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004 贫瘠的沙漠

觉醒者之间的交手是很短暂的,当流火回到商队的时候,钟离刚刚转移了一半商人。

“大哥,不用费劲了,那个觉醒者已经被我赶跑了,这些商人一会就会清醒的…”

流火一边说,一边用神识查看着商队,他想弄清楚那个觉醒者为什么对这么一个小小的商队感兴趣。

在神识的慢慢查探下,流火很快发觉到了异常。

流火走到一辆大车边,从上面卸下一口箱子。对身边刚刚清醒过来的商人说道“打开他”

商人们不敢违逆恩人的命令,赶忙打开箱子。

箱子里面是一捆捆的精致皮带,楚国出产的顶级犀牛皮带。流火把一捆捆的皮带慢慢拆开,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

这是两条非常漂亮的犀牛皮带,宽厚坚韧而且有一个龙纹的皮带扣。这个皮带扣是用黄金打造的,整个皮带制作的华贵、大气。

“恩公,您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身旁的商人看到流火关注这条皮带赶紧说道“这是卖给草原上部落长老们的,绝对是楚国来的顶级货色…”

流火没有理会商人的唠叨,用神识一点点的确认他的猜测。

不错,问题就出在黄金的皮带扣上。流火没有猜错,这对皮带扣所用的黄金是珍贵的山脉之心,是一整条黄金矿脉里最精华的核心,其中浓烈的金属元气就是引起那个苍耳贪欲的罪魁祸首。

“钟离大哥,拿点钱来。这对皮带我们买了…”

商人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里敢要恩人给的钱,纷纷表示皮带只送不卖。

流火和钟离看商人们实在是真心实意,也就不再推辞了。

不过流火见商人们惊魂未定,便承诺商人顺路护送他们一程,流火的决定自然引起商人们的欢呼。

篝火点燃后,商人们拿出带来的各种酒肉美食让两名恩人享用。在熊熊的火堆边,流火拿出一条皮带,递给了钟离。

“这条皮带,大哥你拿着吧。黄金带扣是个好东西,整块的山脉之心,对你施展剑法有好处。带着这条皮带,你能汇集的元气会更加密集,力量会更加强大”

“这么宝贝的东西,我可不敢要,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不用怕,带扣上我已经加持了禁锢阵法,普通觉醒者是感觉不到的。除非是大精通或以上的才能感觉到,不过那种人又怎么会看上这种东西呢…”

“好,既然兄弟这么说,那我就带着了…”

正当流火和钟离烤火饮酒的时候,那个逃跑的苍耳跌跌撞撞的来到了一座帐篷前。

“九老爷啊…救命啊…诶呀…可累死我了…”苍耳话没说完,就一屁股坐在帐篷前了。

从帐篷里走出一个脏兮兮的老头,乱糟糟的胡子黑白夹杂,身上长袍不知道穿了多久,厚厚的油泥泛着光亮。

“你小子让狼撵了?”

“九老爷啊…小子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苍耳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把和流火交手的情形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挑唆一句。

“那个小子年轻的很,估计九老爷您出手肯定能马到成功。到时候商队里的宝贝和那小子身上的法宝可就全归你了…”

九老爷搓着胡须,一边听一边阴沉沉的笑道“你小子受欺负了,就挑唆我出头。就你这心性这辈子也进不了大精通了…”

苍耳听到这,有些消沉,好像刺中了心中的暗伤,低头嘟囔着。

“这人比人就得死啊,那个小子那么年轻就能入大精通了,我都冲击过四五次了,还是一点门都没有…”

九老爷听了苍耳的话扑哧乐了“你别乱琢磨了,你说的那个少年我估计猜出他是谁了。根本不是什么大精通,和你一样是个小精通…”

苍耳听完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不可能啊,那小子能同时释放不同属性的法术,小精通那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他走的路子和你们不一样。老柳教出来的弟子和他一个德行,古怪的很。食古不化的怪老头,就爱抱着上古典籍啃,总想着以前如何,以前如何,也不看看现在的变化。要不他能好几十年都找不到一个徒弟…”

“哎…不过真没想到啊,他还真教出一个来…”九老爷开始沉思了起来。

苍耳不敢打扰九老爷的思考,小声的嘟囔着“小精通居然能同时用多种属性的法术,看来这小子身上有宝贝啊…是什么宝贝呢?怎么才能抢过来呢…要不就偷…”

九老爷沉思了一会,见苍耳满嘴嘟囔着像个傻子一样,心头火气,照着苍耳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你小子,又开始贪小便宜了,狗改不了吃屎。那个少年是你能碰的?少打鬼主意。今天这事就是你贪心惹出来的,一个凡人的商队,你随便给点钱不就把东西买来了?用的着那么下三滥…”

“我那死去的师兄怎么收了你这么个丢脸的玩意。带累的我天天跟着上火…”

九老爷越骂越来气,苍耳不敢分辨,赶紧给九老爷拍胸抚背,一脸的傻笑。

九老爷如何训斥苍耳,咱们暂且不提。就在这茫茫大漠上,有另一批人也在向北前行。假如我们能飞在天上的话,就会发现。流火他们行进的方向是偏西北方,而另一批人却是偏东北方。虽然出发地不同,但两拨人的目标是一样的,都是大漠中的黑矿洞。

