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25 被更改的军令

达三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明明已经尿过一次裤子了,可是现在好像又滴下来几滴。

害怕归害怕,但达三相信这天下能视钱财如粪土的人毕竟是少数。何况,现在钟离将军也是缺钱少粮啊。

时间又过了一会,达三只听见咔嚓一声,那是黑铁士兵推开面甲的声音。

“我好像记得你….你叫达…达什么来着…”

“达三…您叫我达三胖就行了…您也是温港人?”

说完,哆嗦的达三小心的抬头看了看士兵的面容。可是这一看不得了了,妈呀,这不是大公子吗?

“钟…钟…钟大公子…”

达三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破屋子里,居然能看见钟离将军的亲儿子,钟剑鼎。

钟剑鼎对着达三微微一笑“我家白船的商税事宜好像都是你负责啊,管家经常跟你打交道,我见过你几次…话说你怎么混成这样了…”

达三这下才算把心放肚子里了“大公子啊…小人命苦啊,家产被抢空了,房子也没了,还被这帮混蛋给抓来了…求大公子救命啊…”

钟剑鼎看着痛哭的达三,又皱着眉看看那些吓的乱抖的苦力和那个疤瘌头。

达三的眼睛不揉沙子,赶紧把话接过来“大公子啊,这个疤瘌头,是和我一起的税务官,都是温港的老人了,都不是坏人啊….还有啊,这五个小伙子,都是码头上卸货的苦力,我都认识,都不是坏人啊…”

“你们几个傻子啊,还戳在那里干嘛啊,还不跪下求大公子救命啊…”说完,达三上去就是一顿乱踹。

现在整个屋子里,除了钟剑鼎外,就剩下这七个活人了。两名税务官,加上五个苦力。

在达三的提醒下,这几个人终于看见生存的希望了,全爬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弄的钟剑鼎苦笑不得。

“好了,你们把死人身上的甲胄、武器都拔下来,然后跟我走…妈的,既然遇上了,就给你们几个一条活路吧…”

当钟剑鼎带着几个乞丐一样的人走过大街之后,迎接他的是一阵哄笑。

“剑鼎啊,你还是输了,你不是说最少带十颗脑袋过来吗?怎么就带来了六个,我告诉你啊,活的可不算数…”

“嗨…遇上了一个被裹挟的熟人,我这刀子可就砍不下去了,不过那几个真正当兵的可一个都没跑,我可都宰了。我这怎么也得算个平手吧…”

……

街对面的小楼,原本是个酒楼。战争爆发了,也就没人来喝酒了,加上酒楼门口的这条南北大街,就是两个阵营的交火线,所以这里更没有百姓出现了。大量的士兵们占据了每一间房屋,当做自己的战壕,拉锯战就是在这条街上展开的。

酒楼里坐着十几名士兵,仅凭士兵身上铠甲的精良程度,加上火堆上面温的酒水。达三就知道了,这一屋子全是显贵啊。

达三怎么会不认识这些人,对面和大少爷开玩笑的独臂人,那不就是传说中钟离将军手下的大供奉吗,据说是从楚国请过来的。

还有他身边那几个浑身黑铁甲的亲卫,据说全是觉醒者啊。

大公子身边这几个就更别提了,里面有两个偏将,还有四五个百夫长啊,都是温港里面有名望的家伙。

老天,这些人怎么都集合到这里来了?当时达三脚一软,噗通跪倒在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达三跪下了,那些苦力更不敢站着了,包括疤瘌头在内噗通通的跪倒一地,溅起了一地的泥水。

“哎呀,这不是有名的达三爷吗?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开口的是一名百夫长,看样子也是常在市井里面厮混的。

“哎呦,还真是达三啊,还有疤瘌头呢?当初这小子还跟我抢过酒楼里的座位呢,今天怎么混到泥水滩里去了…”

“哈哈….起来把,过来烤烤火,你也算是命大了。真没想到你这一身肥肉居然能活过这三个月,真是奇迹啊…”

老熟人的调侃,当时就让达三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

“家没了,钱财也都没了,还好老婆孩子回娘家了,现在在乡下,没准躲过一劫…还有疤瘌头,他比我还惨呢,媳妇和孩子全都死了…”

“大公子啊,还有刘大人啊,您们求求钟离将军吧,现在东城已经惨的不能再惨了,粮食快吃干了,百姓都被抓起来了,给根木棒就轰过来送死啊…女人们被圈在一起,让大头兵们排队糟蹋啊,据说这还是那几个觉醒者的主意,说要维持士气…”

“操他妈啊,东城每天抛到海里的死尸都浮了一片了,一片片的海鱼围着尸体在那里啃咬…现在尸体越来越多了,那些鱼吃都吃不过来啊…”

