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12 援军

石中行怎么能不悲愤,怎么能不哭泣。造化门50年的心血啊,为了觉醒者们的未来,造化门榨干了楚国,征调了无数精英,才在苍茫山里打下这么一片基业。

无论战局多么危难,石家都没有过任何一次侮辱战神。因为他知道,对于兽人,你只有一手大棒,一手糖果。只有从心里征服兽人,你才能长久的和他们共享十方灵池。

石中行永远无法忘记,50年前当他的先遣大军,第一次和苍茫兽人发生冲突时候的时候。当他们彻底战败那个小小的部落之后,他曾经当着所有的部落兽人的面为战神雕像送上祭品。

那时候的兽人一面畏惧石中行的武力,而另一面又对尊敬战神的他心生好感。

那一年,雪山口附近上百的部落,都降服在石中行的麾下,苍茫城的雏形就是在那一年建成的。

苍茫前线的拉锯战持续了很多年,但无论战局多么艰难,不得损毁战神像这条军规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因为在兽人的心中,你可以杀死他们,你可以屠戮整个部落,但你绝对不能对战神像有任何的侮辱,那是兽人心中唯一的神灵。

恍惚的石中行,他的思绪好像又回到了50年以前,回到了战果最辉煌的年代。那时候的狩猎者部队,所控制的领地何止现在的五倍,甚至在狩猎者部队里居然出现了一只小小的兽人佣兵。

如果那时候稳扎稳打,现在恐怕早就推进到了祭坛山周边了。

可惜啊,在战局最顺利的时候,黑暗者暗中出手了。他们藏在兽人身后,教会了他们如何制作攻城武器,又给兽人提供特制的精良铠甲,最关键的是,他们居然培训兽人如何同造化门作战。

凡人军队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不是武器是否锋利,也不是铠甲是否厚重,最最重要的是聪明的凡人创造出无数种精妙的军阵。凡人明白如何把单个人的力量凝聚在一起。

可是,这所有的优势在那个疯子到来后,全都消失了。苍茫前线的战局变成了几十年不变的拉锯战。

“疯子啊,如果你的聪明才智放到正经事上,你的成就真的是不可限量啊…”

如果说风大人把石中行拖入不胜不败的拉锯战,那么李飞扬、玉麒麟他们则直接把石中行拉入了地狱。

这时候的石中行已经没有愤怒了,他的心中只有浓重的挫败感,他突然觉得自己50年的坚持就是一个笑话。

“我不是败在兽人的手里,我是败在叛徒和内鬼手里,当然还有造化门里那些私欲滔天的野心家们…”

“我这是何苦呢?我苦守的这点坚持又算什么呢?造化门生死存亡的大事情,又跟我有个狗屁的关系…”

“石中行啊,石中行…你就是一个老顽固,冥顽不灵的死脑筋。一生心血除了你自己当个宝,在别人眼里算什么呢?算个屁…”

哀莫大于心死,现在的石中行怒极反笑,他终于想明白了所有环节。玉家从来都不支持自己的计划,因为玉家自身就拥有灵池,如果苍茫山的灵池到手,他们家族的优势就会荡然无存,第一家族的名头估计就完蛋了。

李家也一样,他们也不希望造化门的公有力量变的更加强大,因为那会影响他们自身的利益。

无论是元气大阵,还是苍茫山的十方灵池计划,他们都暗中拼命的阻挠。现在更好了,李飞扬和玉麒麟居然明目张胆的拆了十方灵池。

“梦想破灭之日就是身死之时啊…也罢,就让我死在我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吧…”

想到这里的石中行突然开口道“来人…”伴随着他的声音,从他背后的黑暗中,走来四名男子。

“升残血旗,吹铜号角,点燃紫色烽火…今天咱们就玉碎在这里吧….不过我相信,只要我石中行出手,绝对会让这些兽人十年无法恢复元气,就让我这条命,再给造化门换来十年的和平吧…”

“家主…”四名男子噗咚跪倒在地,哽咽无语。

石中行看着他们,平静的说道。

“等一会,你们把石猛和侯稳打晕,然后带回去吧…他们没义务陪着我这把老骨头殉道…”

四名男子还想劝解,可是石中行已经不想搭理他们了,只是对另外的士兵传令。

“把我的战甲拿来,好几十年都没穿了,也不知道你们保养的好不好…呵呵,兔崽子们,要是没保养好,小心我踹你们屁股…”

