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207 苍茫城之战2

当东方的太阳彻底从山脊上露面之时,苍茫城的攻防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吱吱丫丫作响的撞城车,被十几名兽人推动着正在向城门进发。而每台撞城车的旁边都有数百巨人高举着厚重的木盾在掩护前行。

城墙上的火箭如同暴雨一样倾盆而下,虽然大部分都被木盾抵挡住了,但依然有部分火箭钻进人群中,带来不小的伤亡。

这种精钢打造的三棱透骨箭,穿透力和杀伤力都是惊人的,更恼人的是,这种三棱箭一旦射入肉体,就会流血不止根本就控制不住。

不一会一辆撞城车就被这阵火雨给点燃了,无数巨人在扑打无效后,只能选择推倒这辆撞车,赶紧从后方调集备用的过来。

三座城门并不都是幸运的,当东方和西方的撞车被毁之后,正中的那里高大的撞城车终于凑到门口了,沉重的铁木树干就是一只巨大的撞锤,每一次撞击都能震的满城墙的灰尘乱飞。

“滚油,滚油准备…放…”在情况万分危急之时,四五锅滚油被倾泻了下来,无数的兽人被烫的哇哇乱叫,机灵一点的早早就把木盾支起来了,虽然能抵挡滚油的高温,可是无法抵挡后续的火箭,不一会木盾上的火焰已经连成了一片,一股焦臭味道伴随着惨叫声直冲云霄。

骄阳满眼愤怒的看着城楼上的士兵,嘴里高喊着“投石啊,一群废物,所有投石巨人把火力集中到城楼上…”

随着骄阳的命令下达,十几块巨大的岩石迅速覆盖了城楼,在石屑纷飞之后,就是一地的狼藉,和一片片死尸。

正当那台撞城车依然沉默单调的砸城门之时,那些扛着云梯向前冲锋的兽人也快接近城墙了。当兽人们狰狞的面目已经清晰可见之时,突然从城墙背后,传来一阵密集的撞击声,紧随声音而来的,是一大片高速飞过的乌云。

“投石机…咱们的投石机进攻了…”

城墙上的士兵抬头望着天空中那一片石雨,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纷纷高喊起来。

投石机砸的很准,因为这种覆盖打击的演习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进攻者跑到什么位置,投石机调成什么样的角度,早就写成教科书了。

石弹组成的乌云如同蝗群一样向冲锋的兽人扑去,那力量根本就无法阻挡,仅仅一个照面,大地就被血肉铺满了一层。

天空中飞来的石弹砸碎兽人的脑袋还不算,还要在地上翻滚着碾压他们的小腿。高速的冲击力如同铁犁尖一样在大地上拉出一道道血色的沟槽。

“冲锋…所有人加速…”兽人群中不乏经验老道者,他们知道面对这种投石机的打击,除了冲到进攻死角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

在老兵的呼声中,兽人们拼了老命向前冲击,只要再冲十几步,就能冲到城墙下了,那里就是投石机的攻击死角。

可是,就在万千狂热的兽人冲锋之时,苍茫城最左面和最右面的两道城门居然缓缓的被拉开了?

老天啊,造化门的士兵都疯了吗?面对十多万兽人,居然敢开城门?如果不是种族差异太大的话,骄阳还真怀疑城里面有自己的奸细。

“疯了…石中行疯了吗…”

月影的喊声还没停,突然从缓缓吊起的城门里冲出无数的骑兵,伴随骑兵突击的是如雨的标枪,把骑兵周围的兽人全部一扫而光。

“狩猎者的骑兵逆袭…暴雪内卫的骑兵逆袭…”

“妈的,这些狂妄的骑兵居然在巨人面前斗勇耍狠,他们居然敢出城迎战…”

不论骄阳和月影有多么诧异,无论那些族长的嘴张的有多大,眼前的实事不容置疑,而且也来不及反应。

一左一右两道骑兵潮,居然足足有两万人啊。而且这些骑兵就在大家的眼皮底下狠狠的砸到了兽人群中。

强壮的赤鳞马不愧是龙马的子孙,全身披重甲的骑兵不愧是最精锐的剑师兵团。当骑兵潮冲入兽人群那一刻,大家分明看见了,无数高大的兽人居然如同风筝一样被撞上了天空,在半空中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才掉在了地下。

人马都披重甲的骑兵,带来的冲击力是巨大的,尤其是在马速已经提成起来之后。仅仅一个照面,上万的兽人群居然被凿穿了。

这时候的石中行,正站在塔楼上紧张的观望战局。他现在心里也没底,连夜制定的豪赌计划,到底能有几份胜算呢?

