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70 战神之子的祝福

九老爷嘴里的那个境界,当然就是进阶大精通的境界了。他俩都知道小精通进阶到大精通有多难,这些老熟人里也就老柳是第一个进阶的,不过人家在苍茫山里有大机缘,这谁都比不了。

现在柳老的徒弟也来的苍茫山了,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

“我现在有一点疑问,流火在进入苍茫山的前阶段,并没有显示出如此强的实力,他反而处处被动挨打…怎么才过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脱胎换骨了?”

九老爷的问题很尖锐,让风大人想起了流火刚刚进山时候的情报。那时候,战熊部落的探子早早就发现了一个被无数部落追杀的觉醒者,风大人好悬就派人去救流火了。

可惜的是,苍茫山深处并不是黑暗者的势力范围,目前仅仅能做到互不侵犯,至于影响力根本就可以不计。

风大人想派人去救,可惜太晚了情报显示流火已经消失在情报无法触及的区域里了。

这些日子,风大人一直情绪不稳,总是担心流火的安危。不过今天,这个情报让他很开心,也很自豪。

“你不用想太多了,流火的本性善良,不被逼急了他是不会下死手的…你难道忘了流火的发迹史?没有外部拼死的打压,他会拉山头自立?他会跟造化门翻脸?”

“别说流火了,老柳也是那个德行,不逼急了他们根本就不会咬人…”

九老爷眼神幽幽的看着远方“流火的脾气一半象老柳,可是另一边也象你啊…柳老的性子是能让就让让,实在让不了才反击,而你可是抓个蛤蟆捏出泡尿来的性格啊…”

“这些年,我观察流火,发现他虽然外表柔弱,很和气,知道退让…这些是老柳的功劳。可是他的内心太象你了,毕竟那是你的儿子啊…”

“流火可以退一步,两步,三步。但他一旦反击,就要进十步,而且异常的疯狂,跟你是一个德行…”

“在大王城,这小子敢打出人头旗…600个觉醒者的头颅啊,串成60面旗子,满沛水的阅兵。据说最后还把头颅堆在一起,建了一个‘敌酋台’让万民痛恨…”

“前些日子,他带兵去野马城,连杀了十多名觉醒者,而且把挑头的几个千刀万剐了…啧啧,这份狠劲可真的象你啊…”

风大人也有些无语了,又低头仔细的看了看情报,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流火跟巨人交战的手段,也是够残忍了。

上千亩的密林说烧就烧了,这不是要把那些部落活活饿死吗?炸塌山脉,弄泥石流、乱石雨去攻击敌人,还有水淹三军…

“妈的,这小子干事还真有我的风格啊…”

九老爷推开房门,望着远方的群山,嘴里长叹道。

“能隐忍,又够狠…这小子还真是干大事的人啊…”

讨论流火的不光是他们俩,现在的苍茫城里又来了一批新客人,也在讨论着流火呢。

原来就在流火离开苍茫城的十天后,云遮月押送物资来到了前线,陪同随行的还有玉麒麟和李飞扬。

这下可是群英聚会啊,整整十年这些人没聚在一起了,现在居然都凑到苍茫城里来了。

不论大家心里有多少龌龊,但都是造化一脉,这点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苍茫城里大摆筵席,数不清的珍禽异兽被烹制好端上了桌,石中行也变成了慈祥的长者,纷纷举杯向大家敬酒。

宴席吃了半夜,在席间包括石中行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玉麒麟和李飞扬的变化,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这两个狂傲到骨子里的人,居然学会了谦虚和低调,甚至还有礼貌?

这是什么情况,玉麒麟居然学会对侍女说谢谢了?

这是怎么回事,李飞扬居然把掉在盘子外面的食物捡起来吃了?

侯稳和石猛要疯了,这两个人难道被人偷换了灵魂?

感觉古怪的不仅仅是他们,其实云遮月这一路上已经感觉到了他俩的古怪。两个少爷居然会帮忙扎营?而且毫无架子。

十年确实是一个轮回,没想到居然能让他俩变化这么大。

宴席上,石中行询问他俩来苍茫山的目的。李飞扬很坦诚,明白告诉大伙,就是想去寻找一些修炼用的法宝,玉麒麟是陪他一起来的。

而这时候,一个多嘴的偏将,一句话就让宴席冷场了。

“哎呀…二位大人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你们就能跟流火大人一起进山了…”

好家伙,当时侯稳的目光就要杀人了,死死的盯着那个偏将恨不得活撕了他。这个大嘴巴啊,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是死仇?

