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64 全民皆兵

秋高气爽啊,尤其是在沛水边上,望着天空上的繁星,看着地里的收获,那种心情真叫一个爽。

瘸六哥现在的心情就很爽,晚上喝了二两小酒,媳妇又给炒了两个肉菜。美美的吃一顿,然后出村子好好巡视一下,消化消化食。这简直就是神仙的日子啊。

这里是永宁村,是沛水无数村镇中的一个,而且你听名字就能猜到了,最早这个村子就是永宁州饥民们组建起来的。

不过,十年过去了,现在村子里住的百姓可就天南地北那里都有了,而且人口也膨胀了十多倍,现在永宁村里常驻人口足足有一千多口。

要说永宁村里谁最有名,那当然是瘸六哥了。你们别看六哥年龄不大,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人家那身份可不得了啊。人家不仅仅是永宁村里的保长,而且还是周边十个村庄民团的总教官。

瘸六哥的房子是村子里面最阔气的,据说建这个房子时候,人家肖王侯将军还有武战将军都随过份子呢,甚至在房子建好后,流火大人都来喝了杯酒呢。

你也别不服气,人家瘸六哥可是当你武战将军的亲兵,而且在沛水惨案那一夜里,亲手杀了一名觉醒者啊,而且还把自己媳妇给救了。后来在追击的过程中,瘸六哥的腿被一发炎爆术给炸断了,加上混乱的战斗中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六哥最终还是瘸了。

据说当时六哥哭的死去活来啊,刚刚在仕途上见到点亮光,就被掐灭了。他要是不瘸,就凭他亲手杀死一名火修的功劳,现在最次也要混个百夫长了,就算当不了百夫长,跟在武战将军身边当一名亲兵,那也了不得啊。

瘸六哥足足消沉了好几个月,就连自己娶媳妇都没露过笑模样。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的在黑铁军团里人五人六的,而且很多不如他的都开始升官了,可是自己只能在家里看着,那种心情给谁都受不了啊。

万幸啊,当黑铁军团扩张完毕后,英明的流火大人做出了一个重要的举措。流火居然下令在沛水,实行全民义务兵制。

好家伙,这道政令一下天下哗然啊。纵观中州历史,实行全民兵制的朝代根本就没有过,流火这不是要穷兵黩武吗?

从那一天起,除了老人、妇女之外,所有的男人,只要年龄超过16岁的男人,全部编入民团,在农闲之余进行统一的军事训练。

按照流火的计划,只要你是具有沛水户籍的常驻人员,而且享受了沛水给你的种种优待政策,那你就有出兵役的义务。沛水治下,孩子免费读书,地租是全楚国最低的,而且黑铁军团还对大伙进行保护。你享受了这么多的权利,那你就应该尽你的义务。

沛水是我家,保护靠大家。这句口号当年喊的可是震天响啊。就在这个大背景下,沛水的民团建成了,各村的保长也选出来了,瘸六哥的第二次春天终于来了。

不仅仅是瘸六哥的春天,其实这是黑铁军团里所有伤兵的春天,在这个民团的体系里,安置了大量因为种种原因不能继续当兵的黑铁成员,这些最忠诚的士兵们组成了沛水最基础的行政体系,流火政令毫无保留的得到了执行。

在白日梦的眼里,流火已经不是楚国的异类了,流火简直就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异类。在历朝历代,能把行政命令毫无保留的执行到农村去,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正常的行政体制,由于文化差异,由于百姓受教育的程度,甚至由于地理等等的原因,行政命令能传递到乡镇一级就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你指望那些农村里的土豹子也会毫无保留的执行你的政策?那你就是做梦了。

可是沛水不一样,沛水是一片全新的土地,几十年让沛水矿场摧残的百姓已经穷困潦倒了,加上那么多的流民也都是没根基的赤贫百姓。可以说,交给流火手里的完全是一张白纸。

通过分田地这件事情就能看明白了,整个沛水两岸,拥有500亩以上土地的地主压根就没有,大量的土地根本就是荒芜无主的。说简单点,在沛水压根就没有能够跟流火抗衡的力量存在。

流火爱民、护民,在沛水两岸,流火兴建学校,而且压低田赋,另外还给百姓提供了无数赚钱养家的机会,可以说流火已经尽收人心了。

更关键的是,在沛水惨案那一夜,流火为了这些穷老百姓们的生死,居然和八百火修翻脸,居然对觉醒者扬起了屠刀。

那是第一次,草民百姓知道了被保护的滋味。流火居然真的保护咱们这些草民啊。

就是在沛水惨案后,在流火威望最高之时,携大胜后的余威,流火的全民兵役制度推行的异常顺利。

没有任何人反对,甚至连稍稍有抱怨的人没有。那一夜的血火让百姓明白了一个道理,天下事,到最后还是要靠自己保护自己。什么狗屁的好男不当兵啊,什么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这些千百年来统治农民内心的观念在那一刻全都被抛弃掉了。

