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83 挑战骄阳神将

神将骄阳是典型的苍茫巨人,他的身高足足有四米半,流火的身高连他的腰部都达不到。而且骄阳人如其名,当他催动战意之时,浑身都笼罩了一层洁白的光芒,真的就象阳光一样。

这是一个达到极致的剑师,剑气已经附体,他浑身上下已经无坚不摧,巨人的刚猛战法被他修炼到了极致。

流火现在非常紧张,无泪已经侦测到了骄阳的战斗力,足足有950啊。现在的流火,没受伤的时候战斗力也就880啊,何况现在还伤痕累累呢。

一拳携风雷,骄阳的一拳就是力量的象征,弥漫的剑芒在他的拳头上燃烧,如同一颗白色的流星一样狠狠的向流火砸去。

没有废话,没有客套。竞技场就是战场,入场就是开战,骄阳没有丝毫的客气。

流火不是傻子,在拳头刚动之时,就已经将身体向右侧滑行,可惜那一拳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是擦着流火的脑袋而过的。

拳头深深的砸在沙地上,无数细沙变成了粉尘,沙子下面的石壁支离破碎,一块块尖锐的石子四下激射,好几块都划破了流火的脸颊。

正当流火以为躲过这一拳的时候,突然这只砸在地面上的胳膊外侧,白光一闪,一道剑芒有如实质一样,向流火冲了过去。

这下流火可躲不过去了,恐怖的骄阳居然能外放剑芒,而且用这么古怪的区域,居然用手臂的外侧。

流火不会知道,真正的剑师根本就不会用任何武器,他们身上任何一块肌肉和皮肤都能变成杀人的武器。

说句玩笑话,他就算是用眼皮夹你一下,你也是死定了。

这道剑芒狠狠的劈在流火的胸前,就算那上面有一层冰甲护体,可是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流火倒退了好几步。

当流火稳住身形的时候,才发现胸前晶莹的冰甲已经布满裂纹了。

就这一下,整个竞技场一片哗然,美娇娘焦急的死死咬着指甲,恨不得自己冲下去。可是她不敢,她的身份根本就不能入场。

彩虹也吓坏了,这次他受到的惊吓太大了,这只臭鸟再也没有往常的嚣张了,缩在美娇娘的衣领后面,探出一个小脑袋来,正偷偷观看战况呢。

现在战场上的局面已经成了一边倒的态势了,疯狂的骄阳正拼命的攻击流火,他好像很清楚觉醒者的战术,根本就不会给流火吟唱法术的时间。

流火现在也拼了,高级风行术的加持下,如同鬼魅一样在场地中穿行,一片残影下,无数低级法术向骄阳扑去。

尖锐的冰晶,炙热的火球,阴险的木刺,这些瞬发的法术根本就没有效果,除了让骄阳的身形稍稍减缓一点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现在场上已经陷入了僵持阶段,骄阳追不上流火的速度,而流火也奈何不了骄阳。但总的来说,流火还是吃亏的,不仅仅是风行术消耗的法力,更让人心疼的是消耗掉的时间啊。

巨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了,多浪费一分钟,巨木复活的几率就会小一分钟。

流火现在焦虑万分,他放弃了那些无用的低级法术,调动神识准备开始反击了。

高级法术威力强大,但需要调动的元气量也更多,而且高级法术一个最大的弊病就是分神。现在就是这样,当流火分神冥想之时,风行术立刻不稳定了起来。

骄阳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瞅准空档,一个侧踢插入了满场的残影当中。骄阳的时机把握的太好了,这一脚正好踢在流火的肋骨上,

只听咔嚓一声,流火带来的残影全都消失了,就如同一只风筝一样猛的向后飞了出去。

坏了,这一脚不光踢碎了护体的冰甲,就连流火的肋骨估计都断了好几根。

人群中一片惊呼,美娇娘吓的把自己的长指甲都咬断了,还浑然不知。

流火现在非常痛苦,他爬在地上都不敢喘息,只要肺部活动幅度稍稍大一点,右肋就生疼生疼的。不用问,骨头肯定断了。

没时间养伤了,流火一道治愈术照射在伤口处,随后左手狠狠的在伤口上拍打了一下,剧痛让流火差点晕厥,不过在他的拍打下,一块坚冰固定在皮肤上,死死的把断裂的骨骼给冻住了。

流火真够狠啊,能对自己下如此大的狠手。

观战的巨人们纷纷惊讶流火的毅力,同时也很诧异的看着骄阳。这个家伙怎么不趁胜追击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难道骄阳要放水了?