这是一行三人组成的小队伍,其中一个男子眉清目秀,温文尔雅,斯文中透露出浓重的贵气。手上精雕细琢的宝石戒指,腰间的玉佩、香囊,加上手中的白玉笛每一样都不是凡品。

另一个男子相貌也是不俗,不过一对贼溜溜的大眼睛,让他很带喜感,而且明显这小子是个话痨,嘴就没有停的时候。

第三个人居然是个女人,一个面带白纱巾的女子,一身的素白裙遮住了她的身材。虽然看不出她的相貌,但从她身上透露出的气质来看,绝对不是个平凡的女子。

话痨的男人姓侯名稳,不过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猴不稳。因为他太爱唠叨了,也总弄出点稀奇事情出来。

一身贵气的男子叫玉麒麟,人如其名,贵气冲天。

白纱女子姓云,名遮月,非常奇怪的名字,据说是她自己取的,本名谁也不知道。

这三个人来头不小,都是造化门里的内门大弟子。

造化门虽说是一个门派,但这一门派过于松散,而且异常庞大,并没有一个很严谨的组织架构,大家都是学造化功出身的,也就算是同一个门派。有的觉醒者一辈子没去过造化门,也有的觉醒者土生土长就在造化门内。这样就分出了内门,和外门弟子。

象流火这样被师傅在永阳山里带大的,就叫做外门弟子。

玉麒麟和侯稳都是子承父业,父亲都是造化门里的长老,而云遮月虽然是凡人的孩子,但从小认蓝姬长老为师,那身份也是相当了得。

不过今天有些奇怪,三名内门的天之骄子跑到蛮荒的草原来干嘛呢?而且没有一个随从跟随,这真是少有的怪事。

“师兄、师妹,天色不早了,咱们该找地方休息休息了”侯稳一边说一边还对玉麒麟眨眨眼睛。

“前方二十里处有一片湖泊,到那里休息…”云遮月冷冷的说道。

玉麒麟和侯稳相互苦笑一下,没法违逆师妹的话,只好继续赶路了。

直到星星已经铺满了天空,三个人才在小湖边安下营来。

“路程已经过半了,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应该还有四五天就能见到大漠了”玉麒麟坐在火边说道。

侯稳一边啃着烤的冒油的肉干,一边说道“用不了…用不了…按照师妹逼出来的速度,我看两三天就到了…”

云师妹没有搭理侯稳的调侃,继续收拾着自己的小帐篷。

玉麒麟看了看不做声的师妹说道“还是快点好,探查完黑矿洞,我们还要赶回楚国呢。天都的百花会可就要开了啊…”

“师兄你当然急着回去了,每年你都是第一,我这个中流选手凑不凑热闹都无所谓。我爹老骂我‘不骑马,不骑牛,你骑个骡子站中游’说完就想打我…”侯稳忿忿的说道。

“师弟你别总抱怨,师叔也是为你好。百花会的名次不重要,多和师兄弟们交流交流,对咱们将来有好处,毕竟你不可能永远都是小精通啊…”玉麒麟慢慢开导着。

火堆边,两人慢慢聊天打发时间,而云师妹早早的就睡了,没有搭理他们。

第二天一早,三人继续上路。

正当三名首席弟子抓紧赶路的时候,流火和钟离已经来到了大漠边上。

草是越来越少了,而且颜色也越来越枯黄。不仅如此,脚下的沙土也越来越松软了,在草原上奔驰如飞的赤鳞马现在举步维艰。

马是不能骑了,钟离拍拍赤鳞马的脖子,向身后的草原指了指,示意让马儿们回到草原去。战马认主,总是依依不舍不愿离开,钟离狠狠的在马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四匹赤鳞马这才迈步向草原跑去。

“不用担心他们,赤鳞马非常忠诚,他们会在大漠边自己觅食等我们的”钟离对流火解释说。

说完,二人背上行囊向大漠深处进发了。

沙漠里的路是越走越难走,幸亏钟离有充足的野外生活的经验,方向倒不至于迷失。两人逐渐走到了大漠的深处。

越深入大漠,流火越感觉到古怪。本来很充沛的天地元气在这里越来越稀少,如果仅仅是水之元气稀少,流火也不会很在意,毕竟这里是荒凉缺水的大漠。

但连最基本的土之元气也逐渐稀薄起来了,这就有问题了。

慢慢的,缺水的问题开始困扰二人。本来二人带的水就不多,刚进沙漠的时候流火还能调动微薄的水之元气凝结一些水出来,但随着元气越来越稀少,流火的法术已经无法起作用了。

还好,钟离将军经验丰富,时常从一些低洼处刨出一些能喝的水源,虽然不多但聊胜于无。

流火现在的无奈,其实主要和他的师傅有关系。柳老是个复古主义者,他对上古时代觉醒者的世界无比的痴迷。无论是柳老选弟子,还是教育弟子的方法都严格遵循古籍记载,非常排斥现在觉醒者们的一些做法。

在排斥对象里,就有现在觉醒者们常用的法宝。

法宝出现在觉醒者的世界里已经很久远了,没有谁能说的清楚法宝最先是谁炼化的。但炼化法宝的法门却一直流传至今。

法宝是好东西,法宝能储存天地元气而为几用。一个赤手空拳的觉醒者施展一个烈焰术,法术的强度主要看觉醒者本身的能力,和周围环境中火之元气的多寡。能力强者或许能调动九成的元气力量,而能力低者也许只能调动三成。

但如果你手上有一个能储存火之元气的法宝,那情况就不一样了。法宝本身能提供元气,环境又能不断补充,这样的觉醒者战斗力自然成倍的增强了。

如果现在流火手里有几块水晶,那么他俩绝不会遇到无水可用的局面。

埋怨归埋怨,但路还是要走的,两名难兄难弟就这么相互扶持着,慢慢来的了沙漠深处的丘陵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