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战神传

草根战神传

更新时间:2021-07-22 08:05:57

最新章节: 《草根战神传》已经完本了,现在新书已开,签约程序马上就要走完了,更新已经进入正轨,请新老朋友移步观看。新书书名:《星际猎国》链接:http://www.17k.com/book/698285.html简介:一个地球上的强盗、雇佣兵,阴差阳错来到了未来。这个身怀古武传承和禅定功法的地球人,从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矿工开始做起,在这个宇宙

168 毒牙部落覆灭

以眼镜王蛇作为图腾崇拜的部落,在苍茫山有很多,毒牙部落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小部落只有五百多人,但却是周边部落的一个噩梦。

毒牙部落向来习惯用眼镜王蛇的毒液来进行成人礼仪式,每当部落孩子长到16岁,就会由部落的祭祀,开始这场恐怖的仪式。

祭祀会用一根木刺,沾上少许眼睛王蛇的毒液,在孩子的左臂上,刺上两个点,让毒液慢慢渗透到皮肤里。

这个仪式非常残酷,眼镜王蛇的毒液号称蛇毒中的极品,哪怕只有一滴,哪怕这一滴被稀释一万倍,这些被稀释的液体依然能够杀死成百上千的凡人。

现在为了这个成人礼,就要耗费足足两滴毒液,就算巨人们的身体强壮,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挺得住的。

这也就是毒牙部落人口稀少的主要原因,这个仪式至少有四成的死亡率。

死亡率虽然很高,但好处也不是没有,能够熬过这场仪式的巨人,都得到了蛇神的庇护。他们更强壮、更敏捷,而且更加残暴。

周边部落对毒牙的评价很中肯“如果你遇到十人的毒牙小队,那就请你用一百个人来对付他,如果你遇到了五百人的毒牙战士,那么你最好举族迁移吧,因为那是毒牙全族的人口,他们是来不死不休的…”

流火现在遇到的就是毒牙部落的伏击,这一片丛林就是毒牙部落的领地。

流火拿着手里那上百块图腾皮肤,藏在一颗树后,正静静的观察着山丘上的部落成员,他发现无数兽人,正站在面南的方向眺望呢,而且隐隐还能听到一阵吵闹声。

“你们在等战士凯旋吗?你们在等待他们把我的尸体带回来吗?把我的肉熬成肉汤,把我的头颅制作成器皿?”

“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说完,流火在树后施展出一道风系法术,他从南方凭空召唤出一道狂风。

站在部落外围的兽人们,确实正等待勇士的归来。在他们的眼里,一个落单的觉醒者根本就不是上百毒牙勇士的对手,杀死他仅仅是时间问题。

可惜这些兽人已经等了多半天了,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却还是没见勇士回营。

正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突然一阵南风吹了过来。开始兽人们并没有太在意,都以为是普通的空气乱流,可是这阵乱流持续时间也太长了吧。

今天可是东风啊?怎么会持续刮南风呢?而且就这一片区域有南风。另外,这阵风越来越大了,到最后卷起沙石,让人睁不开眼睛。

正当一个兽人拼命的揉眼,想把砂砾从里面揉出来只是,突然一片东西啪的一声拍在了他的脸上。

手忙脚乱的兽人赶紧把这东西撤下来,当他定睛观瞧之时,一股从骨髓里透出的寒意直冲脑门。

“诅咒…这是诅咒…有人扒下了我们的图腾…”

发现异常的不仅仅是他一个,随着狂风而来的有上百片纹身皮肤,这都是流火从兽人的胳膊上撕下来的。

上百片血淋淋的图腾皮肤,就是上百个诅咒啊。是兽人内心最恐怖的诅咒,死后灵魂无法回归战神怀抱的诅咒。

整个部落瞬间大乱。

大人在叫,孩子在哭,就连族长和祭祀也都不知所措了。毒牙部落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么大的伤亡,又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么毒辣的对手。

撕掉敌人图腾不都是毒牙部落的专利吗,怎么会有人胆敢用在他们身上,难道他不怕毒牙部落举族报复吗?

毒牙部落的族长愤怒了,他抽出剧毒的弯刀狂热的吼叫,他在召集部落成员。

毒牙部落的祭祀愤怒了。他搬出珍藏多年的王蛇毒液,涂抹到士兵的武器上,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咒语。

整个毒牙部落都在进行战争动员,就连孩子也都从家里拿出成年以后才用的弯刀,加入复仇的行列中。

可惜仪式还没有完成,整个村庄突然燃起了大火,猛烈的炎爆术连成了片,一间间的木屋被点燃,有的干脆就被炸碎。

可怜的毒牙部落啊,他们根本就没有和觉醒者交手的经验。他们居然给了流火充足的冥想时间。如果他们在发现狂风的时候就开始进攻,也许还能把流火纠缠住,可惜他们失算了,他们居然给了流火时间。

