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89 战歌祭祀辰

面对辰的最后一战,流火算是彻底豁出去了,一招‘风中流火’不仅榨干了无泪里的所有储备元气,甚至连祭坛里面的元气也被流火抽离了许多。

可惜,在流火面对辰的时刻,法宝无泪里面也仅仅残留下四分之一的元气,看似很多,但面对战斗力1100的辰,流火心里非常没底。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角斗场是论生死的地方“拼了…”流火咬紧牙关,双手一抖,一股气流带着万千金线向辰扑去。

数不清的金线如同一张乱麻渔网一样把辰的所有退路都封死了。

这时候辰的眼睛已经亮起来了,他突然变的异常兴奋,尤其是当一条金线触碰到他的身体时,当那颗微小的火星突然爆裂之时,辰居然兴奋的笑起来了。

“哈哈,我终于知道了。流火你居然是个火修…哈哈,你居然把我们全骗过去了…”

辰可不是傻子,他是绝对识货的。别看那火星带来的爆炸非常微小,一点都不壮观,但是火星爆发出来的高温和冲击力居然如此巨大,那种撕心裂肺的灼烧痛楚,居然能让辰狂笑不止。

“哈哈,开眼界了,今天总算开眼界了…这天下居然还有这样施法的觉醒者…哈哈,真他妈的疼死老子了…”

“哈哈…”

看来辰真是疼傻了,他居然还能笑出来?连绵不绝的金线扑在他的身上,一团团的火花四射。

流火对自己的法术非常自信,当年他第一次施展这道法术时,就切下了毒刀刘的手臂。在采石场第二次施展之时,上百黑暗者被金线切割的支离破碎。

每一根金线就如同一把高温快刀,锋利无比,别说是人了,就算钢铁也能如同切豆腐一样的轻松。

流火的自信不是没理由的,至少现在辰的样子非常狼狈。身上的兽皮衣服已经被割碎了,健美的躯体暴露在了空气中,虽然他还在狂笑,但身上那一条条烫痕却骗不了人。

那一定很疼。

流火没猜错,现在的辰确实很疼,疼的他异常兴奋。

“流火啊,我终于尝试到你的绝招了,太神奇了…我相信任何人在你金线的攻击下,都能变成一堆碎肉,不过今天你遇到了我,你的奇迹必将终结…”

“啊…”辰突然仰头怒吼,双手狂热的击打自己的胸膛,当他情绪最高涨之时,突然对着流火大喊了一声。

“破…”

就这一声喊,流火的心脏如同重锤敲击一般,猛然剧痛,疼的他一下子跪倒在地。这声怒吼居然震散了流火的神识,这声怒吼居然打散了漫天的金线。

流火最引以为豪的法术,居然在一声怒吼下被震回了原形,化为漫天的元气。

只有一声吼,风中流火绝技居然就这么被破掉了。

浑身**的辰,没有理会地上的流火,他的嘴里唱出了巨人们最古朴的战歌。

“苍茫山…千万里…”

“战神行…巨人兴…”

“八万部落齐聚首,天地苍茫任我行…”

“血洒八方终不悔,滔天战意鬼神惊…”

…….

简短古朴的歌谣,被辰唱的铿锵有力。巨人们耳熟能详的战歌,在祭坛里飘扬。

这时候所有的巨人都站起来了,他们用手掌拍着节奏,一起唱起了巨人们的战歌。就在歌声的激励下,巨人们的双眼越来越赤红,一阵阵肉眼难以察觉的光华在他们的身上流转。

这时候的美娇娘已经呆住了,她磕磕巴巴的在那里自言自语。

“辰居然是一名祭祀…他居然是一名战歌祭祀…消失几百年的战歌祭祀居然还有传承,辰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没错,美娇娘没有说错。辰就是最神秘的战歌祭祀,在他的嘴里,每一个字都有无上的能力,在战场上,一个拥有战歌祭祀的巨人军队,战斗力会成十倍的增长。

而且,战歌祭祀还精通诅咒术,那一个破字,就是一个能打散流火法术的诅咒。而那一首古老歌谣,就能够压制的流火动弹不得。

现在的流火异常虚弱‘风中流火’抽干了他最后的法力,而那首战歌压制了他所有的力量。

辰的战歌唱了很久,当悠长的声音慢慢消散后,他望着跪倒在地的流火,长叹一声。

“流火,你输了。战歌化解了你的法术,虚弱诅咒抽走了你的力气…而且,连续的作战你已经遍体鳞伤了,你不要再坚持了…”

流火现在已经绝望了,境界上的差距可不是技巧能够填补的。辰是一名具有大精通境界的战歌者,就算流火身体调养到全盛时期,他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可是,流火依然不甘心,明明胜利只有一步之遥了,明明巨木就要看到生还的希望了。为什么,为什么最后功亏一篑。

辰哀伤的看着流火,望着他不甘的眼神。

“流火,我一直很好奇,你嘴里总是说还有一个故事没有告诉巨木,这个故事的结局你要亲口告诉他…”

“我实在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能让你这么拼命…你能告诉我吗?”