当然也有想不开的,这天下永远不缺那些只想享受权利而不想尽义务的家伙,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反对。丫的,你要不想在沛水待着,也没人留你,你觉得沛水不好你可以走啊,又没人拦着你。

可是谁又舍得沛水这蜜罐一样的日子呢?傻子才走呢。

十年时间啊,这是一个足可以把苛捐杂税都磨成习惯的漫长岁月。这是一个轮回,这个轮回里,足够所有人都适应流火的新政,而且毫无怨言。因为十年的时间里,大家早就把这种生活当成了一种习惯。

十年时间啊,每一名符合条件的男人都参加了无数次的训练,而且每年训练的时间都不会少于三个月。

流火大人聪明啊,他知道如何调动人们的积极性。每个民团里面,凡是训练最出色,而且在比武当中获得前十名的民团士兵,居然能免除全家一年的税赋啊。而且训练最优秀的,还能优先补充到黑铁军团里,从此过上家里免税,而且自己吃皇粮的好日子啊。

这下可不得了了,整个沛水武风暴涨,所有人家都以练武为荣,所有年轻人都以入黑铁军团为最大的荣耀。

从那一天起,沛水两岸成了楚国甚至中州大陆,武力值最高的地区,在这里村村都有演武场,镇镇都修筑防御高墙,每天从早到晚,人们能在田间地头最少能见到四五次操练的民团,而且比着赛的士气高涨。

每一个初次到沛水的外地人,当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时,给他的除了震撼以为,就只有恐惧了。

沛水人已经把人性中的好战因素全都释放出来了,而且很明显这些人的战争欲望已经被压抑十年了,也不知道谁会是倒霉的第一个对手。

“野马城的战役算个屁啊,咱们沛水才出了几千兵,都不够解渴的…”

“本来以为苍茫城,咱们能好好打一场了,结果就空行者他们捞着点战功,咱们黑铁士兵干脆白跑一趟…”

“至于温港那场战斗就更别提了,最后还是流火大人出手才解决了问题,咱们那两千士兵也就战斗了一个晚上就结束了,不过瘾啊,真不过瘾…”

“也不知道下一个送上门来让咱们虐的,不开眼的家伙是谁?真是期待啊…”

瘸六哥一边走,一边跟手下民团的士兵们开着玩笑,这些唠叨话他已经说了无数次了,可是这些民团士兵们根本就没听够,每次见到六哥都要问他相同的问题。

“六哥啊,咱们沛水什么时候打仗啊?弟兄们还等着进军团吃皇粮呢,您天天说要打仗,要打仗的,怎么今年这三场仗全都雷声大雨点小啊?”

也不怪这些年轻的士兵们心急,毕竟流火招兵严格那是出了名的,到现在为止流火的黑铁军团,满打满算也就5万人,可是在黑铁军团外面排队等候入伍的民团战士们,却足足有30多万。

说句不好听的,黑铁军团里随便有一名士兵得了伤寒,基本上就有上百号的民团小伙子顶上了那个位置,估计盼着伤寒那小子一病不起的人也大有人在。

瘸六哥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小伙子心里想什么,也不多解释,无非就是把过去的老话套话再说一遍罢了。

安慰安慰民团士兵之后,六哥迈步登上了村庄外面的那一圈土围子上。这圈土围子还是五年前修建的呢,半米厚,四米高的土围子把永宁村牢牢的保护了起来。在土围子的内侧,用厚重的木架搭起一溜平台,士兵们平日里就在这个平台上站岗放哨。

象这种土围子在沛水乡村里面到处都有,也许是受到沛水惨案那一夜的刺激,沛水人发疯一样的修建各种防御工事,象这种土围子都属于最平常的配备,有不少村庄里面甚至装备了投石机和弩车。

瘸六哥永远也忘不了流火大人在他家新房建成时的那番话“李飞扬的八百火修,八百觉醒者,不是死在我的手里,也不是死在黑铁士兵的手里,其实是死在万千沛水百姓的手里…”

“战胜他们的是人民,是百姓,是数不清的草根…既然咱们沛水人有勇气挑战强权,有勇气保护自己,那么咱们就把沛水变成一个人人都触碰不了的巨大军营,让所有来犯的敌人都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面…”

“从今天起,沛水…全民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