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62 蓝姬找上门

女人好像天生就是为内斗而生的,对于勾心斗角这种天赋,根本就不用学,只要看两眼就全学会了。

朱雀话里的刺可是不少啊,先表明了沛水里面的大小事务都是流火和他的官吏层操持,这就暗中告诉你们了,少惦记沛水的军政权利,女人还是要干女人的事情。

另外,死命的捧两位姐姐,而且把两人背后的势力都轻描淡写的点了一遍,这就是下药呢,先让你俩之间提防起来。反正我朱雀背后什么都没有,你们总不能一上来就拿我当敌人吧。

最狠的是,朱雀放弃了内宅的权利,但又不明说支持哪位姐姐,反正你们两个都比我大,你俩不先争出个大小来,我怎么知道该听谁的呢?

够阴险,够狠啊,现在的朱雀终于有了一点影子部队老大的味道。

美娇娘和云遮月怎么会听不出来朱雀的意思,可是人家用的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你想反驳都没法反驳,这杯苦酒看来还只能喝下去了。

三人一同碰杯,又一起让了几块烤肉,渐渐的这气氛也就热烈起来了。

还是美娇娘会说话啊,她根本就不在朱雀的面前拿大,嘴甜的就跟沾了蜜一样。

“朱雀妹妹啊,你可别笑话姐姐我了,我就是一个在苍茫山野人群里长大的野丫头,也没什么见识,对楚国还有造化门的各种风俗,我都不懂,你要是让我做主啊,那可就天天看笑话了…”

“我也没什么想法,妹妹别怪我跟你抢男人就行了,谁让咱们都喜欢流火那个坏蛋呢。以后在这内宅里面,妹妹能给我一个小偏院我就心满意足了,要是妹妹不喜欢,我搬出去住也行啊,就在大王城里随便安个院子,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美娇娘居然流下了两滴清泪,而且她肩膀上的彩虹非常配合气氛,还在主人的肩头一个劲的蹭,嘴里还不闲着。

“别哭…别哭…朱雀…好人…好人…朱雀…”

朱雀真没想到,彩虹居然灵透到了这个地步,这简直就是高级灵兽啊,看着飞到自己肩膀上的彩虹,看着它可怜兮兮的样子,朱雀心里暗叹道。

“好厉害,这那里是野人堆里长大的女人啊,这简直就是楚国后宫**出来的奇女子啊…”

朱雀也是说哭就哭的主,轻轻摸着彩虹的头,眼泪巴拉巴拉直掉。

“姐姐快别这么说,咱们都是被流火那个坏蛋骗来的可怜人,他在外面创事业,还招花惹草的,欺负了咱们这些苦命、痴心的女人,咱们就算把心揉碎了,也感动不了人家。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好家伙啊,两个女人抱头痛哭啊,就连彩虹都要掉泪了,那表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流火现在一定再打喷嚏,他这纯粹是躺着就中枪啊。

云遮月已经傻眼了,云遮月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说实话要是比智商、情商什么的,她甚至还要高过面前的这两个女人。

但是云遮月有一个最大的短板,那就是不会演戏。也许是几十年扮演冰山美人已经习惯了,她根本就不会这些女人最常用的套路。

朱雀和美娇娘要是真刀真枪的跟她干,她谁都不怕,就算死她也能拉个垫背的。可是现在这种软刀子,她实在是抹不下脸来。

能看懂,也能听懂,也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场面,可是死要面子的云遮月就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啊,看的园子里面的几名侍女是冷汗直流,目眩神迷啊。不仅仅是她们,包括柳老现在也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柳老仗着自己修为高,正藏在花园深处偷窥呢。

“哎呀妈呀,这三个女人吓我一身冷汗。流火啊,流火,以后你小子可有苦头吃了…”

“流火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女人这方面不随我,想我柳老一辈子不亲近女人,就是怕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好好修炼多好啊,多开心啊,非要跟女人身上费这个劲…”

说实话柳老还真是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流火这里算是出奇了,这个家里全是一群觉醒者中的另类啊。柳老从来没听说过觉醒者的世界里,会有大小老婆争风吃醋的情况。

远的不说了,玉麒麟他妈,自从生下他之后,没几年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哪里修炼去了,反正就是那么洒脱。

