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98 一夜七次郎

云遮月活到现在,外表看来是天之骄女,造化门的内门弟子,红粉部队未来的领袖,更是无数青年觉醒者心目中的冰山美人。

但是,真实的云遮月其实是很苦闷的。这个从小被师傅收养的小女孩,基本上就没有过正常姑娘的生活。

没有玩伴,没有闺蜜。红粉里面的那些女孩们,都当她是主人,在她面前毕恭毕敬的。这就造成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云遮月从来没接触过两性之间的那种教育,一点也没有,而且她的师傅蓝姬长老,好像也回避掉了这个问题。

如果你认为她会在书籍里找这种知识,那可就错了。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她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种子,又怎么会费心去寻找,去学习呢?

可怜的孩子,夜夜春梦,可是都是模糊的一种感觉,根本就没有剧情啊。归根结底就是云遮月根本不知道那件事,是个什么样子。

没人告诉云遮月,不代表云遮月不会长大。按照凡人的观点,现在云遮月都30岁了,在觉醒者的世界里算小孩子,可是在凡人世界里这可是一个女人很害怕的年龄了。

那有到30还不绽放的花朵呢?人之本欲,怎么可能被压制住呢?

今天,云遮月终于疯狂了一把,她在衣衫尽碎的那一刻,终于抛弃了所有的束缚。管他什么尊严啊,荣誉啊,身份啊…都一边去。

姑奶奶我就是一个需要浇灌的女人,而流火就是那个洒水壶。苦闷的日子我过够了,我就疯狂一把怎么了?

人啊,就是这么奇怪的一种动物。在群体面前是一个样子,但在一个安全而且封闭的小环境里,又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小小的战神殿里,四五颗火球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而整个战神迷宫里,又是那么的安静,什么人都没有。

这是战神赐予的最佳偷情之地啊。安全、放心,而且安静。

云遮月的疯狂是让流火无法想象的,也许在开始,她还是笨拙的,她还在学习期,可是这种事情只要经历一次,那就立马轻车熟路了。

无论多么高难度的动作,都难不倒堂堂内门大弟子云遮月啊。

疯狂,实在是太疯狂了。第一次流火还是占有主动权的,但是后面几次流火彻底被征服了,完全成了云遮月**的对象。

雪白的狼皮袍子被铺在地上,已经被滚的不像样子了。两个身影躺在上面,紧紧的抱在一起,空气中只有剧烈运动后的喘息声,足足一顿饭的时间,两人都没有缓过劲来。

梅开七度啊,太疯狂了。一夜七次郎啊,流火威武…

云遮月象一只小猫一样,侧身枕在流火的手臂上,一只手无意识的在流火的胸膛上画圈,不时还用灵巧的小舌头舔一舔流火。

流火揉搓着那团丰满的白皙,死活就是舍不得松手。

“你轻点揉…刚才让你狠狠的打了两拳,到现在还疼呢…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

流火也苦笑了一下“你还说呢,你死死咬着我的脸,我不打你能松口吗?”

“再说了,你也挑个别的地方咬啊,这脸上的伤疤,那不就是白让人误会吗?”

云遮月调皮的笑了“咬的就是你,我这是给你盖个章啊,跟投贵宾票一样,把你包养了…”

“有了这个章,我看还有那个女人敢打你的主意…”

说到伤疤,云遮月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扭动着身子爬到了流火身上,盯着流火的眉毛仔细的查看。

“我看看…哎呀,在这里呢。这是当年我在蝙蝠洞里,给你留下的疤…我还记得呢,那是我用冰碗砸的…”云遮月用手轻轻的摸着“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好啊…当时你是不是特别恨我…”

流火能说什么呢?只能苦笑了。

“恨倒是说不上,就是有点被欺骗的感觉。你黑了我那么大的一个宝藏,还有那么多装备,我能不生气吗?”

“至于说恨,那不至于。我现在也是一方诸侯了,你和蓝姬长老的决定也是为了你们势力发展考虑的,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很正常,我能理解”

云遮月突然有点感动,而且她第一次对流火有了一种愧疚的感觉。她从袍子上爬起来,从自己破烂的衣服里翻找,找了半天,找到了一个小玉瓶。

“这是我平时保养皮肤的良药,对疤痕最有效果了,只要涂抹上一点点,不用三天我咬的这个疤痕就不见了…”

“咦?你不是要给我盖章吗?怎么又帮我治伤了?”

