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70 大义名分是什么?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流火以为自己和龙脉皇子的谈判很隐蔽,流火一直都认为自己的防御网是天下最优秀的,可是仅仅到第二天中午,这个绝密情报已经离开了大王城向四面八方飞去了。

传递这个情报的有各家的密探,有天上飞的信鸽,甚至还有几只珍贵的金线鹰。无论传递情报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但是情报都是一样的。

流火和龙脉皇子谈崩了,原因居然是因为封王的名号发生了争执。

这是什么情况?流火居然不要富贵王,非要一个和他身份相符的称号,要不就是‘沛水王’要不干脆学人家巨人,直接来一个‘战神王’反正就是不要这个富贵王的称号。

流火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很惊讶,尤其是流火手下的文武官员们,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一个称号有个狗屁用啊,大人怎么会对这个这么执着呢?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当所有人都质疑流火的时候,白日梦却少见的和流火站在了同一个战壕。有很多人问白日梦这里面的原因,可是白日梦却死活不解释,就是闭嘴不语。

天底下糊涂人不少,但聪明人也有的是,至少玉飞的反应就很正常。当他听到这个情报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把身边的玉玲珑和将军都弄愣了了。

在二人不解的目光中,玉飞淡淡的解释了一下。

“流火这小子野心不小啊,他居然看出龙行空给他下的圈套了。哈哈,一个富贵王,看起来是很尊贵的,可是也就堵死了流火任何的野心…”

“富贵王?不过就是个名头罢了,在天下人眼里,富贵王是没有顺位继承权的,甚至很多人都认为富贵王的爵位是不能世袭的。这样的话,无论龙家以后发生什么样的意外,在法理上流火都没有继承的权利…”

说到这里将军突然听不懂了,他磕巴的说道。

“天下…打出来…的…干嘛…要…继承…”

玉飞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凡人世界的事情是很复杂的,一个王朝的更迭可不仅仅就是靠战争就能做到的,一个新王朝,必须要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名正言顺。他们管这东西叫做大义名分…”

“三百年前,龙家只是夏朝的一个地方将军,本来他们家是没资格问鼎天下的,但是机缘巧合,在天下大混战中,龙家先祖居然救了一名,夏朝的公主,而且两人还结婚了…”

“结果龙家就靠一个夏朝姑爷的身份,就在那场战乱中笑到了最后,而且让百姓捧到了皇帝的宝座上…”

“你说说,大义名分有没有用呢?”

将军还是不理解,迷茫的眼神只是看着玉飞发呆。

迷茫而且不理解的人可不仅仅是将军一个,现在李家的强叔也有点摸不着头脑,一个劲的问李笑。

“你说的我基本上听懂了,龙行空希望流火保护他,可是还不想给他真实的名分,就弄了一个富贵王的称号糊弄糊弄…”

“可是,流火干嘛对那个虚名这么在意呢?一个狗屁的楚国皇室的顺位继承权,有什么好抢的?流火现在在沛水不就是一个皇帝吗?沛水人还有谁在乎龙行空呢?”

“这样看来,龙行空的封王也不值钱啊?”

李笑一听就笑了,看着强叔说道“你啊,就知道修炼了,有空还是要看看凡人的书籍吧,龙家的这个大义名分那可是相当的值钱啊…”

“流火控制沛水已经十多年了,在这期间他和沛水百姓的恩义已经结下了,那百万凡人当然只会听从流火的命令了,这就说明流火已经掌握了沛水的大义名分…”

“说的很简单一点,大义名分就是一种免于测试或者免于考核的一种权利。在沛水,流火说谁是好宰相谁就是好宰相,说谁是好将军谁就是好将军,流火不用讲任何的道理,因为他的话就是道理,这就是大义名分…”

“在沛水,以后流火说谁是继承人,谁就是继承人,这就是所有人都不会争辩的圣旨…”

这时候的强叔突然有点开窍了,他突然说道“我好像有点懂了,这个所谓的大义名分,说白了就是草民百姓,一种盲目狂热的崇拜和迷信啊,谁继承了这种大义名分,谁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这种崇拜和迷信,靠,那不就是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李笑又笑了,他刚想说孺子可教,可是身后就传来了李飞扬的声音。

“哈哈,强叔这个解释真有水准啊,其实那个大义名分确实就是这么个东西。楚国的龙家已经稳坐了300年的江山了,一代代的百姓从出生到死亡都是受到龙家的统治,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

