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67 后宫

流火愣住了,大厅里的官员们全都愣住了,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日梦,而且对他那一脸严肃的表情很是不理解。

流火想了一会说道“你说吧,但愿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希望你不要逼我送走你…”

白日梦深深叹了口气“大人,您已经一年没有处理公务了,虽然您临走前把所有公务都分配下去,而且也给了我们足够的授权,但是有的授权您是无法给我们的…”

“您在苍茫山的时候,我们沛水接连收到了三封求援信,有楚国皇室来的,也有温港的,还有苍茫城的,而这些事情一件比一件紧急。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够做主的…”

“楚国皇室要给您封王了,封富贵王。这里面覆盖的事情实在太多,而且涉及到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的沛水战略的调整,难道您指望我们决定吗?”

“这种指点方向的活,怎么能让我们干呢?”

白日梦轻轻咳嗽了一下,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

“另外就是温港和苍茫城的求援信了,一个是您的结义大哥,一个是您多年的好友,而咱们手里仅有5万可以动用的军队,到底如何取舍?这里面涉及了未来咱们沛水势力向那个方向渗透的问题…”

“这种选择,更不应该是我们做臣子的应该拍板的…万幸,主母大人在最关键的时刻出头了,是朱雀大人把这个艰难的决定权给包揽了过去,如果没有朱雀大人,我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要争吵几天…”

“估计再晚几天,钟离将军早就不在了,而且苍茫城也已经被破城了…”

“最关键的时刻,只有您的亲人能帮您做决定,其他的人谁都不可以。柳老在就应该由柳老拍板,柳老不在朱雀拍板…可是现在呢?您又给我们带来了两个女人,请问大人,以后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应该听谁的?听朱雀大人的?云遮月?还是美娇娘?”

“您不给我们一个名次,将来政令撞车了,您让我们臣子们怎么办?我让您订出一个日常供养费用标准出来,也是希望大人您能不动声色的给这几个女人排一个名次啊…”

白日梦深深的喘了几口气,释放着胸中的憋闷,在他的心里早就把流火骂了几百遍了。世俗帝王一点就透的道理,怎么到流火这里就要掰开揉碎了的明说啊,这不是逼我得罪人吗。

“大人啊,给这几个女人排出名次大小出来,以后还要涉及到后代继承的问题啊,咱们沛水将来要给谁继承?谁知道您将来有几位儿女呢?温港动乱的惨剧就在眼前,仅仅两个皇子就把温港杀成一片废墟,难道您希望这个场景将来在大王城重演?”

“还有啊,大人您也不能保证以后就不找女人了吧?以后如果您后宫女人越来越多了,我说的这些问题就是现实存在的问题,是您根本就没法回避的问题…”

“包括你的上床记录,也必须从现在开始整理了,万一哪天有个女人拎着孩子愣说是您的私生子,我们做臣子的至少也要有个参考啊…”

白日梦这回算是下狠心了,这一番话说的流火是哑口无言,甚至给流火弄了一个大红脸。

流火不傻,大厅里的人们也都不傻,这些觉醒者们都非常聪明,其实在白日梦说一半的时候,他们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了。

白日梦说的话很糙,但道理不糙。而且还真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以前就朱雀一个女人的时候,大家都没想到这些复杂的问题,可是现在这女人一多了,很多问题就躲不过去了。

流火这叫一个尴尬啊,白日梦的话他根本就没法反驳,只能磕磕巴巴的说道。

“不至于吧?我的儿女我还能分不出来?”

白日梦当场就发飙了“大人您能分辨,我们能分辨吗?您能保证以后永远不离开大王城,您还是要保证以后永远不找新的女人了?”

“我知道大人有我们不能拥有的绵长寿命,但是那也仅仅是绵长而已,您又不是永生不死的,这些问题只能说是不太急切罢了,您不能说他不存在啊?”

“而且您还要想好了,冲突这东西压抑的越久,将来的烈度也就越大,山阴国王林淼的二个儿子,不过积累了几十年的力量就能把山阴国破坏的元气大伤,您想想您的孩子呢?有的话已经不是人臣能说的出口的了,大人您要醒醒啊…”

说到这里,白日梦跪在地上,一言不发,满脸都是任你处置的表情。

流火实在是没法反驳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很不称职的领袖,这些文武追随着我,这些年看来真的是没少受苦啊。自己怎么就这么幼稚呢,怎么连这么点问题都想不明白呢?