流火眼望着祭坛中心的那座战神像,嘴里轻声低语,慢慢的把那个久远的传说,讲述了出来。

被时间泯灭的传说,很多已经消失了,就算有残留也都是支离破碎的。流火说不清年代,也叫不出王朝的名字,甚至流火也不能确定这个故事发生在什么地方。

不过,这并不影响巨人们理解那故事里带给人们的震撼。

出使敌国的使者,在国王的面前发下誓言,残忍狡猾的敌人想用使者的背叛来打击他的母国。

不屈的使者,怎么会被威逼利诱所影响,就算钢刀架在脖子上他也不会违背当年的誓言。

冰冷的雪原,孤单的使者,陪伴他的只有那根国王送给他的权杖,还有一群瘦弱的羊。

阴险的敌人,想让冰原上残酷的生活磨灭他心里的坚持,他们希望无法忍受的使者能够跪在他们的脚下,向他们祈求。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象到,那名使者对誓言和承诺的坚持居然那么执着。

足足十九年,这名使者没有丝毫的动摇。

“十九年后,当母国的国王知道他幸存的消息后,当他们知道使者悲惨的命运和对承诺的坚持后,国王愤怒了,大臣们愤怒了,万民愤怒了…”

“母国起倾国之兵,向敌人施压,最终接回了这名使者,一个叫做苏武的男人…”

故事讲到这里,流火抬头环视四周,他站起来环视所有的巨人。

“我的师傅曾经给过巨木父亲‘战神的祝福’而巨木的父亲也曾发誓要终生守护我的师傅,可是我的师傅失约了…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巨木的父亲是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他遗憾自己没有尽自己的义务,没有实现自己的诺言,他更遗憾没有听完整那个故事…”

“那个我师傅在火堆旁,为他讲了一半的故事…”

这时候的流火越来越激动了。

“巨木的父亲走了,可是巨木没有忘记他父亲的承诺,他继承了这个承诺,而且他在我最危险的时候,用生命来完成了这个承诺…”

“可是,他直到死,也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他尽了父子两代人的义务,而且用生命证道,可是我呢?我又能做什么?我对巨木的义务还没有尽到,所以他不能死,他必须活下去…”

“今天要么就是我死在这里,要么就是巨木躺在灵池里,永远没有第二条路…”

喊到这里,流火不知道从哪来又爆发出了无尽的力量,他猛然向辰冲去,左手攥拳狠狠的向他的面门打了过去。

也许流火希望还有奇迹,也许流火只是垂死挣扎。

可惜,绝地反击这种事情大多出现在小说里,在现实生活中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现在这种局面,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辰只用了一脚,流火从哪来冲来的,就又飞回到哪里去了。

流火在吐血,大口大口的吐血,他真是无力回天了,也许放弃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这时候的竞技场里,气氛陷入了一种极其微妙的境地。无数的巨人刚刚被战歌催动的热血沸腾,然后由听到了那么激动人心的传说故事,现在巨人们的心里就如同被万吨巨石给堵住了一样,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巨人是质朴的,他们对誓言的尊重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巨木父子两代坚守承诺已经让他们敬佩万分了,那里还架得住流火的煽情故事啊。

“千万年前的古人都能做到,我们难道还不如古人…”

“巨木父子能用生命证道,难道我们做不到…”

“我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啊?我们的荣耀呢?我们眼看着巨木兄弟死在那里,可是却指望一个凡人觉醒者来拯救我们的兄弟…”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流火在那里流血,而我们却无动于衷…”

雄鹿族长已经热泪满面了,他恨不得杀死自己。自己的侄子死了,而自己却要依赖人家流火救命,自己却躲在背后。

“我是多么的无耻…”

想到这里,雄鹿族长再也按耐不住了,他翻身跳下竞技场,跑到了流火的面前,用自己的后背遮护住他。

“辰,我来挑战你,我代替流火挑战你,如果要死,请让我死在流火的前面…”

“我就不信了,我们巨人居然需要一名凡人来维护我们的尊严…”

“今天流火如果死在这里,我们在座的每一名巨人,都应该去死,应该羞愧的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