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37 步兵破骑兵

雨夜中的南北大街上,马蹄践踏着积水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沉默冲击的骑兵们满眼都是愤恨,面前的这只嚣张的军队,这只只有千把人的步兵,居然敢在这里结阵抵抗骑兵的冲击,更何况他们只装备了最简单的圆盾和长刀,这里面居然一把长兵刃都没有。

燃烧的房屋为战场提供了一丝光亮,但那光亮只能隐隐约约的照亮战场的情况,大部分地方依然被黑暗笼罩着。

“加速,加速…冲过去,我们冲过去…”骑兵队长兴奋的怪叫着。而就在他喊叫的同时,那些早已酝酿许久的觉醒者们,突然掀开罩头的斗篷,一道道的红光在他们的胸前亮起来了,那是十八名火修在施法,他们接连不断的施展出最拿手的炎爆术。

炎爆术是典型的瞬发法术,是火系最基础的法术之一,这种能够在某一点产生剧烈爆炸的法术向来以伤害高,法力消耗大而闻名。

三天前,就是这十八名火修联手施展了一道炎爆术,把整个城门给炸了个稀巴烂,现在面对这支黑铁兵团,火修们坚信他们的法术绝不会失手的。

觉醒者们的自信来源于他们的实力,但他们也疏忽了一个细节。三天前的炎爆术是十八个人集体的力量施法一个,而今天,在高速的奔马上,他们的配合是不可能完成了,他们只能连续不断的施展十八道炎爆术,希望靠连绵不绝的炎爆,轰平面前这个讨厌的军阵。

当炎爆术在人群中炸开之时,达三眼前一黑,头一歪当场就昏过去了,他不是被炸昏的,他纯粹是被活活吓昏的,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只看见翻滚的人体在半空中飞舞。

炎爆术的威力很大,但并没有达到火修们的预期。黑铁装备对法术的抵抗力不是吹出来的,炙热的高温只能有一小部分渗透到铠甲内侧,巨大的冲击力只能让最中心点的那十几个人丧命。

每一次炎爆,都能瞬间夺走十多条生命,这些士兵都是被冲击力活活震死的。火修们期待的血肉满天的场景,根本就没有出现。

“稳住阵型,受伤的闪到两侧去,能挺住的赶紧补位啊…”

这是已经演练无数次的阵型转换,在沛水的时候,黑铁军团组织过无数次的对抗演练,流火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用法术来折磨这些士兵,而这些士兵早就对任何乱战,训练出了有效的对抗方式。

不过就是十八道炎爆术罢了,这本来就是黑铁军团最基础的训练科目。

受伤的士兵挣扎着离开队伍,连滚带爬的冲到大街的两侧,不过他们可不是去休息的,他们掏出随身携带的军弩,费尽力气给军弩上弦。往往是一边上弦一边还大口、大口的吐血。

伤兵出阵,其他人补位,整个军阵仅仅慌乱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又一切如常了。盾牌依然密密麻麻的叠在一起,长刀的刀尖依然挺立在盾牌之间,远远望去就如同一只铁刺猬。

冲击的骑兵们已经傻眼了,尤其是那些火修,他们根本想不到,自己最拿手的炎爆术,仅仅杀死了一百多名黑铁士兵,算上受伤的,也不过三百出头。

“这是什么怪物啊?这还是人吗?难怪李家在沛水吃了这么大的一个暗亏,流火手里有这样的杀手锏,他能不嚣张吗?”

黑铁装备不愧是凡人手中的大杀器,有了这种依仗凡人不造反才见鬼呢。

可是现在战马已经快冲到军阵前面了,再次释法也来不及了,一切只有靠实打实的肉搏本事了。

剑师手中的长剑平放在马背上,淡黄色的剑芒在上面流转,等到战马冲到人群之时,这些长剑就会变成收割生命的镰刀,管你黑铁铠甲坚固不坚固,砍不死你,我也能撞死你。

血狮是玉家培养了将近百年的精锐力量,尤其是沛水惨案后的十年间,由于黑铁装备的强悍实力震动了天下,玉飞专门加大了血狮的近战训练,他知道普通觉醒者的法术面对黑铁军团是没有效果的,想战胜黑铁军团,就必须走回凡人作战的老路上去。

骑兵队长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军阵,在他的眼里,这么一个连长矛都没有装备的步兵队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更何况现在所有人的马速都提高到了极限。

“妈的,老子撞也要撞死你…“

正当500骑兵的目光全集中在刺猬阵之时,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黑暗中,一道道的陷阱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他们送上门了。