其实流火没必要自责,在他三十多年的人生中,除了修炼就是修炼,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争霸的念头。就连现在这个沛水,那也是一路被命运推着才走到了这一步。

虽然这十多年里,流火有了一些上位者的心态,但他的骨子里依然是个草根一个,依然是个觉醒者。

很多政治人物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琢磨过。

想了半天,流火抬头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白日梦。所有人都不敢直视流火的眼睛,大家也都知道这个话题比较尴尬,谁都想给流火留点面子。

最后流火苦笑一下,把跪在地上的白日梦拉了起来。

“算了,你也别弄那么苦逼的表情了,你想当烈臣?老子也不想当昏君。你们这些读书人,就是这个臭毛病,明明是为我好的事情,偏偏要弄的跟上刀山下油锅一样,好像不这样就显示不出你多忠诚一样…花花肠子…”

白日梦终于送了一口气,他看着流火放松而且有些尴尬的表情,知道今天这一关算是平安闯过去了,自己这一手又赌赢了。

“好了,大家也就别纠结这个问题了,朱雀对咱们沛水最熟悉,以后内宅包括行政上的事情,大家还是要多听听她的意见…至于内宅里的用度,还是让朱雀拿主意吧,这是女人的事情,咱们男人不掺和…”

“至于白日梦说的那个…那个…记录的事情,我看就算了吧,老子又不花心,又不想弄千八百个女人,不用那么复杂…”

说到这里,流火苦笑了一下“你们啊,也别乱想了。云遮月和美娇娘的事情,有机会我会跟你们详细说说,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的,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还真以为我流火色迷心窍了?”

流火的自嘲引来了大厅中所有人的笑声,文官们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虽然流火大人没有明说,但朱雀为主,其他两位夫人为次的格局算是定下来了。

后面的议事就轻松很多了,白日梦是个给台阶就下的人,他可不会傻乎乎的跟流火死顶,相反后面配合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多了。

渐渐的,东方的天色已经发白了,而大家的眼圈也都黑上来了,直到鸡叫三遍,流火才下令让厨房准备早餐。

“好了,天都蒙蒙亮了,大家休息一下,吃点早点,然后咱们再议事吧…”

流火提出休息了,白日梦第一个跑出去放水了,这半宿可把他憋的够呛,等到了厕所足足清理了一刻钟,这才一身轻松的走出来了。

白日梦在侍女端来的铜盆里洗了把脸,当柔软的毛巾在脸上摩擦之时,他的疲惫心情缓解了不少,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都好多了。

正当白日梦准备返回大厅之时,突然从游廊的拐角,走来一名女子,站在白日梦面前深深施礼。

“今晚的事情,多谢白丞相了…”

白日梦一看来人,马上就正了正衣冠,深深还礼。

“朱雀大人有托,属下敢不从命?”

朱雀看了看白日梦,轻轻一笑“有空叫你夫人来官邸里玩来,本来就很亲近的,别弄的疏远了…”

“一定,一定…我家贱内,也十分想念大人呢…”

朱雀和白日梦相视一笑,转身离开了,两人就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丰盛的早餐过后,忙碌的会议又开始了,堆积了一年的各项政务都要在今天一天内处理完毕。没有时间了,现在流火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在落草坡一线,黑铁军团还有暴雪内卫加上石家的狩猎者们,这三家的先头部队已经开始修筑永久军营和工事了。

不仅如此,在大雪山里的山路上,无数从苍茫城调回的士兵正在行军,在白雪皑皑的群山当中,深色的人流如同一条长龙一样望不到尽头。

侯稳和石猛就要回来了,包括石中行长老也要回来了,估计最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在大王城里就会有一次三家最高级别的密会。

如何对付玉家和李家的威胁,如何保证元气大阵不落入野心家的手里,这些全都是会议上要商谈的。

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战争是无可避免的,所有人都放弃了和平解决争端的希望,就连通玄大师和柳老,这两位天山的和平主义者,也都放弃了幻想。

战争已经无法避免,各方的备战已经如火如荼了。

现在的流火,实在是不能在内政上耽误太多时间了,现在他全部的精力都在中州山上,都在大阵落成后的那场无可避免的战役上。

当然了,还有那个神秘的秘境,那个教授告诉的的惊人秘密。

“秘境啊,秘境,你一定要等着我哦,无泪的秘密就在里面,宝山在眼前怎么能空手而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