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13 朝气蓬勃的少年军团

当满城高喊援军之时,石中行一把推开给他披甲的士兵,迅速跑到城楼后面,看着那些在天空中飞舞的身影,突然没出息的流泪了。

他不必为自己的流泪而感到害臊,现在整个苍茫城里几乎人人都热泪盈眶了。在战局最危险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准备玉碎之时,居然还能有援军赶来,这怎么能不激动。

浑身是血的石猛,看着那些身影,嘴里干嚎着。

“援军,是流火的援军…我们没有被抛弃,我们的援军终于来了…”

侯稳在士兵的簇拥下,热泪长流,嘴里喃喃自语。

“希望,造化门还有希望,只要还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存在,造化门就不会倒下…”

狠狠抹了一把眼泪的侯稳,突然对士兵高喊一声。

“战斗,全他妈的给老子战斗,苍茫勇士不能让援兵看笑话,咱们杀啊…”

那一刻,全城军民心里的那团火被猛然拨旺了,尤其是他们看着那些稚嫩的面容时,这些百战老兵们,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能。

“流火大人把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都派来了,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再不拼命能行吗?臊也臊死了…”

苍茫城瞬间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药桶,刚刚还被压制的步步后退的士兵们,突然从身体里爆发出无穷的力量,一头扎入兽人群,一命换一命。

塔楼上的觉醒者也拼了,他们捏碎了一块又一块的水玉,在没有法宝加持的情况下,居然硬抗着反噬施法,一道道闪电,一支支的冰箭,一团团的炎爆,在成群的兽人中到处开花。

城墙上早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凡人士兵和兽人们已经挤在了一起,两团人酱就那么在一起死死的顶着。

无数的凡人士兵,从城墙内侧跑上来,挤进人群拼命的往前推,他们在一寸寸的争夺城墙上的领地。

兽人们也都发狂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些身材矮小的凡人居然敢涌到我们身边来战斗。兽人仗着身高的优势,拼命的把武器和拳头往士兵的后背召唤。

一拳,两拳,三四拳,无数最靠近兽人的士兵被活活的砸死,可是人群已经拥挤在一起了,这些死尸连倒地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人潮裹挟着,成了力量传递的缓冲地带。

渐渐的,兽人突然发现不对劲了,贴近自己的已经全是死尸了,而远处发力的士兵自己又够不到。更严重的是,这些凡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居然推着我们一步步的后退。

突然,一名被挤到城墙边的兽人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下去,不一会城墙边的兽人就如同下饺子一样开始往下掉了。

而这时,那些先头的空行者已经冲上来了,他们越过城墙,手中抓索刺入城墙,飘荡的身影上刀光在闪烁,一个又一个正在登城的兽人被活活砍死。甚至有的云梯被抓索勾住,在空行者的拉扯下,缓缓的倒向大地,摔了一个粉碎。

这是一支全新的部队,这是兽人们从来没见过的打法。他们那里见过这么多鬼影在自己的身边穿行啊。

惊恐的兽人毫无目标的挥动手里的武器,可是无论他们武器挥动的有多快,都赶不上空行者的速度,当漆黑长刀划过之时,只留下他咽喉喷溅的鲜血在天空化成一道血箭。

“心在天,脚在地…”

“冲锋在前,遮护在后…”

“热血洒长空,刀光惊人胆…”

“千里独行风相伴,万里追袭若等闲…”

……

空行者的战歌唱响了,数百名黑色的身影在城墙上飞舞穿行,伴随着歌声的是一声又一声的兽人惨叫,漆黑的夜晚给了空行者最佳的掩护。

现在石中行的身边,正有一名矮小的空行者在向他汇报情况。仔细看看,居然还是一个女孩,那不就是土猴子的妹妹肖涅槃么。

“报告大人,空行者部队605人,已经全部赶到苍茫城,目前全部投入战斗,请大人指示下一步作战计划…“

石中行万万没有想到,组成空行者部队的居然是一群孩子,而且里面还有女孩。可是现在不是问这些不着边的时候,他急切的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来的,怎么会这么快呢?

