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75 月下独奏

流火的苦酒还没有喝完,架上的黄羊还残留不少的嫩肉。美娇娘还没有撒够娇,赖在流火身边不知道说着什么。

远远望去,这是多么安静祥和的画面啊,俊男美女,篝火星空,虽然那个大个子有点煞风景,但也不算破坏了画面的和谐。

如果有一个外人走过,他一定会非常羡慕流火,一个美娇娘作伴,一名巨人当酒友,这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生活啊。

可惜流火的苦谁又知道呢?

正当流火生不如死的时候,在流火所处的西方偏北一点,一条小溪旁边,也有一队篝火正在燃烧,架子上烤的也是一只黄羊,三个身影正围着火堆聊天吃肉呢。

原来这堆篝火旁,正是紧随流火脚步后的李飞扬三人。

这次李飞扬本来想孤身来苍茫山的,但久别的玉麒麟不忍他自己入山执意要跟来,李飞扬也不好推辞,正好云遮月要给前线押运一批物资,三人正好搭伴一起来了。

可是在苍茫城,不知道云遮月抽什么疯,执意要一同进山,而且轰走了想陪同的红粉属下,也学李飞扬他俩不带属下孤身上路。

这下可坏了,当时红粉部队就炸锅了,谁不知道云遮月是蓝姬长老的命啊,而且十多年前,云遮月还在野人岭失踪过一段时间。那时候,蓝姬长老差点把造化门闹翻天了,现在云遮月想去危机四伏的苍茫山,还不带属下,那还了得?

属下们就差死谏了,可是还是拗不过云遮月的牛脾气。

最后还是石中行见她意志坚定,最终拍板让她进山了,临行前还对红粉成员说道。

“遮月主意已定,看来是很难挽回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劝你了。不过你们三个进山,不带属下是正确的,因为人太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不论你们带多少人,都不会多过兽人去,而且属下实力参差不齐,也容易拖累整体。你们三个的实力我还是知道的,自保应该没问题,能打就打,打不赢就跑,你们三个脱身还是有把握的…”

大伙见石长老都发话了,也就不再坚持了,只能眼巴巴的目送三位少主走进了苍茫山。

事实证明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一路来他们三个遇到小部落就剿灭,遇到大部落就逃窜,反正他们三个实力都差不多,也无所谓谁拖谁后腿的问题。

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实力和流火不相上下,个别方面还要强过流火。人家流火一个人就能把苍茫山搅动个天翻地覆,更何况他们三个联手了。这一路来,他们三个还真没遇到什么危险。

刚开始玉麒麟和云遮月他俩还不知道李飞扬来苍茫山的目的,可是就在今天,李飞扬终于暴露出了他的真实用意,他来苍茫山居然是来猎杀灵兽的。

整整一个多月啊,这三个人不停的向南方前进,因为李飞扬知道,只有南方才会有大量的灵兽出没。不过老天好像要对十年牢狱的李飞扬有所补偿,当他们三个还没走到战神祭坛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只奇怪的灰狼。

这确实是一只奇怪的灰狼,不仅身材高大,而且居然天生就对木系法术有感应,绿油油的爪子一看上面就是剧毒。

李飞扬自然有家族的秘法,他一眼就认定,这就是传说中的灵兽。

灵兽不愧是灵兽,感悟危险的能力是超强的。当灰狼看见李飞扬三人时,下意识就察觉到了危险,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对手,赶忙掉头逃窜。

可惜啊,李飞扬有一整套追击灵兽的秘法,当然不会让这支灰狼逃掉。三个人足足追了灰狼三天,才把这只灰狼堵在一个小小的山坳里。

筋疲力尽的灰狼望着前面的低矮悬崖,按照以往它的体力,这种十几米高的悬崖根本就难不住它,可惜它已经逃窜了三天了,根本没有多余的体力。

困兽犹斗啊,灰狼知道今天必死,疯狂的向李飞扬发起了进攻。

灰狼的勇气值得尊重,可惜实力差距毕竟太大了,当巨大的炎爆术加上十多颗火球的集体轰击后,这只灰狼躺在了地上,只有喘息待宰的份了。

李飞扬左手如刀,狠狠的刺穿狼头,他仔细的在狼头里寻找,最终找到了一颗蚕豆大小的石子。

这就是李飞扬来苍茫山的目的了,就是要寻找这种灵兽体内生成的石子‘灵魂石’

得到灰狼灵魂石的李飞扬异常兴奋,他真的没想到这次出行居然如此的顺利,当天晚上露营,李飞扬超常发挥,足足喝干了三袋子兽人美酒。

“师兄,师妹啊,我是真没想到,才来一个月我就有斩获了,我本来的打算是在这里探索半年的,看来造化门历代前辈还是爱我护我啊…”

玉麒麟也替他高兴“开门红,确实不错…这次你准备收集多少灵魂石啊?”