还有李飞扬他妈,也是生完李飞扬之后就跑到熔岩城里闭关清修去了,据说李飞扬记事到现在,也就见过两三次。

觉醒者里的女子啊,从来就没听说过那个会被婚姻这东西牵绊着,甚至她们都不要那些形式上的婚姻,洒脱的让凡人根本就无法理解。

凡人不理解,但觉醒者都认为很合情合理。动则一二百年的寿命,谁会用一个婚姻来把自己栓死呢?那可真是有点自虐了。

正因如此,流火后宅里的这场内斗,看的柳老惊心动魄啊。

正在柳老为自己的徒弟暗自叹息之时,突然从柳老身后跑来一名空行者。还没等跑到柳老身边呢,这名空行者已经气喘吁吁的嚷嚷开了。

“柳老…柳老啊…您快出来吧,蓝姬长老打上门了…”

就这一句话,柳老也傻眼了“靠,三个女人还不够,现在又来一个添乱的了…妈呀,蓝姬那个疯劲要是上来,我还真受不了…”

可惜没办法啊,流火没回来,现在这些造化门里的事宜,全要靠柳老解决了。

就在柳老往前厅走之时,在流火官邸的正厅里,蓝姬长老正气呼呼的指着杨帆他们骂呢,而且骂还不过瘾,抬脚就想往内宅里面闯,要不是杨帆他们苦苦哀求,恐怕蓝姬长老立马就要拆房子了。

“流火呢?让他赶紧给我滚出来,让他赶紧放人,把我宝贝徒弟给我放了…”蓝姬现在吼得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杨帆为难的说道“蓝姬大人,您消消气,我们已经进内宅通报了,现在云师姐就在内宅,根本就没人为难师姐啊,这怎么能说放不放呢?”

“还有啊,师姐是自己从苍茫城跟到这里来的啊,可不是我们胁迫来的啊…”

蓝姬一听眼睛立刻立起来了“杨帆你小子长本事了?现在居然敢顶嘴了?我明告诉你,流火的阴谋诡计能骗过我徒弟,但骗不过我…”

“遮月恨流火恨得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她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流火的内宅里面去?你赶紧把流火叫出来,我倒要看看他给我徒弟灌了什么迷昏汤药…”

杨帆现在急的白毛汗都出来了,可是面对蓝姬,白日梦他们又插不上话去,一切只能靠他在前面顶着了。

正在杨帆束手无策之时,云遮月突然从后堂跑了出来,一见师傅这个气恼样子,她的脸上就挂不住了。

“师傅啊,您怎么跑来了,我这过几天正准备回家呢…还有啊,您别嚷嚷了,让人听了多笑话啊…”

云遮月脸上有点淡红,拽着师傅的衣角扭捏着在那里嗔怪。

开始蓝姬见到徒弟还一脸的怜惜呢,可是当她看见徒弟羞涩的面容后,再加上那消失不见的面纱,当场心里的火就楼不住了。她颤抖着手指着徒弟,哆嗦着嘴唇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面…面纱…你…你怎么可以…”

蓝姬长老真是气疯了,那个面纱是云遮月小时候,自己发誓后戴上去的。当年云遮月曾经说过,不遇到真正所爱的男人,不下定决心爱这个男人,自己永远不摘那个面纱。

可是现在,云遮月居然扔掉了面纱,在众人面前第一次大大方方的坦露出自己的容颜。蓝姬知道,自己这个徒弟不是开玩笑的,她肯定是跟流火发生实质的关系了,不然以自己徒弟的性格,她是不会违背当年的誓言的。

“遮月啊,你告诉师傅,流火是不是给你下药了,是不是把你给骗了…”蓝姬满脸焦急的望着徒弟,手里死死的抓着徒弟的手“对了,你不是怀疑流火会诅咒术吗?你告诉师傅,他是不是在苍茫山学会了兽人的诅咒,他是不是对你用了诅咒术了…”

蓝姬长老已经急的要哭出来了“徒弟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流火那个下三滥,怎么能配得上你啊…你指望他师傅能教出什么好徒弟啊,他师傅就是坏到骨子里的人,当年他师傅害了我,现在他徒弟又来祸害我的徒弟,这天下难道就没道理可讲了…”

蓝姬显然是气糊涂了,她已经把怒火牵扯到柳老的头上了,而且她这话歧义非常大,很容易让别人误会。

什么叫当年他师傅害了我啊?难道天都那些八卦徒们的传言是真的?柳老当年跟蓝姬有一腿?要不怎么会出这么一句话呢?

当时整个大厅里面一片惊讶的目光,所有人看着蓝姬长老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了,那里面闪烁着很奇怪的光芒。

“蓝姬…你胡言乱语什么?当着小辈我本想给你点情面,可你这嘴怎么胡言乱语…”

伴随着话音的就是柳老气呼呼的表情,直直的从后厅里面走了出来。那一刻,师兄和师妹四目相对,视线间火花四溢。不过那绝对不是什么私情爱欲的火花,看那两人的表情绝对是相互敌视了一辈子。

看来当年绝对有秘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