十年了,足足十年了。苍茫城的残血旗又一次升起,低沉的决战号角又吹响了,而那堆古怪的紫色烽火,又被点燃了。

现在的苍茫城里,所有人的心里都如同长满了茅草一样的郁闷,谁都不知道如何发泄这种情绪,所有人都默默无语的准备自己的战甲和武器。

无论你是马夫还是厨子,无论你是农夫还是商人,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身后雪山小路根本就容不得几十万人同时逃亡。既然后退是必死无疑,那么冲上去战死,也算对得起自己了。

天空中隐隐传来石中行的声音,那悠远的声音传遍了苍茫城的每一个角落。

“理想可以破灭,但追求理想的脚步不能停…”

“我们可以承认失败,但失败不是我们变成绵羊的借口…”

“现在,摆在所有人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是死在逃亡的路上,让敌人在你的后背上砍出致命的伤口。而另一条,是勇敢的向前,哪怕斧钺加身,我们也绝不退缩…”

“我石中行,今天就玉碎在这里…”

有道是哀兵必胜,也不知道这句古语是从哪朝哪代传下来的,当然了历史上证明哀兵其实大部分都是失败的。

但是,哀兵永远是最有战斗力的一个群体,那是所有敌人都恐怖的一个奇特兵种。而现在苍茫城里十多万凡人就是一支哀到了极点的,哀兵。

“玉碎…玉碎…玉碎…”

满城只有这一个声音,就连点燃烽火的那几名士兵也在高呼,尽管他们已经泪流满面了。

还是那几名士兵,十年前就是他们点燃的烽火,吹响的铜号角,而现在他们又一次重复了当年的动作。

也许在他们的心里,还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毕竟当年曾经发生过奇迹。

“当年的篝火点燃了,结果是虚惊一场,希望今年的篝火也是虚惊一场吧…”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反正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再守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咱们也下去好好杀一场,也不枉我来这人世一遭啊…”

点烽火和吹号角的士兵,相互扶持着把自己身上的甲胄系紧,但是那名升残血旗的士兵有一点古怪,他突然呆呆的望着北方的天空,满眼都是奇怪的目光。

“你小子吓傻了,看什么呢?”

呆呆的士兵突然身手指向远处的雪山之巅,哆嗦着嘴唇说道“那是什么?雪山顶上怎么有那么多的鬼影…”

“鬼影...”当那两名士兵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之时,当时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

“草….草….草啊,真是鬼影啊…”

万年积雪的雪山反射着星光,在黑夜中画出很清晰的山脊线,这本来就是士兵们天天常见的景色,本不应该让他们惊讶的,可是今天,在黑暗的山脊线上,突然窜出一个个黄豆粒大小的黑影出来。

一个又一个的黑影从山的那边翻过山脊,快速的向下滑行,一个接一个,无休无止。

“鬼啊,这就是鬼啊…”

士兵们害怕是有道理的,陡峭的雪山根本就没人尝试过攀爬,就连最敏捷的山羊也登不上去,要不这大雪山怎么会成为凡人们的屏障呢?没有这么陡峭的山体,估计兽人们早就杀到天都城去了。

可是今天,最违反常识的事情发生了,居然有人影在雪山之巅穿行,而且那么的迅速,天堑在他们的脚下如同坦途。

鬼,这些肯定是恶鬼,除此之外根本就解释不通啊。

就在三名士兵汗毛乍起,嘴唇颤抖之时,最先冲过来的黑影已经直直的向他们扑过来了。海拔上千米的绝壁居然在一瞬间就飞了过来。

对,就是飞过来了,那些打头的鬼影身上居然还有迎风飘扬的触手?

“流火大人座下,空行者第一小队,前来支援苍茫城…”

呼啸的身影从三名士兵的头顶飞过,仅仅留下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可是就是这一句话,就让三名士兵差点从塔楼上摔下去。

“援兵…沛水的援兵来了…这才七天的时间啊,他们难道是飞过来的…”

没错,士兵们没有看错,这些空行者就是飞过来的,他们手中的抓索在天空中左右激射,身影如同飞鸟一样矫健,一名名的空行者在苍茫城的半空中穿行,把喜讯带到了每一个角落。

“流火大人座下,空行者…前来支援苍茫城…”

“流火大人手下,空行者军团,支援苍茫城….”

“沛水,空行者,支援苍茫城…”

……

空行者越来越多了,到最后足足有四五百名空行者穿行在苍茫城的天空之上,而且在雪山之巅,那些黑色的身影依然没有停歇,支援部队居然源源不断。

“我靠…援军啊,真的有援军…”

“操他姥姥的,这是什么部队,怎么这么他妈的帅啊…”

“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

“援军…援军…援军….”

整个苍茫城就如同热油锅被撒上里一瓢凉水一样,彻底炸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