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55 树灵的妙计

流火真是要疯了,被元气大阵压在地上还不算,那个见鬼的幻觉又出现了,而且张嘴就嘲笑流火的境界。

流火现在正在积攒自己的力量,准备跟这座大阵死磕了,他根本就没空搭理自己脑子里的幻觉。不过那个声音明显不想放过他。

“傻小子啊…你这么硬抗是没用的,你一条肉身怎么可能抵抗住天地元气的高压呢…”

“我说你不是大精通,你也别不服气,你那所谓的大精通境界就是靠外力给刺激出来的,其实你自身还是要差一点的…我说的对不对…”

“别挣扎了,你最好听我的话…”

流火越听越烦闷,而且越听心情越惊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道我精神分裂了?不应该啊,他对我的一些状况的描述怎么那么对啊。

“你是谁?先告诉我你是谁?”流火小心翼翼的问道。

“哈哈,你终于张嘴了,你不是认为我是幻觉吗?你不是认为自己精神分裂了吗?”

“别他妈的废话了,要么告诉我怎么办,要么你就闭嘴。不帮我,就从我脑子里滚出去…”

“哎呀,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好了,我当然能帮你,估计现在也只有我知道怎么才能帮的了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你听从我的建议,你就肯定能得到好处,不过当你离开的时候,你必须带我离开这座海岛,我实在是太无聊了…”

流火越听越奇怪,整个人弄的一头雾水“你到底是谁?你在什么地方?我怎么才能帮你?”

那个声音突然变得非常兴奋“当然能帮我了,非常简单,只要你在第一次听见我说话的地方,祭出你的法宝就可以了,到时候我附在你的法宝上,你就能带我走了…”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流火更奇怪了。

“哎呀,你这个人也太不礼貌了,我堂堂的树灵,居然被你骂成鬼,你也太不礼貌了”

树灵?流火显然是没听过这个名字,在他的印象中也没有关于树灵的丝毫记载,不过随后这个叫做树灵的家伙又开口了。

“你居然没听说过树灵?这么伟大的名字你居然没有听说过?天啊,到底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怎么会这样呢?”

流火现在已经没工夫跟他斗嘴了,他在心里吼了一句。

“先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你先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哎呀,心急的家伙…好了,我告诉你,你胸前不是有那么一个元气容器吗?你干嘛不让他来帮你分担啊,你真够笨的了…”

流火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胡扯,全是胡扯,元气大阵是觉醒者修炼神识、提升实力的地方,如果我用法宝抵抗了,那么还有什么效果呢?我又何苦受这份罪呢?”

流火的话当时就把树灵给气疯了“笨蛋,笨蛋,笨蛋啊…你这个死脑筋啊,元气大阵是靠侦测修行者神识的强弱,来自行调节强度的,你神识越强大,元气大阵的能量就越高,相反,元气弱了也是一样…”

“可是你呢?你这个百年难遇的变态,神识强大到可以和我交谈,可是实力弱的连蚂蚁都打不死,你来元气阵不就是找死吗?”

“你只有一只空碗,却想承受一片海洋的元气,你不用法宝帮你分担,难道你要自杀吗?”

树灵的话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流火当时就知道问题的关键点了。

自己的神识一直都比自己的实力强大的多,而神识又是调整元气阵强度的关键开关。自己明明只有1100的战斗力,可是现在却要面对超过实力十倍的元气压力,不吐血那才有鬼呢。

流火想通了,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取舍了,他祭出胸前的无泪,开始让无泪帮助自己抵抗大阵的压力。

这时候的无泪好像也知道主人想让自己干什么了,现在无泪兴奋的有一些颤抖,水银一样的无泪在半空中变化着姿态,而整座大阵的元气突然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在蓬莱岛的半空中,居然出现了一道元气涡旋。

那一刻无尽的元气被高强度的压力裹挟着冲入无泪的体内,元气外溢的光芒把整个蓬莱岛的半空都照亮了。

明明是正午的骄阳,可是在密林当中,居然又另一个太阳在那里散发光芒。

文墨和木婆婆已经睁不开眼了,本来平静的元气突然变得异常狂暴,巨大的漩涡在元气阵中形成,方圆百里的天地元气直扑这个漩涡而来。

文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抵御这场狂风,嘴里还不老实。

“婆婆啊…师姐啊…您选的这是什么日子啊,您是要帮流火还是要杀流火啊…”