“呵呵…有你眉毛里面的那个章就足够了,盖两个章多浪费啊…”

调皮的云遮月爬在流火身上,一边抹药,一边乱蹭。不一会就勾起流火的火来了。

“哎呦…姑奶奶啊,你快下来吧,又把我的火给勾起来了,你这是要累死我啊…”

“哈哈…累死你,累死你。今天我就要把你给吃掉…”

哎…看看这药抹的,天雷勾动地火啊,又是一场大战。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虽然觉醒者身强体壮异于常人,但他们也不是木头,冷热还是知道的。激情退后,两人还是感觉到了寒冷。

云遮月的衣服算是彻底完蛋了,流火只能把自己的袍子奉献出来。可是这一件白狼皮的袍子也不够两个人穿啊。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流火只好光着身子把那套战神铠甲给套上了,先甭管凉不凉了,再凉也没有云遮月现在清凉啊。

“遮月,这件袍子你先穿着吧…”

云遮月很大方的把袍子披上,收拾收拾自己的那些零碎宝贝,拽着流火就要赶往下一个关键点。

不过在她刚想走之时,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流火…咱俩的缘分是战神赐给的…我想,咱们还是回去施个礼吧…”

流火回头看看那个套装空行者装备的战神像,心里想了想也是啊。二人走到战神像前,虔诚的跪在了地上。

“战神…感谢你赐给我这场缘分,虽然你是巨人们的神,但我依然向您施礼…也希望你能保佑我和流火以后都能幸福…”说到这里,云遮月满面通红,郑重的向神像行跪拜礼。

流火听着云遮月那小女生一样的祷言,心里有几分好笑,也有几分自豪。

“战神大人,感谢您赐给我的战袍,您放心,回头我就派最精良的工匠来帮助您,重修祭坛…”

流火的祷言明显比云遮月的要大气很多了。

祭拜完战神,两个人手挽手,向着未知的关键点出发了。

这个世界是讲究平衡的,当一个人得到了幸福,那么肯定就会有一个人失去这份幸福。至少玉麒麟现在就是这样。

这是一个很小的部落,现在所有的木屋全都被点燃了,熊熊火光中,两个身影被拉的又远又长。凑近一看,不是云麒麟和李飞扬还能是谁?

现在的玉麒麟又恢复到了刚刚出关时候的阴冷状态,在他的眼里除了杀戮什么都没有。

“该死的兽人,如果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失去我的女人…”

“失去了云遮月,我们三家联合的计划就要泡汤了…你们这些丑陋的兽人,都给我去死…”

自言自语的玉麒麟,一把抓过一个巨人孩童,就在族长的面前,活生生的把头骨敲碎了,白色的**沾了他满手。

这时候的族长已经绝望了,胸前的伤口正喷涌着鲜血,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么玉麒麟早就死了上万次了。

李飞扬在放火,他把无数的火球拋到木屋上,一边烧一边歇斯底里的鬼叫。

“当年你们兽人不是很牛逼吗?在前线追着我们到处逃命…现在怎么不反击了,怎么不打了…”

“哈哈…你怎么打不过我了,哈哈…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了…”

“玉哥,别浪费时间了,咱们一路向北啊…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玉麒麟冷漠的看着面前的族长,一句废话都没有,抬手就是一道闪电,直直的钻到族长胸前的伤口里,瞬间就烤糊了他的心脏。

玉麒麟和李飞扬站在燃烧的村庄边上,望着村子里的一片狼藉和遍地的尸体。回头又看了看南方逐渐逼近的追兵,残忍的笑了起来。

“追吧,追吧,就凭你们的速度还想追到我们?我会在前面一路屠杀,直到点燃所有兽人心中的怒火…”

“等到那时候,你们面对的就是石家和侯家的防线了…哈哈,到时候,你们可以尽情的释放你们的怒火,我保证不会插手…”

“哈哈哈…”

狂笑声中,两道身影迅速消失在了远方。

就在苍茫山一片混乱的时候,苍茫城里石中行正焦急的等着前方的情报。这段时间太不对劲了,兽人们风雨无阻的偷袭怎么一下子全没了?而且狩猎者分队也都发现怪异了,周边所有的部落全都摆出了一副防守的姿态,再也没有以前的趾高气扬了。

“诡异,太诡异了。苍茫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巨人们怎么突然低调了起来?难道是南方出什么情况了?”

惦记情报的不止石中行一个人,现在的苍茫山里,黑暗者的战马正玩命的来回传递信息,风大人的大营已经开始向南方靠拢,巨人们的混乱已经惊醒了他,流火的安危是他最担心的。

“流火啊,你跑那么远干什么啊,那里可不是父亲我的势力范围啊,南方那些桀骜不驯的部落,都是一群疯子啊…”

“千万别惹他们,能逃就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