“在亿万楚国百姓的眼里,龙家的话就是圣旨,就是真理,谁得到了龙家的认可,谁自然就能得到这些百姓的承认,这种力量在书生的嘴里就是所谓的大义名分了…”

“当然了,您也可以不要这种名分,而选择用绝对的武力和文政去开疆扩土,去建立一个新的帝国,可是那样你要走的弯路可就大了,流火用了十年时间才做到百万沛水人的归心,他要是一个个的这么复制下去,恐怕上百年也都没统一楚国呢…”

“好好好,我儿终于开窍了,这个解释比我的要通俗易懂…”李笑对李飞扬的解释非常的满意,而且还顺便多问了一句“那你说,咱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个情报呢?”

李飞扬歪着头想了想“嗯,我觉得对于龙家咱们还是低调一点吧,没必要非把龙家推倒流火那边去,我觉得龙行空的内心里还是想在咱们中间保持一种平衡,他的本意还是要维持住龙家对楚国的统治…”

“说实话,玉家这几年给龙行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而且玉伯伯已经有了废掉龙家的打算,我觉得不太明智,毕竟龙家这几代帝王里面还真没出什么昏君,在百姓里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套用刚才的那句话来解释,那就是龙家的这个大义名分含金量还是很高的,百姓还是很认可的,没必要白白便宜了流火那小子啊…”

……

李飞扬还在滔滔不绝的分析,而李笑已经感觉眼眶有点湿润了。在那一刻,他突然有些感激流火了,虽然那仅仅是一瞬间,但那种感觉异常的真实。

没有流火,就没有李飞扬的今天啊。没有流火,李飞扬估计还是以前的那个纨绔呢,那个只知道玩女人,耍小聪明的纨绔子弟。多亏了有流火这块磨刀石啊,把李飞扬和玉麒麟两人磨成了两把锋利的宝刀,而且看起来自己儿子好像更加的出色一些。

确实,由于流火的横空出世,让所有造化门里的内门弟子们都感受到了危机,尤其是玉麒麟和李飞扬他们,也正是由于流火的反抗,让这些纨绔们终于知道了,自己并不是万能的,至少面对流火他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

十年前,那场针锋相对的较量,流火把李飞扬送入了黑牢,也把玉麒麟关入了家族灵池。十年磨砺终于让这两个家伙像点人样了。

李飞扬得到了父亲的赞扬,而玉麒麟呢?他也得到了蓝姬长老的叹服。

道理很简单,玉麒麟已经在野人岭外的山谷口,就在当年他带领骑兵冲杀进入的那个山谷口。他已经足足跪了十天了。

玉麒麟是十天前来到野人岭的,因为他听说,云遮月已经被蓝姬长老带回来了,现在正把自己关在山里,一步也不外出。

玉麒麟是来这里求得师妹原谅的,他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他也不想逞口舌之利,他就是静静的走到山谷口,静静的挑了一个不妨碍大家出入,而且也很醒目的地方,就直直的跪在了那里,一跪就是十天。

蓝姬长老很是意外,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高傲的玉麒麟居然会用这种行动来求得云遮月的谅解。

没有争辩,没有哀求,甚至多一句话都不肯说,就是跪在那里,一天又一天。

蓝姬长老惊呆了,红粉所有成员都惊呆了。谁不知道玉麒麟的身份高贵啊,谁还不知道玉家的权势滔天啊。现在堂堂玉家太子,居然能为了云遮月在大庭广众里足足跪了十天。而且看那架势,如果不原谅他,他就准备一辈子跪下去了。

在玉麒麟连跪第三天的夜晚,蓝姬长老曾经来到山谷口和他密谈了一夜,就是在那一夜里,蓝姬长老终于知道了在苍茫山里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抛弃事件的真相。

玉麒麟有罪,但他的罪名仅仅就是没有及时去救云遮月,在危急的那一刻玉麒麟选择了放弃。

但是首恶并不是玉麒麟,首恶是李飞扬。蓝姬长老气的手脚发软,转身返回山里,足足跟云遮月谈了半宿,结果就是蓝姬原谅了玉麒麟,而云遮月依然不肯原谅。

这一次云遮月实在是下狠心了,她根本就不听师傅的解释,只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又一天。

直到第十天,蓝姬长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走到玉麒麟的面前,只静静的问了一句。

“你知道吗?云遮月已经跟流火走到一起了,而且也把身子给流火了…就这样,你还要吗?”

一句话,换来的是整夜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