石砚想的美,可是现实永远没有那么美。正当他双脚踏上山脊之时,当他低头往下观瞧之时,当场就如同一盆冰水劈头盖脸的砸在了他的心里。

“妈的,这是天要绝我啊,老子怎么这么倒霉…”

就在石砚骂娘之时,在山脊的下方,正有四十多名少年挥舞着古怪的抓索,正向山脊上飞奔呢。看看那经典的黑色甲胄吧,那不是空行者小队,还能是谁?

正在巡逻的张狂小队,本意是扫荡一下仙人岭外围的异常情况,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上通玄大师抓叛徒。

“山下的可是流火大人的空行者卫队?我们是通玄大师手下,龙虎二组,快帮我们活捉那个叛逃啊…”

“抓住他,那是玉家的间谍…”

张狂一听眼睛立刻就亮了“冲上去,先活捉了他…”四十多名空行者,迅速排开一道半圆形的散兵线,如同一个大碗一样向石砚扣了过去。

这下石砚可傻眼了,看着眼前和身后的两口巨碗,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没有退路了。罢了,罢了,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今天就只能战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石砚也不跑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串空鸣石手串,一圈又一圈的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来吧…爷爷就算死,也要拉你们一群垫背的…”喊叫声中,石砚目呲尽裂,鲜红的血液居然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于此同时,石砚手腕上的空鸣石已经散发出了淡淡的微光。

“草啊,那小子要自爆法宝…大家快闪避…”龙组队长率先发现石砚的企图。

自爆法宝,这是觉醒者最后的绝招,用最狂暴的方式在瞬间释放掉法宝里储存的天地元气,那种杀伤力根本就没法阻挡。

龙虎二组的应对是正确的,面对觉醒者自爆的威胁,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地方掩护。只有不要命的人才会往前凑呢。

可惜空行者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他们面对觉醒者的自爆威胁居然毫不畏惧,依然勇敢的向前冲,而且所有人在半空中都兴奋的嗷嗷叫了起来。

“四号战术啊,四号战术….虎口拔牙啊…”

张狂一马当先,两条抓索已经绷紧了,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现在他距离石砚仅仅一步之遥。

“抓活的啊…”张狂一声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道红色的烟雾扑面向石砚打去,不仅如此张狂手中长刀猛力挥舞,直奔石砚的手腕。

石砚明显的愣住了,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居然有人会不要命的冲上来,而且还要向我进攻?你丫的不知道我要自爆吗?我都已经准备死了,你还过来砍我干嘛?

嚣张啊,空行者也太嚣张了,居然连我怎么死你丫的都要干涉啊?

既然你想死,那就同归于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