更何况带领这两只骑兵群的正是自己的儿子石猛,和侄子侯稳,如果说不担心,那绝对是放屁,可是现在的战局就是这样,自己儿子不上阵,士气就别想好。

石中行的计划很大胆,在他的计划中,先用投石雨打乱兽人的进攻节奏,随后石猛和侯稳各带一万骑兵精锐,从东西两个城门出击,不用深入,只需要他们把马速提高起来,在整个战场的横截面上来一个冲锋就可以了。

石猛从东门出,然后从西门回城,侯稳正相反,从西门出城来一次冲锋后,马上从东门返回。

“快,一定要快…所有人的马速都不能停下来,绝对不能和敌人纠缠,如果有人落单,所有人都不要去救他…落单者就舍生取义吧…”

“孩子,你们要记住,骑兵最大的用处是制造混乱,绝对不是和敌人纠缠,打击士气为主啊…切记,打击士气为主啊…”

石中行临行前的叮咛现在还在石猛和侯稳的耳边回响,两名少爷根本就不敢大意,自己这两万骑兵看起来很多但在城外的兽人眼里,真心不够看啊。

“加速,加速…用战马去撞,都别用武器,一定要等我的号令…”

两名少爷一马当先在冲锋过程中还不忘叮嘱后面的骑兵。

不得不说,石猛和侯稳还是靠谱的,而且这两万骑兵更靠谱,应该说两家势力的核心精华都凝结在这里了,这场骑兵突击还真是打的异常漂亮。

战马在奔驰,上万骑兵配合的就如同一个整体,两道骑兵铁流如同两只钳子一样正逐渐的向正中的城门合拢,在即将合拢的那一刹那,两名少主异口同声的喊道。

“标枪准备…射…”

话音落,标枪起,两万骑兵在同时把两万根标枪投向了城门,那里有数千正在拼命撞城门的兽人群。

当乌压压的标枪覆盖过去以后,凄惨的景象居然连巨人们都不忍观看了。

太惨了,上千的兽人已经成了一地的碎肉,甚至有向肉泥发展的迹象。带着剑师元气攻击的标枪,那威力可想而知,穿透两名巨人还是轻松的。

而这时候的侯稳有点恶心要吐,他突然想起天都城里的一款有名小吃‘撒尿牛丸’他清楚的记得,那种小吃用的牛肉就是用木棒生生敲打出来的。一整块的牛肉在万千次的打击下变成了细腻的肉泥。

现在的场景何其相似啊!两万跟镔铁标枪戳在数千兽人身体上,不出肉泥才怪呢。

战场上的异变让所有人目瞪口呆,其实两股骑兵潮从出城到交汇,根本就没有用多长的时间,可是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两股骑兵潮,至少刺穿了三万兽人的军阵,杀伤无数,驱赶无数,就连城门那一千兽人也在一瞬间变成了肉泥。

当惨剧在月影的眼前发生之后,苍茫山的神将再也坐不住了,他狂怒的喊道“所有喘气的都跟我冲过去…”

伴随着呼喊,月影的身形凭空消失,如同鬼魅一样向骑兵潮扑了过去。

月影已经快疯了,上千多米的距离仅仅两个呼吸就冲过去了,而这时候两队骑兵潮才刚刚错开马头。

“去死…都去死…”月影的飞刀和骨针如同暴雨一样向四方激射而去,当无数骑兵落马之时,月影居然冲到了骑兵头顶,如同一只灵猴一样在人潮之上翻滚。

月影的身法不愧是苍茫山第一,当他的脚尖点在你的头顶之时,你还没来得及抬头他已经冲到好几米开外了。可是当你想低头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你的喉咙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了一条血线,喷溅的鲜血抽干了你所有的力量,死亡来的居然这么快。

杀的兴起的月影,突然从他的双臂飞出了两条抓索,抓索如同毒蛇一样缠绕上无数颗头颅,轻轻一绞,好大一颗头颅就跌落在地了。

正当月影逞威风之时,他万万没有想到,石猛和侯稳正用喷火的眼光看着他。

抓索,多么熟悉的抓索。这他妈的不就是流火的抓索吗?全天下除了流火和他的空行者部队,谁还有这么古怪的东西。

坏了,流火绝对出意外了,抓索怎么在他的手里?流火难道遭到毒手了?

他俩不敢信,可是又不能不信。铁一般的证据在这里摆着呢。这套抓索流火连我们都舍不得给,又怎么能给你这个兽人呢?

“流火死了…流火一定是被兽人害死了…”

“该死的畜生,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两名少主同时高喊,又同时从马背上跃起,直扑向逞凶的月影。

这下可乱了,所有骑兵都不知所措了,正当他们要勒住马头支援少主之时,突然两名少主高声命令道。

“所有士兵按照计划回城…违反者逐出家门….”

逐出家门啊!那可是比处死还要可怕的惩罚,这是要把他们全家男女老少都驱逐啊,士兵们宁愿被处死,也不愿意受这样的惩罚。

可是难道大家真的要放弃少主不管吗?

“废物们,你们留下只能碍手碍脚的,你们走了我们才能放开手脚啊…赶紧给老子滚…”

两道身影,就在凄厉的喊叫声中,向半空中的月影冲去,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