到了苍茫山那种蛮荒无秩序的地方,要是他们碰见了,那可就是不死不休啊。

石猛也气的够呛,拿眼睛剜了手下一眼,心里也在一个劲的骂。

唯独石中行淡淡一笑“你俩要是能早来几天,还真能和流火凑个伴…”

场面没有尴尬很久,玉麒麟和李飞扬纷纷向大家敬酒,嘴里还一个劲的说遗憾。看那表情,还真的是很遗憾。

估计他俩心里是遗憾没追踪到流火的踪迹。

再盛大的宴会也有散场的时刻,当玉麒麟和李飞扬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时,云遮月突然从后面走来。

“明天,我和你俩一起进山…”

说完,转身离去,空留下迷茫的二人。

其实侯稳和石猛的担心是多余的,苍茫山的广大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更何况流火进山已经快一个月了,他们之间碰上的概率基本为零。

想通了这点,石猛也就懒得再惩罚那个偏将了,让他扫了三天厕所也就算完了。

流火不知道外面有这么多人惦记着他,他现在正在苍茫山里象个大爷一样接受小部落的供养呢。

原来,当各个部落打起白旗之后,流火就决心要和这些巨人建立联系了。没办法啊,流火现在已经迷路了,别说找灵兽和战神祭坛了,就算是回家也都不知道怎么走了。

流火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了一个战神之子的称号,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部落里的巨人帮助,毕竟自己杀死了不少的巨人。

可是,当他小心翼翼靠近一个以野马作为图腾的小部落时,部落成员的反应居然出乎他的意料。

数百名成年巨人在族长和祭祀的带领下,匍匐在村庄外面,恭敬的请流火进村。

苍茫巨人崇拜强者的基因已经烙印在骨髓里了,他们只要认定你是强者,就根本不会有什么报复之心。

笑话,你技不如人被人杀死了,你只有学习他,尊敬他,怎么还想无聊的报仇呢?从这一点来看,巨人的本性和草原上的赤鳞人很相似。

流火跟赤鳞人打过不少交道,现在看这些巨人本性跟草原人差不多,也就放心了。

当晚,熊熊的篝火点燃了。无数部落成员围绕在火堆旁边狂歌劲舞,一口口巨大的皮袋里面装满了果酒,不知道巨人们是怎么酿制的,这些果酒居然跟粮食酒度数差不多,一样很烈。

流火坐在最尊贵的主位上,身边是族长和祭祀的陪伴,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苍茫山的野味只有这样吃,才能吃出味道,吃出豪迈的味道。

石猛家的厨子真是糟蹋了这些好东西啊。

烤肉加烈酒,让风餐露宿的流火狠狠的打了一顿牙祭。

正当流火和身边人闲扯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高大的巨人妇女抱着一个才出生不久的婴儿跪倒在流火的身前,浑身颤抖的祈求流火的赐福。

当时流火就有些傻眼,这个跪下比自己站着还高的巨人居然向自己祈福?还有那个婴儿,才出生不久,身形就跟凡人四五岁一般大小了。

这时候,整个部落的男女都安静下来了,全都用期待的眼光看着流火。流火有些举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最后还是祭祀帮他解惑了。

“尊敬的战神之子,如果您感觉这个孩子有成为勇士的潜质,就请你用您食指上的鲜血在他的额头点一下,这样您高贵的血脉就能护佑这个孩子一生…而且,这个孩子也将成为你终身的侍卫,不离不弃…”

流火有些惊讶,这是怎么话说的?我血点一下,我就带走一个孩子?我把你们部落都点一遍,你们就都跟我回家了?

流火有些犹豫,但看着匍匐在地上可怜的妇女,看情形她是鼓足了勇气才敢抱孩子来到流火的身边的,颤抖的身体证明了她内心的恐惧,她是真怕流火说出不行两个字啊。

流火有点心软,算了就当是安慰安慰她吧,也算是没白喝人家的酒。流火站起身来,走到妇女的身边。那名妇女赶忙把孩子高高举起,期待战神之子的祝福。

流火仔细的观瞧这个孩子,手里泛起了一阵淡淡的白光,在白光的轻抚下,流火心里有底了。

“怪不得都说巨人们是天生的剑师啊,才出生的孩子,居然就有一层元气薄膜覆盖在身体上,再看看凡人们的孩子,上百个里面能找出一名又潜力的就算不错了”

流火用牙齿咬开食指,轻轻的在婴儿的额头点了一下。就在那一刻,整个部落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样的欢呼声。

激动万分的巨人们又开始载歌载舞了,更多的美酒被端了上来,密集的鼓声又响起来了。那些木鼓、皮鼓在巨人们的手里传出强劲的音符,把整个晚会的气氛推向了*。

这期间,又有十几名妇女带着孩子来求流火的祝福,流火来者不拒,反正手指上的伤口还没好呢,要血有的是。

不过当流火点到第十名孩童后,突然脑中里露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