木婆婆现在也不好受,她从地上召唤出十多条鬼藤,把自己紧紧的缠住,拼命的抵抗狂风的吹打。

“屁话,我能害他吗,我怎么舍得朱雀痛苦啊…”

蓬莱岛的异变惊动了岛上所有的人,就连那些宿醉的水手都被这场狂风给吵醒了,一个个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着天上的异象。

在那个山谷里,就在觉醒者们隐居的山谷里,无数早就不出世的怪人从家里走了出来,他们一样惊讶万分,看着天上的元气漩涡合不拢嘴。

风暴的正中心,在漩涡的下面,在白光的最深处。流火现在终于找到感觉了,他和法宝无泪终于在无尽的压力中寻求到了一种平衡。

法宝无泪吸收了将近六成的元气,而剩下的四成正好足够流火修炼。

现在的流火盘膝坐在地上,正感悟着元气运行的轨迹,拼命的让元气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和神识。

而那个树灵,正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

“很好,就这样。用你的法宝尽量的储存元气,而你的身体要尽量多接受元气的冲击…”

“凡人的身体是没法储存元气的,他只能靠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来感悟元气,来调动天地间的元气,这就是你们觉醒者拼命要找法宝的原因,毕竟自己有一个元气仓库随身携带当然就方便多了…”

“你小子真幸运啊,居然身边带着如此古怪的法宝,好像在我上万年的记忆当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能吃的宝贝,呵呵,真是个大胃王啊…”

现在的流火根本就顾不得树灵的唠叨,也管不了无泪的大口饕餮了。本来炼化法宝的大忌就是单次的过量输入,记得流火第一次炼化无泪的时候,就因为炼化的太多了,喂的太狠了,无泪整整好几个月都无法炼化。

但是现在,流火已经自顾不暇了,根本就没工夫管无泪了。

不过流火在神识里也能感受到无泪的痛苦,数不清的元气冲入无泪的体内,瞬间把其中的空间灌满,然后就是清脆可辨的一阵碎裂声。

流火当时的感觉非常心疼,他觉得无泪就好像被撑破了胃的孩子一样,那破裂声居然是那么的刺耳。

可惜痛苦的历程才刚刚开始,无泪跟了这么一个主人也算倒霉了,清脆的破裂声根本就没有停止过。

无泪被瞬间填满,然后破碎,再填满然后再破碎。那破碎的声音连成了片,真象无泪的呜咽声啊。

流火心疼归心疼,但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元气阵的改造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罡风般的元气,撕扯着流火身上每一丝肌肉,扯断再连接,连接再扯断。

如同尖刀刮骨一样的疼痛折磨着流火,他甚至感觉自己的骨髓里面都被这无尽的元气给灌满了。

树灵的办法确实有效,但也仅仅是帮流火分担一点而且。无泪吸收了六成元气,但还是有四成元气需要流火自己来抵抗。

流火这个变态啊,别人都是实力和神识一起晋级,双马齐头并进。而流火的神识足足超过了自身实力十倍还不止啊。

四成元气的冲击,对于流火来说那也是四倍于自身实力。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居然被流火咬牙坚持下来了。

那一刻,流火想到了自己永阳山的苦修,他想到了硬抗元气反噬的痛苦,但那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流火想到了自己孤儿的童年经历,他想到了母亲病死在床上,而自己却什么都帮不上忙。

那时候流火仅仅六岁,他只能眼看着母亲咽气而毫无办法,那时候的痛苦才是真正的痛彻心扉。

无依无靠的六岁孤儿,在漫天大雪的夜晚,在寒冷中守护着母亲逐渐冰冷僵硬的身体,那一夜居然是那么的长。

有人说,痛苦这东西经历多了就会产生抗体,也许流火的心里已经有了最强大的抗体,而就是这种抗体,支撑着流火一路走来,练出一个纯变态的神识,又闯出一个沛水王的大大名头。

没有这样变态的神识,流火根本就感悟不到树灵的存在。没有沛水王这个大大的名头,他也不可能万里之外平定一国都城,之后也就不会再有蓬莱岛上的奇遇了。

机遇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只不过人们在准备的过程中,往往都认为自己是在做无用功。

今天,就是流火大丰收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