可是等大家定睛观瞧骄阳时,这才发现古怪。

原来骄阳的双脚已经被一块古怪的寒冰给封住了。

这还真是一块古怪的寒冰,外面被一层冰壳包裹着,而里面居然是蔚蓝色的液体。而骄阳的双脚全被封在这些液体里了。

更另人奇怪的是,骄阳居然面露痛苦的神情。

“流火啊,原来你是故意漏一个破绽给我,好释放如此古怪的法术。这到底是什么液体,怎么如此的刺寒…“

这时候流火已经挣扎的站起来了,他看着骄阳说道。

“你很厉害,非常厉害。剑师刚猛的套路已经让你用到了极致,可是你忘记了,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是力量无法征服的…”

“那就是水,你永远也不能靠力量征服的水…”

在流火说话的这个空档里,在所有人都不知不觉的时候,竞技场的空气突然变得湿润了起来。

谁都不知道,仅仅两三个呼吸间,这里空气中的水汽量就已经翻了三倍。在肉眼无法分辨的细微之处,一个个细小的水珠正在成形,渐渐的这些水珠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到最后已经形成了一片白雾。

骄阳感觉到了危险,他怒吼着拼命发力,一拳砸在冰壳上,可惜这道冰壳实在是太坚硬了,不愧是流火拼命施展出的高级法术啊。

一拳下去居然没有一丝裂纹。

骄阳怒了,他还真没见过有自己砸不开的乌龟壳呢。就算是最坚硬的玄武岩在他的铁锤下也不可能不破碎啊。

一拳,两拳,三四拳。足足用了五拳,这块恼人的冰块终于被打碎了,可是这时候,他的双脚已经被冻的发麻了。

不仅如此,现在整个竞技场里全是弥漫的白雾,流火的身形已经无法察觉了。

骄阳这个郁闷啊,心里太懊悔了,自己怎么就沉不住气呢?当时就应该把流火拖到消耗战里面,他的情绪要比我急躁的多啊,我怎么反过来了。

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现在大雾已经成型,而且越来越浓,脚上的麻木感还没有完全消失,自己速度也提高不上去了。

正当全场观众都不知道白雾里面的情形时,突然大雾急速向一个方向冲去,就好像有一种古怪的力量吸引一样。

满场的白雾发疯一样的向骄阳的身上涌去,亿万滴微小水珠凑在一起变成了肉眼可见的雨滴,而无数的雨滴又凑在一起成了一团团的水球。

当全场白雾消散之时,一个巨大的水球出现在了竞技场中,而骄阳已经被这个水球死死的封在了里面。

这时候的流火很痛苦,他一边抵抗着伤口的疼痛,一边调集着元气死命维持着水球不破裂。

这么一个四米多高的庞大水球,就在竞技场里缓慢的翻滚着,液体表白不断变幻着姿势。

透过水球,里面的骄阳变幻着各种样子,就如同楚国最有趣的哈哈镜一样。

流火施法很痛苦,支撑这么一个水球需要的法力是惊人的,万幸无泪是个恐怖的大胃王,元气储量很充沛。

但是,无泪不会化解反噬,这是最大的硬伤,虽然现在流火已经渐渐掌握了抵抗反噬的法门,但仅仅是体会到了而已,距离实战还差的远呢。

现在流火的睫毛上都已经布满白霜了。

相比之下,骄阳可就更痛苦了,水球里面没有空气,他只能憋着一口气在里面忍着。更要命的是,这水异常的粘稠,阻力非常的大。无论自己如何拳打脚踢,那些力量都被水球给吸收了。

整个水球在他的攻击下除了形状更古怪一点外,其实什么都没有改变。

这时候整个观战者一片喧哗,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流火居然能想出这么一个古怪的战法。

骄阳惨了,骄阳残了。当他外放的剑芒刺穿水球之时,大家还以为他能翻盘呢,可是这个古怪的水球居然非常迅速的自我修复了破洞。

现在的骄阳是空有一把子蛮力,却无法施展。

这时候看台上的辰突然发话了“流火,你已经赢了,这场骄阳输了…你可以停手了…”

当辰的话说完后,整个看台上数千的巨人一片喧哗。

这才半个时辰啊,威猛的骄阳就输了?数千巨人交头接耳之时,也纷纷思考自己如果遇到这种古怪的法术后,到底应该怎么应对呢。

看来巨人一族好战已经成了天性了。

流火的水球终于破裂了,骄阳全身湿漉漉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望向流火,没有郁闷和不甘,更没有嫉恨,只有十足的佩服。

这时候美娇娘也冲下来了,她撕开流火肋骨上的外衣,掏出嘴里嚼的稀烂的草药敷在上面。

“流火,你要小心,下一场你面对的是月影,你要小心他的速度…”

正在美娇娘为流火疗伤的时候,那个辰又开口了。

“精彩的角斗啊,你的思路异常巧妙,我从中获益匪浅。不过我要提醒你了,你必须抓紧下一场,巨木可拖不起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