“多多益善,多多益善…我本来是想在苍茫山流浪半年的,不过有你俩帮我,我感觉有三个月也就足够了…”

两个男人聊天,云遮月却没有开口,她好想正在倾听着什么。

“师兄,你们没感觉今晚诡异吗?我总感觉河对岸,还有西面的树林里有些古怪…”

玉麒麟笑了“当然有古怪了,咱们剿灭了那么多小部落,杀了那么多的巨人,如果没人盯梢,反而不正常了…”

说到这里,玉麒麟站起身来,从腰间抽出那只白玉笛。

“远方的朋友们,你们已经跟踪我们三天了,如此不辞辛劳实在让我钦佩…送你们一曲,就当见面礼了…”

玉麒麟说完,玉笛横在嘴边,一曲《冷月吟》传遍了四方。

冷月吟是楚国的一首很有名的笛子独奏曲,据说是很久以前,一名皇家乐师受到冤枉后在牢狱里面创作的。

清冷的石牢,惨淡的月光,无奈的命运,压抑的心情。一首《冷月吟》向来被誉为所有曲目中最能触动人们心灵的。

而玉麒麟,不仅仅是内门大弟子,不仅仅是一只脚即将跨境的觉醒者。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楚国最低调的笛子大家。

清冷悠扬的笛声传遍了营地,方圆十几里的区域都被这悠扬的笛声覆盖了。

玉麒麟和云遮月的分析没有错,现在在小溪对岸确实埋伏了不下200多名各部落的勇士,而且在西面的密林中,还有一百多名报仇心切的勇士。

那是一百多名死士,他们要为惨死的苍狼圣兽报仇。原来,哪只苍狼灵兽根本就不是野生散养的,它是苍狼部落活的图腾啊。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祭坛以北李飞扬能遇到这么高级灵兽的原因。苍狼是跟随部落一起迁移过来的。

部落祭祀到现在都忘不掉苍狼临时前不甘的眼神,那具冰冷的尸体,向巨人们描述了当时战斗的惨烈,苍狼临死前一定非常痛苦,它的脑袋肯定是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掏空的。

祭祀本来就和灵兽有一种微妙的心灵感应,可以说苍狼临时前的痛苦他一定也亲身体会到了。

“现在大家清醒了吧?这些外来者根本就不是什么传说中的战神之子,战神之子向来都是独来独往,怎么会组队残害巨人呢?”

“更何况,灵兽是战神的伙伴,它们是战神的先锋,现在这三个凡人居然残害灵兽,那更证明了他们只是一群侵略者…”

祭祀临出征前的话在所有巨人心里回荡,而且苍狼部落向所有的盟友都发出了战争宣言,他们对着苍狼的尸体发誓,一定要杀死这群入侵者。

不得不说,玉麒麟他们三个一路杀进苍茫山腹地,确实震慑了一大批巨人。甚至有传言,这是战神派来的另一批战神之子,跟流火就是前后脚。

不然无法解释他们这么强大的战斗力啊?

正是由于他们三个出手狠辣,加上巨木们心里有疑惑,这才没有组织起大规模的追袭。

但现在不同了,苍狼圣兽的死证明了他们入侵者的身份,这下周围所有的部落都愤怒了。

随着苍狼部落战斗令的下达,越来越多的勇士开始向玉麒麟所处的方向集结。现在埋伏在河边的仅仅是一小批先头部队罢了。

玉麒麟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这次攻击会捅了这么大的一个马蜂窝,我估计他肯定老老实实的带着云遮月他俩逃走。

《冷月吟》正在随风飘荡,那优美的旋律让无数巨人陶醉,但是才听了一会大家就感觉不对劲了。怎么玉麒麟的笛声越来越微弱了啊?

难道堂堂玉麒麟连吹笛子的力气都没多少了吗?也不想啊,现在玉麒麟还是在卖力的吹啊,看那胸部的鼓胀程度,看他嘴了悠长的气息,不应该声音越来越弱啊。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玉麒麟吹的越卖力,笛声反而越低沉,直到最后笛声全都消失了。

诡异啊,实在是诡异,明明吹的十分卖力,可是声音怎么没了呢?

玉麒麟没给兽人太多的思考时间,突然密林中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惊动了无数飞鸟,轰跑了无尽的走兽。

两批埋伏的兽人,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头颅剧烈的疼痛起来。一阵剧烈的噪音从耳朵里往脑子灌,就如同千万把钻头正在钻他们的**一样。

玉麒麟的声波攻击实在够狠,直接控制住了兽人的大脑,数百名兽人抱头鼠窜,如同一群马蜂一样冲出了树林。

有的兽人把头泡进水里,希望流水能让头脑清醒。有的兽人用手捂着耳朵不过瘾,居然用泥沙往耳朵里塞。

更有甚者,伸出粗长的食指,居然狠心的把自己的耳朵刺穿,他们以为这就能阻挡住这种奇怪的声响。

没用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在玉麒麟的声波攻击中,任何防御都是无效的。

头脑受到刺激的兽人,有的昏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有的干脆疯了,掏出武器玩命的攻击身边的人。

当然也有那么十几个意志坚定的兽人,向玉麒麟发起了绝命反扑,希望一命换一命。可惜,云遮月和李飞扬不是吃干饭的,举手投足之间就把这些反扑者轰杀在了河滩。

连半个时辰都不到,300多名兽人先遣队全军覆没。而这时候,那首《冷月吟》又响起来了,悠扬的收尾音符为这首死亡乐曲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