百米,八十米,七十米….快了,就要砸进去了,可是正当骑兵们已经做好撞击的准备时,突然异变发生,在最前排的十多匹战马,居然集体脚一软,全都滚到地上了。战马上的骑士在毫无防备下被甩下了马,当场摔了个骨断筋折。

“绊马索…这里居然有绊马索…“

猜对了,就在黑暗的地面上,几道抓索形成的绊马索就在离地半尺的距离上悬着,由于黑暗的掩护,骑兵们根本就没有发现。

绊马索不止一道,那是连续四五道啊。这些紧紧栓在石柱和墙体上的抓索,断了一条还有另一条。高速冲锋的骑兵所带来的巨大惯性,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拉的住的,一排又一排的骑兵摔在地上,被后续的马蹄践踏如泥。

乱套了,这下战场全乱套了,战马的尸体和骑士的尸体成了天然的障碍物,把后续的骑兵绊倒在地。战马的嘶鸣,垂死者的哀嚎,加上黑铁军团反攻的怒吼,把南北长街变成了杀戮的地狱。

失去了速度的骑士,面对蜂拥而至的步兵,连基本的灵活性都比不了,再加上黑铁装备抵御住了绝大部分的法术和剑芒攻击,混战瞬间就变成了一边倒的追杀。

“先砍马腿,先杀马啊,把这帮王八蛋都给我砍翻在这里…”肖王侯真够机灵的,他一看敌人有逃跑的迹象,赶紧给手下下令。

正当他喊的欢之时,突然一道炎爆术在他身体的左侧炸开,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肖王侯被冲撞出十多米才停了下来。半跪在地上的他,满嘴都是鲜血,看样子冲击力已经震伤了他的内脏。

“将军…保护将军…上百士兵冲着肖王侯就冲了过来…”

肖王侯这叫一个郁闷啊,想张嘴呵斥这帮士兵,可是一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啊。足足缓了半刻钟,才说出话来。

“你们…傻…傻逼…啊…他们要逃了….快…快追啊…”

可惜了,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实战经验还是太缺乏了,他们在战场上灵活机变的能力还差的远呢,主将一受伤,他们就顾不得战场形势了,全都涌过来救主将了。

这要是钟离手下的百战老兵,他们在一瞬间就能分析出敌人的真实意图,根本就不会象这些菜鸟一样的应对失当。

肖王侯是在后方受的伤,他的身边根本就没有敌人,用的找好几百士兵过来保护吗?有几十个也就足够了。这不就是白白给血狮一条生路吗。

果不其然,当纠缠的士兵变少之后,残余的三百骑兵掉头就跑,根本就不管地上袍泽的死活。

“撤…赶紧撤…接上青蒙大人,咱们离开温港城…妈的,流火大军绝对不止四万,他这是倾巢而出了…”

逃窜的骑兵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一地绝望的伤兵。受伤的觉醒者浑身是血,冲入黑铁军阵中,当法宝自爆的光华亮起之时,数十名士兵和他一起同归于尽。

双腿齐断的剑师在血水中挣扎爬行,临死前还削断了好几名士兵的脚腕。

悲壮和绝望,这些伤者根本就没有想过投降,他们知道,自己的家人都在玉家的控制之中,战死还能给家人换一条生路,而投降只有满门抄斩。

到最后,弯刀军的士兵们也真是服气了,他们围成了一个圆圈,那里面还有十几名最后残留的士兵,谁都不敢上前,他们是真心佩服这些困兽的勇气。

肖王侯在士兵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兄弟…对面的兄弟…咱们没有什么生死大仇,你们何必为了玉家牺牲呢?投降吧,流火大人从来不会杀俘的,我保证你们能得到最好的优待…”

被围的血狮们凑在了一起,望着密密麻麻的黑铁士兵,居然笑了起来。

“投降?你说的轻松,我投降了,我们的家人谁来管?他们的死活你们流火大人能保护吗?”

“更何况,这些年来,我们跟着玉家没少享福,现在也是要报恩的时候了…想招降我们,你就别做梦了…”

“是个爷们,就给我们一个痛快吧…”

肖王侯看着他们点了点头“好,都是好汉子…那就给你们一个痛快…”说完肖王侯左手往下轻轻一劈。

“射死他们…”

上百把手弩同时蹦响,漆黑的箭枝如同密雨一样扑了过去。没有惨叫,没有恐惧,那些浑身都被刺穿的血狮成员的脸上,只有解脱。

那一刻,肖王侯的心里突然有一阵悸动。玉家的普通骑士就这样视死如归,那么他们真正的精华又是什么样呢?

两百骑兵的性命换了我将近三百手下的性命,看来我们黑铁军团根本就没有狂傲的资本。

后面的战斗,只会更加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