在肖涅槃的回答中,大家终于知道了来龙去脉。

在八天前,苍茫城的求援信被一只健壮的金线鹰用半天时间带到了大雪山东麓的哨站,而接到书信的军官仅仅用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就赶到了大王城把书信送到流火的府邸。

流火手下官员的效率不是吹出来的,在朱雀亲自的安排下,仅仅一个时辰,大王城就已经做出了全军救援苍茫城的决定。

700多名空行者全部出动了,抛去支援天都城和温港城的几十名空行者之外,剩下的605名空行者,随身带着补给,第一时间冲向了大雪山。紧随空行者之后的是足足四万黑铁士兵。

茫茫大雪山,向来是人们眼中的天堑,但是在空行者的眼睛里,这些都不是问题,空行者们最擅长的就是在复杂环境中急速突破。

裹着名贵裘皮的空行者少年们,依靠着抓索提供的动力,如同飞鸟一样在雪山之巅穿行,那些天堑一样的绝壁,那些幽深不见底的峡谷,在空行者眼里全都是大路坦途。

这一路而来,空行者们选择了笔直的前行路线,每天只休息两个时辰,剩下时间全部都是突进,突进,再次的突击。就连吃干粮都不会停下脚步。

每当大家坚持不住的时候,这些少年们都会高唱他们的战歌,而且相互为同伴打气。

“我们出身低贱,我们都是最卑微的草根,流火大人把我们从苦难中救出来,不是让我们选择放弃的…”

“你想休息?好,到了苍茫城战胜那些兽人后,我们有的是时间休息…”

“如果我们战死在哪里,我们将永远长眠…”

“人生何须多睡,死后自然长眠…”

“突进,全军突进…流火大人带领我们是去赢得胜利的,我们的生命是和沛水的事业紧密相连的,谁想当逃兵,就他妈的脱了这身空行者装备…”

“千里独行风相伴,万里追袭若等闲…”

……

七天足足穿行了七千里山路,这些半大娃娃就是在战歌的鼓舞下,创造了一个觉醒者都不敢尝试的奇迹。

更让人惊讶的,这一路来虽然有三成的人员冻伤,但没有一个人掉队,也没有一个人出现意外。

肖涅槃半跪在地上,对着石中行说道“只要我们坚持四天,再坚持四天,后续的四万黑铁军团就能赶到了,苍茫城…必胜…”

石中行突然鼻子一酸,好悬热泪长流,他心里感慨万分啊。

老了,我真的是老了,在我的身上再也看不到这样的朝气了。对,就是朝气,流火身上那种独特的魅力就是朝气。

而且他还感染了这么一批勇敢的年轻人。我真的无法想象,这些年轻人十年前还是贫贱的草民之子,这些我们从没正眼看过的凡人们,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刻扶危定难。

“起来吧,孩子,你们都是好样的…现在我命令你们,把城墙上的兽人都给我赶下去,我帮你们拖住城下的四名神将…”

说完,石中行突然飞身从城头上跃下,如同一只苍鹰扑向了地面上的敌人。

这时候的辰已经反映过来了,他大喊一声。

“骄阳,你赶快离开这里,去支援前线,这里由我们三个帮你拖住…”

辰的决定太正确了,现在只有骄阳身上没有伤。辰刚刚吟唱战歌,消耗了大量的元气,而月影在早上的突击中也伤到了骨头,而朗星刚刚在石中行的手里吃了一个暗亏。

现在只有骄阳的战斗力是完好无损的,也只有他能带领兽人扭转现在的颓势。

“快去,骄阳…赶在援兵大量支援之前,就把这个该死的城墙给我突破了…”

骄阳那里听不懂辰的意思,这四名神将多年的配合早就十分默契了。骄阳一闪身,直扑西面最近的那段城墙,直直扑向城墙上正在噼啪掉落的兽人群。

石中行那里不明白骄阳的意图,可是当他刚刚想动手教训这个大个子的时候,突然一条抓索向石中行的双腿扑去,一道身影如闪电一般向他射过去,月影手中的短刀散发着奇异的光芒直扑石长老的胸口。

石中行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骄阳,他抬起左手上去就是一个大巴掌。只见半空中突然闪现一只巨大无比的光芒手掌,就这一下子,就如同拍一只苍蝇一样,把月影给拍到了地上。

“月影…”朗星气的眼角都要崩裂了,他双手合十,嘴中喃喃自语。他正在积攒全身的元气能量,他希望自己的法术能够死死的拖住石中行。

当朗星正急躁的聚拢元气之时,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破…”那是辰的战歌,那是辰在帮助他施法。

当破字如同炸雷一样响起之时,一道有如实质的光芒猛扑向石中行,瞬间就把他全部笼盖其中了。

不光是朗星在攻击,就连辰也出手了,他对着石中行的身影,嘴里爆出一个又一个的单音节字符。

“八..万…部…落…齐…聚…首…滔…天…”

每一个字符,都如同一把重锤敲打在石中行的心里,别管杀伤力如何,反正他俩成功的拖住了石中行的脚步。

在他俩的纠缠下,骄阳终于冲出去了,终于逃离了石中行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