达三的话没说完,突然一名苦工膝行几步凑到火堆旁,把头嘭嘭的撞地。

“大人啊,东城那些兵都不是人啊,他们居然拿死人肉当鱼饵抛到海里抓鱼啊…一条死尸引来一群海鱼,随后就是一网打尽啊….还有啊,我听码头以前的工友说了,要是海里的鱼不好打捞,他们还要把人肉用盐巴腌制起来,要当军粮啊…”

“派兵吧,求求钟离将军派兵吧,再这样下去,东城百姓可就全死光了啊…”

俘虏乱哄哄的话,让刚刚还轻松活跃的气氛一下子冷场了,他们实在想不到东城缺粮居然到了这个地步。

“怎么会这样?东城明明有港口啊,那里的渔船足足上万艘啊,随便派出点渔船就够你们吃喝的了,怎么会惨到这个地步?”钟剑鼎满脸的悲愤。

毒刀刘现在也喝不下去了,把酒杯一顿“妈的,玉家出来的都是一群变态,他们肯定不会让渔船下海的,他们害怕百姓趁乱逃离,他们需要肉盾,他们要用半城百姓的命来拖住我们,一直拖到援兵到来…”

“那我们怎么办?计划还要继续吗?”钟家大公子问道。

钟剑鼎嘴里的计划,就是今天趁着雨势,带着最精锐的黑铁士兵还有手下的觉醒者们,偷袭东城最隐蔽的一个粮仓。

钟离将军手下有四名空行者,四名只听命于钟离将军的空行者。这是流火大人暗中派来保护钟离的,这个秘密几乎没人知晓。

而粮仓的秘密,就是这四名神秘的空行者在黑夜中秘密打探出来的。

今天精英齐聚酒楼,就是等一会大军佯攻后,他们趁乱袭击粮仓,争取一把火全给他烧干净。

不过在等候佯攻的过程中,年轻人们拿着对面屋子里的人头打赌,这才有了钟剑鼎单人单挑一群的精彩好戏。

也幸亏这些年轻人一时贪玩,这才探听到了东城极度缺粮的军情。

“不行,我们的计划必须改变…偷袭粮仓很简单,但这些百姓怎么办?我们一把火烧掉的可不仅仅是军粮啊,那也是百姓的救命粮…”

“二皇子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胜利他不会心疼任何人的性命。还有玉家那些觉醒者们,更是心狠手辣之徒。兵粮被毁了,老百姓只有更痛苦…”

钟剑鼎望着毒刀刘问道“我该怎么办?刘叔叔,你来教教我,我该怎么办…”

毒刀刘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火堆,平静的说道。

“现在佯攻马上就要开始了,想回去请示钟离将军是不现实的,没有那个时间了…这时候也只有你能够决断了…”

“别忘了,这次可是你苦苦哀求出来的一次单独带兵,我们都是配合你的,你不要指望我们给你做决断…”

说到这里,毒刀刘盯着剑鼎的双眼“别忘了,你才是少主。你要承担所有的权利和责任,今天你的所有命令,我们只有执行…“

钟剑鼎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自己心中烦闷的情绪,仔细的分辨着各种利弊。酒楼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打扰少主的思考。

艰难啊,实在是艰难,让一个才20出头的年轻人做这么大的决定,确实是够艰难的了。可是没办法,少主不是那么好当的,肩膀不够硬,那你就回家吃奶去吧。

想了半天,钟剑鼎突然下定了决心。

“传我的命令,计划改变…放弃粮仓,改佯攻为主攻。”

“这次攻击不以争夺领地为目的,在天黑之前,所有人无论战斗到什么程度,都要撤回来,撤到咱们控制的区域里来…”

“这次攻击,我们必须拯救更多的百姓,那些被裹挟的温港百姓都是我们拯救的目标…还有你,达三、疤瘌头,和这些民夫,你们分散开跟随进攻的部队,不用你们战斗,你们只需要在队伍后面喊话就够了…”

“争取让你们的亲人、邻居,在听到你们声音后,能放下武器来我们这里。能救多少算多少吧,这也算你们给自己积点德了…”

“好了,用最快速度把军令传递下去,我们时间不多了,攻击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着大公子的命令下达,突然从酒楼后面蹿出数十名传令兵,迅速消失在了雨雾之中,把命令传递到一个又一个的据点。

达三和疤瘌头他们一人领了一块饼子,沉默的跟随士兵前往各个据点。每个人只是沉默的吃着,都没有说话,他们知道喊话也是个体力活,要是没点粮食垫底,还真坚持不到天黑。

那一刻,温港的雨越来越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