最宝贵的时间。

流火现在也算是半只脚进入大精通了,这场猛烈的炎爆术根本就没有头。整个村庄瞬间变成了火海。

毒牙部落那里见过这样的攻击方式,他们也曾经在苍茫前线抢掠过物资,也和那些凡人士兵交过手,在他们眼里,几个火球,几根不疼不痒的木刺,那就是传说中的法术了。所以在他们的心里,对觉醒者根本就是完全的轻蔑。

今天流火给他们上了一课,死亡前的最后一课。

高级法术的威力,你看一眼就已经是永别人世了。

无数身躯被炸飞到半空中,然后化成无数碎块跌落在地上。炙热的火焰,把兽人的皮肤瞬间碳化,如同木渣一样纷纷掉落。

炎爆术消耗着大量的空气,整个村庄里出现了数个高大的火旋风,凡是旋风经过之处,所有兽人都感觉到一阵阵的窒息。

毒牙部落的族长勉强还能支撑,但他身上的兽皮已经全烧光了,而且身上不少的皮肤也都烧伤了。

族长无法忍受被动挨打的郁闷,带着身边的十几名勇士冲出了村庄,直扑大风吹起的方向。他知道,那个偷袭者,一定藏在那里。

“不要跑,你千万不要跑,只要我凑到你的身边,我就要把你撕碎…”

“毒牙部落的肉搏术,天下无敌…”

族长的惨叫,激发了身边勇士的士气,他们嗷嗷叫着,跟随族长冲进了树林。

可惜,在树林里面等待他们的不是绵羊,而是一只猛兽。当他们冲到树林之后,突然发现一个黑影正在树冠中穿行。那个黑影身上挂着两条古怪的细索,如同猿猴一样在密林中飞行。

不仅如此,那道古怪身影上,还时不时的闪过种种奇怪的光芒,而每一道光芒之后,都会有一种离奇的法术被施展出来。

一脚蹬空啊,平地起陷阱有木有,陷阱里面还有荆棘缠绕有木有。

深陷泥潭啊,好好的地面上居然出现烂泥塘啊,有木有。里面居然还有木刺扎脚啊。

连珠火球啊,火球里面居然还夹杂着金黄色的金针,太阴险了有木有啊。

最最可气的是,这个觉醒者居然会耍大刀啊。近身缠斗也不弱于这些勇士啊。

刀光飞舞之下,血光四溅,飞射的抓索带着流火如同鬼魅一样在人群里穿行,抽冷子就是一刀。

精心打造的黑铁长刀,连觉醒者的元气盾牌都能刺穿,杀死几个不穿衣服的兽人,那还不跟玩一样。

不过就三四个照面,族长身边的勇士全死了,就剩下这个四米多高的巨人在密林中裸奔了。

流火根本就是在戏耍他,元气幻化的金针,拼了命的往巨人的薄弱处攻击。眼睛、喉咙、关节,甚至连菊花都不放过啊。

金系法术本来就刁钻难防,而且带来的痛苦感异常强烈,不过半顿饭的功夫,这个威猛的巨人已经疼的涕泪俱下了。

流火见时机成熟,手中抓索如同鞭子一样抽打过去,如同一条黑蛇一样死死的缠在巨人的脖子上。

巨人拼命的抓住黑索,抵抗着黑索的绞杀。可惜他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一道顺着黑索传来的闪电,让他整个身体都麻木了起来。

就在这一瞬间,树冠上的流火如同一只飞鹰一样冲了下来。黑色刀光闪过,好大一颗头颅滚落在地。

至此,毒牙部落全军覆没。

流火拎着族长的头颅,站在燃烧的村庄里,看着满地的狼藉,眼神里有一些不忍。可是他没有办法,如果不立威,他将在苍茫山里寸步难行。

流火看着村庄中央,那座铁木毒蛇雕像,手中长刀一挥,雕像被斜斜的切成两半。

部落的图腾被破坏了,族长的头颅也**在村庄中央了。毒牙部落彻底在苍茫山里除名了。

夜色中,流火离开了这座燃烧的村庄,把身形投入无尽的密林当中。

毒牙部落的遭遇瞬间传遍了苍茫山。其实在昨天晚间,周边部落就已经发现毒牙部落里面的冲天火光了。但是由于毒牙部落实在是一群疯子,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

直到第二天,一些小心翼翼的探子,才把毒牙部落被毁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当周边部落的首领,齐聚废墟之时,当他们凝望残破图腾和地上的头颅之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谁干的?难道就是那个我们一直追杀的觉醒者?”

“那个懦弱的觉醒者不是只会逃命吗?他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实力,能灭掉毒蛇部落呢?”

“可是,如果不是他,那么这场大火就无法解释了,我们就在毒牙部落的周围,也没发现大批敌人进攻啊…”

不约而同的,这些族长突然想起了百年前的传说,那个单剑闯苍茫的年轻人。那个踩着无数巨人尸体的凡人觉醒者。

难道百年以后,又有一个凡人来惩罚巨人一族吗?

难道战神已经厌倦了我们?战神要用凡人的双手惩罚我们?

一股寒意从所有巨人的心里浮现了出来。